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376章 虎牢(终)

第376章 虎牢(终)

    说句心里话,曹彰不怕刘闯。

    哪怕刘闯凶名赫赫,曹彰面对刘闯的时候,也不会感受到半点恐惧。

    和刘闯相处近一载光阴,他对刘闯或多或少也有一些了解。自家这个姐夫对敌人或许凶狠,但是对亲人却是极为大度。哪怕他和曹操为敌,又始终保持着一分亲情在其中。也许在外人看来,刘闯和曹操是剑拔弩张,没有调和的余地。可是曹彰心里却非常清楚,刘闯和曹操之间的关系,远不似外界看来那么恶劣。正如刘闯所言,他和曹操,如今都已骑虎难下。

    可是,董俷却不同。

    曹彰大体上听说过董俷的事情,也知道那黑小子脑袋里缺一根筋,天底下除了刘闯,无人让他低头。这么一个家伙,偏偏天生神力,且杀性极重。曹彰不怕董俷杀他,却担心董俷收拾他,让他颜面无光。把董俷惹怒了,可不是一桩好事……那家伙,可是没有半点轻重。

    “我去燕京就是……”

    曹彰低着头,懦懦回答。

    而刘闯却没有再理睬他,只朝他摆了摆手,便低下头翻阅公文。

    曹彰灰溜溜走出大帐,就看到董俷站在大帐外守卫。当他走出来的时候,董俷也看到了他,还呲牙朝他一笑。那白森森的牙齿,却让曹彰激灵灵一个寒蝉,低着头一溜烟便跑了。

    董俷看着曹彰的背影,露出疑惑之色。

    他有些不太明白,曹彰为何看到他就好像看到大灰狼的小绵羊一样?与昨日战场上的曹彰相比,俨然如两个人一般。

    +++++++++++++++++++++++++++++++++++++

    建安九年八月中,曹操抵达白马。

    他正打算休整一下,而后便迅速赶回许都,却不想从虎牢关传来消息,曹彰和典满被刘闯俘获。

    乍听这消息之后,曹操心里也是一紧。

    “主公。三公子被刘闯俘获,还要尽快派人前往虎牢关,设法将三公子救出来才是。”

    董昭大急,连忙自告奋勇道:“不如这样,我这就前去虎牢关,游说那刘闯释放三公子?”

    哪知道,曹操却平静下来。依案沉吟片刻之后,突然展颜而笑。

    “公仁不必担心,子文便是落在刘闯手中,也无性命之忧。”

    “啊?”

    “闯儿秉性,我还算了解。

    我与他之间的争斗,绝不可能牵累到子文身上……如今虎牢之战。已经到了关键之时。一旦虎牢告破,只怕我与闯儿之间,势必要有一场决战。这个时候,不管是我还是他,都不会退让半步。公仁你这时候去,只能助长闯儿嚣张气焰,他也不可能在这时候把子文释放回来。

    且不必理睬。只管返回许都……

    传我命令,着公明驻守荥阳,命文烈屯驻梅山。

    文若来信,近来许都颇不安宁,那些个宵小也在蠢蠢欲动,不可不防。既然要和闯儿决战,务必要保证粮道通畅。闯儿不比袁绍,当年袁绍犯下的错误。他绝不会再犯,我等更要小心才是。”

    刘闯了解曹操,同样曹操也了解刘闯。

    对于这对翁婿,董昭也不知道该如何评述,听完曹操的话语,只能苦笑摇头。

    不过,事实也证明了曹操的推测。

    在曹彰被俘虏的第三天。曹操便收到了一封自虎牢关送来的书信,而写信之人,正是刘闯。

    刘闯在信中告诉曹操:子文顽劣,小觑了天下豪杰。必须要予以教训。

    既然丈人你没时间来教训他,不如让我代丈人教训他一回。玉娃怀了身孕,同时更因为你我之间的争斗整日郁郁寡欢。我担心她一个人在家烦闷,就让子文去燕京,也能陪伴玉娃。

    刘闯这封信,倒也算是情真意切。

    曹操看罢之后,忍不住哈哈大笑……

    玉娃终于怀了身子,我曹家的第三代人,也终于要降世了!

    虽然这孩子最终会姓刘,可是曹操并不在意。他一直觉得对曹宪有些亏欠,而今曹宪有了孩子,也将进一步加强她在刘闯那边的地位。同时更说明,刘闯并没有因为他和曹操之间的争斗而怠慢了曹宪,这也让曹操颇感欣慰。

    只是……

    曹操在喜悦过后,旋即冷静下来。

    因为从刘闯的字里行间之中,曹操也感受到了刘闯的决心。

    刘闯这次,对虎牢势在必得……想必他已经下定了决心,要和曹操来一场决战,一场彻彻底底的决战。

    两年前,当袁绍病死之后,曹操便预料到,北方之主必然会在他和刘闯之间角逐。

    只是,他没有想到,这一天来得居然这么快,快得让他感到惊讶……两年前,刘闯只不过一州半的地盘,而且都是那苦寒之地,人口稀少。可谁又能料想到,仅仅两年,他便雄踞河北,坐拥凉州。哪怕从根基而言,刘闯还无法和当初的袁绍相比。但是从实力来说,刘闯的确是已经具备了和曹操掰腕子的力量。这一切,实在是太快了!快得让曹操还没有来得及从战胜袁绍的喜悦中清醒过来,就发现他的面前,已经出现了一个几乎超越袁绍的对手。

    根基不稳?

    只要刘闯能够一直保持胜利,根基自然会稳固下来。

    或许,刘闯的资历比不得那些诸侯,可只要他一直赢下去,资历在绝对实力面前,又算得什么?

    果然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

    曹操突然感到了一种莫名的疲惫……

    不知不觉中,自己已经快到了知天命的年纪。

    却没有想到,在这个年纪,要和一个晚辈对决疆场。这也让曹操突然觉得,自己真的老了!

    不过,就算是这样,我也不会认输!

    想要成为北方之主?

    简单……拿出你的手段,打赢我再说吧。

    想到这里,曹操突然涌起一种别样的豪情。这种豪情。似乎在几年前,他决意和袁绍决战的时候出现。自从袁绍死后,他似乎已经失去了这种豪迈。没想到在这个时候,竟重又涌现。

    五年前,我在这里以少胜多,大败袁绍。

    如今,我要在官渡和你再来一场决战。你刘孟彦若真有这个本事打败我,我便是输了又有何妨?

    “孟康,传我命令,明日一早动身,我们尽快返回许都!”

    ++++++++++++++++++++++++++++++++

    刘闯并不知道,面对着巨大的压力。曹操斗志昂扬。

    不过,即便他知道了,也不会因此而产生退缩的想法!

    阳光,明媚。

    秋日骄阳普照大地,只是那阳光的光晕,却透着一抹淡淡的血色。

    虎牢关外,汉军陈兵列阵。

    三百具绞车弩分成三排列于阵前。一架架投石车更如同一头头凶猛的怪兽,匍匐在绞车弩之后。

    虎牢关上,不见人影。

    关头曹军大纛旗迎奉飘扬,在阳光的照映下,不时闪烁一抹抹森冷的光芒。

    曹军士兵躲在女墙之后,严密的注视着汉军的动作。汉军虽然还没有发起攻击,可是那扑面而来的煞气,却足以让许多人感到紧张。就连曹朋和夏侯惇。也不免感到心惊肉跳。更不要说,从来没有经历过如此凝重气氛的郭奕,脸色苍白如纸,忍不住吞了口唾沫,心里砰砰直跳。

    这就是那刘闯手中的悍卒吗?

    郭奕和汉军交过手,只是却从未感受到如此强烈的杀气。

    兵,还是一样的兵。可是主帅却换成了刘闯,以至于整个汉军的士气,顿时变得格外高昂。

    咚咚咚!

    极具节奏的战鼓声,从汉军大阵中传来。

    刘闯跃马而出。在阵前走马盘旋一遭,而后在门旗下勒住了战马,高举甲子剑,厉声喝道:“三军儿郎,虎牢今就在眼前。

    数载鏖战,如今已经到了决战之时……攻破虎牢关,则曹军再无退路;反之,若我等无法攻破虎牢,当成为天下人耻笑的对象。今日,我当亲自督战,儿郎们更当奋勇争先,不可退后。”

    “攻破虎牢,匡扶汉室!”

    “攻破虎牢,匡扶汉室!”

    汉军士卒齐声呐喊,声音如同巨雷一般,在虎牢关上空回荡。

    法正、张郃、高顺也都是面沉似水,一个个表情凝重,只看着刘闯手中的甲子剑。

    曹朋在虎牢关上,忍不住吞了口唾沫。

    他扭过头,看了一眼夏侯惇,突然轻声笑道:“叔父,今日你我叔侄,唯有死战,没有退路。”

    夏侯惇点点头,也笑了。

    “便死战又如何?

    某自初平元年从主公以来,东讨西征,大大小小战事也经历百余次,死在我手上的人也有千余人,又何惜一死?我乃待罪之人,便战死虎牢也无大碍。倒是友学,你年纪轻轻……听我一言,大丈夫当存有用之身报效国家。你勇力过人,且智谋不俗……若局势危急,可带着伯益先行退走。我会在此死战掩护……友学,你莫与我争辩,要知道活着,才能报仇雪恨。”

    曹朋没有回答,却猛然拔出宝剑,长身而起。

    “国家养我等多时,如今便是我等报效国家之日。

    三军听命,死守虎牢关,倒要看那飞熊有何手段……敢后退一步者,就地格杀,绝不容情。”

    “死战,死战,死战!”

    虎牢关上,曹军士兵齐声呐喊。

    不过未等他们喊声落下,只听虎牢关外战鼓声突然停止,紧跟着便传来一声如雷巨吼:“天雷火准备,抛射!”

    刘闯手中甲子剑猛然用力劈下,紧跟着就听到嘎吱吱一连串机括声响,百余架投石车齐齐发射,一枚枚西瓜大小的天雷火腾空而起,向虎牢关城头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