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378章 官渡(四)

第378章 官渡(四)

    右扶风,汧县。

    夏侯渊在庭院中打了一趟拳,身体微微发热,同时略有些喘息。

    岁月不饶人,已经过了血气方刚的年纪,哪怕夏侯渊不愿意服老,也不得不承认身体大不如从前。多年征战疆场,身上更留下了许多伤痕。年轻时或许还不明显,可随着年纪的增长,夏侯渊也必须承认,他的体力和精力较之官渡之战的时候,已大有不如,衰老的非常快。

    “妙才,漆县战报。”

    夏侯渊打了一趟拳,正准备休息的时候,却见从外面走来一人,行色匆匆。

    此人名叫夏侯恩,表字子义,是夏侯惇的胞弟。

    去年关中之战结束后,曹操带走了夏侯惇,却留下了夏侯恩在右扶风,并且担任夏侯渊的副手。

    见是夏侯恩,夏侯渊的脸上也露出一抹笑容。

    对这个堂弟,他倒是非常满意。

    在三国演义中,也有一个夏侯恩,是曹操的捧剑官,佩戴青釭剑。演义中说,曹操有两口宝剑,倚天剑镇威,而青釭剑则专门用来杀人。换句话说,夏侯恩就等同于曹操的超级打手。

    不过在长坂坡一战,夏侯恩为赵云所杀,青釭剑也被赵云夺走。

    此夏侯恩,并不是演义中的夏侯恩,而是曹操专门派来帮助夏侯渊的一员大将。

    “子义,漆县情况如何?”

    夏侯恩苦笑一声,“刘闯屯兵虎牢,也使得西凉军士气大振。

    此前。那徐庶一直是坚守青石岸。可是自刘闯攻打虎牢之后。西凉军便转守为攻,咄咄逼人。

    子丹虽善战,奈何西凉军夏侯兰和魏延都是当世猛将,他独木难支……数日前,子丹丢了临泾,前日又在阴槃遭遇魏延和羊衜联手夹击,大败而走。幸亏子孝及时赶到,救下子丹退往漆县。如今。西凉军以夏侯兰为先锋,羊衜为副将,统兵八千兵临漆县。徐庶也督帅三万大军抵达阴槃,不日就将抵达漆县……这一回,子孝的压力可不小,我也颇有些担心。”

    是啊,关中的情况的确是不妙!

    刘闯在虎牢关呼风唤雨,凉州徐庶也随即相应。

    看样子,徐庶是担心关中兵马前往虎牢助战,所以才不计成本的疯狂进击。对关中施以压力,想要拖住曹仁的兵马。不得不说。徐庶这一招的确是厉害,这是堂堂正正的阳谋,哪怕曹仁知道徐庶的心思,也不得不予以应对。若不然,西凉军侵入关中的话,整个京兆都将动荡。

    想到这里,夏侯渊也不禁暗自一声叹息。

    当初刘闯去许都的时候,夏侯渊也曾建议曹操,诛杀刘闯。

    可惜后来,因为种种因素,使得曹操无法下手,最终被那小子逃出许都……谁曾料想,这短短四五年的功夫,刘闯发展竟如此迅速。他瞅准了袁曹之战的空隙迅速发展,才有了而今的成就。

    夏侯渊或许看不上刘闯,但又不得不承认,刘闯的眼光的确是非常毒辣。

    他就敢在袁绍占据上风的时候偷袭幽州,并且趁着袁曹交战正炽之际迅速扩张,实在是令人敬佩。

    “那子孝那边,可有什么吩咐?”

    “子孝派人传信,要我们死守汧县,小心西凉军偷袭。”

    夏侯渊听罢,轻轻点头。

    “派人回禀子孝,就说陇县西凉军而今并无异动,请他不必为这边费心。”

    “好,那我就派人回禀。”

    夏侯恩说罢,旋即又开口道:“不过从番须口传来消息,说是那边有西凉军出没……我准备明日一早前往查探。”

    “番须口有西凉军出没?”

    “嗯,只是小股兵马,想来是西凉军的斥候……不过,他们的行动颇为频繁,也让阳城一带人心惶惶。我明日率三千兵马前去查探,若没有什么事由,便立刻回来,妙才不必担心。”

    夏侯渊想了想,便点头道:“既然如此,你多小心才是。”

    番须口,在后世称之为神峪回族乡,位于华亭县东南,地处华亭、陇县和崇信三县交汇处。

    因地处黑河河谷而得名,后来讹传为‘神峪’。

    在东汉时,这番须口是丝绸之路古‘回中道’和军事要地‘番须道’的出入口,故而有番须口之名。

    事实上,从年初开始,番须口便有西凉军斥候出没。

    虽然双方已经罢战,可彼此间的打探却一直没有停下。汉军派斥候出没番须口,而曹军同样派遣斥候出没于秦亭。这原本是很正常的现象,但是在如今的态势之下,不管是夏侯渊还是夏侯恩都不敢掉以轻心。所以,夏侯渊对夏侯恩前往番须口的决定并不排斥,反而极为赞成。

    第二天一早,夏侯恩率部开拔,前往番须口。

    而夏侯渊则留守汧县,在视察了城中防务之后,便返回府衙。

    西凉军的全部力量都集中于漆县,也使得汧县的压力锐减。特别是赵云出征武都,秦亭方面便只剩下一个黄忠。那黄忠的年纪,比夏侯渊还要大一些,所以夏侯渊并没有太过在意。

    徐庶督战漆县,赵云远在武都。

    而钟繇坐镇陇西,正忙于安抚凉州士人,所以威胁并不是很大。

    夏侯渊倒是想去漆县参战,更希望和徐庶来一场交锋……伴随着徐庶夺取凉州,也渐渐声名鹊起。特别是在年初,刘闯亲自为徐庶操办婚事,更请来郑玄为徐庶主持,更令徐庶声名大振。当然了,徐庶娶了蔡文姬,也让不少人感到惊讶……毕竟蔡文姬是蔡邕之女,在士林当中也有才女之名。徐庶能够让蔡文姬归心,想来也不是等闲之辈。更使得不少人生出好奇之心。

    要想在东汉成名。最简单的途径。就是得到士林的认可。

    也正因为蔡邕的这一层关系,徐庶虽出身寒门,但并不为士林排斥,所以很快就创出了名声。

    夏侯渊驻守关中以来,对徐庶也是久仰大名。

    只可惜,两人一直没有机会正面交锋,也让夏侯渊颇感遗憾。

    这次徐庶选择了漆县为攻击点,夏侯渊倒也能够理解。毕竟。曹真虽然颇有才干,毕竟年纪小,经验不足。若换做是夏侯渊的话,说不定也会集中力量攻击曹真,以寻求突破关中。

    不过,曹仁参战,恐怕那徐庶也不好应对……

    是夜,夏侯渊早早睡下。

    可就在他似梦似醒之际,被一阵急促的叩门声惊醒。

    夏侯渊心中顿感不快,沉声喝问道:“什么事!”

    “将军。大事不好。”

    夏侯渊一怔,忙披衣而起。打开房门。

    却见在门外侯着几名亲军,他们还搀扶着一个浑身是血,遍体鳞伤的男子,那男子一身曹军斥候打扮,见到夏侯渊,便大声道:“将军,大事不好……夏侯将军他,他在番须口遇伏。”

    “啊?”

    夏侯渊一下子没能反应过来,不过他很快弄明白这斥候口中的‘夏侯将军’并不是指他,而是指夏侯恩。

    夏侯恩在番须口遇伏?

    夏侯渊心里一惊,连忙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你慢慢说来。”

    “回禀将军,夏侯将军午后抵达番须口,便得到消息,在深峪附近有西凉军兵马活动的踪迹。所以夏侯将军便急忙带人前去查看,却不想抵达深峪之后,便遭到了西凉军大队人马的围攻。

    夏侯将军率部拼死而战,被困黑河谷口。

    末将奉夏侯将军之名突围,特来向将军报信……”

    深峪,也是番须口的别名。只是到了后世,因讹传缘故,深峪就变成了神峪,也就是后世的神峪回族乡。夏侯渊这时候也彻底清醒过来,听闻夏侯恩被困黑河谷口,不由得心中大急。

    不过,他并没有立刻出兵,而是问道:“可知道,西凉军是何人统领?”

    “匆忙之间未曾留意,只看到有一面大纛,上面有一个‘黄’字……”

    黄忠!

    夏侯渊勃然大怒,“一老卒焉敢如此大胆,犯我治下?”

    且不说夏侯渊和夏侯恩的关系颇为亲密,就算夏侯恩没有被围,夏侯渊也想要教训一下黄忠。他当下传令,调兵遣将。大约在丑时前后,三千兵马已经准备妥当,夏侯渊顶盔贯甲,提刀上马,带着三千兵马连夜出城,赶往番须口解救夏侯恩。若夏侯恩在番须口出事,他日后又怎好与夏侯惇解释?要知道,夏侯惇离开关中的时候,曾再三拜托夏侯渊,要照顾好夏侯恩。

    夏侯惇两个兄弟,一个夏侯廉,一个夏侯恩。

    如今,夏侯廉在黎阳和汉军鏖战,若夏侯恩出事,夏侯渊还真不好交代……

    +++++++++++++++++++++++++++++++++++

    就这样,夏侯渊率部急匆匆赶赴番须口,一路上可谓是马不停蹄。

    曹军更在他的催促下,不断加快行军速度,在天蒙蒙亮的时候,便抵达番须口。

    远远看去,番须口火光熊熊……黑河河谷方向喊杀声不断,空气中更弥漫着一股浓浓的血腥味。

    夏侯渊不敢怠慢,连忙带人赶奔黑河河谷。

    就见黑河河谷火光冲天,两支兵马正在夜幕中,火光的照映下展开殊死的搏杀。曹军被困在黑河谷口,数次冲锋却始终不得突围。而西凉军则层层围堵,一个个更显得格外骁勇……

    “子义,休要惊慌,我来救你!”

    夏侯渊见此情况,再也无法忍耐,便率部从西凉军后面掩杀过来。

    西凉军也没有想到,曹军的援军这么快抵达,猝不及防之下,顿时四散溃逃。夏侯渊杀出一条血路,与夏侯恩合兵一处。只是,没等他兄弟进行交谈,却听得叨叨叨三声巨响,回荡黑河河谷上空。

    刹那间,漫山遍野,火光熊熊。

    一队西凉军从向曹军迅速扑来,为首大将银盔银甲,胯下爪电飞黄,脸上带着一副纯银面具。

    那汉将纵马拧枪,高声喊喝:“夏侯渊,常山赵子龙,在此已恭候多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