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379章 官渡(七)

第379章 官渡(七)

    书,是一本极普通的书。

    封皮上写着《刘中陵集》四个字,除此之外再无任何特别之处。

    刘中陵集,是刘闯根据刘陶生前所写的各类文章编撰而成的一部书,说实话其发行量并不是很好。主要原因嘛……刘陶生前虽然声名响亮,可是在学术上并无太多成就。他的文章,大都是一些忧国忧民的奏疏,也许在后世可是令学者进一步了解东汉末年时期的社会状况,但是在东汉末年,说实话并无太大意义。这本书的发行量不大,更多是为了纪念刘陶。

    没办法,谁让刘闯而今是河北之主,雄踞四州,更是大汉皇叔?

    花花轿子需要人来抬,刘闯在学术上是不太可能有太大成就,除了几篇剽窃的诗文之外,恐怕是无法留下太多的痕迹。于是,人们便把目光转移到了刘闯的父亲身上。毕竟刘陶当年也是名士,在士林中颇有声名。有了这一部《刘中陵集》,也表明了刘闯书香门第的出身。

    总之,这部书对外发行不多,而且只刊印了一版,印量不过千册而已。

    司马防家里也有这部书,但说实话,司马防并未仔细阅读过。如今,这么一部书突然出现在他面前,表面上看似乎是没什么用处,但是对司马防而言,这部书出现的含义却非常深。

    刘闯,派人来与我联络了!

    司马防从未想过,刘闯会这么快与他联系。

    他倒是有一些心理准备,在他派出司马孚的时候。便料想到刘闯有朝一日。总会与他联络。

    只是这一天来得太快。太突然……

    司马防让自己努力平静下来,站起身对司马恂道:“显达,请客人在后花园偏厅里说话。”

    那后花园偏厅,如同司马氏府邸中的禁地,即便是司马兄弟,若没有司马防的同意,也不能随意进入。所以,当司马恂听到司马防的吩咐之后。也是心里一怔,旋即躬身领命便要下楼。

    “显达!”

    “孩儿在。”

    “这件事,不得任何人知晓,便是你兄长,也不得通知。

    待会儿你叫上你四兄同去,后花园不得任何人随意进出,让你四兄安排妥当,不得有任何疏忽。”

    世家大族,绝不只是书香门第。

    似司马氏这种自有汉以来便雄立河内的豪门,更有着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一般而言。世家大族之中都会收留僮客,这些僮客从某种程度上。就如同豪强家族的私兵。

    可若是以为世家大族的武装力量仅此而已,那就是大错特错。

    但凡豪强,必养死士。

    司马氏家中同样有一批不为人知的死士,对司马氏忠心耿耿。这支死士,便由司马防四子司马馗统帅。司马馗,表字季达,年二十三岁。别看他年纪不大,但为人坚韧沉稳,且心狠手辣。司马八达之中,司马馗声名并不算显赫,在历史上,曾经是曹魏的东武城侯……

    司马恂闻听司马防要他和司马馗一同前往花厅,也知道事态严重。

    他连忙答应一声,便匆匆下楼。

    而司马防则深吸一口气,正了正衣冠,而后慢慢走出夕照阁。

    八月中,正是秋高气爽的时节。

    司马防循着林间小径走进后花园,直奔花厅而来。

    花厅里,坐着两个青年。

    一个是文士打扮,另一个则是一身劲装。

    “卢毓,拜见老大人。”

    司马防看到那青年一愣,听到对方表明身份之后,便旋即释然。

    卢毓,大将军掾,更是刘闯的心腹。不过,司马防并没有因为卢毓年轻而有任何怠慢,而是肃手相让。

    不为别的,只为卢毓是卢植的儿子,就足以让司马防高看一眼。

    卢植是什么人?那是东汉末年的名将,更是当时大儒,论身份名声和地位,未必逊色于荀爽或者蔡邕等人。哪怕卢植已死去多年,在士林中依旧声名响亮。君不见刘备刘玄德打着卢植门生的旗号,走到那里都有人招待……这就是门第等级,哪怕卢氏没落,也不容人小觑。

    只是,司马防的目光却落在卢毓身后的青年身上。

    这青年总看着有些眼熟,让司马防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青年本站在卢毓身后,看司马防一直盯着自己,脸上旋即露出一抹苦笑,轻轻摇了摇头。

    “刘闯,拜见舅父老大人。”

    “你是孟彦?”

    司马防一怔,露出不可思议之色。

    在他的印象里,刘闯身材高大魁梧,而眼前青年虽然壮硕,但与印象中的刘闯,还是有很大区别。

    之所以引起司马防的留意,一方面是因为对方的眉宇让他感到熟悉,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对方的气质。那种气度,不是等闲随从能够拥有。哪怕青年可以隐藏,做出一副随从的模样,但是那从骨子里透出的桀骜和睥睨气概,怎可能是扈从拥有?那分明是上位者的气质。

    青年见状,也不解释。

    只见他双脚猛然一顿,身体随之晃动。

    嘎巴巴,一阵骨节爆响声传来,青年的体型骤然增长,从八尺多的身高,一下子便为九尺出头。

    司马馗和司马恂正好从外面进来,看到这种情况,顿时大吃一惊。

    司马馗更仓啷拔出宝剑,健步上前,挡在司马防身前,一脸的警惕之色……

    那景象,实在是太过诡异。

    青年身上的关节声响停下,衣服被撑裂,看上去颇为狼狈。他从卢毓手中接过一块布巾,在脸上搓揉许久,原本一张国字脸。随即变了形状。胖乎乎的。透着一丝憨厚,令人顿生亲近之意。

    “季达,退下。”

    司马防立刻认出,这青年真的是刘闯。

    “还请舅父恕罪,闯也是为掩人耳目,故而改变了形象。”

    刘闯如今,已二十六七。

    自练成龙蛇变以后,他的体型也发生了巨大变化。

    从早先的臃肿肥胖。变得瘦削而结实起来……虽则较之常人而言,刘闯的体型还是很惊人,但已不复当初那笨重臃肿之态。这也是龙蛇九变的一种效用,当练到一定程度,可以改变身体的形状,就类似于后世的缩骨功一般。当然了,这缩骨功再厉害,也不可能把一个九尺大汉变成一个侏儒。似刘闯先前变为八尺出头的身高,已经到了极限,无法再做变化。

    “你。真是孟彦?”

    司马防觉得有点头晕,因为刘闯这突如其来的改变。着实让他感到惊讶。

    一旁司马馗的脸上,也流露出惊讶之色。

    他倒是知道刘闯的存在,身为司马家族统领死士的人,他更知道刘闯和司马氏之间的关系。

    在这一点上,他对刘闯的了解,远胜过司马恂。

    “你这孩子,忒胆大了些。”

    司马防这时候也反应过来,上前一把攫住刘闯的胳膊,“你怎敢轻身涉险,万一出了差池,岂不是酿成大错?”

    说完,他扭头对司马馗道:“季达,你到外面守着。”

    司马馗连忙答应,收起宝剑快步走出花厅。

    而司马恂,仍就是一脸震惊之色。

    他还沉浸在刚才刘闯变身的景象之中,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显达,显达……”

    “啊,父亲!”

    “来见过你表兄。”

    “表兄?”

    司马恂一脸迷茫之色,看了看司马防,又看了看刘闯。

    他并不知道司马氏和刘闯的关系,更不清楚这‘表兄’究竟是什么来历。

    不过,司马恂还是上前恭敬一揖,叫了一声表兄。而后又向司马防看去,似乎是在等待司马防的回答。

    司马防犹豫了一下,轻声道:“你表兄名叫刘闯,乃大汉皇叔,汉大将军。”

    “啊?”

    这一下,可真的是吓到了司马恂,长大了嘴巴,半天说不出话来。

    他当然知道刘闯,要知道他三哥司马孚,如今就在刘闯手下效力……他曾经做出过各种猜想,三哥好端端,怎会跑去投效刘闯?要知道,他老爹司马防对曹操有知遇之恩,想当年曹操能够担当洛阳北部尉,便是司马防大力推荐。更不要说,他大哥司马朗而今拜洛阳令。

    可是……

    司马恂有些糊涂了,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司马防显然预料到司马恂会是这样的反应,苦笑着摇了摇头,便把司马氏和刘闯之间的关系,详细与司马恂解释了一遍。

    司马恂这才恍然……他对自己的姑母,也就是刘闯的生母,说实话没有一点印象。因为在司马恂出生的时候,刘陶一家已经遇难。不过,在司马防的房间里,司马恂倒是看到过姑母的灵位。只是每当他询问时,司马防都闭口不言。久而久之,司马恂对这件事也就淡忘了。

    没想到,没想到……

    司马恂咽了口唾沫,看刘闯的目光,也就显得有些不同。

    没想到大名鼎鼎的刘皇叔,雄踞河北,坐拥四州的刘大将军,居然还是自己的表兄?

    不过,他这胆子也未免太大了一些吧。这可是洛阳,是曹操的治下。而表兄正在和曹操交战,竟然敢孤身前来。这万一暴露了身份,定会有杀身之祸。难道他就不怕吗?实在令人敬佩。

    司马恂年纪不大,正是憧憬英雄的年纪。

    刘闯自建安元年崛起,九年间打下而今的基业……哪怕刘闯和曹操是敌对关系,也足以让司马恂敬佩不已。却不想,如此豪杰,竟然是自己的表兄?这也让司马恂一时间,有些恍惚。

    司马防没有理睬一旁发愣的司马恂,他心里叹了口气,坐下来,目光灼灼凝视刘闯。

    许久,他轻声道:“孟彦,你这次前来,又有何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