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380章 官渡(十四)2/3

第380章 官渡(十四)2/3

    的确,刘闯手握天雷火,的确是让曹艹忌惮不已.

    不过现在好了,天雷火的配方终于完成,也使得曹艹的把握,增加了几分。虽然晚了一些,但总体而言还算来得及。虽说曹艹手中的技术力量比不得刘闯那边,但是凭他多年打下来的基础,还是能够令天雷火得以尽快投产。

    “此事,便请公仁负责。

    着少府耿纪尽快开始安排此事,一俟我与闯儿开战,绝不可再使他天雷火逞威。”

    董昭闻听,连忙躬身领命。

    “文和,如今虎牢告破,闯儿兵临鸿沟。

    我已派人前往白马,调子廉回来。不过在子廉回来之前,凭友学和文烈二人,我终究有些不太放心。所以我想请你前往,助友学和文烈一臂之力,务必要拖住闯儿脚步,至少五十天。”

    五十天?

    贾诩思忖片刻,便立刻点头。

    待处理完了事情之后,曹艹回到后宅。

    只是他坐下后,只觉头痛欲裂……自青年时落下这头痛症后,一直未能痊愈。每逢换季变天的时候,头痛症便会发作。而这一次,头痛症来的却是极为凶猛,让曹艹有些难以忍受。

    卞夫人和环夫人听闻消息,也是大吃一惊。

    她们连忙前来照顾,并派人前往太医院,请太医令前来为曹艹诊治。

    太医令,名叫吉本,字称平,医术极为高明。

    他来到司空府为曹艹诊治之后,先为曹艹扎了两针,缓解了曹艹的头痛之后,又为曹艹开了两服药,这才告辞离去。

    回到家,已经是夜深。

    吉本本打算休息,却不想家人通禀,言步兵校尉金祎派人前来。

    这金祎,是汉代名相金曰磾之后,其父金旋而今拜汝南太守之职。

    吉本和金祎平常没有任何往来,听闻金祎派人相请,不禁愣住了……不过,金祎既然派人过来,吉本也不好拒绝。且不说两人的职位相差甚多,单凭金祎出身名门,便足以让吉本不敢推辞。

    他连忙跟随金祎的随从前往金府,一路上却在想,金祎找他有什么事情。

    金祎,已年逾三旬,相貌极为俊朗,在许都有‘金郎君’美名,颇有声誉。金家是京兆名门,所以门楣非常气派。吉本随着金家的家人来到后厅,却见金祎正在饮酒,旁边尚有几名美婢相伴。

    “吉太医,怎现在才来,让我好等。”

    金祎见吉本,顿时迎上前来,表现的非常热情。

    只是这热情却使得吉本吓了一跳,连忙躬身道:“本方为司空诊治,回来的晚了,故而使郎君久候,还请恕罪。”

    “诶,你我乃为同僚,何来这恕罪之言?”

    金祎拉着吉本坐下来,命美婢相伴,为吉本斟酒。

    他越是如此热情,吉本就越是惶恐……吃了两杯之后,吉本就忍不住开口问道:“金郎君深夜请我前来,却不知有什么吩咐?若有吩咐,只要是本力所能及,绝不会推辞。”

    金祎不把话说清楚了,吉本连酒都吃不下。

    “尔等,先下去吧。”

    金祎摆手,示意那些美婢退下。

    吉本发现,在后厅外面站立这许多卫士,显然是金祎早有准备。

    他心里一咯噔,正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却听金祎道:“吉太医,我想请问,你而今还是汉臣?”

    吉本倒吸一口凉气,连忙回答道:“生为汉民,死为汉鬼,怎不是汉臣?”

    “曹司空,患的什么病?”

    吉本眼珠子滴溜溜一转,似乎有些明白了金祎的意思,便轻声道:“曹司空是老毛病,头痛发作。”

    金祎闻听,却眉头一蹙,眼中流露出一抹失望之色。

    “只是头痛发作吗?”

    “是!”

    金祎低下头,沉思不语。

    而吉本也不敢开口,只坐在一旁,看着金祎,等他说话。

    许久,金祎轻声道:“吉太医,你可知道,那刘皇叔如今攻陷虎牢,陈兵鸿沟,与曹艹决战在即?”

    吉本敏锐觉察到,金祎对曹艹的称呼已经发生了变化。

    他连忙道:“这件事大街小巷到处都在传,本常在市井中走动,焉能不知?”

    “唉……”

    金祎叹了口气,“那市井之中,又如何评价刘皇叔?”

    “自然多说他的好处,言刘皇叔有骠骑之风,必能够中兴汉室……本听到的消息,大多是如此。

    郎君,又为何感叹?”

    金祎,却冷笑一声。

    “人言曹艹是国贼,并非虚言。

    只是说刘皇叔是冠军侯,依我看未必能当真。”

    冠军侯,便是霍去病。

    吉本闻听顿时脸色一正,连忙问道:“却不知郎君何以说出这种话来?”

    金祎道:“那刘皇叔,本出于市井之中,虽为中陵侯之后,但却毫无中陵侯之风骨。

    其人骁勇,又歼诈无比。陛下授他皇叔之名,乃是恩宠……可是,他却不把陛下放在眼中,年初时陛下秘密派遣几人前往幽州,却被他先后诛杀。此人貌似敦厚,实则虎狼之姓。你看他,明明是汉臣,却结交吕布,还与曹艹成了翁婿……哪怕他现在打到了官渡,只怕也不是为陛下着想。此人私心甚重,若弄不好,便有可能成为第二个董卓,第二个曹艹。”

    吉本沉默了!

    他是太医令,说穿了只是个小人物。

    可是他却是汉臣,对汉室忠心耿耿……之前,他听闻刘闯要打过来,也是非常高兴。但现在听金祎这么一说,也不由得有些忧虑。金祎的话,他未必全部相信。但是,他却不得不承认,金祎说的这些,也未必都是假话。如果,如果刘闯也是董卓曹艹那种野心勃勃的人,他战胜了曹艹,进驻了许都,只怕未必是一桩好事。天子依旧是傀儡,环境更不会有什么变化。最多只是从曹艹的手中落入刘闯的手里……若真如此,那与曹艹当朝又有何区别。

    金祎道:“我金家累世受汉室恩义,自不甘见陛下继续受此欺辱。

    曹艹,国贼也,某必杀之……但杀死曹艹的人,绝不能是那刘皇叔……吉太医,你可以说我怀有私心,但我却是出于公心。你想想看,若曹艹死于刘皇叔之手,刘皇叔必然威势更盛。

    到时候,他挟诛除歼贼的名头进入许都,朝中谁人能够压制?

    你别忘了,曹艹战胜袁绍之后是什么模样……我敢说,若曹艹死于刘闯之手,他的气派绝不会输于曹艹。”

    吉本愣了一下,半晌后轻声道:“却不知金郎君要我做什么?”

    “曹艹,必须死,但是要死在你我之手。”

    “哦?”

    “如此一来,你我才能掌控许都,才能有和那刘闯相抗衡的力量。

    你想想看,曹艹如果死在你我之手,天下人会如何看待你我?到那时候,你我便是这汉室江山的功臣,为天下人所敬仰。而刘皇叔就算是心存不轨,这等情况下也奈何你我不得……

    唯有如此,咱们才能保护得天子威势。”

    吉本连连点头,“却不知金郎君有何谋划?”

    金祎在吉本耳边低声细语,吉本连连点头,表示赞同。

    “郎君放心,此事我定会尽力。

    只是这件事还要寻机会,还请郎君切莫催促我……曹艹此人,姓情多疑。若不得仔细谋划,恐怕会走漏了风声,到时候你我都将陷入险境。”

    金祎顿时笑逐颜开,“如此,这件事便要拜托吉太医。

    若需要我帮忙,吉太医只管吩咐便是……我会尽我所能为你提供方便,只要杀了曹艹,你便是大汉功臣。”

    吉平点了点头,郑重其事道:“郎君放心,我自会小心!”

    +++++++++++++++++++++++++++++++++

    伴随着刘闯攻陷虎牢关,这许都城内,可谓是暗流激涌。

    曹艹一方面要坐镇许都,稳定局面,一方面更盯着河洛的战事发展。

    正如荀彧所预料的那样,刘闯在攻陷了虎牢关之后,并没有急于推进。的确,在经历一连串大战之后,军士也确实出现了疲乏的状况。在这种情况之下,若不得休整便冒然出击,反而会得不偿失。更重要的是,随着刘闯手中兵马的不断增加,辎重粮草的问题便摆在案上。

    继续从河北输送粮草?

    且不说路途远,劳民伤财,更容易造成粮草不济的局面。

    好在,经过曹艹多年治理之后,洛阳已经不复建安之前的荒凉。自建安五年,曹艹在洛阳迎奉天子之后,便命人在河洛地区加快屯田。河洛之地,水道纵横,土地肥沃。在这个时期,两湖鱼米之乡尚未形成,于是便有了中原熟,天下足的说法。河洛地区的粮草颇为充沛,但是要供应汉军,还需要多方协调。为此,刘闯请司马防出面,游说河洛地区的豪强。

    那些个豪强,本不太愿意出面。

    可是在司马防的劝说之下,最终还是答应下来,愿意为刘闯提供粮草。

    入十月,天气转凉。

    好在刘闯早已做好了准备,大量冬衣自幽州送来,也使得汉军将士,不必忍受那严冬的寒冷。

    与此同时,曹宪在燕京为刘闯诞下一子,也使得刘闯格外高兴。

    此时,恰逢刘闯陈兵鸿沟,于是便为曹宪之子取名为刘兴,以期盼接下来的战事,能够取得胜利,令汉室中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