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389章 入许都(二)

第389章 入许都(二)

    颍川郡,洧水畔。

    张绣领命出征,在洧水畔扎下营寨。

    不过,未等他来得及喘口气,许褚率虎贲军也抵达洧水。

    双方几乎没有任何场面上的寒暄,便拉开阵势,做出一派要决战的模样。

    于许褚而言,张绣与他有杀兄之仇,自然不需要客套;而在张绣来说,却又存了别样的心思。

    对于刘闯的崛起,张绣颇不以为然。

    在他看来,刘闯之所以能够称霸北方,更多运气使然。

    若非袁绍和曹操相争,刘闯早就被灭得连渣都不会剩下。也正是袁曹之战,才使得刘闯能够在北方崛起,而后又趁着袁绍被曹操战败后的虚弱时机,趁势横扫北方,成就今日局面。

    张绣,没有见过刘闯,更没有和刘闯交过手。

    至于那‘虓虎之勇’的说法,张绣更不屑于顾。

    这次他和金祎联手,其实也存了想要效仿当年曹操,奉天子以令诸侯的事情。想当初,曹操也不过数千兵马,靠着讨伐董卓积累下来的名声,在东郡站稳脚跟,而后才能够得以壮大。

    昔日曹操能做到的事情,他张绣而今也能做到。

    曹操一死,北方必然大乱,也将是他张绣乘势而起的大好机会。

    所以,听闻刘闯发兵许都,张绣非但不慌张,反而起了小心思……若能够击败刘闯兵马,他必将获得天子赏识。得到更大的权力和更高的身份地位。到那时候,金祎韦晃之流。又算得什么?张绣相信,只要他能吞并了金祎韦晃的兵马,而后奉天子而行,便能够崛起于中原。

    许褚?

    又算得什么来头?

    不过一村夫耳!

    张绣本身的武艺就不弱,早在张济还活着的时候,便到了炼神境界。

    这次他是打了扬威的心思前来,所以也不会对许褚客气什么。双方摆开战阵之后,张绣便勒马横枪。于门旗之下查看汉军阵型。说起来,这张绣也算是久经战阵的人物,只从汉军列阵,便看出一丝端倪,也不禁暗自称赞,这许褚倒是有些本事。可仅是这样,张绣并不害怕。于是他纵马自门旗下而出。来到两军阵前,走马盘旋搦战,一副不可一世的模样。

    许褚见状,顿时大怒,当下便要冲出去和张绣对决。

    哪知道,杨俊却把他拦住。“中郎莫急,且再等等。”

    “为什么?”

    “我听人说,这张绣曾得名师传授,枪马纯熟。

    当年在西凉时,便得了北地枪王之名。不可小觑……我也知道,中郎不惧此獠。不过也不必急于出战。且避起锋芒,只管结阵。兵法云,一而再,再而衰,三而竭……待我擂鼓之时,将军便跃马出战,定可将此獠斩杀,为许将军报仇雪恨。况且此战乃主公定鼎中原最后一战,更要打得漂亮,胜得畅快淋漓,方能使许都那些奸妄宵小恐惧,也是中郎扬名之时。”

    若在几年前,许褚必不会听从这些话。

    可是,在这几年的历练中,许褚也能够感受到,这些个策士谋士的厉害。

    杨俊投靠刘闯虽时日不久,但却助许褚大败曹休,夺取京县,也立下了不小的功劳。这种情况下,许褚对杨俊倒是有几分敬佩。他强按下心中的火气,看着张绣在阵前叫喊,眼中杀机更盛。

    张绣搦战半晌,却不见汉军动静。

    汉军依旧列阵在对面,数千大军沉静而立,透出一抹肃杀之气。

    这种沉静和肃杀,与张绣的嚣张跋扈,形成了极为强烈的对比……张绣搦战半晌,也觉得没有意思,于是便拨转马头,准备返回本阵。

    可就在他准备退下的时候,忽听汉军阵中,战鼓声隆隆响起。

    “张绣狗贼,哪里走!”

    早已经等的不耐烦的许褚,忽然跃马而出。

    与此同时,数千虎贲军在战鼓声的催促下,刀盾交击,踏着整齐的步点跟随着许褚踏出本阵。

    虎贲军刀盾交击,颇有节奏。

    “虎!虎!虎!”

    虎贲军高声呼喊,伴随着刀盾交击的声音,合着他们的脚步声,竟产生出一种极为诡异的韵律。

    这是虎贲军发起冲锋时,独有的口号。

    想当初,刘闯第一次听到虎贲军的冲锋口号时,被吓了一大跳。

    我勒个去,这不是后世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日本发动珍珠港偷袭时的密电码吗?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日本天皇决定对美开战,但是美军将领却浑不在意。哪怕他们拦截了日军的通讯,也没有把这个消息放在心上,甚至对雷达上的警讯也视而不见,最终造成了珍珠港事件。

    ‘虎!虎!虎!’,也是日军战机在偷袭珍珠港得手之后,向母舰发出的密电。

    刘闯万万没有想到,竟然会在东汉末年听到这样的呼号,也是大为吃惊。

    后来,他向许褚询问之下,才知道这‘虎虎虎’的口号,是虎贲军在无意中发现的一个口号。许褚绰号‘虎痴’,是刘闯赠予的绰号;而许褚统帅的又是虎贲军,恰好和‘虎痴’二字吻合。

    哪怕到了后世,老虎始终是一种凶猛的动物,代表着力量和威严。

    虎贲军的士卒发现,当他们呼喊着‘虎虎虎’的口号发起冲锋时,可以令士气和军心更加振奋。

    许褚也是听从了众人的意见,于是便采纳,使之成为虎贲军冲锋的口号

    “张绣,哪里走!”

    许褚在那山呼海啸般的吼叫声中,只觉热血沸腾,心中的杀意更变得越发强烈起来。他拍马舞刀,眨眼间便追上了张绣。而张绣此时。却被汉军这突然间发起的冲锋吓了一跳……

    眼看着汉军排山倒海般的冲过来,张绣也有些慌了手脚。

    好在。韦晃在军中坐镇,见汉军发动攻击,也忙不迭命人擂鼓,下令西凉兵冲锋……与此同时,许褚已经到了张绣跟前。只见他突然从马背上长身而起,金背大环刀华棱棱直响,大刀带着一抹夺目光毫,便凶狠的朝张绣劈斩过来。张绣仓促间举枪相迎。只听铛的一声巨响,张绣胯下那匹马希聿聿长嘶,而张绣更被金背大环刀上传来的巨力,震得两臂发麻。

    许褚蓄势一击,威势骇人。

    乍听之下,他只劈出了一刀,可实际上。在电光火石间,许褚已经劈出了三刀。

    这三刀一刀快似一刀,而且刀刀叠加,力量惊人。

    许褚这一招,唤作三叠浪,是在和黄忠、甘宁等人切磋时练成。即便是黄忠和甘宁遇到,也会感到吃力。

    张绣在措手不及之下,硬接许褚这一招三叠浪,着实吃了一个大亏。

    二马错蹬之后,两人再次战在一处。而这个时候。汉军和西凉军已经撞在一起,展开了一场血腥厮杀。

    西凉军。好用长枪。

    所谓长枪如林,大体上便是西凉军最真实的写照。

    西凉军的长枪长矛,多在三米多的长度,当两军对垒的时候,长枪斜举,列成枪阵,杀伤力惊人。不过,面对虎贲军的刀盾兵,西凉军的长枪兵显然有些吃亏。刘闯在打造虎贲军的时候,可谓是盔甲军械优先配给。所有的刀盾兵,皆身披重甲,手持大盾,使用的长刀也大多经过七十二炼,品质远超出了这个时代绝大多数的军中制式武器……石臼坨出品的首批七十二炼钢刀共三千口,全部配备给了虎贲军……这种长刀的锋利程度,也格外惊人。

    虎贲军脱胎老罴营,更经过陷阵营的魔鬼训练之法。

    所选军卒,必须要身高八尺以上,膀阔腰圆,气力惊人的健卒。

    他们之间的配合,极为默契娴熟。当两支人马碰撞在一处的一刹那,虎贲军齐声呐喊,大盾举起,狠狠的撞在对方的长枪阵上。紧跟着,第二排的军卒便迈步上前,举刀就砍……西凉军的长枪很长,但大都是以木制为主,其制作的工艺,也不可能如其他武将的枪矛那么精良。

    七十二炼钢刀一刀下去,便把长枪砍成了两段。

    紧跟着刀盾兵继续向前推进,眨眼间便冲进西凉兵的阵营之中……

    一口口钢刀扬起,溅起漫天血雾。西凉兵一旦被汉军靠近,手中的兵器便不再占据优势。与此同时,虎贲军也展开了配合。三人一组,三组一队,三队成一阵,三阵成一大阵……虎贲军士不断的换位,掩护,劈砍,一个个大阵运转开来之后,俨然如同一部巨大的绞肉机。

    西凉兵在人数上占居优势,但是面对如此精密的杀人机器,人数的优势根本没有任何用处。

    双方甫一交锋,西凉军便节节败退。

    张绣和许褚战在一处,眼看着己方人马连战连败,也不由得慌了手脚。

    他的武艺,和许褚也就在伯仲之间,甚至稍逊色一筹。本就占居下风,而今又见到他倾尽心血训练而成的西凉军,在虎贲军面前简直就是不堪一击,也顿时心里慌乱起来。这一慌,枪法便顿时出现散乱。许褚见状,立刻抖擞精神,金背大刀舞动更急,口中更连连发出夺人心魄的虎吼之声。

    这也是刘闯教给许褚的一种手段!

    虽然刘闯不会什么狮子吼,但他却知道,这种虎吼咆哮在交战之时,有时候会产生神奇效果。

    张绣被许褚一阵疯狂劈砍,杀得满头大汗,渐渐不支。

    他也有些急了,再也顾不得许多,猛然大枪一摆,逼开许褚之后,拨马便跳出战圈,扭头就想走。

    此时,西凉军已经开始出现了溃败之势。

    韦晃更脸色苍白,小心肝吓得扑通扑通直跳。

    长这么大,韦晃何时见过如此凶残的战阵搏杀?以前他在许都城中,也经常与人斗殴打架。可是那种场面和眼前的景象一比。简直就是小孩子的游戏。这是战场,是搏命厮杀之地。以往韦晃在许都城中的聚众斗殴。也不是没有见过血。但他又何曾见过,这么酷烈的杀戮?

    “与我顶住,顶住!”

    韦晃嘶声咆哮,奈何西凉军被杀得已经吓破了胆。

    不过一个时辰的厮杀,死在虎贲军手中的西凉兵就多达两千余人……看着昔日袍泽一个个倒在血泊中,哪怕西凉军一向以凶悍而著称,也不由得为之色变,心中更产生出浓浓惧意。

    所以。即便是韦晃拼命嘶吼,可军心士气却在不断衰退,西凉军的败局,已无可挽回……

    +++++++++++++++++++++++++++

    距离洧水战场不远处一座山岗上,不知在什么时候,出现了一支人马。

    这支兵马,清一色的骑军。人数大约在八百人左右。

    为首两员将,一个在二十多岁的模样,另一个看上去,则不满二十。两人并辔而立,勒马于山岗之上。

    年幼的少年脸色发白,忍不住轻声道:“汉军。竟剽悍如斯?”

    而那年长的青年,则面色平静。

    方天画戟横在马鞍桥上,他轻声道:“此刘闯手下四大精锐之一的虎贲军,据说是当年高顺一手训练而成,也是刘闯手中。除飞熊卫之外,最早的一支强军。经历过许多恶战,方有今日声威。子桓,你难道没有看出来,这支虎贲军的装备之精良,可说是少有人能够相比。

    刘闯也真是厉害,竟然舍得如此花费,来打造这么一支兵马。

    昨晚我见到了矢锋骑和无当骑,比之虎豹骑犹胜一筹……而今又有这支虎贲军,真令人心惊。”

    这两个人,赫然正是曹朋和曹丕。

    昨夜他二人连夜赶奔鄢陵,表示奉命来助阵。

    诸葛亮此前也得到过刘闯的提醒,告诉他曹丕可能会过来。

    只是,诸葛亮万万没想到,曹操竟然把曹朋也派遣过来……不过细想一下,倒也不足为奇。曹丕毕竟年纪还小,而曹朋又是曹氏一门二代子弟当中最为出色之人,便随行也在情理之中。

    曹朋曹丕二人入营之后,与诸葛亮只稍势寒暄。

    在听闻许褚已经率部南下的消息之后,二人立刻提出,要来这边助阵。

    对于曹朋曹丕的想法,诸葛亮也大体上能够理解。曹操命不久矣,他死之后,曹氏一脉便要并入刘闯麾下。若曹氏还想继续得享尊荣,单靠曹宪肯定不成。所以,曹氏必须要设法在刘闯麾下站住脚跟。那最好的办法,就是获取战功……若能够斩杀金祎等人,则是更好。

    于是,曹朋曹丕带着八百豹骑,星夜赶来洧水河畔。

    正赶上许褚和张绣交手,两人在一旁观战片刻后,也是暗自吃惊。

    曹朋还好一些,毕竟和刘闯交锋多次;而曹丕却是第一次见到汉军的战斗力,也不由得目瞪口呆。

    眼看着大战已进入尾声,曹朋心知,不能再看下去了。

    “子桓,你率六百人与我直冲中军,我去助那许褚一臂之力,定要把那张绣留在这洧水畔。”

    曹丕闻听,立刻点头领命。

    他二话不说,拔出宝剑,厉声喝道:“虎豹骑,随我冲!”

    身后豹骑骑士齐声呐喊,便随着曹丕纵马而出,杀入战场之中。

    豹骑冲锋,多以弓矢。

    纵马奔行之时,骑士们弯弓搭箭,射杀对手。待双方靠近,则以长刀迎敌……这种杀法也极为惊人,更何况西凉军已呈现溃败之势,以至于豹骑杀入战场之后,西凉军顿时乱作一团。

    与此同时,曹朋跃马杀入疆场。

    方天画戟犹如开山巨斧,势大力沉。

    说起来,就连高顺和曹性都认为,曹朋的杀法和吕布极为相似。同样是力量和技巧的完美结合,特别是在曹朋达到炼神中期之后,力量和技巧的结合,几乎达到了完美的境地。这也使得曹朋的杀伤力更加惊人,只见他胯下马,掌中戟,若非衣着不同。几如同温侯在世……

    张绣本就被许褚杀得盔歪甲斜,满头大汗。

    而今又见有人向他扑过来。顿时大惊失色……

    “尔欲以多打少?非英雄所为!”

    张绣厉声喊喝,却见许褚恍若未闻。

    “许中郎,我非是来与你为敌,乃是奉我族叔之命前来助战。”

    吼!

    许褚一声虎吼,仿佛是回答曹朋的话语,手中金背大环刀的攻势也变得更加凶猛起来。

    张绣见此情况也慌了手脚,二马错蹬之时,他催马便要落荒而走。哪知道。曹朋这时候却收起方天画戟,从马背上取下一张宝雕弓,从胡禄里取出一支雕翎箭,弯弓搭箭照准张绣就是一箭。

    张绣耳听弓弦声响,本能的在马上一侧身,举枪拨打雕翎。

    可就是这一眨眼的功夫,许褚便追上前来。

    曹朋微微一笑。再次取出三支箭……只见他三箭上弦,唰的便射向张绣。这叫做三星伴月,张绣一面要闪躲曹朋的箭矢,一面又要和许褚搏杀,一个躲闪不及,被曹朋一箭射中。

    他大叫一声。从马背上跌落下来。

    张绣被摔得头晕脑胀,刚从地上爬起来,许褚已纵马到他跟前,手起刀落……

    一蓬鲜血喷洒,一颗人头骨碌碌落地。滚动两圈。

    许褚勒住战马,深吸一口气。而后扭头向曹朋看了一眼,在马上微微一欠身,便拨马复又杀入战场之中。

    曹朋也笑了!

    他知道,许褚和许定是兄弟,也知道两人虽然各为其主,但是感情颇好。

    张绣杀了许定,许褚报仇心切……曹朋之所以用射术助许褚一臂之力,也是想要和许褚拉近关系。

    从尉氏出发之前,荀彧便对他说过,“今司空性命垂危,日后曹刘合而为一已成大势,不可挽回。曹氏和刘氏之间,毕竟经历诸多征战,你们过去之后,也难免会有尴尬。若旁人,我便不说这些话语。司空对友学素来看重,更认为你他日必定会成为曹氏的顶梁柱……所以,你到了那边之后,要尽量和他们交好。特别是那些刘闯的心腹老臣……若能够得到他们的好感,也可以使曹氏未来的情况好转许多。就比如这次你去许都,定会遇到许褚……”

    许褚,是刘闯身边最为信任的元从老臣,不但交情深厚,更是在刘闯最困难的时候,跟随了刘闯。

    这个人表面上看去莽撞,实则在刘闯身边,有着极大的影响力。

    能够与许褚交好,在某种程度上,也可以化解未来曹氏一族将要面临的压力……

    张绣一死,西凉军再无半点斗志,迅速溃败而逃。

    洧水这一战,也堪称是汉军定鼎中原的重要一战……张绣死后,许都城中再无能够抵御刘闯的人物。

    至于那金旋……

    不提也罢!

    ++++++++++++++++++++++++++

    傍晚时分,诸葛亮率大军抵达洧水畔。

    此时,战事已经停息,战场之上,汉军士卒正在打扫战场,清理尸体。

    诸葛亮抵达洧水之后,得知张绣被杀的消息,也是非常高兴。

    “仲康今杀得张绣,不但是为孟康大兄报仇雪恨,来日我兵临许都城下之时,也省了许多麻烦。”

    这时候,有军卒来报,曹朋和曹丕在外面求见。

    诸葛亮看了赵云和夏侯兰一眼,连忙站起身来,迎出中军大帐。

    就见曹朋和曹丕大步流星走上前来,曹丕的手中还握着一根绳子,绳子的另一头则捆绑着韦晃。

    原来,当西凉军大败之后,韦晃便带着人想要逃走。

    却不想,曹丕早早就盯上了韦晃,所以苦苦追击,最后将韦晃生擒活捉。

    原本,曹丕想要当场杀了韦晃……因为这韦晃是金祎同党,更是毒害曹操的元凶。可是,曹朋却拦住了曹丕。

    “子桓,且不忙杀他,先交给诸葛孔明,让他来处置。”

    “可是……”

    “子桓,我知道你报仇心切,但这是一个态度的问题。

    今时不同往日,我等要做的,不仅仅是报仇雪恨,更是要保我曹氏一门的未来。越是这个时候,你我就越要谨慎。哪怕诸葛亮最后会把这贼子交还我们处置,可这个姿态咱们却要表露出来。

    我曾听人说过一句话: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

    诸葛亮乃刘闯身边最为重要的谋臣,与之交好,与我曹氏大有好处。”

    曹丕年纪虽小,但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之后,心智已渐渐成熟。

    他想了想,最终决定听从曹朋的主意,把韦晃交给诸葛亮来处置……

    “我要见刘皇叔,我乃大汉忠臣,何以如此待我……我要见刘皇叔!”

    韦晃这时候也怕了,嘶声叫喊不停。

    诸葛亮冷笑一声,“我家主公今不在此处,尔等设计毒害我家主公的时候,何曾想过这些?”

    “我没想过要毒害刘皇叔……这,这,这是金祎的主意。”

    “呵呵,是不是金祎的主意没关系,左右我们都会找到他,和他清算这一笔账。

    不过在此之前,自然会有人与你算账……丕公子,朋公子,此人为你等擒获,便交给你二人处置。”

    诸葛亮多聪明的人啊,哪能不明白曹朋曹丕的心意。

    投桃报李,既然人家给了自己面子,诸葛亮也会给对方面子……至于韦晃,一个小人物而已。说实话,莫说韦晃,就算是金旋金祎父子,刘闯也都没有放在心上,更不会在意他们的死活。

    诸葛亮出发之前,刘闯就吩咐过:“我不管你们怎么处置那些奸贼,我只要你给我保证,天子无虞。”

    这一句话,就等于给了诸葛亮足够的权力。

    诸葛亮这时候,也希望和曹氏拉近一些关系,自然会卖这个面子出去。

    曹丕拖着韦晃,好像拖死狗一样的出了中军大帐……而曹朋则在诸葛亮的邀请之下,在中军大帐坐下。

    “朋公子,今日襄助之情,许褚记下了。”

    曹朋连忙起身,连连谦让。

    他目光扫过中军大帐,只见赵云夏侯兰两人端坐上首,巍然不动。

    这两个人,谁也休想拉拢,除了刘闯之外,哪怕是诸葛亮也不太可能……

    就在这时,赵云突然睁开了眼睛,“军师,而今入许都障碍已经清除,我等何时可以杀进许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