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391章 入许都(四)

第391章 入许都(四)

    初平三年,司徒王允设连环计诛杀董卓。

    李傕郭汜关键时刻率部围攻长安,吕布败逃。王允在不得已的情况之下挺身而出,自尽身亡以保全汉帝。而在当时,汉帝对王允之死却无动于衷,以至于在许多人心中留下凉薄的印象。

    如今,距离初平三年恰好十二年,十二年一个轮回。

    刘协再次面临与当年几乎是相同的局面,只不过地点变成了许都,而围城之人则变成刘闯。

    如果交出金祎等人,也就坐实了汉帝凉薄之名。

    以后谁还会为汉帝效力,谁还会为汉帝尽忠?可问题是,若不交出金祎等人,刘闯定不会善罢甘休。刘协面色苍白,站在毓秀门的城楼之上,看着城外呐喊不停的汉军将士,一时间也手足无措。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如果不交出金祎等人,城外兵马定不会撤退。

    如果,如果刘闯在这里,汉帝还能以天子之名,迫使刘闯退走。

    可刘闯却因为中毒,一直没有露面。

    而诸葛亮等人大都是刘闯的心腹,汉帝就算是有心敕令,可诸葛亮这些人又怎可能听他命令?

    如果诸葛亮这些人能听从汉帝调遣,也就不会有今日的局面。

    “国丈,我们回去再做商议。”

    刘协颤声说道,转身离去。

    而伏完则跟在他身边,冷眼旁观。

    听了刘协这番话,他忍不住在心里面叹息一声,而后又看了一眼在不远处惶恐不安的金祎,眼中闪过一抹怜悯之色。刘协这般作为,实际上已经是有了决定,恐怕要牺牲金祎这些人了。

    想到这里,伏完也不禁为金祎等人赶到悲哀。

    他父子发动许都之变,驱逐曹操。

    这其中固然是有金祎父子的小算盘,但也不可否认,金家父子对汉家的忠诚也是重要原因。

    可是现在,金家父子怕是要被刘协出卖了!

    这是一个极其凉薄和自私的帝王,没有半点担当,更没有人君之相。

    夫人说得不错,他刘协的帝位本就得来的不明不白,又怎算得是汉家正统?自己忠诚于汉室,并非忠心于刘协。跟着刘协,虽有一个国丈之名,可实际上没有得到任何好处。以前,伏完没有别的选择。少帝被害,只剩下一个刘协,他不忠于刘协,又该忠于哪一个帝王?

    但现在……

    想到这里,伏完深吸一口气,在心中已隐隐有了决断!

    “国丈,朕当如何选择?”

    在安乐宫中,刘协心中的惶恐依旧未曾消散。

    虽然在宫中听不到从城外传来的汉军呼喊,可是这耳边却一直在回荡着汉军的呐喊声。

    清君侧,诛奸妄!

    刘协闭上眼睛,沉默不语。

    安乐宫中寂静无声,只有刘协那沉重的呼吸声在宫中回荡。

    良久,他突然睁开眼,看着伏完问道。

    其实在他开口的那一刻,伏完对刘协的期望,也随之烟消云散。表面上,刘协是在询问自己,可实际上,他心里已经做出了定夺。金祎这小子虽然有些纨绔,有些好大喜功,有些目中无人,可整体而言,他对汉室,对刘协的忠诚,却毋庸置疑。这些年来,金祎一直在暗中默默的照顾着刘协……可这样一条忠狗,当需要抉择的时候,汉帝依旧毫不犹豫的抛弃。

    金祎尚且如此,再算上此前的王允,后来的董承、董贵人……

    伏完相信,当汉帝需要的时候,哪怕是他和伏皇后,也一样会被他抛弃。别看汉帝现在似乎很信任他,有什么事情还要和他进行商议。但是在关键时刻,他抛弃自己会比任何人都要冷酷。

    “陛下既然已经做出决断,何必再问微臣?”

    “可是,金太守那边……”

    说来说去,原来汉帝的犹豫并非是在于是否抛弃金祎,而是因为金祎的背后,还有金旋,以及金旋手中数万兵马。

    伏完苦笑一声,“陛下以为,金旋比之张绣如何?”

    “这个……”

    连张绣那般精锐的西凉兵,在占居人数优势的情况之下,还是被汉军一举击溃。金旋的确是有些本事,但他比之张绣,却远远不如。连张绣都输了,你认为金旋手里那些乌合之众,又有什么用处?

    刘协,再次沉默了!

    仿佛是经过了一场艰难的思想斗争,刘协脸上露出痛苦之色。

    “既然如此,就拜托国丈。”

    伏完犹豫了一下,旋即躬身领命,“臣遵旨!”

    不过,他随后又开口道:“臣听闻刘皇叔麾下大将黄忠,已经抵达颖阴。

    金旋所部正在向许都靠近,可否命黄忠出击?如此一来,也证明了陛下并未姑息奸妄小人,另一方面也可以平息刘皇叔帐下的怒气。最重要的是,若金旋知道金祎出事,我怕他会做出不妥的举动。倒不如趁此机会,将之一举消灭,也可以免去日后麻烦,不知陛下以为如何?”

    左右已经抛弃了金家人,便再搭上一个金旋,也算不得大事。

    刘协咬了咬牙,“那便请仲豫再辛苦一遭!”

    是夜,伏完率羽林军,突然间冲入了金祎的住所。

    羽林军冲进金府之后,立刻将金府严密控制起来,不得有人擅自出入。伏完捧旨,迈步走入金府大门。就见金府前庭里,阖府上下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男女老幼被军卒看管着,蹲在那里不敢擅自动作。其中,更不泛老弱妇孺,更有金祎那年逾八旬的祖母,也成为阶下之囚。

    看到这一幕,伏完心中也是一痛。

    他招手示意三子伏均过来,在伏均耳边叮嘱了两声,伏均立刻领命而去。

    “金祎,现在何处?”

    伏德上前,躬身道:“金郎君在后宅书房里等候。”

    “我知道了……你立刻带人,前往吉本家中,将吉本拿下。”

    “喏!”

    伏德立刻领命而去,伏完则迈步向后宅走去。

    与此同时,在伏均的指挥下,金祎祖母等一些老弱妇孺,被押送到了大厅里。金家人的下场,可以想象。汉帝为了把自己摘出去,绝不会饶过金家人。不仅是金家,还有韦家……哪怕韦晃已经被杀,但韦氏族人一样难逃厄运。所谓一将功成万骨枯,这些人从发动许都之变的那一刻起,便注定了这样的结果。所以,伏完倒也不想金家这些老弱死前再受折磨。

    金祎身着一件白裳,坐在书房里。

    他看到伏完进来,没有流露出半点慌乱之色,反而微微一笑,轻声道:“国丈,你终于来了。”

    “金郎君……”

    伏完看着俊秀的金祎,心中也有一种莫名的哀意。

    可金祎却丝毫没有惶恐,反而摆手示意伏完坐下,“从我决意忠于陛下的那一天开始,便已经想到今日结局。只是,我曾想过这局面是曹操所为,是刘闯所为,是那些汉家逆贼所为,却从未想过,会是陛下所命。不过我不怨陛下,相信陛下做出这个决定,也非常的为难。

    国丈,金祎只有一个疑问,他日刘闯入许都,国丈你又会做什么选择?”

    伏完闻听一怔,眼中旋即腾起一抹戾色。

    “其实,以陛下的心性,若我还有半分用处,便不会作此决定。

    今我父尚在外面,手中还有数万兵马……按道理说,陛下是不可能现在就对我动手,除非我父战败的消息传来。刚才羽林军闯进来的时候,我就在思索这个问题。直到看见了国丈,我才恍然大悟。若非国丈在一旁煽风点火,陛下断然不会有这等决断……我说的没错吧。”

    伏完也不禁暗自赞叹,赞叹金祎的聪明。

    只可惜,这小子的聪明,却没有用在正确的地方……

    想到这里,伏完点了点头,“郎君猜的没错,的确是我劝说陛下抉择,也免得夜长梦多。”

    “果然!”

    金祎突然露出一抹哀色,“莫非天亡我大汉江山?

    你伏完不是国丈,犹自要背叛陛下。如此情况,我汉室江山焉能不亡?”

    他话语中,带着一股子浓浓的恨意,瞪着伏完。

    伏完冷笑一声,“郎君,你也莫在我面前摆出忠臣孝子的姿态,若论与汉家关系,我比你更深。我伏家七世忠臣,屡受汉室恩宠,又怎可能背叛汉家?只不过,当今天子非明主,更无人君之相。他不过是董卓扶立的一个傀儡,原本就名不正,言不顺……说一件你不知道的事情,你可知道当今天子的心性?先帝与当今天子本为兄弟,先帝登基之后,对他也极有恩义……可你知道,当今天子登基之后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吗?他勾结李儒,毒害先帝。

    先帝为人懦弱,但不失为宽厚之人。

    可是当今天子在毒害他的时候,却没有丝毫的兄弟情义。

    如此心性凉薄之人,又怎能担当起我大汉江山?刘皇叔乃淮南厉王之后,同为高祖子孙……

    依我看,江山唯有德者居之,我所虑者,皆汉家未来!”

    书房中只有金祎和伏完两人,听伏完说完之后,金祎瞪大了眼睛,流露出骇然之色。

    他知道,伏完所言先帝并不是灵帝,而是指汉帝的兄长,也就是被董卓废立掉的少帝刘辩。

    想当初,刘辩被害,也曾引发起极大的反响。

    只是谁都没有想到,真正害死刘辩的人,竟然是当今天子。

    其心性果如伏完所言,不但凉薄,更犹如蛇蝎……金祎呆愣半晌之后,突然间惨然而笑。

    “未曾想,我所效忠者,竟有如此狠毒心性!”

    说着话,他猛然从书案下拔出一口宝剑,不等伏完做出反应,便横剑自刎,一头栽倒在书案上。

    鲜血,染红了金祎的白裳……

    伏完看着金祎的尸体,眼中也不由得流露出不忍之色,闭上眼睛,轻轻摇了摇头。

    建安九年十一月三十,汉帝下旨,将金祎、韦晃等人抄家。

    金祎满门三十一口,被就地斩杀;韦晃家中十二口人则被处死,其余族人共三百余,被暂时关押进大牢。

    许都之变中,参与者共二十八人,除少数几人因为不在许都,是死得死,抓的抓……倒是太医吉本没有被抓到,据说当晚伏德带人闯入吉本家中的时候,除了家中的奴婢,不见吉家一人。据奴婢交代,吉本的妻儿早在许都之变前,便离开许都,返回汝南老家之中居住。

    而吉本在事变成功之后,也很少回家。

    这两日,吉本更是不见人……到太医院询问,才知道吉本这两日也没有去太医院应卯,据说是生了病。家中不见人,又没有去太医院。吉本好像一下子人间蒸发了一样,不见半点踪影。

    伏完无奈之下,也只好暂时放弃对吉本的追捕。

    毕竟在经过捉拿金祎等人的事情以后,许都城中大乱。

    有几家参与许都之变的人觉察到情况不妙,便奋起反抗。似金祎这种在家中束手待毙的,终究还是少数。如此一来,许都城中大乱……哪怕伏完奋力镇压,也险些酿出事端。幸好,当晚荀悦再入汉军大营,随后诸葛亮命夏侯兰率无当骑连夜入城,一举平定了城中动乱。

    天亮之后,许都大街小巷格外冷清。

    人们躲在家中,耳听长街上铁蹄声阵阵,一个个心惊肉跳。

    随着无当骑入许都之后,虎贲军紧随其后,进驻许都。诸葛亮在虎贲军入许都之后,便立刻下令,让虎贲军接掌皇城,美其名曰是保护天子安全,可实际上却是把皇城再次封锁。

    而诸葛亮的封锁,比之当年曹操的封锁还要严密。

    许都亲自坐镇章华门,不许任何人出入。

    荀悦也是得了诸葛亮的令箭,才得以入皇城拜见汉帝,言城中发生动乱,请天子安心在城中等候,他们会保护好汉帝的安全。随后,诸葛亮又命赵云暂领城门校尉之职,许都九门便被汉军严密控制。城中大小事宜,则暂由伏完来进行沟通和解决,诸葛亮同时下令,汉军不得入城骚扰百姓,也使得需得百姓心中的惶恐顿时减少许多,很快便恢复到了往日平静。

    “刘皇叔,何时能够前来?”

    面对伏完的询问,诸葛亮回答说:“主公中毒未愈,所以暂时不会前来。

    在主公未来之前,许都大小事宜便要拜托国丈……还请国丈代为安抚陛下,就说皇叔一旦病体好转,便会立刻赶来觐见。不过在此之前,请陛下稍势委屈,便在宫中安心静养就是。”

    一句话,你刘协就给我老老实实待在皇城里!

    对此,伏完表示了强烈不满,认为刘闯应该尽快前来觐见天子。

    可诸葛亮一句‘皇叔中毒颇深,暂时无法行动’便把事情揭了过去。哪怕汉帝心中再不高兴,也是无可奈何。

    事实上,汉军入许都之后,倒是真没有危害到汉帝的安全。

    只是诸葛亮下令封锁皇城,即便是那些内侍,也不得出宫行走。所需采买,借由诸葛亮和伏完商量着搭配供应。如果从物资的丰富程度上来说,皇城的用度甚至比早先更奢华几分。

    可是,天子从此便陷入宫中,与外界彻底失去了联系。

    “父亲你是不是已经……”

    皇城中,伏皇后和伏完漫步于御花园,在一僻静之处突然停下脚步,轻声询问。

    汉军入城已有两日,表面上看去,伏完一直在为天子争取利益,可是伏皇后却能够感受到,伏完的态度变化。

    每次汉帝发作,伏完都是尽力劝说。

    乍听,伏完好像是在为汉帝着想,可细一思考,心细的伏皇后便觉察到,伏完实际上都是站在刘闯的立场之上。知父莫于女,伏皇后已经清楚感受到,伏完对汉帝态度上的变化。

    她看着伏完,心思格外复杂。

    事实上,前日汉帝下令诛杀金祎的时候,伏皇后就知道,从此以后,恐怕不会再有似金祎这样的人为汉帝着想。也就是说,从现在开始,汉帝真的是变成孤家寡人,无人会为他效力。

    伏完闻听女儿开口,心里也是一颤。

    他看了一眼伏皇后,转过身,背对着伏皇后道:“我所为者,乃汉室国祚,乃我伏家未来……女儿若要怪我,我绝无怨言。但请你记住,女儿永远是我伏完的女儿,勿论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保你安全。至于陛下……你也都看在眼中,是否有人君之相,你想来也明白。”

    这句话一出口,已经足以表明伏完的立场。

    伏皇后心里一痛,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痛骂伏完吗?伏完为了当今天子,已经付出了一个儿子,也就是伏皇后的二哥伏雅。他对天子,可谓是尽心尽力。可天子所作所为,却足以让所有人心寒。不仅仅是伏完心寒,即便是伏皇后也有些心寒。许都之变前,汉帝迷恋上了一个女子,立为贵人,无比恩宠。而伏皇后虽然与天子同甘苦,共患难,可随着年纪的增长,天子对她越来越冷淡,甚至疏于恩宠……许都之变前,汉帝已近一载为临幸皇后。

    若不是这次金祎他们捅了马蜂窝,激怒了刘闯,令局势陡然恶化。

    汉帝恐怕也不会再次重用伏完……要知道,整个许都之变的过程中,伏完作为国丈,一直到最后才得到消息。

    从这一方面而言,汉帝并不是真的信任伏完!

    可是,若伏完决意背叛汉帝,自己又当如何自处?

    伏皇后心中感到无比悲苦,看着伏完的背影,贝齿咬住朱唇,久久说不出话来……

    十二月初二,从赭丘城传来战报。

    金旋率部驰援许都,但不想在赭丘城外遭遇汉军伏击。

    当金旋的部曲听闻汉帝诏书,将他们称之为乱军的时候,一下子便乱了阵脚。原本,他们认为自己是朝廷的兵马,谁料想到这一转眼,却变成了叛军。汉军几乎没有费吹灰之力,便将金旋部曲击溃。三万大军迅速溃败,投降的投降,逃跑的逃跑,而金旋更在乱军中被亲随斩杀,尸首被呈送到了黄忠面前。

    对于金旋,黄忠毫无感觉。

    只是在黄忠看来,金旋也算不得叛军,说到底他也是汉家忠臣。

    可惜,各为其主,而金旋所效力的主子也的确是不给力……想他千里迢迢驰援许都,想要解救天子。哪知道还没有抵达许都,却被天子认定为叛贼。想必金旋的心里,也非常苦闷。

    不过,自古以来成王败寇,哪有那许多正义可言。

    黄忠不是那种小青年,心里面存着满满的正义……从黄巾之乱开始,黄忠起起伏伏,历经各种磨难。这世间的是非公道,他早就看得清清楚楚。谁的拳头大谁就是公理,唯有胜利者才有资格言述公道。

    黄忠受到了金旋的首级之后,火速命人送往许都。

    当金旋的死讯传到许都后,许都人对此却没有任何反应……甚至不少人觉得,若非金旋这帮子乱臣贼子闹事,他们也不会经历那么一段时间的提心吊胆。许都之变,从十一月开始到月末,不过一月光景便烟消云散。后世评价此次事变,也认为是改变整个江山格局的关键。

    曹刘之间,原本应该是一场你死我活的决战。

    可是由于许都之变,使得曹刘迅速合而为一,刘闯在这场事变之中非但毫无损伤,反而实力大增。

    也正是这场变故,加快了刘闯统一天下的脚步!

    不过,于刘闯而言,汉军攻占许都,并且迅速控制住了局势,并没有引来他太多的关注。

    建安九年十二月初八,曹操在尉氏身亡。

    消息传到荥阳的时候,正值刘闯刚把曹宪和曹彰姐弟迎入荥阳,正准备护送她二人前往尉氏。

    说来,曹宪和曹彰姐弟是在燕京得到曹操中毒的消息。

    姐弟二人听闻曹操性命垂危,再也无法保持镇定。幸亏麋缳和诸葛玲还算冷静,立刻让曹宪带着刘兴,在曹彰和典满的陪同下,连夜从燕京启程动身,一路上风尘仆仆,想要见曹操最后一面。

    哪知道……

    当曹操死讯传来的时候,曹宪和曹彰,更是面无人色……曹宪一声惊叫,当场便昏倒在刘闯怀中,而曹彰则泪流满面,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放声大哭。

    曹操,竟然真的死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本站)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