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406章 鏖战江东(一)

第406章 鏖战江东(一)

    建安十一年开春,刘闯在洛阳代行祭天大典,成为大汉丞相。

    这,代表着刘闯正式入主中枢,也是昔年刘闯旧部最为期盼的一件事情。刘闯入主中枢,也预示着似许褚太史慈徐盛这些最初跟随刘闯的老人,将前程远大。

    太史慈作为跟随刘闯最久的部曲之一,自然很高兴。

    正月十六,太史慈在历阳大摆酒宴,庆祝刘闯成为大汉丞相,迁都洛阳。这原本是一件极令人高兴的事情,素来谨慎的太史慈,也难免有所松懈。可就是这片刻的松懈,酿成了一场悲剧。他万万没有想到,就在他大摆酒宴的时候,周瑜突然跨江出击,偷袭历阳……为这次偷袭,周瑜可谓是费尽心思,绞尽了脑汁。

    江东局势动荡,陆逊兵分两路,率部自交州出击,绕过台领山,攻占南野,陈兵于豫章水南。而刘勇则领另一部兵马,已士壹为监军,配合周仓水军偷袭东部后宫,占领东治。

    这东治,也就是后世的福建省福州市。

    此时,东治还不是后世的东南明珠,地处蛮荒,方圆百里不见人烟。

    可东治确是会稽门户,刘勇占领了东治之后,配合周仓的海军,就可以不断向会稽沿海地区发动进攻。两路兵马,直接威胁到了江东南部安危。可实际上,这并不是江东最大的威胁。

    自十一月,甘宁率部,自海上向杭州湾发动数次攻击。

    若非会稽太守贺齐早有防备,加之江东海军初具规模。说不定整个杭州湾都将纳入甘宁的掌控。双方在杭州湾一线数次鏖战。甘宁略占上风。但是却难以登陆。

    贺齐,作为孙策时期留下来的名将,或许名气上不如周瑜响亮,可是在能力上,丝毫不逊色周瑜。甘宁仗着舟船之利虽占了便宜,但想要击溃贺齐的江东海军,却非一桩易事……除此之外,最让孙权感到惊恐的。还是屯驻在合肥的张辽。

    张辽是什么人?

    吕布手下八健将,刘闯帐下十大将之一。

    虽然张辽屯兵合肥,并没有什么动作,可是不断对江东的袭扰,已经打造出来的声势,已经令丹阳上下惶恐不安。此时的孙权,虽然已经渡过了孙策死后的混乱局面,但是对江东的统治,还远远达不到历史上三国后期他对江东的掌控。

    张辽在合肥屯兵八万,再加上甘宁、陆逊等人在东面和南面的威胁。整个江东都陷入惶恐之中。

    无奈之下,孙权只好找来周瑜商议对策。

    而周瑜的态度则非常明确:江东上下谁都可以投降。唯有你孙权孙仲谋不能投降。

    最终,孙权决定将大江防线,交给周瑜。

    说实话,周瑜也的确是很用心。

    最初,他想要派人与刘表联络,联刘抗刘。可问题是,荆州如今歌舞升平,刘闯根本没有表露出对荆州用兵的意思,甚至还加封刘表为大司徒,领荆襄之地。

    刘闯对刘表,释放出了足够的善意。

    而荆州士族更不愿意和刘闯为敌,大部分人都建议刘表按兵不动。

    这种情况下,周瑜有心和刘表联合,却无处下手。倒是江夏刘琦偷偷派人前来,与周瑜表示,愿意助周瑜一臂之力。但是,刘琦又是什么人?一个不得宠的公子哥而已。哪怕他很有能力,更执掌江夏,却难以给予周瑜太大的帮助……

    不过,周瑜最终和刘琦达成了协议。

    毕竟和刘琦合作,能够让周瑜从江夏战场上解脱出来,不再受荆州的掣肘。

    双方决意罢兵,周瑜便率部秘密自彭蠡泽抵达庐江……他本就是庐江人,在庐江颇有威望。曲有误,周郎顾的传说,至今仍在庐江流传。美周郎的名号,依旧有着非凡的影响力。周瑜秘密抵达居巢,而后就派人与孙静进行联系。孙静,是孙坚的弟弟,孙权的叔父,在江东威望无两,同时还肩负丹阳太守的职务。

    周瑜来之前,一直是孙静在主持战局。

    哪怕周瑜是受了孙权的委任,可是在场面上,他依旧要对孙静保持足够的尊重。

    随后,孙静便对外称病不起。

    太史慈之所以会有所松懈,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孙静称病不起,他的警惕也就减弱许多……可他却没想到,这只是孙静和周瑜的一个计策。在太史慈放松警惕的时候,周瑜则于居巢调兵遣将,秘密派遣死士,混入历阳城中。正月十六,太史慈大摆酒宴,周瑜便觉察到,时机已经成熟。

    趁满城欢庆之时,周瑜派遣混入历阳的死士突然夺取城门,放江东兵马攻入历阳。与此同时,孙静所部更攻破牛渚,跨江而击,与周瑜合兵一处,攻克历阳。

    太史慈本有机会突围,可是当他知道历阳失守的时候,感到无比羞愧。

    所以,他留在城中死战不退,却最终因为江东兵多将广,战死于历阳城中……

    +++++++++++++++++++++++++++++++

    刘闯双眸紧闭,脸上流露出一抹悲恸。

    他认认真真听完司马懿的陈述,猛然一拍书案,“子义,何以如此固执?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你活着,终有机会报仇雪恨,可你现在战死,却让我肝肠寸断。”

    与太史慈相识的一幕幕景象,在刘闯脑海中闪现。

    一晃十年过去,太史慈跟随自己十年,眼见着自己大业将成,却不想战死于疆场。

    周瑜、孙权!

    刘闯咬牙切齿,半晌后抬头问道:“子义尸首,可曾夺回?”

    司马懿连忙道:“周公瑾倒是个讲规矩的,占领历阳之后。便把子义尸首送回来。

    文远已命人把子义尸首收敛。正在送来洛阳途中。”

    “元复。可已知晓?”

    “方才已经得到消息……他本要来向主公请战,不过被我劝住。”

    “让他立刻率飞熊卫本部前去迎接子义灵柩,再派人前往辽西通知子义妻子,请她前来操办。仲达,子义随我十载,在我最艰难的时候跟随我与我,不离不弃。今他故去,我心实悲恸之……你待我把他的丧事操办起来。便葬于洛水之畔。”

    “喏!”

    “我现在心思有些乱,你先下去吧。

    对了,记得通知文若和文和先生过来,我这边有事情要与他们商议……”

    “明白。”

    司马懿也知道,刘闯此刻心情不好。

    太史慈是最早跟随刘闯的老人,虽后来在十大将排名中位列末端,但其地位,即便是赵云张辽这些人都无法比拟。如今,太史慈战死历阳,对刘闯绝对是一个巨大的打击。这个时候。刘闯需要安静一下,也的确不太适合商讨正事。这也是司马懿不让太史享来找刘闯的原因……因为他很清楚。太史享这时候来见刘闯,非但不会缓解刘闯的悲伤,反而会加剧刘闯的愤怒,甚至做出不合理的决断。

    刘闯是司马懿的表兄,而今更是所有人的期盼和寄托。

    司马懿是绝不会让刘闯做错事情……诸葛亮而今不在刘闯身边,司马懿便担当起刘闯的谋士。

    待司马懿离开后,刘闯一个人静静坐在屋中。

    良久,他站起身来,走到栏杆后,看着外面濛濛细雨,心中的伤感却越发强烈。

    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他地位的变化,当初跟随自己的那些老人,越来越少……叔父,远在东治;步骘,则去了交州。吕岱坐镇中山,管亥则留守于幽州。

    细算起来,当年跟随刘闯从朐县征战的一干老人,而今已所剩无几。

    除了常胜和裴炜之外,便只有徐盛在刘闯身边……至于当年随刘闯从江东前往汝南的人里面,似乎也只有萧凌尚在。刘闯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的心绪稳定下来。

    就在这时,身后脚步声响起。

    刘闯回过身,就见麋缳和诸葛玲站在他身后,荀旦吕蓝甄宓杜贞以及甘夫人,则在麋缳身后。

    “你们怎么来了?”

    看到麋缳等人,刘闯不禁一怔。

    麋缳轻声道:“丞相,方听得噩耗,子义将军归天。

    妾身担心夫君心中难过,所以前来看望。”

    “我……没事!”

    刘闯努力稳定了一下情绪,沉声道:“子义的灵柩这几日便要送来洛阳,我要为他大办丧事。他的妻子还要过些时候才能抵达洛阳,这几日你们就代我多留意元复。

    子义故去,想来元复更加难过……”

    “妾身,明白!”

    和麋缳等人在屋中说了会儿话,刘闯的心情好转许多。

    这时候,邓艾进来禀报,说是荀彧和贾诩都到了。刘闯便站起身,麋缳等人则连忙告辞。他走出房间,蓦地又停下脚步,唤住了麋缳道:“缳缳,待会儿你派人去告诉二兄,让他在北宫修建一座高台,名为凌烟阁。”

    “嗯?”

    “他日,我要使子义、公美、公刘还有薛州他们,都可以位列凌烟阁中,名留青史。”

    麋缳愣了一下,连忙答应下来。

    而今负责皇城修建的,就是麋芳。

    建造凌烟阁,并非一件难事……但从刘闯的这一席话中,麋缳还是能听出别样的味道。

    ++++++++++++++++

    丞相府,却非殿。

    荀彧贾诩已等候多时。

    他们也是接到消息后,匆匆赶来却非殿。

    除了他二人之外,还有卢毓、司马防以及徐庶都等候在却非殿外,一个个面露忧虑之色。

    “诸公何必如此,不过是一场小败,无碍于大局。”

    当刘闯来到却非殿,看众人面带紧张之色,便开口笑道。

    见刘闯如此说,众人也都松了口气。荀彧等人都很害怕。刘闯会因为太史慈之死而失了本心。现在看来。刘闯依旧保持着冷静。这也让大家,都感到了莫名轻松。

    “今周瑜统兵三万,兵进逍遥津。”

    刘闯在主位上坐下,示意大家都不必拘束,而后沉声道:“子义故去,我如失手足。此仇不报,焉得令忠臣瞑目?我欲亲领兵马,前往合肥督战。誓要诛杀周瑜,为子义报仇雪恨。”

    荀彧闻听,连忙起身道:“丞相,大可不必亲征。”

    “哦?”

    “我知丞相所想,是担心历阳之败,会引发动荡。

    今天子北上,更需丞相坐镇中枢,怎可以轻举妄动?况且,我已打听过,周公瑾虽屯兵逍遥津。却已被文远所阻。今文远已经稳住合肥局势,若丞相这个时候前往合肥。只怕会使文远受到掣肘。我听人说,丞相曾言:用人不疑。文远才干,主公非常清楚。有他坐镇合肥,便是那周郎,也休想讨得便宜……不过,周瑜屯兵庐江,终究不是长久之计……我荐一人,只要他前往合肥,必能助文远击败周瑜。”

    “谁?”

    “便是那郭嘉,郭奉孝!”

    刘闯心里一动,露出一抹沉思之色。

    郭嘉此前前往南阳主持大局,而今有法正在南阳坐镇,郭嘉也就难免受到掣肘。

    与其让他留在南阳,倒不如让他前往庐江。

    刘闯眯起眼睛,轻声道:“文若,那周公瑾足智多谋,不可小觑。”

    “丞相放心,天底下若说最了解周公瑾的人,非奉孝莫属。

    当年孙策在世的时候,曹公便使奉孝都督江东。他从建安三年便开始研究江东局势,更多次与我言周瑜之厉害。他对周瑜,非常了解,相信那周公瑾绝非奉孝对手。”

    荀彧的话语里,透出一个意思。

    曹操从很早就窥觑江东,只是苦于没有机会。

    不过,他却委任了郭嘉这个鬼才来谋划江东的局势,在此之前,郭嘉对江东已经了然于胸。

    想来……那孙伯符之死,怕就是出于郭嘉的手笔。

    刘闯轻轻点头,“既然如此,着令奉孝立刻前往庐江,拜军师中郎将,助文远为子义报仇雪恨。另外,着令太史享随同出征,再命人前往邺城,征调萧凌萧子升前往合肥。

    传我命令,着甘宁加大在铅塘湾登陆之速度,务必要加快对江东的战局进度……”

    “慢!”

    就在刘闯命令发出的时候,徐庶却突然站出来。

    “元直,有何高见?”

    徐庶笑道:“今江东战局,主公设下三路并进之计,实则是两面夹击。

    合肥战局,庶并不担心……以文远公明之勇,辅以郭先生之谋,大局可定;然则兴霸将军的对手,并非等闲之辈。我听说,那贺齐足智多谋,且在会稽威望甚高。此人绝不可掉以轻心,我担心兴霸非他对手。今兴霸占居舟船之利,也仅仅是略占上风。一旦登陆,江东水道纵横,大船难以发挥威力,而兴霸对江东又极为陌生,恐难有胜算。

    庶斗胆请命,前往助兴霸一臂之力,望主公应允。”

    徐庶自凉州返回之后,一直表现的非常低调。

    他官拜越骑校尉,掌丞相府十三曹中的东曹,地位仅在执掌西曹的荀彧之下。

    刘闯听徐庶开口,也有些意动。

    他向司马防和荀彧看去,却见二人点头,表示赞成。

    “元直愿意前往,兴霸将军定能旗开得胜。”

    就在这时,一直沉默不语的贾诩开口道:“不过我有一个建议,若元直前往江东,可带领一人。

    有此人相助,定能不费一兵一卒占领铅塘湾。”

    徐庶先是一怔,旋即笑道:“文和先生不说,庶亦有意点将。

    只是不知庶与文和先生所言之人,是否一人?”

    贾诩道:“既然如此,你我何不在掌心写下此人名字,看看你我所选之人,是否一样?”

    这是要做什么?

    刘闯看着眼前的一幕,有一种周瑜和诸葛亮定计火攻的感觉。

    不过,他也很感兴趣,也不知道贾诩和徐庶所想的人,究竟是什么人物!刘闯仔细思忖,也想不出贾诩和徐庶说得那个重要人物是谁。当下他命人取来笔墨,贾诩和徐庶各执一笔,在掌心书写。荀彧、司马防等人则笑呵呵看着二人,似乎等待他二人揭开最后的答案。

    不一会儿的功夫,贾诩和徐庶在掌心都写好了名字。

    两人相视一眼后,走上前,伸出手,摊开手掌。随后,徐庶和贾诩哈哈大笑。

    “元直有此准备,相信定可以马到功成。”

    刘闯则一头雾水,诧异问道:“元直,贾先生,你们这是……”

    徐庶和贾诩相视一眼,走到刘闯面前,伸出手来,“丞相,若得此人,胜似十万甲兵。

    不过,要使此人出马,恐怕还要主公多费心思。”

    刘闯探头看去,就见徐庶的掌心写着两个字:孙绍;而贾诩的掌心则写着孙策之子。

    孙绍?

    若不是徐庶和贾诩提起,刘闯险些忘记了这个人。

    这小家伙不就是当初和刘雉发生冲突,后来被童渊收为入室关门弟子的那个人吗?

    说起来,自去年初,刘闯就没有再留意这小家伙。

    他只记得孙绍之前跟随童渊一起来到了洛阳,但而今是什么状况,他一无所知。

    “孙绍?我记得他还不到十岁,又能当得什么大事?”

    刘闯笑道:“这小家伙就算有童渊传授武艺,可毕竟年纪小,又如何是贺齐对手?”

    一旁荀彧站起来道:“带他前去,并非是让他征战沙场,而是要让他劝降贺齐贺公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