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408章 鏖战江东(三)

第408章 鏖战江东(三)

    三月,正是江东雨季。

    梅雨靡靡,淅淅沥沥……钱唐古城,笼罩在濛濛细雨之中,显出别样的风情。

    天sè已晚,一辆马车沿着长街行驶,来到钱唐府衙前。

    此时的钱唐,是杭州湾海战的指挥部。贺齐从山yin赶来,坐镇钱唐,指挥江东海军作战。而这钱唐府衙,也就顺理成章变成了贺齐的帅府。府衙门前守卫森严,军士盔明甲亮,手持刀枪,一个个更显得格外紧张。当马车在府衙门口停下的时候,门丁立刻走上前,大声的呵斥:“来者何人?这里是海军都督府,还不马上离开?”

    车夫诚惶诚恐,忙下车上前,毕恭毕敬递上一张名剌。

    “我家主人乃贺都督故人,自富而来,有要事求见贺都督。”

    贺齐而今拜海军都督,从品级而言,和周瑜持平。

    不过,周瑜是水军都督,地位远远高过贺齐。

    那门丁闻听一怔,结果名剌,上下打量了车夫一眼后,又看了一眼马车,沉声道:“在这里等着,待我通禀都督之后,若都督召见,你们再进去;若都督不见,你们立刻离开……而今时局紧张,随时都可能发生大战,莫要在这里东张西望。”

    “多谢,多谢!”

    车夫说着话,将一个钱袋子递给门丁。

    门丁的脸上总算是露出一丝笑容,点点头,便转身进入府衙。

    贺齐,正站在一副地图前面沉思。

    入三月以来,汉军攻势越发猛烈……陆逊率部北上,在石阳和程普激战不止。

    而刘勇所部的速度虽然比不上陆逊,确是稳扎稳打。

    汉军海军,沿东南沿海逼近,在沿海岛屿设立基地,以便于补充粮草和兵员。同时,汉军海军配合刘勇步军连番出击,永宁告破、章安告破,已经兵临会稽城下。

    丁奉虽屯兵大末,可是却无法阻拦汉军北上。

    战线太长,特别是会稽南部地广人稀,也使得江东兵马根本无法有效的阻击汉军。无奈之下,贺齐只得分兵南下,命大将宋谦屯兵乌伤,协助丁奉阻击汉军。

    这宋谦,也是一位老臣。

    与韩当黄盖齐名,从孙策一统江东。

    论资历,宋谦远胜贺齐,同时对贺齐一直不太服气。

    贺齐都督钱唐,宋谦就时常与他发生争执。而今派宋谦屯兵乌伤,倒是让贺齐少了许多掣肘。

    入雨季后,汉军攻势稍缓。

    可贺齐并不认为,汉军已经技穷。

    事实上,江东海军与汉军海军相比,差距甚大。

    不管是在技术上,还是在战术上……组建不过一年的江东海军,如何能够与甘宁那支在海上纵横多年的海军相提并论?只说战术,江东海军的战术大都还是已江河水军的战术为主。或许在江河里,江东水军战斗力惊人。但是到了大海上……

    贺齐是一个极其骄傲的人,却不代表他狂妄自大。

    若非铅塘湾地形复杂,大汉海军无法展开有效攻击,说不得甘宁现在已经登陆。

    在经过这段时间的海战之后,相信甘宁已经熟悉了铅塘湾的地形。

    待雨季结束,他必然会发动总攻。到时候以江东海军的力量,还能否抵挡住对方,贺齐并没有把握。一旦海军失利,便要展开陆战。贺齐要提前做好准备,给甘宁以沉重打击。

    他的目光不断在地图上扫过,寻找适合与汉军决战的地点。

    就在这时,有家臣来报,府外有富故人求见!

    富故人?

    贺齐听罢一愣。

    他可不是富人,在富更没什么朋友,何来故人?

    从家臣手中接过名剌,就着屋中的灯光看去,只见那名剌上只写着‘富孙’三个字。

    贺齐心里一动,顿时汗毛乍开。

    他似乎猜到了什么,连忙道:“请客人来书房说话。”

    “喏!”

    那家臣走后,贺齐又唤来了身边心腹,让他率亲军在书房周围严密jing戒,不得任何人靠近。

    真的是他吗?

    贺齐心里七上八下,感到有些紧张。

    不一会儿的功夫,从外面走来两个人,一个个头大约在七尺六寸左右,另一个则略显矮小。

    两人皆一身黑衣,迈步走进了书房。

    他们一进屋,贺齐的目光便落在那个头矮小的人身上。

    挥手示意家臣退出,贺齐颤声道:“公子,可是你吗?”

    那矮小之人抬起头,取下脸上的布巾。灯光下,一张姿容甚美,但略带稚嫩的面庞展露在贺齐面前。贺齐只觉一阵恍惚,他仿佛看到那个气吞山河的江东小霸王,又来到他面前。

    “公子!”

    贺齐颤声道,上前一步便要行礼。

    矮小少年则红着眼,轻声道:“叔父休要多礼,我如今已不是什么公子,不过一质子耳。”

    贺齐止住脚步,嘴巴张了张,却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

    少年,正是孙绍。

    两载光yin,孙绍看上去比之当年,成熟稳重许多。

    刘闯并未亏待他母子,同时又有童渊悉心教导,孙绍与当初相比,也开朗许多。

    他抱拳向贺齐深施一礼,“当年我母子多亏了叔父照拂,方不至于被人所害……今ri侄儿前来,实为一事相求。恳请叔父助我一臂之力,为我报那杀父之仇。”

    贺齐在经过短暂的激动之后,已经平静下来。

    他的目光,落在了跟在孙绍身后的男子身上,更隐隐约约猜到了孙绍的来意。

    如果孙绍劝降贺齐,他一定会严词拒绝。

    可是当他听闻孙绍让他报杀父之仇,贺齐先一怔,旋即露出骇然之sè,“公子,你方才说什么?”

    “请叔父为我报杀父之仇。”

    “伯符他……”

    贺齐心里一咯噔,脸sè惨白。

    孙绍抬起头,眼中露出愤怒的光彩,一字一顿道:“母亲与我说过,这江东上下,能够助我报仇之人,唯有叔父一人。贼人势大,若叔父不助我一臂之力,绍恐难以报仇雪恨。”

    “伯符,他不是为许贡家臣所害?”

    孙绍冷笑一声道:“许贡家臣,焉知我父行踪?

    我父虽有些自负,可是身边一直有亲随跟随……何以遇害时,不见亲随出现?人言我父轻狂,舍了亲随。但那亲随本就该不离我父左右,何以当时不见一人?”

    “这个……”

    “况且,当时丹徒驻扎大军,守备森严。

    那许多死士,又如何瞒过那斥候耳目,埋伏于江边。这两年来,绍一直在思忖此事。思来想去,那些人若没有人通风报信,暗中保护,决不可能成功刺杀我父。”

    “你是说……”

    贺齐深吸一口气,目光却落在孙绍身后男子身上。

    只见那男子微微一笑,从怀中取出一封书信,走到贺齐面前双手呈上。

    贺齐接过书信,打开来扫了一眼,却见里面的内容,乍看起来有些古怪。信中言辞晦涩,说猛虎某月某ri当出没江边,可伺机猎杀。而署名处空白,只有一个ri期。

    建安五年……

    贺齐眼睛不由得一眯。

    建安五年,不正是孙策被刺的那一年吗?

    看书信落款的ri期,恰恰是孙策跨江攻打徐州失利,退守丹徒的ri子。而之后不久,孙策在江边被刺。

    贺齐倒吸一口凉气,走到书案旁边,从一堆案牍中取出一封书信。

    他在灯光下,仔细辨认了一番之后,旋即把书信放在灯火上,点燃。

    “叔父……”

    “公子,休慌。”

    贺齐摆手,示意孙绍不必着急。

    与此同时,那跟随孙绍前来的男子,也把手放在了孙绍的肩膀上,示意他稍安勿躁。

    “敢问先生,高姓大名?”

    黑衣男子一笑,拱手道:“某家徐庶,久闻贺公苗大名,特来拜会。”

    贺齐眸光一冷,看着徐庶,下意识将手放在书案上的宝剑剑柄上。

    “徐庶,徐元直……刘皇叔帐下近臣,蔡大家夫君,某亦久闻大名。

    只是先生前来我这钱唐,莫非欺我江东无人吗?”

    徐庶哈哈大笑,“都督此言差矣,江东人杰地灵,贤良辈出,怎会无人?

    我今ri来,只是不忍看江东生灵涂炭,所以才斗胆拜见都督……都督是聪明人,想必也能看出这其中玄机。我家丞相,曾与伯符将军有一面之缘。当年伯符将军尚未一统江东,而我家丞相也正流落江湖。时我家丞相曾提醒乌程侯,要他切不可独行中原,以免遭宵小之害……不瞒都督,丞相对乌程侯极为看重,言乌程侯勇冠一世,有隽才大志。谋而又称,所规不细,可成大事……当初听闻乌程侯遇害,丞相也颇为诧异……他当时有所怀疑,但苦于没有证据难以为乌程侯伸冤。

    去岁,丞相占领许都,方查到了一些端倪。

    当年曹cāo对乌程侯极为忌惮,故而命人刺杀乌程侯。

    本以为此事艰难,却不想有人暗中相助,才得以成功……曹公刺杀乌程侯,乃公义。当时他与乌程侯交锋,本就是各出手段。可是这暗中相助之人,未免居心叵测。”

    徐庶没有说,那协助曹cāo的人是谁。

    可贺齐心里却非常清楚,因为从那封书信上的笔迹对比来看,他已经知道何人在幕后推动。

    深吸一口气,贺齐看了看徐庶,又看了看孙绍。

    “吴侯待我不薄……”

    “都督何必自欺欺人,若吴侯果真对你信任有加,何以在会稽安排许多心腹掣肘?

    这两年来,都督权柄ri渐削弱。

    若非都督jing于水战,恐怕这海军都督,也轮不到你来担当。”

    “这个……”

    贺齐有些词穷,片刻后又道:“公瑾与伯符情谊深厚,先生既然掌握证据,何不寻公瑾相助?公瑾而今为水军都督,若他肯相助,相信伯符之仇,也不难报。”

    “叔父休言那无情无义之人!”

    孙绍闻听,突然大怒。

    贺齐愣了一下,目光便转到了孙绍身上。

    徐庶则大笑道:“都督实在是太过忠厚,周瑜何等人物?江东俊杰,才智出众。你以为,他果真不知道这其中奥妙?他若有心为孙绍报仇,就不会任由孙绍母子被人送去幽州。周公瑾此人才华出众,我甚信服,然则论起品行,我却无法苟同。

    乌程侯遇害之后,周瑜便躲去柴桑。

    孙公子母子在富屡受迫害,他身为乌程侯的至交好友,而且与乌程侯还有连襟之谊,却始终不肯站出来说一句话。其人明哲保身,才有今ri孙权对他的重用。

    要让他为乌程侯报仇,恐怕比登天还难……”

    说罢,徐庶揽住了孙绍的肩膀,“罢了,我道都督是一重情义之人,不想也是瞻前顾后之辈。放眼江东,竟无一个义士。公子,咱们走吧……便没有人助你,丞相也能马踏江东,为你父报仇雪恨。不过到时候,江东生灵涂炭,却坏了乌程侯的一番心血。”

    他揽着孙绍就走,而贺齐则面sè铁青。

    眼看着徐庶和孙绍走到门口,贺齐突然起身,厉声道:“且慢!”

    “怎么,难不成都督还要留下我二人,将乌程侯一脉斩草除根,向那孙仲谋效忠?”

    “徐庶,你休要信口雌黄。”

    贺齐闭上眼,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半晌后,他突然看着徐庶道:“徐元直,你可能保证,若我让出会稽,你汉军不伤会稽分毫?”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这天还是大汉的天,百姓还是大汉的子民……丞相乃大汉皇叔,你又何时听过,丞相蹂躏百姓?今我家丞相兵分三路,更屯兵徐州,江东势在必得。便没有你相助,我家丞相早晚会吞掉江东。有你相助,不过是怜惜子民,不想江东百姓受战火之苦。”

    “若刘皇叔夺取江东,可能保证公子江东之主的位子?”

    “都督,你简直在说笑。

    天无二ri,民无二主。这江东乃大汉治下,何来江东之主的说法?不过丞相对公子极为看重,却不会亏待了公子。至于将来公子可到何等地步,还要看他自己的本领。庶不敢妄言保证,但庶却可以保证,只要公子有真才实学,他ri成就绝不会逊sè于乌程侯父子。

    大丈夫生于天地间,当靠三尺青锋博取功名,而不是依靠父兄余荫。

    公子,你可赞同?”

    旁边孙绍,用力点头,自信满满。

    看着孙绍那自信满满的模样,贺齐突然笑了。

    他上前一步,来到孙绍面前,“若伯符在天有灵,见公子如此,定然会非常高兴。”

    孙绍的眼睛,顿时红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