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412章 鏖战江东(七)

第412章 鏖战江东(七)

    六安方向,喊杀声不断。

    伴随着剧烈的爆炸声,隐隐有火光冲天。

    一队骑军,在细雨中飞驰而来……行至距离六安大约还有四五十里的地方,骑队缓缓减速。

    为首的一名将领勒住马,举目向四周探查。

    “将军,何以停下?”

    那将军眼中透出一丝古怪之色,突然间厉声喝道:“三军下马,结阵备战。”

    这支骑军显然是经过严格训练,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军令如山,在那将领的喊喝声响起后立刻跳下战马,呼啦啦在原地结成圆阵。与此同时,从远处传来隆隆战鼓声。骑军士卒迅速在旷野中燃起松明,火光照耀下,就见从黑暗里行出一队队身穿绿袄的江东士卒。

    江东士卒,犹如鬼魅,迅速来到阵前,稳住阵脚。

    大纛旗下,一员大将跨坐白马,手持宝剑,纵马上前厉声喝道:“张文远,周瑜在此,已等你多时!”

    骑军阵中,鸦雀无声。

    片刻后,那领军的主将催马向前,“人道江东美周郎智计无双,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周瑜微微一笑,“文远将军,今六安大势已去,你想要驰援,恐怕已来不及了。”

    他停顿一下,声音陡然转高,“江东与刘皇叔素有交情,此前更多次合作,犹若兄弟。何故突然对我江东出兵,刘皇叔此举未免太令人心寒。”

    “周都督,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江东本就是我大汉治下。孙仲谋目无朝廷。自封吴侯,形同造反。丞相伐江东,乃是代天征讨,何来令人心寒之说?至于兄弟……哈哈哈,想当年温侯退守广陵,丞相与孙伯符早有约定,相互扶持。为此,丞相更将广陵存粮尽数送与孙伯符。何以当我等落难广陵的时候,江东却突然与曹操联手,夹击我家丞相?”

    张辽说完,冷笑道:“若兄弟只为相互出卖,那这种兄弟,不做也罢。”

    周瑜闻听玉面通红,有些词穷。

    张辽所言,是建安三年末的事情。当时曹操征伐徐州,刘闯从北海国出兵相助。那一战,也是刘闯生平第一次大败。吕布不得已退守广陵,而刘闯则接掌了吕布的人马。当时。刘闯为设法脱身,和江东定下盟约,把江都的粮草送与江东,以此借来江东的船只撤退。哪知道,随着曹操兵临广陵之后,孙策突然改变了主意,竟然跃跃欲试,要和曹操联手,意图夹击刘闯,使得刘闯最终前往许都。

    这件事,周瑜也有参与,更是一手谋划。

    后来,孙策被害,孙权派人前往辽西,刘闯也没有再提起这件事情。

    可不提起这件事,却不代表刘闯忘记了这件事……不仅刘闯没有忘记,包括张辽等人,也都把这件事牢记在心里,甚至把这件事当作生平奇耻大辱,不敢忘怀。

    “张将军,此一时彼一时……”

    “周都督也知道此一时彼一时,江东孙权有不臣之心,更谋害兄长,不忠不孝不仁不义。此等人窃据江东,早晚是大汉之患。都督若聪明,理当反戈一击,共襄义举,而不是在这里阻拦天兵东进,实乃是助纣为虐,将来必为天下人弃之。”

    周瑜本打算劝说张辽,却不想被张辽骂的面红耳赤。

    他心中恼怒不已,拔剑指着张辽道:“张文远,念你乃是雄杰,故而才好心劝你。

    可你竟然不知好歹,也不看看如今你已是瓮中之鳖。

    既然如此,那就休怪某家不讲情面,三军听令,给我擂鼓出击。”

    细雨中,隆隆战鼓声突然响起。

    一队队江东锐士,在整齐的战鼓声中,向汉军发动冲锋。

    张辽则退回本阵,手持盾牌,抵挡从江东军中射来的雕翎,脸上却不见半点慌乱。

    比这更为险峻的局面我也见过,又何惧你区区美周郎。

    眼见着江东兵马靠近,距离汉军军阵还有数十步的时候,张辽突然厉声喝道:“投掷手,点火。”

    站在第二排的汉军士兵,立刻从身上取出一根根管状物品,并使用火折子点燃了引线。

    “投掷!”

    汉军士卒在号令声中,同时将手中的物品扔出去,而站在最前方的汉军则竖起大盾,把身形躲在盾牌后面。紧跟着,轰隆隆,一连串巨响传来,数以百计的天雷火在阵前爆炸,冲在最前面的江东士卒,被这天雷火炸的血肉模糊,尸横一地。

    汉军所用的天雷火,经过了无数次的改良。

    火药的威力在一次次提炼过后,威力也增大许多……

    如果说,第一次在观津刘闯使用的天雷火,只是火药的雏形,那么现如今的火药,已经基本上达到了黑火药的完美形态。而经过无数次的实验,无数次的改进,天雷火的体积也在不断缩小。从最初要依靠床弩发射,到如今已经可以随身携带。

    张辽所使用的天雷火,更近似于后世的手雷。

    其威力远不如床弩发射的天雷火威力巨大,可是在近战的时候,一样杀伤力惊人。

    为此,刘闯专门训练了一批投掷手。

    选择那种力气大,投掷远的士卒进行训练,每个人携带三枚天雷火。

    周瑜没想到,张辽手里还有这样一支奇兵……猝不及防之下,二百多名江东士卒便死于天雷火之下。而天雷火产生的效果,也极大震慑了江东士卒。若不是周瑜治军严格,说不得这三轮天雷火过后,便可以让整个江东兵马彻底溃败……

    “嘶!”

    周瑜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说起来,东汉末年的江东,是一个相对封闭而保守的地区。

    江东盛行玄学。强于清谈。而不注重实用。虽然江东的手工制造业很发达。更有乌伤等地是铸剑圣地,可若说对手工业以及科技的重视,甚至还比不上西川巴蜀。

    西川的造船业,久负盛名。

    早在先秦,西川就凭借其强大的造船业,为大秦打造出一支无敌水师。

    而江东……

    周瑜以前也听说过天雷火,但是并没有亲眼见过,更没有亲身体会过。他之所以选择雨夜出击。就是防备汉军的天雷火。可没想到,汉军已经解决了天雷火的受潮与携带的问题。这个问题一旦解决,天雷火的应用程度必然会大规模增加。

    这次江东军遭遇天雷火的攻击,便是一个证明。

    周瑜心里,突然有一种不祥之兆。

    汉军明显是有备而来,按道理说,以张辽和郭嘉之间的关系,他即便是驰援,也不会携带这种天雷火啊。可就在周瑜犹豫的时候,汉军却突然发动了攻击。

    一员大将纵马而出。胯下一匹燎原火,掌中一杆大枪。

    “西凉马超在此。江东小儿还不授首!”

    马超?

    周瑜一惊,第一个反应便是,马超怎会在这里?

    可这局势却不给他考虑的时间,马超一马当先冲入江东军军阵,大枪翻飞,只杀得江东兵将狼狈而走。而在马超身后,是三千步军。这三千步军清一色请假,大盾,长刀。五人一组,五组一队,五队一个小阵,五个小阵一个大阵,呼啸着便冲入江东军中。

    江东虽有铸剑大师,却并不代表军卒兵器精良。

    事实上,在过去数年里,江东军的武器,几乎是靠着辽东供应,所使用的大都是被汉军淘汰下来的武器。刀盾兵,在这个时代有着无与伦比的杀伤力。历史上,孙权后期加强了武器方面的研制,开发出百炼钢刀。在西晋攻入江东的时候,曾发生过一次三千江东刀盾兵,面对十倍于己的晋军,却把晋军杀得溃不成军。

    而在三国末期才出现的刀盾兵,几乎是提前了几十年出现在庐江战场上。

    三千刀盾兵手中的长刀,清一色百炼钢刀,也是石臼坨工坊历经数年研制出来的成果。

    这支刀盾兵,号‘百炼精兵’。

    一方面是因为这支人马所使用的长刀,全都是百炼钢刀;另一方面,也有百炼成材之意。其战斗力,丝毫不逊色于刘闯那五大精锐。本来一支是由刘闯指挥,不过在此前马超前往不其,正式臣服于刘闯之后,刘闯便把这支精锐交由马超统帅。

    江东士兵手中的兵器,甚至挡不住对方一刀劈斩。

    前军阵脚顿时大乱,周瑜脸色也变得铁青。

    他正准备下令中军出击,却忽见一名斥候狼狈而来。

    “都督,大事不好!”

    “何事惊慌?”

    “凌操将军在六安中伏,全军覆没……今六安汉军兵分三路,已经从背后掩杀过来。”

    “什么?”

    周瑜刚要详细询问,又有探马来报:“都督,大事不好……发现一支汉军在左翼出现,距离我们不过五十里,正迅速逼近。观其旗号,应该是马超之弟马岱统军。”

    到这个时候,如果周瑜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那他真愧对周郎美名。

    上当了!

    那所谓将帅失和,不过是郭嘉和张辽演的一出戏。其目的就是要引诱周瑜上钩……想到这里,周瑜不敢再犹豫。一旦汉军三面合围过来,那他就要面临全军覆没。

    “传令,撤兵。”

    周瑜虽然不愿意说出这两个字,可碍于局势,却不得不下令撤退。

    而此时,张辽也率部发起了冲锋。张辽、马超,皆世之虎将,两人联手冲杀,也使得江东兵马立刻溃不成军。

    黑夜中,周瑜狼狈而走,沿途只见溃逃的江东兵马被汉军追杀。

    马岱、李典、萧凌、太史享四路并进,张辽马超则率部追击……到天亮时分,大战方才停止,从六安到巢湖。沿途只见成群结队的江东军俘虏。遍地都是尸骸。

    马超勒马。将百炼精兵召集起来。

    一夜鏖战,三千百炼精兵死伤不过一百多人,其战斗力可见一斑。

    莫说马超,就连张辽都有些眼热,看着那一队雄壮的精锐,忍不住道:“主公也忒偏心,却不知何时我的部曲能够配备这百炼神兵。孟起,得此锐士。当浮一大白。”

    “哈哈哈!”

    马超听罢,心中爽快不已。

    之前他决意改变心态,说实话总是不太舒服。

    可现在……

    他笑着说道:“周瑜此战失利,庐江不日必将尽入将军之手。”

    张辽听罢,却笑着摇头,“军师神机妙算,夺取庐江,何需来日?孟起,你即刻领马岱将军追击,奔袭舒县。无比要截断周瑜南下之路途;元复子升,你二人率本部兵马立刻出发。前往襄安,切断周瑜渡江之路。我与曼城兵分两路,曼城率部占领桐乡,我则领兵直奔舒县。此一战,务必要尽快结束,莫被兴霸抢了头功。”

    张辽这一番话,透露出来了许多意思。

    马超一怔,旋即反应过来。

    如果说,此前他还不明白刘闯为什么要派他前来庐江,现在已经了然。

    刘闯这是要给他刷战功……毕竟马超归汉以来,除了平原郡斩杀臧霸之外,便没有能拿得出手的功劳。想要位列十大将,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太史慈虽然不在了,可你马超若没有拿得出手的功劳,又有什么资格来占居十大将的名额?

    自家兄弟,果然贴心!

    “如此,我这就出发。”

    ++++++++++++++++++++++++++++++++++

    六安城外惨败,江东兵马伤亡惨重。

    周瑜在亲随的保护下一路南下,总算是摆脱了汉军的追击。

    可五万江东兵,逃出生天者不足万人。周瑜清理了人数之后,也不由得感到黯然。

    自出世以来,周瑜可谓是一帆风顺。

    他辅佐孙策屡战屡胜,很少有过败绩。本以为自己能占据上风,却不想在六安惨败。可以想象,六安一败,会给庐江带来巨大的震动。整个庐江的局势,也将发生改变。

    这种情况下,若继续死守庐江,反而不美。

    接下来,应该迅速撤出庐江,返回江东,死守牛渚和春谷,抵抗汉军渡江。

    在经过短暂的伤感后,周瑜迅速调整了心情,连忙率残兵败将退往舒县。他准备在舒县稍势休整,便撤回江东。抵达舒县时,已经是傍晚时分。周瑜也感到非常疲惫,见舒县城头上旌旗招展,城门紧闭,他总算是松了口气,率部来到城下。

    “城上,何人值守?”

    周瑜派人策马上前,在城下大声叫门,“都督率部返还,速速打开城门。”

    城头上,有兵卒探头出来,待看清楚旗号,连忙大声道:“快去启禀将军,都督回来了。”

    耳听熟悉的乡音,周瑜总算是放下心来。

    不一会儿的功夫,城门打开。

    周瑜策马准备入城,却不想刚到城下,却听得城头上一阵急促梆子响,紧跟着从城楼上传来一声厉喝:“放箭!”

    刹那间,舒县城上,万箭齐发。

    而城下的江东士卒,此时已经放松了警惕。

    当箭雨倾泻之时,江东兵马顿时乱成一锅粥,数以百计的军士,被射杀于城下。

    周瑜也是猝不及防,被一支雕翎箭射落马下。

    幸亏他身边亲随拼死掩护,总算是把他从乱军中抢救出来。

    “公瑾,郭嘉在此已恭候多时,怎地现在才来?”

    一名文士出现在城门楼上,手持一柄折扇,在斜阳中更显卓尔不群,笑着大声说道。

    周瑜脑袋嗡的一声响,顿时反应过来。

    可未等他下令,从城中便杀出一支人马来。

    为首大将,正是徐晃,他纵马杀入乱军,厉声喝道:“周瑜,徐晃再次等候多时,你往哪里走?”

    与此同时,城外伏兵四起,从四面掩杀过来。

    周瑜慌忙间抢了一匹马,在亲随的保护下,从乱军中突围。

    至夜色将临,周瑜带着百余骑总算是逃出汉军的追击。他再也支持不住,在马上晃了晃,一头便栽落马下。

    亲随连忙上前,把他搀扶住。

    就着火把的亮光,亲随才发现周瑜的肩膀上乌青发亮,整个胳膊已肿的好像发面馒头。

    亲随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这种情况他们倒不陌生。

    毒箭!

    对方用了毒箭……

    可是在这荒野中,又如何救治?

    亲随们七手八脚的总算把周瑜抢救过来,“都督,而今舒县失守,我等该往何处?”

    周瑜脸色苍白,气息微弱。

    “先往临湖,再做打算。”

    他在临湖,尚有数千兵马可以依仗。

    此地距离居巢比较近,可是周瑜却相信,以郭嘉的手段,一定会派人夺取居巢,切断他的退路。与其这样,不如先去临湖。把兵马整顿一番后,设法突围东渡大江。

    就目前而言,这也是唯一出路。

    春谷长陈武是江东悍将,相信他得到消息,一定会设法救援。

    当下,周瑜在亲随的保护下连夜逃亡,来到临湖。正如他所想象,临湖尚无大碍。

    不过,渡江要地襄安,已经被汉军占领。

    要想强行渡江,以目前的力量,的确是不太容易。

    陈武虽勇,可汉军这边却猛将云集。且不说那张辽徐晃,但只是一个马超,恐怕就非陈武能够对付。

    坚守!

    周瑜在电光火石间做出决定:坚守临湖!

    贺齐会稽大胜,江东南部的压力势必会有缓解。孙权必不会坐视周瑜被困,定然会从会稽抽调兵马,前来救援。只是,面对汉军咄咄逼人之势,周瑜也不知道,他还能坚持多久。不过,当务之急,还是要找到医生,为周瑜解毒,疗伤……(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