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415章 巨变(三)

第415章 巨变(三)

    贺齐在山阴起兵,历数孙权十大罪.

    消息传到荆州,刘备立刻意识到情况不妙。贺齐起兵,也预示着江东的局势,彻底的糜烂。

    试想,会稽失守之后,吴郡必然受到波及。

    孙权手中只剩下丹阳和豫章两郡之地,声名又受损,内部人心惶惶,如何能抵挡刘闯虎狼之兵?

    “士元,若孙权不敌刘闯,我当如何是好?”

    刘备找来了庞统,向他询问对策。

    很显然,庞统也没想到江东局势会糜烂的如此迅速,更不会想到,这江东内部竟然还会有如此复杂的内情。孙权谋害孙策?乍听荒谬,可仔细想想,似乎也没什么不可能。人道诸侯之家无亲情,孙权野心勃勃,又怎可能甘居孙策之下?如此说来,他谋害孙策也不足为奇。

    可这件事,发生的实在是太过蹊跷。

    刘闯在幕后的手笔,显而易见……

    可以想象,贺齐这一出兵,孙权的情况必然会变得非常尴尬。一方面他要抵御刘闯,另一方面更要去安抚内部。刘闯占据了会稽,也就等于在江东东面登陆。一俟他们和刘勇合并一处,席卷会稽之后,下一个目标,必然是吴郡或者豫章。而孙权,却再没有可退的余地。

    庞统沉吟许久,抬起头来。

    “主公,而今时局,唯有两条路可走。”

    “愿闻其详!”

    庞统想了想,沉声道:“战亦或者降。”

    不等庞统说完,刘备便大声道:“士元休说降字,只说当如何战便是。”

    开玩笑,他怎可能投降刘闯?从最初两人之间的矛盾,到而今的状况,刘备和刘闯绝无缓和的可能。他若是投降,死路一条。那刘闯是绝不可能放过他,所以这条路根本不必考虑。

    若不降,便只有死战。

    庞统咬咬牙,轻声道:“江东形式,若无特殊缘由,孙权恐怕是难以回转。

    主公谋取荆南四郡,尚未稳固……长沙刘磐虽说表示支持主公,可他毕竟是刘表族子,不可能真心相助。主公若不得荆州,便没有和刘闯抗衡的可能。所谓兵行险招,主公而今唯有破釜沉舟,谋取荆南,西联刘璋,抗击刘闯。只是这样做很危险,一个不好便会使主公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刘备闻听,眼中闪动泪光。

    “士元只需说,如何破釜沉舟。

    备如今已经没有退路,唯有和那闯儿死战。”

    庞统犹豫一下,轻声道:“前有曹艹,挟天子以令诸侯。

    主公要想控制荆南,需有一人相助,那便是刘荆州。只要主公能够拿下刘荆州,便可以假刘荆州之名,号令荆襄。可一旦主公失败,恐怕就难有立足之地。荆襄之地,必然会对主公恨之入骨。”

    刘备倒吸一口凉气,瞪着庞统,半天说不出话来。

    但不得不说,庞统的计策颇让他心动。如果不能够整合整个荆州的力量,又如何能抗击刘闯?

    可是,这的确是非常危险。

    就如同庞统所言,一个闪失,就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刘备素来是果决之人,可这一次,他有些犹豫了……

    “主公,时不待我。若非没有其他出路,统定不会出此计策。可主公不愿投降,而刘闯也不会同意主公投降,便只有死战一条出路。如果江东能够再支持一段曰子,待主公彻底将荆南掌控手中,说不得还有机会。可现在看来,孙权恐怕是撑不得太久,一俟孙权战败,刘闯必然会兵发荆州。刘荆州早有归附之意,到时候他交出荆州,主公又岂有落脚之地?”

    刘备何尝不明白这个道理,只是他素以仁义而著称,这劫持刘表……刘备闭上眼睛,良久后下定决心,“士元所言不错,事到如今,唯有兵行险招,大丈夫行事,焉能拘泥于小节?”

    他看着庞统,一字一顿道:“如此,江夏方面便拜托士元!”

    别看刘琦支持刘备,但那是在保证刘琦利益的基础之上。如果刘备触动了刘琦的利益,他绝不会善罢甘休。刘备若劫持刘表,刘琦这枚棋子便没有了用处。即便不杀,也不能让他再掌江夏。

    同样,还有刘磐,也不能放过。

    刘备现在真的是走投无路,只能下定决心,和刘闯决一死战。

    ++++++++++++++++++++++++++++++++++++++

    刘备在荆州近五载,当然不可能安分守己。

    虽则他表面上一副寄居刘表帐下的模样,可是在暗地里,还是经营了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

    只是在此之前,刘备一直没有展现出来。而今到了生死关头,他也不好再留什么后手。

    建安十一年八月中,就在江东之战即将落幕,形式开始出现明朗的时候,庞统在江夏突然发动,扣押了驻扎在西陵的刘琦。而这个时候,刘琦全然没有防备。他一直把刘备当成自己的好助手,怎会想到,这个好助手,好叔父竟然突然翻脸?江夏的兵权,尽由关羽掌控。西陵的防务,也是由关平负责。庞统几乎不费吹灰之力,便神不知鬼不觉将刘琦控制起来。

    数曰后,也就是在周瑜魂归九天的第二天,刘表在襄阳摆设酒宴。

    不成想酒席宴上,当年跟随刘表一同前来荆州的山阳旧部伊籍突然发作,在酒席宴上劫持了刘表,而后迅速退往樊城。

    刘表被劫持,令整个荆州为之震惊。

    谁也没想到伊籍竟然会做出如此惊人之举,以至于荆州上下都反应不及。

    好在蔡瑁手握兵权,未使襄阳陷入恐慌……在伊籍逃出襄阳的当天晚上,蔡瑁便派人前往宛城送信,恳请刘闯出兵相助。

    刘闯得到消息后,也感到吃惊。

    “此必是刘玄德兵行险招,想要绑走刘荆州,效仿当年曹司空奉天子以令诸侯之举,掌控荆州。”

    法正立刻反应过来,连忙上前建议:“主公,决不能让刘备得到刘荆州,若不然荆州必乱。”

    刘闯马上从震惊中清醒过来,对于法正的提醒,他颇以为然。

    说实话,刘闯并不想武力解决荆州事务。江东之战尚未平靖,汉中之战方才结束。国库空虚,民力疲惫。如果可以和平解决荆州,是皆大欢喜的事情。在此之前,刘闯所做的种种安排,也都是为和平解决荆州之事而做努力。可现在,刘备突然兵行险招,看起来这一场交锋,不可避免。

    深吸一口气,刘闯立刻发出命令:“传我命令,着黄忠立刻东进绿林山,协助文聘将军拖住关羽。着赵云为先锋军,率矢锋骑即刻出发,务必要追上伊籍,将之拖住,绝不能使刘荆州落入刘备之手。我当亲率飞熊卫随后跟进,子文率虎豹骑随我同行,前往荆州救援刘荆州。(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