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420章 大决战(二)

第420章 大决战(二)

    以雷霆手段平定当阳内乱,刘闯总算是松了口气。

    不过他很清楚,真正的考验才刚刚开始。那些义军就不用指望了,说实话战斗力并不算强大。充当个后勤,押送个粮草,传递个信息,修筑一下工事说不定还成,指望他们冲锋陷阵?刘闯真没有想过。可如此一来,刘闯手中表面上三万多兵马,实际能投入战斗的并不多。

    飞熊卫、虎豹骑,再加上文聘手中五千步卒,加起来不过一万两千人而已。

    好在长坂坡地势其他,不适宜展开大规模作战。刘闯占居高处,也算是有了地利之便。可叛军五万人,真若是要抵挡,也非一桩易事。突然间,刘闯有一种曹操官渡之战时的感受!

    +++++++++++++++++++++++++++++++++++++

    建安十一年八月末,一场突如其来的决战,引来四方关注。

    荆州风云跌宕,局势变幻莫测。

    先是刘琦反抗刘表,随后刘表出兵征伐。紧跟着刘备参战,联合刘琦共抗刘表,接下来便是刘表被劫持,意外死于长坂坡。刘闯进入荆州,在长坂坡和叛军对峙,更使得局势变得更加复杂。

    总体而言,刘闯势大。

    可是在长坂坡这场战事中,他却不占上风。

    襄阳此时,乱成了一团麻。

    虽有蔡瑁蒯良等人竭力安抚,却不可避免的还是发生了许多波动。

    好在,当刘闯在当阳稳住局面。屯驻长坂坡的时候。法正命张郃为先锋。率三万大军自宛城开拔,屯驻阿头山,距离襄阳不过百里。与此同时,荀彧也回到洛阳,正是接掌洛阳大局。

    他抵达洛阳后的第一个命令,便下令在河南征召兵马。

    曹洪夏侯惇重又获得重用,担负起重任;原汝南太守李通,拜破虏将军。自汝南出兵进驻南阳;颍川徐盛,率部两万,越中阳山抵达舞阴……整个豫州,伴随着荀彧一声令下,全都动作起来,其声势之浩大,令人感到心惊肉跳。莫说直接面对的荆州,就连远在西川的刘璋,也不禁为之惶恐。

    刘闯这一次的动作,实在是太大了!

    按照他目前的举措。参与荆州之战的人数,很可能会超过三十万。

    这虽然算不得倾国之兵。但也称得上是举一州之力。不仅如此,伴随着荆州之战拉开序幕,原本有些平缓的江东战事,突然变得激烈起来。贺齐与刘勇汇合之后,聚集三万兵马,自越富春山,围攻黟县,并且以雷霆万钧之势,攻破黟县,兵锋直指彭泽,意图截断程普退路。

    程普得知消息后,立刻差大将董袭驻守彭泽,以防止汉军偷袭。

    可实际上,当贺齐攻占了黟县之后,便等于把丹阳与豫章郡分割开来,彼此难以联络。

    不仅如此,汉军登陆之后,徐庶立刻扯起孙绍的旗帜,命甘宁弃船登陆,攻占了乌程、由拳两县,兵锋直指吴县。此时的吴郡,也正处于混乱中。孙权决意迁都,定于秣陵,对吴郡的控制力便减弱许多。当汉军开始向吴郡发动攻击的时候,吴郡世族也在蠢蠢欲动。吴郡顾氏,率先发动兵变,在娄县起事。这样一来,也就等于扫清了汉军在吴县东部登陆的障碍。

    建安十一年九月初,海军副都督周仓、黎大隐在吴郡登陆……

    江东的防线,彻底崩溃!

    整个扬州上下,也是人心惶惶。

    原本,被孙权寄以厚望的刘备,这个时候也陷入了左右为难之中。

    刘表被害,坐实了他阴谋家的名号,更让他进退维谷。本来,刘备扣押了刘琦,准备拘拿刘磐。哪知道刘磐却提前得到消息,带着一干亲随逃出临湘,渡湘水跑到了阴山。此阴山,并非北方阴山,而是桂阳郡的一座县城。桂阳太守蒯正,是蒯越的族弟,此前奉命接手桂阳,为蒯氏南迁做准备。刘磐抵达阴山后,便立刻联络蒯正,并向他哭诉了刘备的阴谋。

    蒯正虽然为桂阳太守,确不敢自作主张。

    他连夜派人前往苍梧,把发生在荆州的事情告诉了步骘。

    步骘,刚稳住了苍梧局势。

    原来这苍梧太守吴巨,和刘备有很深厚的交情,对士燮一直怀有不满。步骘奉命坐镇交州,当然不可能坐视吴巨控制交州门户。于是他秘密联络了黄阁,孤身入苍梧,斩杀了吴巨。

    没想到刚处死了吴巨,荆州就发生变故。

    步骘也不禁感到庆幸,若不是提前出手杀了吴巨,一旦吴巨在苍梧起事,则桂阳必然大乱。

    刘表死了,刘备变成了反贼……

    步骘甚至来不及通知刘闯,便火速下定决心,命钟离牧为苍梧太守,命大将桓阶为先锋,兵发桂阳。

    “此事,也怪不得士元!”

    刘备一脸无奈之色,苦笑着对陈到说:“事发突然,谁也没想到闯贼的反应竟然会如此迅速。士元当时若是后退,必然会引发整个战局崩溃。他这样做,也是出于无奈。我虽未做好与闯贼决战的准备,可事到临头,也不得不提前动手……叔至,你立刻前往当阳,助士元一臂之力。”

    “那这边……”

    陈到诧异看向刘备,露出担忧之色。

    刘备笑道:“叔至放心,我已经和五溪蛮老蛮王商议妥当,他即日便会出兵,攻占虎牙山。

    只要五溪蛮出兵,此战尚有挽回的余地。

    我坐镇江陵,在此迎接老蛮王。”

    刘备这次,也是孤注一掷了……他想要利用庞统,拖住刘闯的注意力。待与五溪蛮汇合之后,就偷袭枝江。夺取临沮。而后直扑襄阳。断了刘闯退路。从战略上而言,这也是刘备目前最好的选择。

    不过要完成这个战略目的,当阳之战至关重要。

    当阳之战吸引的目光越多,刘备就越容易成事……对此,刘备心里非常清楚,同时为确保胜利,他更是把这个决定埋藏在心里,谁也没有告诉。当阳之战越激烈。他成功的可能越大!

    陈到自然不清楚刘备所想,不过觉得刘备所言,倒也没有错误。

    当下,陈到率部前往当阳参战,一万白眊精兵,也是刘备可以投入当阳之战的最大力量。只是当陈到抵达当阳的时候,却意外发现,当阳的战局,似乎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简单……

    “士元,何以有此惨败?”

    在当阳河畔。中军大帐里,庞统和张飞争执不休。

    原来。就在陈到抵达当阳的前一天,双方在长坂坡前,展开了一场血战。

    要说对刘闯的怨念,恐怕无人能比得上张飞。故而,在援兵抵达,稳住了阵脚之后,张飞就要求立刻出击。庞统却不认为,这时候出击能够取得胜利。奈何张飞心意已决,庞统劝说不住,只得答应。张三爷那性子起来,又岂是庞统能够阻止?在历史上,能够降住张飞的人,唯有刘备。哪怕是关羽,也压制不住。更不要说如今,张飞和关羽之间,颇有矛盾。

    张飞执意出战,庞统也只得同意。

    在张飞看来,自家占居兵力优势,必然不可能输给刘闯。

    哪知道,刘闯却在长坂坡避战不出,任由张飞在外面叫骂。双方僵持了一个晌午,正午时分,张飞人困马乏准备撤退,刘闯却突然自寨中杀出。张任在左,曹彰在右,刘闯居中。

    张飞猝不及防下,被刘闯杀得一个人仰马翻,溃不成军。

    若不是庞统及时出兵援救,说不得张飞便凶多吉少……可即便是这样,负责救援张飞的关平,却在两军阵前被曹彰典满两人联手俘获。庞统出兵援救,文聘则趁机偷袭,大胜叛军。

    这一战,叛军折损了两千多人。

    于大军整体而言,折损人数微不足道。

    可是在张飞看来,却是奇耻大辱……他认为是庞统出兵援救不够及时,而庞统则认为,是张飞一意孤行所致。这其中便牵扯到一个问题:庞统的威望不足!哪怕有刘备撑腰,也难服众。

    这也是刘闯这只蝴蝶煽动翅膀,造成的结果。

    历史上,刘备三顾茅庐,请出了诸葛亮。

    最初,不管是关羽还是张飞,对诸葛亮都不是特别认同。直到诸葛亮后来用一次次胜利,再加上他善于安抚,才算是让两人信服。可是庞统的情况,却不太相同。庞统投效刘备之初,有陈登主持大局,张飞对陈登,自然不敢有半点怠慢……如此一来,庞统自然没有太多机会,来展示自己的才干。陈登死后,庞统担当军师,可没有拿得出手的成绩,加上年纪小,更无法令张飞信服。哪怕刘备对庞统极为推崇,张飞对庞统的尊敬,也仅浮于表面。

    没有发生矛盾和冲突的时候,两人倒是能和平相处。

    可现在……

    张飞认为庞统不足以担当重任,而庞统则认为,张飞桀骜不驯,不遵军令。

    陈到顿时头大如斗,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内心里,他赞同庞统的说法!和张飞认识这么多年,他对张飞了解非常,更清楚这个人的性情。可问题是,刘备不在,即便是陈到也无法压制张飞。如果他冒然指责张飞,弄不好会使张飞更加恼怒,反而却起到不好的效果……

    大敌当前,己方却出现了将帅不和。

    陈到沉吟片刻,开口问道:“三哥以为,当如何挽回局势?”

    “昨日失利,军心不稳,士气低落。

    当需大胜,方可挽回局面……闯贼昨日靠偷袭获胜,必然志得意满。我欲今夜偷营劫寨,那闯贼定不会有防备。”

    “三将军此言差矣。”

    庞统眉毛一挑,大声道:“刘闯身经百战,自朐县出世以来,经逢大小战事不下百余回。此人非无智之人。实智勇双全。精通兵法。况且他身边。素来不缺能人,焉能没有防备之理?”

    说罢,他看向了陈到。

    “今五溪蛮下山在即,主公坐镇江陵。

    我等屯兵当阳,并非是要和那闯贼死战,而是为吸引闯贼兵力。

    只要闯贼把精力完全放在当阳,主公便有可乘之机。到时候主公联合五溪蛮,自江陵出兵。攻占枝江、临沮,直逼襄阳,则闯贼必然阵脚大乱。到那时候,我们再出击,便可不战而胜。”

    不得不说,庞统凤雏之名,非是虚有其名。

    他的计策,与刘备所想不谋而合……从这方面来说,庞统在战略战术上,的确不凡……

    只是这番话。却使得张飞心生不满。

    “军师何以长他人志气,灭自家威风?

    某观刘闯。不过小人得志,不足为虑。昨日若军师出兵及时,焉有败绩?军师的计策虽好,可是也要视战场局势变幻而定。若屯兵于此,却不得取胜,儿郎们士气低落,又当如何是好?再说了,咱们打胜了,方可以令五溪蛮更加用心……军师这般胆小,又怎可做得大事?”

    庞统大怒,站起来便要争吵。

    陈到和马良见此情况,连忙上前劝说。

    “军师之计甚妙,不过三将军所言,也不是没有道理。

    不如这样,就请三将军今夜偷营,叔至率部接应。若能取胜,自是皆大欢喜;若取不得胜,三将军以后,便要听从军师所言。军师,三将军,叔至将军,你们看这样做,可还妥当?”

    马良这番话,典型的和稀泥。

    不过张飞自然不会拒绝,便点头答应。

    庞统还要争辩,马良却把他死死拦住,并且拉着他离开了中军大帐。

    “季常,你真以为,那闯贼会没有防范?

    闯贼好用奇兵,犹擅长偷营劫寨,又怎可能不防备别人偷营?三将军此去,必败无疑,你为何表示赞同?”

    庞统气得脸通红,在马良的军帐中,大声责问。

    马良苦笑,把庞统按在座椅上,而后奉上茶水,“士元所言,我焉能不知?”

    说着话,他叹了口气,“士元有大才,我心里非常清楚。可是你心思太直,需知三将军并非主公。”

    “此话怎讲?”

    “士元居于高位,却无显赫战功,难以服众。

    以前,陈元龙活着的时候,你何时见三将军有过异议?说穿了,你现在还没有足够的威望,压制三将军。陈元龙是徐州名士,跟随主公,可谓是家破人亡,三将军对他也感激万分。可你呢?论威望,你比不得陈登;论资历,你比不上叔至;论功勋,你也难以让人信服。

    主公在的时候,你自然可以一言九鼎,那是因为有主公为你撑腰。

    可现在……这军中上下,信三将军者众,而听从士元你调遣者寡……若无手段,焉能治军?”

    庞统,不是傻子。

    他愣了一下之后,便明白了马良的意思。

    脸上不由得露出苦涩笑容,他看着马良道:“可这般做,岂不是白白坏了儿郎们的性命?”

    马良轻声道:“总好过一场惨败!”

    庞统,沉默了!

    马良的意思,庞统很清楚。

    张飞这个人桀骜归桀骜,确是个守信之人。

    如果他这次输了,之后便会听从庞统的差遣。可打个仗,非但要与敌人斗智斗勇,还要和自己人勾心斗角,未免令人感到唏嘘。庞统才华出众,但说到情商,却比不得马良高明。

    他喜欢直来直去,不喜欢勾心斗角。

    只是眼前的情况却让他感到心冷,更让他生出一丝绝望的情绪……

    “季常,你我都是荆州人,我有一句话,你能否如实回答?”

    马良愣了一下,旋即笑道:“士元莫如此严肃,我知道这件事对你而言不公平,可为长远打算,如此才是上上之选。你有什么疑问,便只管问。良若能回答,一定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咱们,果真能胜?”

    庞统直勾勾看着马良,仿佛自言自语道:“你说为长远打算,可我却觉得,再长远也不长远。”

    马良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

    他连忙站起身,走到军帐门口,向外面张望。

    见周围没人,他总算是松了口气,回到帐中后,他轻声道:“士元,你怎地会说出这种话?”

    庞统苦笑道:“我原以为,玄德公能成就大事。

    却不想……此前,我曾与玄德公献上三分天下之策,可是时局变化,却太过迅速,快的让我有些措手不及。我本以为,孙权三世坐镇江东,根基深厚,怎地也能和刘闯对抗一下。却不想孙权自家后院起火,使得江东战局迅速糜烂。说实话,玄德公现在动手,并不明智。

    他对荆南的掌控力几近于无。

    我原本打算,趁着孙权和闯贼交锋的时候,玄德公站稳荆南。哪知道……现在可好,景升公被杀,也使得玄德公声名狼藉。单只是靠着眼前这些兵马,即便是有五溪蛮相助,恐怕也难成大事……除非,刘璋出兵相助。可景升公被害,刘季玉又怎可能再出兵相助玄德公呢?

    季常,你说咱们的选择,是不是错了?”

    马良也陷入沉默!

    庞统对他推心置腹,他自然很高兴。但有些话,庞统说得出来,他马季常却说不出来……是啊,时局变幻太快,快的让他们这些谋士,甚至来不及做出对策,就再次发生变化。

    如此局势,马良也不知道,这未来究竟会是怎样……(未完待续……)

    ps:  推荐一本老乡的作品《一代豪杰》,是架空历史,作者寒雪人独立,书号:3174986。冷淡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来到一个陌生的世界,父母亲人不见了,等待他继承的千亿财富不见了。

    不仅如此,他还成为一个被人冤枉并赶出书院的倒霉蛋,功名被革除晋升之路断绝不说,还面对众多债主逼债,面对这破摊子,他只有硬着头皮去吹牛赚钱,谁料这一吹竟是一片锦绣乾坤。

    吹吹牛,赚赚钱,练练功,泡泡妞,踩踩人,除除恶,风生水起的同时,他却一直没有放弃回家的希望…喜欢架空历史的朋友,不妨可以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