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悍戚 > 第424章 君临(大结局)

第424章 君临(大结局)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

    一晃三载流逝,塞北草原依旧郁郁葱葱。

    蓝天,绿地,白云悠悠。

    成群的牛羊在草原上游荡,天空中回荡着悠扬的牧歌。

    忽然,牛羊抬起了头。正在放牧的牧民也勒住战马,脸上露出诧异之色。

    轰隆隆,一阵阵雷声从远处传来。

    不过当声音接近的时候,能够听得出,那是马蹄声响。

    牧民们立刻取下弓箭,拿起刀枪,露出紧张之色……自建安十三年开始,这里已经有近两年的时间,未曾听到如此密集的提升。两年前,大汉丞相刘闯在受降城起兵,统帅十万大军北上,在狼居胥山前大败鲜卑丁零联军。之后,那位刘丞相又亲率大军,向北方征伐。

    最后一次听到刘丞相的消息,还是在年初的时候。

    据说,他率领大汉雄师,打到了北海北段,与丁零人、坚昆人和鲜卑人组成的联军对峙……

    这也是有汉以来,汉军向北扩张的极致。

    牧民们都非常激动,因为若汉军获胜,则他们的牧场将扩大到北海之地,听说那里的水草非常丰美。

    难道说……

    牧民们一个个显得格外紧张,举目眺望。

    却见一队骑军,风驰电掣般从草原上掠过。

    马上的骑士一边纵马狂奔,一边大声呼喊:“北海大捷,北海大捷!丞相于北海大败异族联军,生擒鲜卑贼囚步度根,斩杀丁零贼囚儿禅。我们赢了,我们打赢了……北海大捷,北海大捷……”

    数以百计的骑士,在马上齐声呼喊,声音虽嘶哑,却透出无尽豪迈。

    牧民们乍听之下一怔,旋即反应过来。发出山呼海啸的欢呼声。更有那牧民纵马加入骑队,跟着那些个骑士一同纵马狂奔,并且高声呼喊。

    赢了?

    真的赢了!

    刘丞相在北海打败了那些异族人,岂不是说我们的牧场,可以扩大到北海吗?

    牧民们的脸上,顿时洋溢出灿烂笑容。

    +++++++++++++++++++++++++++++++++++

    建安十一年,关羽陈到在南新市率部归降。

    这两人的投降,也预示荆州之战彻底结束……马良等人率残部在沙羡勉力撑到了十一月,也最终宣高投降。荆州随之被刘闯占领,而刘闯更没有违背当初的诺言。履行了荆州事。荆人治的方针。蒯越。得以接手荆州刺史一职,而庞山民更出人意料的成为了南郡太守。

    文聘,为长沙太守,自然是无人反对。

    而最出乎人意料的却是。海军都督甘宁,遥领江夏太守之职。

    说起来,甘宁也是荆州人。当年他率部众从巴郡来到荆州,却不得刘表赏识,最终被刘闯要走。

    一晃多年,就连许多荆州人,都忘记了甘宁的籍贯。

    当然了,刘闯任命甘宁为江夏太守,还有一层深意……首先。甘宁是荆人,不违背荆州事,荆人治的原则;其次,甘宁精通水战,虽多年来为海军都督。但是在大江之上依旧雄风不减。

    最重要的一点,甘宁祖上曾客居巴郡,为临江县五大姓之一。

    严、甘、文、杨、杜……五大姓之中,严氏与甘氏交好。后来甘氏因为得罪了刘璋,不得不离开巴郡,但那份祖祖辈辈的交情,却没有因此而消失。巴郡太守严颜,正是临江严氏族人。

    刘闯委任甘宁,便是想要通过甘宁这条路,打通巴郡。

    他日要征伐西川,巴郡便是拦路虎。而巴郡太守严颜,又是刘闯内心中极为敬佩的一位老将军。三国演义中,严颜投降了刘备,更成为刘备攻城夺寨的一员大将。而事实上,严颜从头到尾没有投降过刘备,更留下了‘我州但有断头将军,无降将军也’的豪言壮语。后来,刘备攻破成都,刘璋归降。已解甲归田的严颜听到消息之后,便在自己的家中,自尽身亡。

    这,是一个令人敬服的老将军。

    刘闯当然不希望日后征伐西川的时候,严颜走上同样的道路。

    可这种倔老头子,想要劝说并非一件容易的事情。让甘宁与他多多走动,也许能够改变严颜的命运。

    至于严颜是否愿意效力?

    说实在话,刘闯手下人才济济,还真没有强求的意思。

    荆州战事结束,江东战火重燃……建安十一年十一月中,句容告破,鲁肃被夏侯渊俘虏。

    而蒋钦,则死于许褚之手。

    与此同时,贺齐刘勇也加强了对豫章的攻势。

    在陆逊的指挥下,贺齐亲自前往彭泽,游说董袭归降。而陆逊则奇袭石阳,大败程普……

    走投无路的程普,自刎于柴桑。

    消息传到了秣陵之后,孙权当场昏倒,此后一病不起。

    江东之战唯一令汉军感到棘手的,便只有丹阳城一战。虽有张辽徐晃轮番猛攻,大将周泰却死守丹阳,不肯投降。无奈之下,郭嘉命徐晃围困丹阳县城,而张辽则绕城而过,与夏侯渊与秣陵城下汇合。与此同时,甘宁则攻克了吴郡,挥兵西进,占领了阳羡县城……

    孙权见大势已去,只得开城献降。

    汉军进驻秣陵之后,秋毫不犯。不过,在郭嘉的要求下,孙权不得继续逗留于江东,带领家眷北上洛阳。只是谁也没有想到,在孙权北上洛阳的途中,却遭遇孙绍追击,孙权更为孙绍所杀。

    孙权已死,江东彻底放弃了抵抗。

    唯有周泰得知孙权被害的消息后,在丹阳自刎而亡。

    丹阳县城,随之告破……

    ++++++++++++++++++++++++++++++++++++++

    荆州、江东,先后落下帷幕。

    刘闯在年底返回洛阳,随即于建安十二年四月起兵,北上并州。

    他要实现他当年的誓言,凡太阳照耀之处,皆有大汉龙旗飘扬。为了这一天,他整整忍耐了两年。

    鲜卑、丁零连番袭扰北疆,刘闯却一直保持守势。不肯发兵。

    内战不绝,他无力北上。

    如今孙权刘备皆以灭亡,刘闯北伐之心,也就越发强烈……只是谁也没想到,这一场大战,竟然足足持续了三年。刘闯从受降城开始,历经龙城之战、狼居胥山之战,一直到北海之战。

    俘虏了步度根,斩杀了丁零儿禅。

    轲比能带着鲜卑余孽仓皇北逃,去向不明。

    坚昆人见此情况。也不敢继续抵抗。坚昆单于派人向刘闯请降。并跟随刘闯。一同返回大汉。

    远处,弹汗山依稀可见。

    汉军龙旗在风中飘扬,猎猎作响。

    熟悉的风景,熟悉的语言……刘闯跨坐马上。只觉心中无比舒畅。

    终于回来了……北伐三载,大小战事加起来百余次。出征时,十万大军浩浩荡荡。而今回到家乡,却十亭损了三亭。三万余汉军将士,便长眠于草原上,长眠在北海畔。时至今日,那一场场惨烈的厮杀,犹自在刘闯脑海中闪现,耳边仍回荡着千军万马奔腾于草原的呐喊声。

    “丞相。田将军和阎刺史来了。”

    刘闯从恍惚中蓦地清醒过来,举目眺望,就见一队骑军由远及近,正向他飞驰而来。

    看那大纛旗,刘闯就知道了来人的身份。正是度辽将军田豫,幽州刺史,护乌桓校尉阎柔。

    管亥在两年前,因年老体衰,自幽州刺史的位子上离任而去,前往洛阳养老。

    阎柔于是接掌幽州,而田豫更因为战功显赫,成为度辽将军……他二人来得倒是挺快。不过他们来得快,也说明一定有重要的事情发生,否则两人也不可能这么急匆匆的自幽州赶来弹汗山。

    刘闯想了想,策马迎上。

    田豫和阎柔在距离刘闯还有二十几步的距离时停下来,翻身下马,向刘闯躬身行礼……

    “恭喜丞相,凯旋而归。”

    田豫上前一步,轻声道:“我等在弹汗山下,以安排好了营地,请丞相在营中歇息。”

    弹汗山,原本是南匈奴单于庭。

    不过随着南匈奴被驱赶出朔方,弹汗山便成为大汉领土。

    过弹汗山,就进入幽州境内。按道理说,阎柔和田豫前来迎接刘闯,应当迎接刘闯入幽州才是,何以在弹汗山扎营?刘闯心里不由得一动,立刻意识到,一定是朝中发生了大事。

    当下,他也不客气,便跟着田豫阎柔两人,来到弹汗山大营中。

    “国让,朝中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田豫和阎柔相视一眼,阎柔站起身轻声道:“回禀丞相,丞相北海大捷传到燕京后,陛下得知,非常高兴。当天晚上,他在燕京皇城中摆设酒宴,却不想饮酒过度,第二日猝死于宫中。”

    三载征战,刘闯早就做到了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地步。

    听闻阎柔一番话,他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轻声问道:“如此说来,陛下驾崩并非人为吗?”

    “绝非人为!”

    田豫正色道:“只是,燕京令曹丕担负保护陛下之职责,有难以推掉的责任。

    今朝廷已命人押解曹丕返回洛阳,交由廷尉调查。丞相若现在返回洛阳,恐怕有些麻烦。”

    刘闯深吸一口气,沉声道:“此司徒之意?”

    司徒,便是荀彧。

    阎柔点头道:“司徒方派人前来通知,请丞相在弹汗山暂停留几日。

    朝中近来颇有动荡,丞相这时候返回,反而会有不利……此大势所趋,恐无人能够阻拦。只是需要一些时日,司徒言,陛下驾崩,在民间并未引起太大风浪,一切尽在丞相的掌控。”

    刘闯嘴角,微微翘起。

    他轻轻点头,仍旧是一脸的凝重之色,“司徒乃老成谋国之人,既然他认为我现在不宜返回洛阳,那我就在这里多停留些时日。只是大军一应粮饷,还需按时补充。将士们三年浴血奋战,莫要回到家里,还要忍饥挨饿。会凉了大家的心……另外,请国让着手安排,于受降城外修建一座招魂台……到时候,我要请人在那里做法,招引壮士英灵,平安返回家乡。”

    说到这里,刘闯的声音略显低沉。

    田豫和阎柔一直在后方,虽然知道前方战事激烈,刘闯与鲜卑丁零的交锋,也不似想像中那么轻松。可现在。刘闯这一句话。却透出了一层意思:北伐之战。比想像中更为惨烈。

    “末将明白,明日一早便前往受降城,与子虞商议此事。”

    +++++++++++++++++++++++++++++++++++++

    田豫和阎柔看得出来,刘闯有些疲惫。

    三年征伐。虽然刘闯身边跟随有诸葛亮、徐庶、庞统、法正,又有郭奕、吕蒙等人随行,可是依然要付出巨大的心力。十万大军,五路并进。从幽州到北海,数千里只要,粮草辎重必须要补充及时。一场场恶战,一次次谋划,三年下来,刘闯已心力憔悴。感到万分疲乏。

    和刘闯又交谈了片刻,田豫阎柔告辞离去。

    大帐中,只剩下刘闯一人。

    他闭上眼睛,但思绪却未曾停止。

    别看他三年征战在外,但是对中原的局势。却了若指掌。

    每天都会有从洛阳送至前线的公文奏疏,也让刘闯可以敏锐的捕捉到,整个中原时局的变化。

    刘备孙权死后,中原已基本平静。

    建安十二年年末,士燮上表朝廷,恳请移居洛阳。

    他这是在表明立场和态度,荀彧当然不会拒绝。在奏明刘闯之后,除士燮交趾太守之职,拜大司马,位在三公之上。这也是对士燮这么多年来,一直对刘闯支持的回报。士燮欣然领命,带着家眷迁至洛阳。随后,步骘领交州刺史之位,吕岱则拜为交趾太守,总领交趾三郡。

    至此,九州除益州之外,尽归朝廷掌控。

    建安十三年,也就是刘闯在狼居胥山大败鲜卑丁零联军,乘胜追击之后,益州牧刘璋在众人劝说之下,宣布益州归附朝廷。他本人,也带着家眷离开了益州,前往洛阳出任司空之职。

    刘璋离开后,益州出现了短暂的动荡。

    南蛮暴动,荀彧在请示了刘闯之后,设西南五军都护府,拜刘勇为五军都护,总领西南军事。随后,严颜、张任、霍峻、冷苞以及曹朋分领五军,入川平乱。历经一载,西南平靖。

    随后,荀谌拜益州刺史,,进驻西川。

    西南平靖,也代表着整个中原战事结束……随着刘闯在北疆节节胜利,西域各国也纷纷派人前来进贡。大汉领土,较之黄巾之前扩张了近三分之一。而贺齐出任海军都督后,海军兵锋更直指扶桑东瀛。

    建安十四年,也就是北海之战开始之前,倭国邪马台女王卑弥呼命人前来朝拜。

    依照着刘闯的吩咐,贺齐率海军进驻东瀛,在那片土地上开始了血腥征伐……

    十五年光阴,转眼即逝,刘闯总算是松了口气。

    三国之乱,最终没有展开,汉家元气也因此而得到保存,相信以后,情况会越来越好吧……

    “姐夫?”

    刘闯睁开眼,却见曹彰怯生生站在大帐门口。

    “子文,进来说话。”

    曹彰率虎豹骑随刘闯北伐,斩将夺旗,战功显赫。

    他走进大帐,轻声道:“姐夫,我听说了……”

    “嗯?”

    “二兄他,不会有事吧。”

    刘闯看了一眼曹彰,半晌后轻声笑道:“子文不必担心,你兄长最多是一个照拂不力,当不得大事。

    不过,这件事发生,子桓从此仕途无望。

    对他而言,对曹氏而言,这是一件好事,你也不必太过于担心。”

    什么猝死?

    汉帝怎可能猝死?

    说穿了,他就是死在曹丕的手里,在许多人眼中,都非常明白。汉帝和曹丕有杀父之仇,曹丕隐忍四载,选择在刘闯凯旋之前动手,也算是恰到好处。只是,曹丕不可能再进入仕途,这对于他来说,也许是一桩好事。若曹丕能够像曹植那样醉心文学,说不得能够重启建安文风。

    刘闯,自然不会对曹丕下毒手!

    他站起身来,走到曹彰的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这件事你不必担心,相信你姐姐会将他照顾妥善。

    咱们在这里要驻留一段时日,待时机成熟,我等返回洛阳,也就是你二兄重获自由之日。”

    曹彰不是傻子,焉能听不明白刘闯这话语中的意思。

    他突然间感到一阵莫名兴奋,连连点头。

    刘闯笑了笑,迈步走出了大帐……凯旋而归的汉军将士,正有序的进入营地,开始休整。

    整个弹汗山大营,忙碌却不混乱。

    刘闯站在大帐门口,仰天长出一口气。

    荀彧要他暂留弹汗山,也是在为刘闯造势……汉帝驾崩,却无子嗣留下。有道是,国不可一日无君。依照着以往的规矩,汉帝驾崩后,需要从宗室中选出一个合适的人来接掌帝位。

    刘闯一统天下,携北伐之胜回还,无疑是最佳人选。

    这些年来,荀彧也好,司马防也罢,留守在洛阳的朝臣们,都在有意无意的压制汉帝的消息,不断传颂刘闯的威名。三载光阴,对于普通百姓而言,足以让他们忘记在幽州还有一个天子。

    可以说,刘闯虽非天子,但这些年来,却一直在行天子之事。

    现在,天子驾崩,刘闯继位,也就顺理成章!

    重生十五载,终于走到了这一步……刘闯内心中无比兴奋,却又更多是忐忑。

    他不知道,若真个登基以后,又会是什么样的状况。他心中早有谋划,但依旧不免有些惶恐。

    却不知后世,又会怎样评价自己?

    在这一点,自己似乎的确比不得曹操洒脱……

    想到这里,刘闯忍不住突然笑了,却让跟在他身后的曹彰,露出疑惑之色。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