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百一十三章 有人笑有人哭

第一百一十三章 有人笑有人哭

    两天后。

    叶阳秋和高宇也都回到星云阁,还有赤炎会的熊霸和水月宗的那诺一行人,都从极寒山脉回来。

    屠漠和柳云涛的交接仪式,也是要等叶阳秋回来,然后当着所有长老的面完成。

    屠泽、卓茜两人等仪式完成后,第二天一早就和屠漠一道离开,从此会在森罗殿修炼。

    早上。

    “秦烈,今天我哥会和柳云涛交接,我们明天就走了。”屠泽来到秦烈住处,说道:“晚上我们兄弟再聚一次,就去冰岩城最热闹的醉香苑,以后我们未必能时常见面,今夜我们不醉不归。”

    “你自己留神一点,最好明天就去灵材商街,以后尽量别回星云阁了。”卓茜道。

    秦烈点了点头,说道:“晚上见。”

    ……

    凌家的四合院中。

    一道清冷身影走了进来,她看向院子内死气沉沉的凌家族人,微微皱了皱眉头,“凌家谁在主持事务?”

    “是我。”凌承志脸色灰暗走出来,一看到来人,神情陡然一震,惊道:“陆璃小姐?”

    来人正是鸠琉瑜的首徒,阴煞谷的陆璃,她曾经去过一趟凌家镇,所以凌承志印象深刻。

    “陆小姐!”一众凌家族人,都从四面围了过来,一个个悲切叫喊,“请陆小姐为凌家做主!”

    “陆小姐,我大哥和众多凌家族人,都被星云阁的柳云涛、杜海天害死,请陆小姐给凌家讨个公道!”凌承志直接单膝着地。老泪横秋。喝道:“请陆小姐做主!”

    凌峰也单膝跪下。眼神恳切看向陆璃,希望她能帮凌颖、凌鑫、凌霄众人报仇。

    “我帮不了你们。”陆璃脸色漠然,对他们的恳求无动于衷,“阴煞谷管不了星云阁的事务,我也不是师傅,无法给予柳云涛、杜海天压力。而且,就算是我师傅在,恐怕也不能帮你们报仇。”

    “为什么?!”凌承志红了眼睛。

    “森罗殿的大殿主元天涯就在星云阁。有他护着柳云涛众人,我师傅也无能为力。”陆璃看向跪下一大片的凌家族人,想了一下,冷声说道:“看在两位师妹的面子上,我来通知你们,你们凌家明天一早与我离开冰岩城,而且还要悄悄离开,最好别弄出太大动静。”

    “凌家是星云阁的附庸势力,我们悄悄离开,会不会有麻烦?”有人问道。

    “凌家继续留在冰岩城。将会很快被灭族。”陆璃皱眉,“至于和星云阁的交涉方面。我们阴煞谷会出面调和,不劳你们费心。”

    她懒得多言,道:“我明天会在城门口等候,你们来就来,不来就算,我不会久等。”

    话罢,她不顾凌承志的多问,掉头冷然离开。

    她去了星云阁。

    一个时辰后,她出现在秦烈的小屋,第二次见到秦烈。

    “来之前,凌师妹嘱咐我让我看你一眼,看看你现在的情况。”秦烈简陋的小屋中,陆璃看到秦烈先前拿着一个灵板,似乎在刻画着什么,她脸色冷漠,眼神没有一丝波动,“一年多的时间,你竟然从当时的炼体八重天,直接进阶到开元境了。”

    停顿了一下,陆璃一脸鄙夷,“看来你沾了凌师妹不少光。”

    她想当然的认为,秦烈能有今天的成就,都是因为凌语诗偷偷送些丹方和灵药的缘故。

    秦烈沉着脸,将手中灵板收起,不耐道:“没什么事就请你离开,我正在忙,没闲工夫理你。”

    “当时凌家镇的时候,你将我的齐元丹都给拒绝,我还当你真有多硬气。”陆璃冷笑,摇了摇头,“原来只是装出来的,如今还不是要靠着凌师妹偷藏的丹药,靠着我们阴煞谷的灵材和药方进阶?”

    秦烈懒得解释,冷声道:“你是来废话的?”

    “柳云涛、杜海天将凌家家主和族人害死,你似乎没什么反应?”陆璃深深看着他,“我是应该赞你理智呢,还是说你没有血性呢?我听说你和凌鑫他们也并肩作战过,他们的死,难道丝毫没有影响你?”

    “够了!”秦烈霍然站起,脸色阴厉,一副要杀人的模样。

    陆璃冷着脸,哼了一声,“我是受邀来星云阁,过来见证柳云涛接管星云阁阁主一位,只是顺便替凌师妹看你一眼。”

    话罢,她摇了摇头,丢下一句:“你让我很失望。”旋即飘然离开。

    秦烈深吸一口气,逼迫自己冷静下来,不受陆璃话语的影响,也不想今日柳云涛、杜海天的得意。

    他将储灵牌重新取出,聚精会神,将灵力往里面输入。

    最近两天,在试过寂灭玄雷的威力后,他暂时停止了修炼,而是一等灵力满溢,就往储灵牌内输入多余灵力。

    如今,手中这一块增幅的储灵牌内,已经存储了一股不弱的灵力。

    能随时被他吸取调用。

    “秦烈。”一身漆黑长衫,脸色阴森冷厉的高宇,忽然间在门外出现。

    “什么时候回来的?”秦烈不得不再一次停下来,抬头看向高宇,道:“看你精神状态不错,在极寒山脉应该没少积累贡献点吧?”

    “我现在有四千贡献点。”高宇点了点头,道:“而且还突破到了开元境。”

    “恭喜你。”秦烈真心道贺。

    “比你还是慢了一步。”高宇过来后自顾坐下,沉吟了一下,阴声道:“当年在天狼山的时候,你和凌家人看我的目光很厌恶,是不是听过一些关于我的负面传闻?”

    秦烈讶然,他不明白高宇为什么忽然说起这件事,“嗯。听人说你性格扭曲变态。曾经虐杀过几个少女?”

    “只是一个而已。”出奇地。高宇竟然点头承认了下来,在秦烈愈发惊异不解的时候,高宇脸色冷厉:“那贱人活该!”

    秦烈皱着眉头,等待高宇的解释。

    “那贱人原来是我大姐的侍女,我大姐进入星云阁后,她被留在了高家。她是我最爱的女人,我将大姐、二姐给我的灵丹都让给她,我全心全意待她。希望能和她一起进入星云阁。”

    “结果她趁我外出磨练的时候,竟然勾搭上我爹,又从我爹手中讨取修炼灵材。她当真是好手段!整整两年时间,她将我父子两人玩弄在鼓掌之中,让我父子俩甘愿为她献出灵石灵药。”

    “就在她快要突破到开元境之前,我才无意中发现,发现了她和我爹的事情。”

    “她是我最爱的女人,也是唯一的一个女人,但我还是亲手毒杀了她,我一刀刀刺在她身上。看着她慢慢断气死去。”

    高宇平静地叙说,眼中竟浮现一丝柔情。好像在缅怀过去。

    “为什么忽然和我说这些?”秦烈皱着眉头,“你是什么样的人,接触久了自然心中有数,你不必专门来解释什么。”

    “你是我唯一的……朋友,我不想你死了都对我有误解。”高宇站了起来,沉声说道:“你最好别做傻事,不然身为刑堂新堂主的我,不会坐视不管。”

    “恭喜你成了叶长老麾下的新堂主。”秦烈点了点头,然后问道:“我能做什么傻事?”

    “你自己心里明白。”高宇冷着脸,“你我在格斗室战斗了不下于三十次,在战斗中我会观察你任何细节举动,你每一个异常动作我都知道代表着什么。我比屠泽、卓茜那些人都了解你,我知道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在秦烈微微变色的时候,高宇低喝:“我不知道你有什么计划,但我知道你想杀人,我也知道你大概想杀谁。但你最好打消那个念头,不然你会死,谁也帮不到你,做为……朋友,我只是过来提醒你一句。”

    话罢,高宇转身离开。

    秦烈皱眉不语,数秒后,他又重新为聚灵牌输入灵力。

    ……

    当天,在森罗殿大殿主元天涯的见证下,在赤炎会、水月宗和很多同道的观望下,屠漠当着各大长老和堂主的面,正式将星云阁阁主之位拱手让出。

    柳云涛、杜海天、魏兴众人志得意满,一个个笑容满面,皆是神情振奋。

    他们麾下的堂主和成员,也都是兴致高昂,在阁内哈哈大笑着欢声交谈。

    与其相反,康辉和韩庆瑞麾下的人,则是神色落寞,一个个郁郁寡欢。

    褚衍麾下的人,更是缩在自己的屋舍内,默默舔着内心伤口,为褚衍长老悲切。

    当夜,柳云涛在星云阁陪同元天涯,要等碎冰府的严文彦过来,一同说些私密话。

    多年来,碎冰府的府主严文彦从未来过星云阁,如今因为柳云涛取代屠家成了阁主,因为元天涯的到来,他也亲自从北城赶来,和柳云涛一起作陪元天涯。

    柳云涛走不开来,就让杜海天、魏兴包下了醉香苑,让两人替他设宴款待赤炎会、水月宗的人。

    今天是柳云涛一方正式崛起,是他们执掌星云阁的好日子,他们所有人都在庆祝。

    傍晚时分,醉香苑就已经人满为患了,赤炎会的长老葛弘、熊霸等人,还有水月宗的长老罗薇和那诺等人,七煞谷的陆璃和李中正一行人,也都来到冰岩城这最热闹的欢场,在里面觥筹交错,在里面欢声谈乐。

    今夜的杜海天无疑就是真正的主角。

    “来来来,大家再喝一杯!”酒桌前,他满脸红光,大笑着举杯。

    “恭喜杜副阁主。”

    “恭喜杜副阁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