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百一十九章 斩草……要除根!

第一百一十九章 斩草……要除根!

    那头凶鬼携带着阴森寒意,释放出泯灭理智的精神波动,在方统等人中间横冲直闯,瞬间就让三人意识模糊,脑海中幻象迭起,分不清了东南西北。

    “去!”高宇冷声低喝。

    三条二阶灵兽冰魄蟒魂魄形成的怨灵,呈三道银白色鬼影,也从他鬼脸戒内飞逸出来,从三个方向将方统给缠住。

    “高宇,你敢帮秦烈对付我们,你不想活了?!”方统满脸厉色,“你姐姐还在星云阁!你高家,也是我星云阁的附庸势力,难道你想因为你的冲动,让整个高家为此灭门?!”

    秦烈也是脸色一变。

    他猜出高宇应该不会真对他下杀手,所以眼见那凶鬼冲来,他并没有真正躲闪。

    因为从那头凶鬼身上,他也没感受到冷入骨髓的杀意,他以为高宇只是做做样子而已。

    ——他没料到高宇竟然会对方统下杀手!

    正如方统所言,高宇有把柄在星云阁,他的姐姐和高家族人生死都捏在星云阁阁主柳云涛手中,所以秦烈也想不到高宇胆敢如此行事。

    “你们都死光了,还有谁会知道我帮过秦烈?”

    高宇脸色冷冽,手上鬼脸戒内绿光熠熠,竟然又有几条灵兽魂魄化成的怨灵恶鬼飞逸出来,像是驱散不掉的阴魂般死死盯着方统众人,让他们无法脱离怨灵的包围。

    “你以为我就带了这么点人?”方统眼神一狠,“我麾下就在旁边,这边打斗声一起,他们立即就会赶来!”

    “不会有人来了。”高宇如一道鬼影,忽然往方统掠进,人在中途淡然说道:“我对你们动手之前。已经在周围绕了很久,你的那些兄弟们在你之前已经上路了。”

    讲话间,高宇双瞳中,隐隐浮现魔神残影印记。

    一股邪恶毁灭的气息,陡然从高宇身上流露出来,秦烈清晰看到从高宇浑身毛孔之中,逸出一缕缕漆黑如墨的阴寒魔气。

    在方统众人面如死灰之时,高宇如化身妖魔,落入他们当中。

    他一进入其中。那些凶鬼怨灵阴魂气势暴涨数倍,变得凶戾疯狂之极,不断朝着方统等人冲击撕咬,以精神波动袭击他们灵魂。

    秦烈在一旁看着,发现在极短时间内。方统等人生命气息迅速枯竭。

    ——仿佛生机被硬生生抽离出身体和灵魂。

    很快,方统众人气息不存,莫名其妙就被高宇给弄死。

    “每人给我补上一道闪电,免得星云阁追查到我身上。”

    在秦烈惊愕的时候,高宇将怨灵阴魂一一收入鬼脸戒,他眼瞳内的魔神残影印记也渐渐变淡,一点点消失。

    “哦。”秦烈答了一句。过去在方统身上分别补上一道电流,然后道:“你实力变强了。”

    高宇傲然冷笑,“除了和你这天敌交战没有信心外,遇上别的同级武者。我有十足的自信!方统也是开元境初期,当时我炼体九重天时就能压着他打,现在杀他更是易如反掌!”

    顿了一下,他又道:“在极寒山脉内。我渐渐融合了一点魔神残影的灵魂碎片,领悟了一些东西……”

    秦烈点了点头。然后道:“谢谢。”

    “哧!”

    高宇没有立即答话,而是随手捡了一柄剑,先在自己胸口划出一道伤口,然后才说道:“这一剑是你刺的。”

    秦烈看了那伤口一眼,又点了点头。

    “这枚丹药给你,能迅速让你恢复一些力量,这是我在极寒山脉时,从一名暗影楼武者尸体中找到的。”高宇抛给他一枚龙眼大小的绿色丹丸,沉吟了一下,又道:“整个冰岩城都被封锁了,如今各大城门口都有高手驻扎,你最好在城内找地方躲藏起来,尽量不要冒头。”

    “我还要杀杜恒。”秦烈咬牙道,“斩草要除根!”

    “非杀不可?”高宇皱眉。

    秦烈点头,“非杀不可!我在杜海天面前发过誓,只要我不死,我要让他全家死光!”

    “我就知道你是个疯子!”高宇冷哼一声,旋即又将后背弩弓取下来,“东西我都给你准备好了。杜恒这软蛋还在醉香苑,他死了爹后就像丢了魂,只知道鬼哭狼嚎,都不知道去城门口追杀你。”

    接过那弩弓,秦烈满脸诧异,“你怎么知道我会来杜家?怎么知道我还要杀杜恒?”

    “感觉。”高宇想了一下,摇了摇头,“……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和你在格斗室交手多次,在那石林并肩作战过,总觉得你骨子里有一种疯狂的东西,总觉得你这家伙一旦冲动起来会疯狂到底。”

    “给我继续找!四处都转转!”就在此时,不远处传来杜家家主的叫喊声。

    高宇脸色一变,喝道:“去吧,希望你能活着离开冰岩城,我也只能帮你这么多了。”

    秦烈也知道情况紧急,不易在一个地方逗留太久,在高宇话落后,秦烈也只是深深看了他一眼,旋即便转身往内城方向而去。

    他动身离开几分钟后,高宇就在原地惊叫,捂着胸口伤势大喝:“来人啊!”

    “那边!那边有人叫!”

    不多时,杜家家主和三名长老一同过来,等看到方统众人尸体后,都是神情大变。

    “我是星云阁刑堂的堂主高宇,秦烈刚刚杀了方统等人,也伤了我,如今正往城外方向而去!”高宇脸色阴森,冷冷丢了这么一句话,就不客气的指挥高家族人,喝道:“都跟我来!去城门口方向追杀此人!”

    “好!”杜家族人大声应诺,旋即纷纷跟上高宇的步伐,往和秦烈相反的方向追去。

    ……

    深夜时分,长街,醉香苑。

    长街上深坑还在,杜海天尸首分离的身子也在原地,他的那些麾下全部离开,都随着星云阁的武者去了城门口追杀秦烈。

    只有杜恒跪在尸首旁边,失魂落魄的痛泣着,发出一声声惹人烦的低吼声。

    “杜海天也算是个枭雄了,怎生出这么一个没用的儿子?”街道一边,二楼沿街的雅室内,赤炎会的葛弘看着窗下的杜恒,一边喝酒一边皱眉说道。

    在他身旁,乃是熊霸一行人,还有水月宗的罗薇、那诺等人。

    这时候,刘婷、魏立一众小辈都纷纷回阁,众多星云阁的强者都去四散追杀秦烈了,使得醉香苑和明月楼两边,只剩赤炎会、水月宗、七煞谷等外来势力还在喝酒,唯一留下的星云阁武者也是康智、卓茜等人。

    “的确是个废物,他这时候应该在追杀秦烈,而不是围着他爹的尸体哭。”熊霸脸上都是不屑,哼道:“就这种角色,怕是一辈子都没机会报仇,要是秦烈这趟不死,要杀此人简直轻而易举。”

    “可惜那小子这趟死定了。”水月宗的长老罗薇插话,“我刚刚收到消息,不但碎冰府的严彦也下达了封城的命令,就连森罗殿留在城外的几个统领,也都到了城门口,要帮助星云阁将秦烈给灭了。”

    “森罗殿的统领?”葛弘脸色一变,“他们不是明早就要和大殿主回森罗殿了么?”

    “来是这样。”罗薇解释,“因为他们人多,所以这趟就没有进城,而是在城外的几个小镇暂住。要是没有今夜的事情,他们明早会和大殿主汇合回森罗殿,但现在……为了维护柳云涛的颜面,离城门口近的几个统领已经悄悄进城了。”

    “那秦烈真死定了。”葛弘轻叹一声,“任何一个统领,都足以轻松击杀你我,秦烈自然也难以幸存。”

    屋内的熊霸、那诺一行人,闻言也都是纷纷变色,几乎都认定秦烈怕是凶多吉少了。

    ……

    “走吧,今夜不用继续等消息了,他定然活不过今晚。”另外一个房间,李中正从一只飞来的鸟雀颈部抽出信札,随意瞄了一眼,就醉醺醺站起来,“我刚收到一个森罗殿朋友的消息,他们那边几个殿主去了城门口,应该是奔着秦烈去的。”

    “那他已经是个死人了!”一人站起,百分百肯定道。

    陆璃也点了点头,同样站了起来,脸色冷漠道:“可惜了……”

    “杀了星云阁的副阁主,一个没有背景没有来历的小子,如何能活下去?”李中正冷笑,“就算是出了冰岩城又能如何?赤炎会和水月宗谁敢接收他?谁敢包庇他?柳云涛背后的人,可是森罗殿的大殿主元天涯!”

    一行人说着话,纷纷起身,就准备下楼离开了。

    就在此时,楼下又传来杜恒的哭叫声,李中正低声骂了一句,“妈的,要不是这白痴一直鬼叫,老子还准备继续喝一会儿呢……”

    “咻!”

    箭矢凭空疾驰的声音,忽然突兀响起,让所有人注意力全部集中起来。

    大家顺势望向长街。

    一只冷箭如电而来,划破长空,拖拽出青幽电流,直达杜恒脖颈。

    “噗哧!”

    冷箭贯穿杜恒脖颈,一直吵人的鬼哭狼嚎声,此刻终于戛然而止。

    所有人都顺着箭矢飞来的方向望去,然后看到浑身是血的秦烈,神色冷厉地站在远处的街角阴影处。

    在他们失声惊叫之时,秦烈转身离开,很快又重新消失在黑暗之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