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百二十一章 你让他来!

第一百二十一章 你让他来!

    朵朵妖艳的紫色鲜花,由最纯粹的灵力凝炼而成,如巨大雨滴般飘落下来。

    一股封印大地,让万物冻结的气势,从漫天花朵中施加到秦烈身上,令秦烈浑身一紧,立即动弹不得。

    鲜艳妖魅的花朵,落在他肩上,如生根般插入他血肉中,刺骨疼痛!

    短短几秒时间,秦烈成了全身盛开了鲜花的怪人,只有脸庞还裸露在外,眸中冲天煞气竟像是也被鲜花压制覆盖,眼神黯淡无光。

    谢静璇澄净如水晶般的眼眸,没有一丝情感波动,精美的脸上全是漠然之色,“噬魂兽绝不容在赤澜大陆存在,否则这块大陆将会生灵涂炭,你身上有噬魂兽的气息,所以就算是错杀,我也要将你毁去。”

    她白皙玉手中钩镰刀一点点放大,森冷刀光熠熠,如恶魔嘴角的锋利牙齿。

    看着钩镰刀慢慢变大,秦烈一颗心沉入谷底,浑身都渐渐冰冷。

    他深知谢静璇的可怕……

    石林中,他曾被紫色妖花捆缚住过,他曾全力挣扎,却一点无法勒破妖花的枷锁。

    和那时候相比,他现今状态甚至还要糟糕一些,这要如何抗衡谢静璇的必杀之心?

    “谢小姐,我店里的学徒如何得罪你了?”李牧那懒散的声音,忽然飘忽而来。

    举起钩镰刀的谢静璇,脸色陡然一变,明眸中惊现一丝骇然之意。

    她保持着举起钩镰刀的姿势不变,身躯诡异的僵硬着,她想动。却动弹不得!

    无形中。仿佛有万钧枷锁罩来。将她四肢层层套住,让她指头都动弹不了一下,她只能直直看着秦烈。

    秦烈身上,一朵朵妖艳盛开的鲜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凋谢。

    片片花瓣脱落,尚未落地就散溢成紫色豪光,如轻烟般散掉。

    秦烈恢复自由之身。

    “大人,秦烈在那个方向!”身后。传来魏兴麾下的叫喊声。

    “还发什么呆?还不快点回商铺?”李牧的声音飘飘忽忽而来,仿佛他就在一边,可秦烈硬是无法感受到一丝李牧的气息存在。

    他皱了皱眉头,奇怪的看向身子僵硬的谢静璇,沉吟了一下,说道:“噬魂兽真死了。”

    话罢,他匆匆离开。

    在他身影消失后,谢静璇身上如山枷锁陡然一松,她旋即恢复行动力。

    黛眉紧紧锁在,她眼中流露出浓浓惊骇之意。远远看了灵材商街方向一眼,她暗暗思考着要不要跟向李记商铺。

    “谢大人?您怎会在此?”魏兴带着数十名星云阁武者行色匆匆而来。

    “秦烈去了灵材商街的李记商铺。”谢静璇想了一下。冷冷丢下这么一句话,便头也不回的往灵材商街而去。

    “灵材商街?”魏兴目显惊异,忽然犹豫起来。

    “大人,关于灵材商街……森罗殿下达过命令,不准任何人在上面争斗。不管是碎冰府还是星云阁,都遵守这个规定多年,从不敢逾越。”一名星云阁武者神色凝重,“现在该怎么办?”

    “还有一会儿天就亮了。”魏兴脸色难看,他看了看天色,突然沉喝道:“速回阁内!请示阁主该如何处置!”

    “是!”

    ……

    秦烈全身皮肉绽裂,鲜血一滴滴渗出,脸色越来越苍白。

    他一路狂驰,终于在力量彻底衰竭之前,来到了李记商铺,进入了店铺里面。

    商铺内只点着一盏油灯,在幽暗的铺子内,李牧缩在摇椅内轻轻晃荡,似乎根本不知道今夜全城的震动。

    见秦烈一身鲜血回来,他点了点头,笑道:“没死就好。”

    “我本来是准备利用剩下的一枚寂灭玄雷,将城墙轰出一个洞,然后趁机悄悄出城。”秦烈进来,苦涩的笑了笑,“没料到不单单是城门,就连城墙边上都有星云阁武者驻扎,还有森罗殿的人看守着,我身上伤势也有点重,没办法,只能先回店铺躲躲了,等稍稍恢复了一些,然后会按照原来的打算出城,我尽量不拖累你……”

    这句解释的话才说完,秦烈便两眼一黑,直接昏倒在地。

    李牧脸色一变,忽然在他身旁出现,伸出一指点在他胸口,略一感知后又放下心来,“原来只是流血过多。”

    他直接将秦烈放在桌面上,把那兽皮甲衣给剥掉,然后随手拿起旁边的酒壶,就将里面的烈酒浇灌在秦烈身上。

    刺鼻的酒味立即散逸开来,秦烈身上一道道细密的伤口,被酒液一泼,鲜血立即止住。

    做完这一切,李牧又重新回到摇椅中,眯着眼看着秦烈,喃喃道:“真是个疯狂的小子……”

    那条通体雪白的大狼狗,从后院内溜了出来,充满智慧的眼睛瞥向屋内。

    它眼睛陡然一亮,直直看向昏迷中秦烈紧握的木雕,狼眼中竟有了一种无比复杂的神情。

    半响,一股奇异的波动,从这条大狼狗身上荡漾开来。

    也在眯眼看向秦烈的李牧,忽然愣住,旋即皱眉感应,好一会儿后,李牧忽然咧嘴嘿嘿笑了起来,点头说道:“那还真是巧了。”

    ……

    “去了灵材商街?”星云阁内,柳云涛脸色阴沉,喝道:“站在这里别动!”

    他穿过一条幽静小路,来到星云阁的贵宾楼,在一栋五层石楼旁边站定,也不讲话。

    “什么事?”元天涯的声音,从石楼第五层内传来。

    “希望没打搅到殿主休息。”柳云涛惭愧的低下头,“那秦烈……去了灵材商街一家商铺,上面曾经下达过命令,不准任何人在灵材商街动手。所以我来请示殿主。你看我们下一步该如何做?”

    “那条命令是我和轩瑞一起下达的。屠世雄是轩瑞的人,严文彦是我的人,我们俩不想碎冰府和星云阁闹的太厉害,让器具阁在冰岩城遭受损失,所以才有这么一个命令。”元天涯解释了一句,又说道:“现在星云阁由你掌管,碎冰府和星云阁以后不会再互相残杀,那条命令就可有可无了。”

    “这么说。我们可以去灵材商街动手?”柳云涛神情一动。

    “自然。”元天涯微笑。

    柳云涛点了点头,旋即恭敬后退数步,然后才快步离开。

    ……

    “阁主回话了,可以在灵材商街杀人!”前往星云阁问话的武者,兴奋地回到魏兴身旁,将柳云涛的意思传达,“他要我们立即将秦烈人头提了见他!”

    魏兴阴森森地笑了,“好!”

    一行人迅速往李记商铺而去。

    半个时辰后,魏兴等人来到李记商铺前方,一眼看到谢静璇也在一旁站着。

    “谢大人?”魏兴上前一步。躬身一礼,然后说道:“阁主请示了大殿主。大殿主准许我们在灵材商街杀人……”

    谢静璇冷着脸,“我只是过来看看而已。”

    魏兴笑了笑,不再多说什么,挥手道:“给我进去杀了秦烈!”

    “本店已经打烊,不欢迎任何人进入。”屋内,李牧的声音悠悠传出,“若是硬闯,后果自负。”

    谢静璇明眸显出惊色,她下意识后退数步,为魏兴的麾下腾出空间。

    魏兴咧嘴狞笑,“装神弄鬼的东西!如今灵材商街再也不是冰岩城的安全避难所,我倒要看看谁能让我们负责!给我进去杀了秦烈!”

    六名炼体九重天境界者,在一名开元境武者的率领下,提着灵器一身杀意冲向李记商铺。

    “喀喀喀!”

    一种寒冰结冻的声音,忽然从李记商铺周边传来,彻骨的寒意陡然弥漫开来,冷入骨髓!

    七名星云阁武者,被弥漫过来的寒气一冲,在极短时间化为冰雕!

    厚厚的透亮坚冰,诡异之极地覆盖他们全身,让他们成了被封印在冰晶内的活化石。

    寒气扩散开来,以李记商铺为中央,周围街道石地纷纷结冻,短短数十秒时间,李记商铺旁边三十米处都是岩冰!

    一股极寒山脉深处雪峰上的冰寒气息,从李记商铺内传来,让魏兴浑身发颤。

    他还不在岩冰覆盖的范围。

    谢静璇明眸异光更甚,她一言不发继续后退,离李记商铺有了五十米远,然后才停了下来,继续看向李记商铺。

    “大……大人?”魏兴麾下另一位堂主哆嗦地叫道。

    “天已经亮了。”魏兴抬头,看了一眼露出鱼肚白的天色,然后声音艰涩道:“回阁内,说明这边的情况,请示……请示阁主。”

    “属下,属下明白。”那人白日见鬼般看了李记商铺一眼,然后仓惶退走。

    “不知前辈来自于何方?”五十米开外的谢静璇,沉吟了一会儿后,脸上有了一丝敬畏,沉声问道:“秦烈可是您的徒弟?”

    “丫头,秦烈好歹也帮过你,你说杀就杀,未免太不近人情。”李牧淡然道。

    “他身上有噬魂兽的气息,逃出幽冥战场的噬魂兽一旦跻身四阶,将会变得难以收拾。我出来的任务就是灭杀那头噬魂兽,我不想有任何意外出现,所以我只要觉得秦烈的存活可能供养着噬魂兽,就会毫不留情。”谢静璇声音清冷地解释,“如果他身上没有噬魂兽的消息,我不但不会杀他,还可能……会出手帮他一把。”

    “原来是这样。”李牧在屋内点了点头,随手在秦烈头上摸了一下,然后说道:“他身上是有一头噬魂兽的气息,但那气息没了灵魂意念,只是纯粹的灵魂之能而已。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那头噬魂兽的灵魂应该是被他炼化了,所以你大可放心。”

    “炼化了……”谢静璇神色怪异,“前辈既然这么说,那我就放心了。”

    顿了一下,谢静璇又道:“前辈境界深不可测。我自知不是对手。但殿内的元天涯实力同样莫测高深。他现今正在冰岩城,还请前辈三思而行。”

    李牧淡然一笑,随意道:“无妨,让他来就是。”

    谢静璇旋即不再多言,沉默着在一旁观望,静候星云阁那边的动静,也想探明李牧真正的深浅。

    ……

    “什么?秦烈逃入了李记商铺?李记商铺周边三十米所有东西都结成冰冻?”

    “大殿主元天涯也被惊动了?”

    “老天,李记商铺内到底住着什么人?”

    “元天涯和柳云涛一起动身了。都往灵材商街赶去,星云阁和碎冰府的高手也全部出动了。”

    “据说元天涯还召唤了数名统领!”

    “这,这动静,这是要杀秦烈,还是要屠城啊?”

    “……”

    天刚蒙蒙亮,在冰岩城的各个角落,都传出了如此议论声。

    赤炎会的葛弘熊霸,水月宗的罗薇那诺,还有七煞谷的陆璃、李中正等人,原来的阁主屠漠和长老韩庆瑞、康辉。屠泽、卓茜、康智一众人,甚至连器具阁的潘珏铭也被惊动。都是一早动身,纷纷赶往李记商铺。

    一时间,全城惊动,所有大人物小人物齐聚灵材商街,去了那个僻静的小商铺。

    厚厚岩冰,将李记商铺周边三十米的一切冷冻,街道,石块,树木,甚至连空气都像是被冻住了!

    只有李记商铺没有任何变化,没有任何冰冻迹象,突兀地坐落在冰天雪地中央。

    这场面诡异的让人简直不敢相信!

    “这,这是什么?”很多人到来后,一看到事实比听到的还要夸张震撼,纷纷失声尖叫起来。

    “怎么一回事?星云阁现在敢在灵材商街杀人了?”器具阁的潘珏铭到来后,也先是沉溺在巨大震惊之中,好半响才回过神来,马上冷眼看向魏兴,“森罗殿的规矩你们都忘了么?”

    “潘老息怒。”魏兴躬身,脸色讪讪解释:“这是大殿主亲自下达的命令。”

    “元天涯?”潘珏铭哼了一声,“他竟敢出尔反尔,他当我们器具宗是什么吗?就算他元天涯是森罗殿的大殿主,也不能在器具宗的地盘上为所欲为!否则器具宗将中止一切和森罗殿的合作!”

    魏兴被骂的脸色青红皂白,却不敢反驳什么,只是低着头沉默。

    “器具宗?怎么不是器具阁了?”有人插话。

    “器具阁是器具宗开办的生意,器具宗这个势力也是……黑铁级,而且是由炼器师形成的势力,专门为各方势力供应灵器。得罪了器具宗,将意味着再也买不到灵器,再也没有炼器师为你炼器,那后果怕是元天涯都不能承受。”有人低声说道。

    潘珏铭吹胡子瞪眼发飙,周边星云阁、碎冰府的人都是低头不吭声,一个个不敢看他。

    “好可怕的威慑,这李记商铺的主人到底是谁?”陆璃过来,看了一眼冰天雪地的前方,又看向孤零零坐落在灵材商街偏僻角落的李记商铺,惊异道:“不知道为什么,站在这里我有种站在极寒山脉最深处几座雪峰冰川脚下的感觉,这感觉……很可怕。”

    “屋内到底是谁?”李中正嘴唇打颤,冷的牙齿嘎嘣直响,躲躲闪闪地说道。

    “不管是谁,都是你我招惹不起的人物。”陆璃脸色复杂,“秦烈那种小角色,怎会认识这等人物?真是奇怪了……”

    “小泽,你们可知道商铺主人的来历?”屠漠询问道。

    屠泽摇头,满脸都是震惊之色,“我们只知道秦烈在这家商铺做学徒,从来没有和主人有过任何接触,真没料到冰岩城内竟然隐藏着如此通天人物!”

    卓茜、康智、韩枫也是神情振奋之极,脸色涨的通红,看着冰雪覆盖的前方激动不已。

    “秦烈说不定能活下去!”他们内心在呐喊。

    “小姐……”梁忠悄然来到谢静璇身旁,“发生了什么?店铺里的人,究竟是谁?”

    “不知道。”谢静璇摇头。

    “大殿主来了!”

    “大殿主过来了!”

    “柳阁主和严府主也来了!”

    外围忽然传来嘈杂声。

    在一声声轻呼中,森罗殿的大殿主元天涯带着柳云涛、严文彦,还有五名身披黑铁战甲的雄伟男子,从主动分开的人群中穿过,来到了所有人的前方,站到了寒冰冻结的冰路上。

    ……(未完待续……)

    ps:ps:这章近五千字,后面会逐渐加快速度,手中有月票的兄弟,还请不吝来上一张,在下拱手叩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