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百二十二章 后果自负

第一百二十二章 后果自负

    元天涯本不欲搭理这等小事,他没有将杜海天的死放在心上,自然更加不会把秦烈放在眼里。

    然而李记商铺突现异常,冰封三十米的霜冻,倒是真正让他上心了。

    他站到冰块厚厚覆盖着的街道上,望着面前的李记商铺,问道:“阁下何人?”

    谢静璇、陆璃、屠漠、潘珏铭一众大大小小的人物,分散在李记商铺外沿,也都凝神看向商铺,神情关注。

    所有人都想知道这个答案。

    铺子里,李牧悠然躺在摇椅中,自在地慢慢摇晃着,无视环伺周边的星云阁武者。

    那条通体雪白的大狼狗静静蹲在他身旁,同样眼睛淡漠,似乎根本没有将外面的威胁放在心上。

    秦烈则是被放在桌面上,身上满是浓烈的酒味,鼻息渐渐均匀。

    “请问阁下究竟是何人?”外面,元天涯皱眉,又一次沉声询问。

    “你管我是谁。”李牧不耐地回应了一句。

    这句话落下,那紧闭的店铺之门忽然敞开,将他的身影显现出来。

    众人眼瞳都是紧锁,一束束目光齐齐投射过来,有的人更是高高仰着头,焦急去看李牧,想知道李牧到底长成什么样子。

    这里的很多人都经常出没灵材商街,也有不少人曾路过李记商铺,但真正走进铺子的并没有几个。

    所以也就没有多少人真正见过李牧。

    “秦烈不按星云阁的规矩行事,在挑战中斩杀了杜海天,被星云阁擒拿期间。又前往杜家庄园行凶。将杜娇兰、杜飞母子袭杀。旋即返身长街射死杜恒,这残暴行径已经大大超出星云阁的容忍极限!”

    柳云涛上前一步,阴沉着脸,喝道:“逃窜期间,杀方统,杀裴安,杀了数十名星云阁的人,他理当按照星云阁的刑法被当场诛杀!”

    “什么?杜娇兰、杜飞、杜恒也被击杀?”很多人惊叫起来。

    前来此地者。很多并不知道后半夜发生的事情,一听说秦烈斩了杜海天的头以后,不但没有立即逃走,竟然又去杜家将杜娇兰、杜飞格杀,最后还重返行凶地,把最后一个杜恒给射死……

    如此残暴疯狂的杀戮,让所有初闻此事者惊骇欲绝,简直不敢相信名声不显的秦烈,竟然有如此暴戾的一面。

    “杀了就杀了,你想依照星云阁的规矩行刑。那不妨进来试试。”李牧眯着眼,相隔三十米瞥了一眼柳云涛。微笑道:“我就在这里,谁想要到我店里行凶,后果自负。”

    森罗殿的大殿主元天涯,在商铺门敞开后,就没有继续讲话。

    他只是深深看向李牧,凝神观测起李牧的一举一动,还悄悄释放出精神意识,想要感知李牧的真实境界。

    然而,他精神意识蔓延过来,却感觉如处在浩浩冥冥的云端,感知力如被浓雾阻碍,硬是无法渗透到李牧周边区域。

    自然也就不能确定李牧的修为。

    所以元天涯继续沉默,不敢轻举妄动,而是示意了柳云涛一下,让他派人试探一下李牧的深浅,由他再进一步的查探,然后决定下一步该如何行事。

    “叶长老!”柳云涛沉喝,回头去找叶阳秋。

    叶阳秋和高宇一众刑堂的人,也在人群之中,这时候高宇阴沉着脸,正低头向叶阳秋说些什么。

    叶阳秋频频点头,眉头深锁着,似乎正在头疼中。

    听闻柳云涛的喝声,叶阳秋硬着头皮出来,他看了一眼那几具冻成冰雕的尸身,微微躬身道:“刑堂叶阳秋在此。”

    “依照星云阁的刑法,秦烈该当何罪?”柳云涛冷声道。

    “罪该万死。”叶阳秋回应。

    “那刑堂为何还不行动?”柳云涛瞪眼。

    “刑堂不想全军覆灭。”叶阳秋沉吟了一下,脸色渐渐阴冷下来,“如果阁主执意让刑堂去白白送死,叶某当会带领刑堂儿郎脱离星云阁!”

    此言一出,场内一片喧哗声。

    谁都没有料到叶阳秋会当面违命,以脱离星云阁为代价,来抵抗进入商铺的行动。

    潘珏铭阴阳怪气的声音,这时候悠悠传来,“叶长老,星云阁如果呆不下去,你可以来器具宗,我可以代为引见。”他又看向韩庆瑞、康辉两人,笑道:“韩长老和康副阁主也可前来,器具宗一直广纳人才,正缺少你们这样的人物。”

    “潘先生,你当着我的面挖人,不太好吧?”元天涯皱眉。

    在褚衍身死后,星云阁势力减弱,如今杜海天也被击杀,如果康辉、韩庆瑞、叶阳秋也全部脱离星云阁,那星云阁实力将又连番暴跌,可能都不配继续成为青石级的势力,这对元天涯来说也不是好事。

    “我器具阁在灵材商街,你让人在这里动手,也不太好吧?”潘珏铭哼了一声。

    “这件事我会向你们交代清楚。”元天涯似乎也颇为顾忌器具阁背后的器具宗,“以后冰岩城不会再有争斗,灵材商街的生意会更加好做,街上定然不会再起争端,我也可以保证器具阁的安全。”

    这边交涉时,李牧忽然从摇椅内起身,让外围众人神色一紧。

    “别紧张,我只是起来弄点东西吃。”李牧神态随意,径直往后院行去,声音不急不缓传出:“只要不进入我的店铺,我才懒得去管你们的破事……”他真就去后院厨房张罗去了,将一众围观者愣在那儿。

    “大殿主?”柳云涛骑虎难下,也吃不准李牧深浅,只能再次请示。

    元天涯回头看了一眼身后。

    他身后一名黑铁重甲的统领,突然伸手点向一名战将,“虎齿。你过去看看!”那是一名万象境初期的武者。

    “领命!”一身兽皮甲衣的战将。身高近两米。面容粗犷。

    他以虎纹形状的灵波光罩裹住全身,一脚踏上了坚冰覆盖的石地,朝着李记商铺步步而来。

    “二十米!”

    “十米!”

    “八米!”

    不断有人低呼,准确道明了他和商铺的距离,所有人视线都集中在这个名为虎齿的森罗殿战将身上。

    一股森白寒霜,陡然从他脚下岩冰内弥漫而出,瞬间将虎齿淹没。

    “喀喀喀!”

    虎齿身上虎纹形态的灵光罩子,如鸡蛋壳碎裂。丝丝缕缕的霜白寒气从裂缝渗透进来。

    一层薄冰先从虎齿胸口部分形成,旋即迅速蔓延,更多的冰层在他双腿、臂膀、脖颈和脸上凝结。

    虎齿周身波光激荡冲射,力图碾碎冰块,却抵不上寒气结冻的速度。

    七秒后,境界达到万象境初期的虎齿,化为一具新的冰雕!

    在初升的旭日光耀下,一具具冰雕晶莹闪亮,折射出一道道耀目的寒光。

    寒光如刺在每一个围观者心底,让所有人心底发寒。让众人的喧嚣声倏然停止。

    李记商铺周边聚集的众多武者,此刻像是都成了哑巴。一个个皆是噤声闭嘴。

    “别看了,刚干嘛干嘛去吧。”李牧语气不耐,“一会儿秦烈醒来了,我们吃过东西后,就会出了冰岩城。”

    “你杀了我的人!”那名让虎齿动手的统领,眼显厉色,“杀了我蒲角的人,你怎么出这冰岩城!”

    “那我把你也杀了。”李牧抬手,遥遥点向这个名叫蒲角的统领眉心。

    所有人都看向李牧,都仔细感受天地间细微的力量变动,想要瞧出杀招的来处。

    但却什么都感觉不到。

    然而蒲角的眉心,此刻却忽然诡异多出一个血洞,当一滴殷红血珠冒出来时,蒲角那雄阔的身躯,也随之轰然倒地。

    整条灵材商街忽然寂静下来。

    只剩下一个个略显粗重的呼气声。

    “李叔……”也在此时,秦烈悠悠醒来,声音虚弱地叫唤了一声。

    “我熬了点粥,一会儿就好。”李牧咧嘴一笑,“喝完粥我们就走。”

    秦烈不说话了。

    他看到了商铺外面的阵仗,看到了陆璃、谢静璇、屠泽、卓茜一众熟悉的面孔,看到了一张张惊骇欲绝的脸……

    “发生了什么?”好半响,秦烈愕然道。

    “没什么。”李牧一脸淡然,他去了后院厨房,端了一碗热气腾腾的粥过来,“先吃点东西,一会儿我们就离开冰岩城,这地方现在也没啥意思了。”

    秦烈茫然。

    “阁下!”森罗殿的大殿主元天涯冷冷沉喝了一声。

    李牧皱眉,不耐烦道:“啰嗦什么?真想替属下报仇,你尽管放马过来就是。反正杀个统领和杀个殿主,也没有太大的区别。”

    元天涯脸色一寒,却不敢上前一步。

    其余人更是纷纷变色。

    然后众人都是又惊又惧地看向李记商铺,眼睁睁看着秦烈魂不守舍的喝掉那碗稀粥,看着李牧一脸满不在乎的模样。

    “走吧。”半响后,李牧走出李记商铺,那条通体雪白大狼狗也跟了出来。

    秦烈虽有一肚子疑问,这时候也只能沉默,就这样跟随在李牧和那条大狼狗身后,一步步往前走去。

    堵在李记商铺周边的各方势力武者,一见李牧出来,下意识地纷纷避让。

    一条通往外面的坦荡大道,被众人给主动让了开来,大道中间只有元天涯和他一众麾下还站着不动。

    元天涯脸色难看,直勾勾看着步步走来的李牧,内心在天人交战。

    “让道,否则你们就去死。”李牧脚步不停,步步紧逼,悠然而来。

    秦烈亦步亦趋跟着。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