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百二十三章十步内,你不退,我就杀!

第一百二十三章十步内,你不退,我就杀!

    李牧一步步走来,眼神淡然,表情从容。

    森罗殿的大殿主元天涯挡在前方,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额头隐隐有汗迹浮现。

    让,或者不让,成了他如今最大的难题,令他苦不堪言。

    虎齿死了,蒲角也死了,而且都是被瞬间秒杀,他甚至没有瞧明白李牧有什么特别动作,没有能感知到恐怖的能量波动袭来……

    他依然未能探明李牧的境界高低!

    所以他还是不敢鲁莽。

    不让路,他就要面对李牧的未知攻击,他可能会死……

    然而,一旦让路,冰岩城又将会成为他一生的污点!

    还会成为他人生中一个不堪回首的回忆,可能会在接下来的漫长岁月中,时时腐蚀他的心灵,变成他未来武道进境的一个魔障!

    他内心在天人交战。

    一束束目光,凝聚在元天涯身上,都在关注他的一举一动。

    李牧的强大,此刻已经深入人心,让任何围观者心生颤栗,无人胆敢阻其锋芒,只能尽量避让躲闪。

    元天涯为森罗殿大殿主,是下一任总殿主职位最有力的角逐者,本身实力同样深不可测,近期又是风头正劲,隐隐展露出问鼎总殿主的大气度。

    两个人物即将交锋,将发生激烈碰撞,这让所有人心血澎湃。

    秦烈跟在李牧身后,冷静地看向周边众人,看着一张张惊骇欲绝的脸……

    这一刻,他意识到横扫一切的力量,在关键时刻将会起到多么至关重要的作用!

    也终于明白所有的困难阻碍,重重的束缚枷锁,都能被绝对力量给一击破开!

    李牧继续前行,眼中流露出一丝戏谑之意,随意地看向元天涯。

    他的从容悠然,让所有人都觉得压力如山,让任何人都觉得他根本没有将元天涯看在眼底,没有将元天涯当作可堪一战的对手。

    元天涯也同样有这种感觉,而且感觉比谁都要深刻,这让他心生一丝苦涩。

    “十步内,你不退,我就杀。”李牧忽然露齿一笑,步伐稍稍放慢,脸上表情愈发轻松。

    元天涯脸上汗迹渐渐明显,所有人都看出了他的紧张,都开始为他纠结起来。

    退,还是不退,依然显得那么难以抉择。

    然后元天涯看到了李牧身后的大狼狗,看到了一双冰冷没有一丝人性的目光,那冷森寒厉的狼眼光芒,让元天涯霍然一震。

    他忽地想起了什么……

    “让开!都给我让开!”元天涯脸色巨变,脸上汗如雨下,急忙催促麾下,在李牧步步逼近时,他也赶紧让开。

    ——他不战而退。

    “呵呵。”李牧笑了笑,神色轻松地带着秦烈和大狼狗,在元天涯众人让开的道路中前行,向着最近的城门而去。

    “打开城门,放他们走!”元天涯咬着牙吩咐。

    严文彦和柳云涛心底发寒,同时下达命令,让身边人速速前往城门口禀报,不准任何人阻拦李牧离城的步伐。

    就这样,李牧带着一人一狗,从一众围观者中央走过,悠然走向城门口的方向。

    “殿……殿主。”柳云涛语气苦涩。

    元天涯脸色同样不好看,他远远看向李牧的背影,好半响才说道:“那条大狼狗是极寒山脉真正的兽王——岩冰雪狼王。”

    此言一出,所有围观者纷纷变色。

    “轰!”

    也在此时,李记商铺突然诡异爆裂粉碎,瞬间化为一片废墟。

    冰封三十米范围的厚厚坚冰,这时候忽然有一缕缕霜白寒气飞逸上天,坚冰没有融化成水,竟奇妙的一点点变薄,直至彻底消散。

    “岩冰雪狼王!”陆璃身躯微颤,美眸中惊异光芒刺人。

    “小姐?”梁忠有点不确定,“真如大殿主所言?那条大狼狗……就是忽然消失在极寒山脉的岩冰雪狼王?”

    “是它。”谢静璇点头。

    “老天……”梁忠骇然,“那李牧究竟是何人?”

    “天知道。”谢静璇看着两人一狗消失的方向,怔怔出神。

    “你们结交的这个秦烈,恐怕来历不简单啊。”屠漠沉默了好半响,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屠泽和卓茜、康智众人,还沉溺在巨大惊骇之中,也被李牧给震慑到了。

    ……岩冰雪狼王的主人,这李牧究竟是谁?

    没有人能给出这个答案。

    所有围观者都心神震惊,都在私下议论,各自猜测李牧的真实身份,却都摸不着一点蛛丝马迹。

    “殿主,就这么算了么?我麾下死了很多人?”星云阁的魏兴无奈询问。

    “你说呢?”元天涯看了他一眼,“我死了一个统领,死了一个战将,我都只能忍着了,你想怎么样?”

    “殿主恕罪,属下知错了。”魏兴诚惶诚恐。

    “就这样了。”元天涯沉着脸,“我们先回森罗殿,等到了森罗殿我会打听这李牧的身份背景,弄清楚这究竟是怎样一个人物。”

    话罢,元天涯带着麾下统领,先往星云阁的方向而去,似乎生怕会在中途和李牧再次会面。

    他一走,柳云涛、严文彦一众人也立即散开,都没有敢去检查商铺废墟内有着什么。

    “小姐?”梁忠躬身。

    “有李牧这样一个通天人物照看,秦烈之后的道路不需要我们操心。”谢静璇皱眉,“我们也回森罗殿吧。”

    “嗯。”

    “陆师姐,我们是不是也该走了?”李中正脸上傲气消了很多。

    “先去凌家一趟吧,将凌家的族人都给带上,就趁着这个时候出城。”陆璃思路非常清晰,“如今柳云涛他们的胆子都被商铺主人吓破了,绝不敢节外生枝,我们也能借助李牧的威慑力,轻轻松松出了冰岩城。”

    “还是陆师姐看得准。”有人恭维。

    陆璃冷着脸,不再多言什么,径直往凌家的位置而去。

    她内心依然处在巨大的震荡之中……

    两年前在凌家镇的时候,她曾拿着一枚齐元丹给秦烈,让秦烈从此忘了凌语诗,说他们以后不会再是一个世界的人。

    她还记得当时秦烈的激烈反应,记得秦烈打开房门,怒气冲冲将齐元丹扔回来时的倔强。

    再见秦烈时,她以为秦烈能够突破到开元境,全然是因为凌语诗悄悄私藏的丹丸功效。

    这让她对秦烈愈发心生鄙夷,当秦烈是那种表面有硬气,骨子里还是靠女人突破的无能之辈。

    直到在长街上,秦烈突然跃下窗户,以巨大的境界差距来挑战杜海天起,她才真正对秦烈刮目相看。

    旋即又杀杜娇兰、杜飞母子,再杀杜恒,一路格杀二十多名星云阁武者……

    秦烈一连串的疯狂举动,震惊了整个冰岩城,也彻底震惊了她陆璃。

    如今她终于看出来,秦烈能突破到开元境,绝对不是依仗她们阴煞谷的丹药,也看出凌语诗所念念不忘的人物,到底有着何等的魅力和气魄!

    “师妹没有看走眼。”她不由小声嘀咕了一句,“这秦烈……的确是个人物。”

    冰岩城城门口。

    李牧带着一人一狗,来到城门口的时候,城门大大敞开,所有门前侍卫都远远避让开来。

    李牧淡然一笑,带着大狼狗和秦烈长驱直入,轻松出了冰岩城。

    出了城,李牧确认了一个方向,带着秦烈和狼狗继续前行。

    “李叔,你为什么会在冰岩城?”许久后,秦烈再也忍不住,终于问出心中疑惑。

    “为了它。”李牧看了一眼大狼狗。

    秦烈愈发惊愕,“它?”

    “嗯。”李牧点了点头,一边不急不缓往前走,一边随意解释,“我年少的时候,曾在极寒山脉里面磨砺过,那时候它还只是一条普通的雪狼,当年……它就是我的伙伴。”

    “后来我走出了极寒山脉,它则是继续在里面修炼,一晃很多年过去,我游荡了几个大陆,经历了人生中许多重要的事情,因为我曾经答应过它,有朝一日我若有所成,必将重来极寒山脉找它。”

    “所以隔了许多年后,我又回来了,我过来兑现我的诺言。”

    “我并没有预料到,多年过后,不但我有所成就了,它也变成了极寒山脉的霸主……”

    “它有些犹豫,犹豫要不要跟我走,它说它需要时间想想。于是我就在灵材商街暂居下来,我等着它想通,等它想明白了。”

    李牧笑了笑,看向身后的大狼狗,“它现在想通了,所以我也没有必要继续留在灵材商街了。”

    大狼狗的狼眼中,流露出一丝感动,那狼脸上似乎还浮现出笑意。

    “……极寒山脉的霸主,小冰,岩冰雪狼王!”秦烈骇然,他突地看向那条大狼狗,联系起商铺外面的厚厚坚冰,忽然明白了过来,“它竟是岩冰雪狼王?!”

    李牧含笑点头,“正是它。”

    秦烈呆若木鸡。

    任凭他如何揣测,也没有预料到时常在铺子内出现,和人一样喝酒的大狼狗,就是极寒山脉的真正霸主——岩冰雪狼王。

    “原来它的失踪,是因为它有了主人,由于它的离开,极寒山脉产生了新兽王,导致武者和灵兽间的战斗持续了一年多。”好半响,秦烈才苦涩的摇了摇头,“没想到引发这场巨变的罪魁祸首,就在小院子里面,就在我眼皮子底下。”

    “不,真正的罪魁祸首,还有一个人。”李牧道。

    “谁?”秦烈讶然。

    “你一直拿着的那个人。”李牧回头,看向他手中木雕,“给你木雕的人,才是引发极寒山脉大变的罪魁祸首。他,才是让小冰真正下定决心离开的人!”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