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百三十章搂着骂……

第一百三十章搂着骂……

    “唐师姐!”

    “唐师姐!”

    站在周端的器具宗外宗弟子,也齐声叫喊起来,都惊慌冲了过来。

    童济华脸色也是微微一变,厉声喝道:“傻蛋,去打一桶水过来!”

    梁少扬、欧阳菁菁、以渊等一众炼器者,也被嘈杂声吸引,都从前方回头看来。

    唐思琪美艳的脸上,此时再也没有了妩媚笑容,只有惊慌失措,她玉手拍打着腰肢,眼神惊惧,连声娇呼:“着火了!”

    一溜火光在她小腹和腰肢端燃起,她平坦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腹,火辣辣的疼,薄薄的袍子禁不住火焰的焚烧,火势凶猛。

    她所穿的炼器师长袍是特别定制的,外面松垮,内部套着贴身纱裙,能勾勒出曲线。

    如今这袍子外层着火,内层的纱裙也一下子露了出来,火势一出,她腰部全都点着了。

    唐思琪为器具宗的天才炼器师,修炼火属性灵诀,灵力运转之间,周边的火灵力会滋生,只会助燃火焰,绝对没办法熄灭火光。

    对这一点她心知肚明,所以一点都不敢运转灵力,只希望那些外宗弟子快点打水过来。

    前来参加器具宗考核者,大多数修炼的也都是火属性灵诀,也没有什么人能够帮助她熄火。

    溅射到她身上的火星子,乃是从炎阳玉炸出的精芒,沾上身后还真不太容易灭掉。

    唐思琪先前还在一个个熔炉旁边徘徊,逗弄着那些参与者,身上衣袍早被烘烤的易燃至极,腰上衣衫一着火,火势马上就变得有些无法控制了……

    炙热火烤下,唐思琪腹部疼痛异常,眼睁睁看着火势蔓延,要往腰上和腰下烧去。

    她只能拍打着腰上着火的衣衫,大声嚷嚷着,要器具宗弟子将水弄来。

    她心急如火,早没有先前的从容,一边狼狈的又蹦又跳,一边大骂秦烈着卑鄙无耻。

    ——她自然已经知道火光来自于秦烈的熔炉。

    这时候,秦烈也回过头来,森冷的脸上也显出惊诧,赶紧也伸出手,要去拍打唐思琪腹部扩散的火苗。

    他溅射出火光,只是要逼唐思琪离开,不想她继续在这边捣乱,并不是真想伤她。

    然而,他并没有料到唐思琪一门心思在想着如何逗弄他,根本就没有第一时间发现火光的溅射……这才造成现在的难堪局面。

    “你给我滚开!”见秦烈抬手,唐思琪连声尖叫,美艳的脸上满溢怒色。

    “你胸前和下身的衣衫,就快要烧着了……”秦烈冷声提醒一句。

    唐思琪低头一看,又大声叫嚷起来,眼见打水的人还没过来,她明眸一红,娇喝道:“老娘和你拼了!”

    她霍然朝秦烈冲来。

    一股冰寒的气息,如严冬霜雪,从秦烈身上扩散开来。

    出奇地,一接近秦烈,她立即发现燃烧的火苗火势倏然一收,有要熄灭的趋势。

    秦烈身上那冷冽冰寒的气息,竟能熄灭火焰!

    这时候,她腰上肌肤被火烧的快要让她疼出眼泪了,等小腹衣衫燃尽,她胸前和下身衣衫若是也被点燃……她岂不是*光全部外泄?

    如今院子内有一百多号人看着她,要是衣裙都被烧了,她以后怎么见人?

    “我,我不会放过你的!”唐思琪尖叫一声,腰肢火焰燃烧着,竟一头扑入秦烈怀中,面对面将秦烈紧紧拥住。

    周边观望者集体石化。

    “这……”童济华也是目显诧异,脸上浮现出极为古怪的神色,心里面想道:不放过他的方法是不是太火辣了一点?

    “呃……”秦烈也呆住了。

    一具丰腴惹火的酮体,当着一百多人的面,忽然涌入他怀中,并且将他紧紧抱住。

    秦烈感受着那诱惑身子惊人的热量和弹性,还有……一股焦糊味,他也懵了,站在那儿不知道应该如何应对。

    “嗤嗤嗤!”

    唐思琪一搂紧秦烈,立即看到燃火的衣衫冒出浓烟,火苗被寒气冲击后,在迅速熄灭。

    她马上知道她做对了,从秦烈身上释放出来的冰寒之气,在她紧密贴近后,能让她燃着的衣衫火苗都给浇灭!

    她愈发搂紧秦烈,以秦烈身上彻骨的寒气,来消减腹部的灼热刺痛。

    “两百三十号,我不会放过你的!”她瞄了一眼桌面上的号码,贝齿咬的嘎嘣直响,美眸蕴着浓浓恨意,“你给我等着,两百三十号,我一定要让你知道得罪老娘的下场!”她搂着秦烈大声威胁。

    “水来了!水来了!”

    三名器具宗外宗弟子,提着水桶奔了过来,也不看清楚局势,舀起一瓢水就泼了过来。

    “哗哗哗!”

    三瓢水泼来,唐思琪和秦烈都被浇成落汤鸡,衣衫瞬间湿透。

    “唐师姐,你,你这是干什么?”一人水泼出去后,才看明状况,惊异道:“你那么紧的抱着他干什么?”

    唐思琪恨不得找个地缝一头钻进去,她眼睛几欲喷出火来,大声娇骂道:“你们给我有多远滚多远去!”

    骂完之后,她才发现她薄袍湿透,湿衣紧贴着身子,将她凹凸有致身材都给呈现出来。

    更让她羞愧欲绝的是——她这时候还紧抱着秦烈,高耸**还贴着秦烈胸口,腹部也贴着秦烈的腹部……

    一声吓人的惊叫后,唐思琪如被电击的野猫般,一下子就逃的没有了踪迹。

    秦烈脸色冷漠,浑身衣服也湿透了,就连身后小熔炉的火光也如风中残烛,随时都可能熄灭。

    他皱着眉头站在原地,看着唐思琪消失的方向,目显一丝奇异光芒。

    “这女人虽然神神叨叨,脑子好像不太正常的样子,不过……倒有真材实料。”回想刚刚唐思琪身子紧贴他时的美妙感受,他暗自评价了一句,然后看向童济华,摊手道:“我要换件衣服,也要加一点火晶石,是你们的人弄湿了我。”

    童济华脸皮子抽搐了一下,挥挥手,唤过身边一人,道:“带他处理一下。”

    “你烧伤了唐师姐,竟然还敢啰嗦,你***不想活了?”那名器具宗的弟子,一脸狠色,冲过来似乎就想动手。

    秦烈脸色一寒,“是她捣乱在先!”

    “刘克!”童济华厉声呵斥,冷声道:“让你干什么就干什么!”

    那名弟子立即闭嘴,虽恨恨然瞪着秦烈,但却不敢再有动作,怒气冲冲带着秦烈去了旁边一处厢房,让秦烈先换身衣服。

    众多器具宗的外宗弟子,一直都红着眼睛看向秦烈,似乎都恨不得冲上来帮唐思琪将秦烈给直接杀了。

    那些参加考核者,则是神色古怪,对秦烈羡慕不已,心中啧啧称奇。

    “这么美艳的女人主动投怀送抱,不管是不是出于本意,只要能搂着她一会儿,这辈子也都值了!”

    就连那梁少扬,望向秦烈的目光,也都是充满了嫉妒。

    “你别以为你能安然无事,得罪了唐师姐,你就算是进入了器具宗,也休想有一天安生日子过!”那个名叫刘克的器具宗弟子,将秦烈带入厢房后,冷着脸,怒声道:“劝你最好早点滚出器具宗,也远远滚出器具城,不然有你好看的!”

    “不劳你费心。”秦烈神色漠然,根本不搭理他的威胁,自顾自的换着衣服。

    在这个院子的后方,器具宗外宗的宗门深处,一片竹林内,坐落着几个雅致的小楼。

    此刻,唐思琪就在其中一栋小楼中,她已换了一件玫红色裙装,她将裙装腹部的衣衫撩了起来,正咬着牙在灼伤的肌肤上涂抹着绿色药膏,一边抹着,一边咬牙切齿大骂:“两百三十号,两百三十号,要是让你以后的日子过好了,老娘就不叫唐思琪!”

    “思琪,你什么到的?”一个清柔的声音,忽然从门外传来,然后莲柔直接闯了进来。

    莲柔也是器具宗内宗弟子,还是唐思琪的闺蜜,她的相貌和唐思琪相比,明显要显得平凡普通很多,看起来就是一个邻家女孩,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美貌,只有清清淡淡的气质颇为独特。

    也是如此,和唐思琪在一起时,她永远都只是陪衬,是衬托唐思琪这朵娇花的绿叶。

    “柔姐!我,我吃大亏了!”唐思琪痛呼着,一边抹着药膏,一边痛骂着秦烈,“在前面的院子内,我被一个卑鄙无耻的混蛋暗算了,我差点被他给烧死了!那混蛋是二百三十号,我不知道他叫什么,只知道这个牌号。我,我现在没脸回去了,你去告诉童叔一声,让他把那混蛋给我定下来,老娘要好好陪他玩玩!”

    莲柔黛眉一皱,看了下唐思琪的腹部,严肃道:“烧的不轻呢,嗯,没死就好,活该!”

    话罢,她没有能忍住,忽然“噗哧”一声娇笑起来,咯咯道:“我用脚指头都能想出来,你先前在那边做了些什么事情?又和以前一样,趁着人家炼器的时候去撩拨人了吧?呵呵,没想到这次碰到个狠的,非但无视了你的魅力,竟然还能铁石心肠的辣手摧花,我都有些佩服这个家伙了。”

    此言一出,唐思琪脸都绿了,“臭莲子,你就是这么安慰好姐妹的?”

    “开个玩笑,嘻嘻,开个玩笑。”莲柔轻笑着,“好吧,我这就去前院,会一会这个敢对我们器具宗这颗最美明珠辣手摧花的好汉。”

    一路咯咯笑着,也不顾唐思琪铁青着脸,莲柔扬长而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