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百三十七章 特别礼物!

第一百三十七章 特别礼物!

    一个时辰后,三名器具宗外宗弟子来到了秦烈的石楼内,来称量那些骨粉的斤重。

    五天前,将两大箱骨材运送过来的,也是这三人。

    “七十五斤,一斤一个贡献点,秦冰,你一共获得七十五个贡献点。”名叫汶的一人冷眼看着秦烈,瞄向秦烈的手臂,小声了嘀咕一句:“竟然没怎么伤到……”

    另外两人将装有骨粉的木桶拧了出去,要把骨粉送到唐思琪那边,这时候站在外面。

    秦烈听到汶的嘀咕声,脸色一寒,“你们将骨材运来时,就应该提醒我那些骨材的来历,告诉我里面有磷毒。而且,你们应该将特制的手套给我拿来!”

    “什么手套?”汶装傻问道。

    “他说什么啊?”外面两人也附和,“听不懂他什么意思。”

    秦烈早知道一部分外宗的弟子,将他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只要逮着机会定会针对他,从三人的面目表情他就知道,应该发送过来的特制手套,就算不是被他们克扣下来的,他们三个也绝对脱不了干系。

    “没什么。”

    秦烈眼神冷厉,随手将身旁一个以兽皮盖住的瓷碗端了起来,在汶三人不解的目光下,那瓷碗上的兽皮被他猛然掀开。

    手臂一抖,瓷碗中磷光泼溅出来,点点绿幽幽磷火如鬼火闪烁,往汶三人身上落去。

    “磷毒!”

    汶三人大惊失色,尖叫着纷纷往后退去,眼中也都是恐惧之色。

    点点磷火溅射。一股令人心智失控的气味弥漫出来。让秦烈都不得不凝神对待。

    从以渊口中获知有磷毒的骨材需要带着特制手套研磨骨粉起。秦烈就做了准备他将一部分磷毒收集了起来。

    专门用来对付那胆敢私藏特制手套的人!

    磷毒如火星子溅射,即便是汶他们退到了门外,还有一些磷毒溅到了他们身上。

    具有不弱腐蚀力的磷毒,一在他们身上落下,他们衣衫立即腐烂,皮肉也都马上溃烂开花。

    三人禁不住惨叫起来。

    周边广场上,十二根灵纹柱下,不少外宗和内宗弟子在活动。听到惨叫声都望了过来。

    “这就是我五天来品尝到的磷毒滋味。”秦烈目露冷厉之意,声音冰寒道:“下次我如果再承受什么痛苦,我也会让你们都一一品尝一遍,让你们和我一起感受感受!这磷毒,就是我专门为你们准备的特别礼物!”

    “秦冰!你竟敢蓄意伤人,我们绝不会放过你!我会告知长老,让长老惩治你!”

    汶胸襟和肩膀上磷毒如斑点,将他皮肉融烂,他一边龇牙咧嘴呼疼着,一边恶狠狠口出威胁。

    “随便你。我倒要看看器具宗的长老,是不是都不讲道理。”秦烈冷着脸道。

    汶三人身上多处被磷毒腐烂。这时候也不敢多言什么,提着装有骨粉的木桶赶紧离开,要尽快处理一下身上的伤口。

    秦烈知道按照器具宗的规矩,一个任务完成后,多少会有一两天休息的时间。

    他在汶三人离开后,将自己的石楼关了门,要离开器具宗,去李牧留下来的小宅子,以寒冰之眼去那冰寒之地修炼。

    广场上,一根根灵纹柱下方,很多器具宗外宗和内宗弟子都在。

    很多人都没有自知之明,都心存幻想,觉得自己天命所向,也能看明白灵纹柱上图纹的奇妙,能引起灵纹柱的反应。

    二十几名新加入的弟子,知道灵纹柱的神奇后,自然也都想试试,所以很多人都在。

    在秦烈手中吃过亏的田建豪,暗影楼的梁少扬,七煞谷的欧阳菁菁,就连言明对炼器没有兴趣的以渊,竟然也人模狗样端坐在一根灵纹柱下面,一副用心体会的认真模样……

    秦烈要离开器具宗,就要穿过这片广场,很多人见他过来后,都是侧目留意起来。

    庞峰的妹妹庞诗诗,内宗弟子尹浩,梁少扬和田建豪,也都瞧向他,似乎想看出他的弱点和真正的性情。

    “你要出去?”他来到以渊身旁时,以渊笑着问。

    秦烈停了下来,点了点头,然后皱眉道:“你不是说对炼器没有兴趣吗?”

    “是没什么兴趣。”以渊脸色有些尴尬,“但我也想试试啊,想试试能不能看懂灵纹柱上的图纹,看看能不能引起灵纹柱的变化。哈,能通过考核的,谁都会认为自己是独一无二的,认为自己智慧超群,都想试试看,就算是对炼器兴趣不大的我,也不能免俗。”

    “助你成功。”秦烈留下这么一句话,脚步加快走出了这片广场,离开了器具宗。

    以渊呵呵笑笑,又将注意力放在灵纹柱上,皱着眉头苦思着什么。

    “他来器具宗也有几天了,好像真没看到他来灵纹柱下面观望过?难道他就不动心?不想试试自己的天赋?”

    “没有谁能真正不动心,只要能看懂一根灵纹柱,引发灵纹柱的反应,就能立即踏入内宗,得到宗主和各大长老的青睐,获得种种特权。还有什么方法,比这个更快?更直接?更能真正成为宗门核心?”

    “那这家伙为什么没有参与进来?”

    “因为他被唐师姐缠住了,被分配了艰难的任务,抽不出时间来此参悟。”

    “别管他了,他分明是为唐师姐而来,对炼器估计没什么兴趣的。这家伙……手段非常高超,我还是非常佩服的。”

    “嗯,的确手段高超,别人追求唐师姐,都是希望赢得唐师姐欢心,让唐师姐高兴。这家伙却偏偏反其道而行之。偏偏要惹唐师姐生气。惹唐师姐恨他……没料到效果竟然还不错。他还真就被唐师姐当一回事了,听说唐师姐对他很是恼火,真就和他较上劲了呢?”

    “厉害啊!真是有一招!”

    灵纹柱下面,一个个内宗和外宗的弟子,在秦烈消失后,有一搭没一搭的议论着。

    梁少扬和森罗殿的田建豪,分处在两根灵纹柱下面,听着那些议论声。两人脸色都变得很是阴沉难看。

    ……

    极寒山脉地底。

    秦烈坐在一块冰峰顶端,在酷寒的冰晶天地中,手持一块灵板,指尖灵力吞吐,专心绘刻着什么。

    灵板内的世界,一条灵线如游蛇蠕动着,勾勒出寒冰森森的景象。

    他在描绘镇魂珠内的寒冰图卷。

    “喀嚓!”

    石质的灵板,突然间碎裂成一块块,内部的寒冰图卷随之崩溃。

    “第三十五块!”

    秦烈低喝一声,脸上没有气馁之色。又重新取出一块灵板,继续绘画起来。

    有过刻画灵阵图数百次失败的经验。他早学会了接受失败,知道任何事务的学习,都是一个缓慢且艰难的过程,需要一次次失败的积累,才能在某一刻突然领悟,从而逐渐摸索到成功的门路。

    “砰!”又是一块灵板碎裂。

    “第七十三块!”秦烈沉声一喝,深吸一口气,暂时停下对寒冰图卷的刻画,皱眉看向前方冰晶山川,“问题出在什么地方?为什么在临摹那寒冰图卷的中途,灵板会突然粉碎,没有细致把握到每一根灵线的灵力浑厚精炼程度?还是灵线某一根出了错?”

    学习一幅灵阵图,好比修习一种功诀,不但要看明白灵阵图的布局构建,还要明白每一根灵线刻画的时候,需要用多少灵力。

    同样一根灵线,如果用一成灵力去刻画,兴许能成功融入整个图阵。

    但如果刻画的时候,用力过猛,多用了一成或者两成灵力,就会让同一根灵线出差错,导致整个灵阵图的突然崩溃。

    也是因为如此,秦烈在聚灵牌和储灵牌中刻画出聚灵和储灵阵图后,并不担心别人能够由此学会聚灵、储灵这两个繁复神妙的灵阵图。

    能看到聚灵牌内的灵阵图是一回事,想学会,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好比强大的功诀,单单知道招式,不懂得相应的内功心法,那永远都不能将一种功诀的威力发挥出来。

    能看到聚灵阵图,但不知道刻画每一根灵线时,需要以多大的力道和灵力,那就永远不可能真正掌握聚灵阵图的刻画!

    “用灵板好像不太容易实现描绘……”秦烈沉吟着,苦思着方法。

    灵海!灵海作图!

    他忽然记起,他突破炼器九重天的时候,以灵力在丹田灵海刻画出聚灵阵图,从而在灵海形成灵力漩涡,成功突破到炼体九重天境界的场景。

    “有没有可能在丹田灵海内,以灵力刻画出寒冰图卷来?”这个念头浮生后,他就有点按捺不住了,立即着手行动开来。

    闭眼,调整心境,他运转丹田灵海的灵力,先凝成第一条灵线。

    以这条灵线为起始,他一边观想着镇魂珠的寒冰图卷,一边尝试在灵海御动灵线,缓慢的一点点移动起来。

    “唔!”

    数十秒后,一股剧痛突然从灵海传来,那刺痛瞬间袭遍全身,让秦烈脸色剧变,浑身都冒出了冷汗。

    这时,他才刚刚以灵线绘出一个小小的冰石雏形来!

    “不行!这条路不通!”秦烈立即停止乱来,脸色都白了,“我明白了,灵板之所以会一直崩碎裂开,应该也是承受不了那种……可怕的寒冰之意!寒冰之意虽然衍变为了图画,但却一直存在着,一旦我用心描绘感知,都会将寒冰之意牵引出来!”

    “在我身体之中,何处能完全承受寒冰之意的酷寒?能一点不受伤害?”他喃喃自语。

    “元府!两个凝为冰球般的元府!”秦烈眼睛再次亮起。

    ……(未完待续……)

    ps:ps:三更完成,求下推荐票和月票,拜托诸位提携一下,感激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