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百四十一章意境

第一百四十一章意境

    “女人,还真是都喜欢自言自语,都喜欢啰嗦。”秦烈在心中暗暗道。

    他将灵魂意识收入镇魂珠,还是能听到唐思琪的低语。

    听着她一个人嘀咕,秦烈有些啼笑皆非,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以前在凌家镇的时候,凌语诗当他傻,以为他听不懂她话里的意思,最喜欢一个人碎碎念,在他面前诉说内心愁郁。

    如今,这唐思琪以为他没了意识,居然也一个人嘀咕了起来。

    “难道女人都喜欢这样?”秦烈哑然。

    等听到唐思琪也认为他来器具宗,是为了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引起她的注意,以别样手段来追求她的时候……秦烈愈发无语了。

    “我不可能接受你的。”唐思琪摇了摇头,明眸凝视在他身上,“宗主和墨海长老对我寄予厚望,希望我能成为器具宗未来的宗主,能替他们接手器具宗。我答应过他们,我会认真对待此事,会将毕生精力用在炼器上!”

    “男人会乱了我的心,会让我精力不集中,我早就下定了决心,绝对不会和任何男人纠缠不清!”

    她在对秦烈说,也像是对自己说,“别说是你了,就算是比你优秀十倍的家伙,我也不可能动心的!”

    她低头又看了秦烈一眼,“何况你也没什么,模样只能叫俊秀,境界也低微,比我都差了很远,也就做事还算认真,就这么一个优点而已……”

    “希望你醒来后,能放弃无谓的幻想,能真正将心思用在炼器上,能好好帮我将灵材打磨好。这样的话,我倒是可以推荐你进入内宗,让你成为我的师弟,总比你天天费尽心思想些卑鄙的计策好。”

    “……”

    秦烈一肚子冤枉委屈,有心想解释清楚,可惜口不能开,只能听着唐思琪对她的误会。

    他也终于明白,原来唐思琪和其他人一样,也当他穷尽心思来追求她,所以才会处处防备,处处留神小心着他。

    “看来真有必要认真解释一下了。”

    秦烈暗下决心,准备在阴蚀虫的毒素解开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对唐思琪说清楚,免得这女人疑神疑鬼的,以为自己做的任何事情,都是为了她,都是想引起她的注意。

    “好一个自大的女人!真就以为天下所有的男人,只要来器具宗了,都是为了她?这女人,该有多自以为是啊!”秦烈暗叫。

    半个时辰后,以渊如期而至,将唐思琪换走,然后换以渊继续啰哩啰唆,换他来自言自语废话。

    秦烈听的烦了,于是将精神力集中,集中在镇魂珠内的寒冰图卷上。

    他以灵魂意识逸入寒冰图卷中,细致感受图卷上每一根线条的力量,感受着其中寒冰之意的精妙。

    他灵魂飘忽着,如进入寒冰图卷的天地,如置身冰寒之心,觉得灵魂都在颤栗。

    他仿佛听到了寒风呼啸,听到了天地的冰冻声,听到了冰棱、冰锥子在飞射,听到了冰岩的炸裂……

    他沉溺其中。

    “咦!”

    以渊突然停止废话,猛地回头看向秦烈,眼睛放出精光。

    “意境!一种极寒的意境!这意境如要冰冻万物,让天地都变成冰晶世界!”以渊稍稍体悟了一下,牙齿都像是要冻裂了,他暗暗惊异,不得不赶紧停下来,还将椅子搬开,和秦烈拉远距离。

    “这家伙到底什么来历?”以渊皱着眉头,“能自我冰冻,在冰封的状态,似乎灵魂还能活动?开元境初期,怎么就能领悟灵魂之力,奇怪,太奇怪了,真是有着种种反常之处,这秦冰……怕是不简单啊。”

    意境是一种玄之又玄的东西,一般武者很难体悟捕捉,很难了解意境为何物。

    也只有以渊这一类人,因为从小在紫雾海长大,接触面较为广阔,才多少了解一点意境的神妙之处。

    他听说很多灵诀灵技在施展时,如果能以相应的意境配合,威力可以突增数倍!

    他本人由于境界的原因,也暂时没有领悟到意境的神奇,但他见过紫雾海一个悟透意境的人施展出火之意境。

    那意境扩散出来后,周边人觉得浑身燥热,心火如被点燃,血液都像是在燃烧……

    他也在现场,他至今都忘不了他当时身体的可怕火热感觉,忘不了内心的惊惧——他当时以为他的五脏六腑都在燃烧!

    “这寒冰意境很弱很弱,但里面封印天地的意志,让万物冰冻的大势,却是非常恐怖!”以渊深吸一口气,脸色变得严肃起来,“这一股意境,秦冰这家伙肯定还没有体悟深刻,不然不会只是这样。”

    从秦烈身上传来的意境,让以渊有种置身冰天雪地的错觉,仿佛他如今所在的世界,到处都是冰冻的岩石,到处都是冰川寒流。

    以渊看向秦烈的目光,显得越来越惊奇,他暗中下定决心,要对秦烈多多留言,弄清楚秦烈身上的奇妙。

    天黑前。

    莲柔和唐思琪一起到来,两人倏一进屋,都是打了个寒颤。

    “意境!”唐思琪感知了一下,忽然惊叫起来,“我没感觉错吧?这真是意境?”

    莲柔下意识紧了紧衣襟,和秦烈拉远一段距离,又拉近了一点,仔细的感受了一会儿,然后才肯定下来,“不错,的确是意境!我在门口,身体上感觉不到寒冷,冷的是心理上的感觉……这就是意境。”

    以渊附和,“所谓意境,就是对方还没施展出力量出来,别人就能从灵魂和心灵上感受到可怕之处。我们在门口,和秦冰相隔较远,身体上没有太多不适感,但灵魂和心中却觉得置身在冰寒之地,这不是意境是什么?”

    “意境的范围只有一个房间么?”唐思琪眼显异色,“据说,领悟意境的人,一旦将意境释放出来,能笼罩很大一片区域,厉害的人,甚至依靠意境能裹住一座城池!”

    “传说的确是这样。”以渊声音低沉,道:“我听说,以前有个人以死意将一座城池笼罩,在半个时辰内,那个城池内所有生灵,不论是人还是牲口小兽,都接连自杀。半个时辰时间,那座城就成了死城,连狗都没活下一只。”

    莲柔、唐思琪又打了个激灵,不知道是被以渊吓的,还是被石楼内寒意给引起的。

    “秦冰的意境现在还太弱小,所以只能影响一个房间,而且他对这意境的了解也才刚刚入门。”以渊又说,“可再弱,那也是意境!将来随着他境界的提升,对这意境的认识加深,这意境会越来越恐怖,会越来越可怕!将来,意境和他灵诀和身体的冰寒一旦融合,秦冰……以后能造成的杀伤力简直难以想象!”

    莲柔和唐思琪愈发惊异,看向秦烈的目光,也是暗暗惊惧。

    “解毒吧。”以渊提醒。

    “哦,哦,知道了。”莲柔脸色有点不自然,想了一下,她从空间戒内拿出一个瓷碗,瓷碗内盛满黏稠的黑色汁液,她将瓷碗递给以渊,吩咐道:“你把碗中的汁液泼到秦烈身上,要均匀一点,头部和脸部是关键,一定要注意。”

    “乐意效劳。”以渊温和笑着,接过瓷碗就来到秦烈身旁,按照莲柔的吩咐往秦烈身上泼那粘稠的汁液。

    黑糊糊的汁液,一滴到秦烈身上,一丝丝黑水就渗透了厚厚冰晶,直接没入秦烈皮肤。

    出奇地,秦烈那暗青色的皮肤,一被黑色汁液渗入,马上就变成正常肤色。

    “柔姐,果然有一手!”唐思琪赞道。

    “那是当然。”莲柔仰头,“我没来器具宗前,就在南边那些毒沼泽内活动,我们家族世世代代都和毒物毒虫打交道,区区阴蚀虫的毒素,怎么可能难倒我?”

    “我就知道我的莲柔一定行。”以渊也满脸赞叹。

    “你,你的莲柔?你说什么?混蛋,你敢再说一遍!”莲柔一愣后,突然怒视以渊,呵斥道:“你个疯子!你敢占我便宜,我,我让你后面半个月都出不了门!”

    以渊呵呵笑着,也不搭话,只是一脸深情地看向她,仿佛要以目光将她的心给融化了。

    被她这么看着,莲柔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怎么都觉得不自在,她连忙闪到了唐思琪旁边,嘴里还是骂着:“碰到这种神经病,可真是倒霉,和他相比那秦冰还算是好的,至少没那么变态!”

    “嗯,现在来看,秦冰虽然卑鄙无耻了一点,其他方面的确比以渊要顺眼一点。”唐思琪笑盈盈地说道。

    “谁卑鄙无耻了?”秦冰声音虚弱的插话,他睁开眼,有点勉强地看向唐思琪,“从一开始,就是你先来捣乱,我弄出火星子也是为了驱赶你,没料到……”

    “还狡辩?”唐思琪两手叉腰,瞪眼道:“你害的老娘差点丢死人了,还不得不抱着你灭火,你敢说你不是故意算计的?”

    秦烈看着身上的暗青色一点点消褪,感觉行动力一点点在恢复,沉默了一下,忽然道:“以渊兄,莲柔师姐,我先谢谢两位。那个,还请两位出去一下,我想和唐师姐单独说几句。”

    “没问题。”以渊洒然一笑,主动往外走去,到了莲柔身旁后,又道:“我们先出去吧。”

    莲柔虽然不爽他,可是听秦烈这么说了,也只能点点头,和他一起并肩出了这石楼,留秦烈和唐思琪单独在里面。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