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百四十四章无妄之灾

第一百四十四章无妄之灾

    器具宗的每一个内宗弟子,都会在焰火山分配一个专属岩洞,岩洞内不但标配炼器的熔炉,还导引了地火火源,供应着种种炼器的灵材。

    尹浩自然也不例外。

    在尹浩的岩洞中,庞诗诗一脸的惊惶失措,忙着解释:“我缺少流云石,所以来找尹浩师兄借几块,在洞口我喊了好几声,尹浩师兄都没有应答,我试着推了一下洞门,洞门直接就开了,我进来后尹浩师兄就是这样。”

    岩洞中,尹浩浑身呈暗青色,僵硬地倒在一个熔炉旁边。

    “阴蚀虫!”

    莲柔和唐思琪到来后,只是看了一眼,便禁不住惊叫起来。

    在尹浩的身上,也有几个黄豆大小的甲虫,他身体也是暗青色,这和秦烈几天前的症状一模一样。

    “尹浩怎么了?”岩洞外面传来喝声,身穿青衫,瘦瘦高高的潘轩走了进来。

    “大师兄。”他一现身,莲柔、唐思琪、庞诗诗齐齐行礼,同声问好。

    潘轩三十来岁的模样,是现任宗主的徒弟,在众多内宗弟子中颇有点威望,他径直走到尹浩尸体旁边,低头一看,脸色不由沉重起来,“阴蚀虫!”

    他扭头,看向了莲柔、唐思琪两人,皱眉道:“我听说前段时间有个外宗弟子,也被阴蚀虫咬过,那家伙被莲柔师妹你给救活了。如今尹浩也被阴蚀虫咬了,这两者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联系?”

    “大师兄,童长老最近都在调查阴蚀虫的来历,根据他的说法,阴蚀虫是被外宗客卿龙河从南边带回来的。”莲柔心情沉重,“龙河也死了,他被人一剑刺穿了喉咙,按照童长老的调查来看,近期就尹浩师兄和龙河来往较多。”

    “童长老怀疑尹浩杀了龙河?那又是谁杀了尹浩?”潘轩暗惊。

    莲柔摇头,“我不清楚。”

    讲话的时候,更多附近的内宗弟子渐渐聚集过来,也都来了岩洞,一个个神情凝重看向尹浩尸体。

    秦烈停下脚步,注意听了起来,等他听到“阴蚀虫”三个字的时候,他眼显冷光。

    本不欲多事的他,也往尹浩的岩洞走去,他探头探脑地进了洞,想仔细看看尹浩的情况,希望能摸到点蛛丝马迹来。

    “你是谁?”尹浩尸体旁边的潘轩,眼见一个陌生人进来,脸色陡然一沉,突地喝道。

    “外宗弟子秦冰。”秦烈微微躬身。

    “外宗弟子?”潘轩神情一冷,挥手不耐道:“出去!这里没你的位置!”

    秦烈脸色漠然,瞳孔却是微微一缩。

    “大师兄,秦冰是我选定的助手,先前正帮我送一批灵材上来。”唐思琪忙解释,“外宗那个被阴蚀虫咬中的弟子正是他。”

    “尹浩死的蹊跷,也是被人以阴蚀虫害死的,这段时间在山上的外宗弟子很是可疑。”潘轩阴沉着脸,去问莲柔,“你对阴蚀虫的习性有所了解,你看尹浩大概何时被咬的?”

    “肯定昨夜就被咬了。”莲柔检查了一下,说道:“他今天早晨应该就被毒素给毒死了。”

    潘轩又看向唐思琪,质问道:“这个叫秦冰的外宗弟子,昨天有没有来过山上?”

    “没有,他今天早上才上来的。”唐思琪有些恼怒,“大师兄,你难道怀疑是秦冰?他也被阴蚀虫咬过,凶手肯定是一个人,你出于何种理由才会怀疑到秦冰?”

    “报复。”潘轩沉着脸,“按照童长老的猜测,只有尹浩和龙河来往最紧密,龙河手中的阴蚀虫可能被尹浩收走,那么……秦冰被咬的阴蚀虫,就可能是尹浩所为。他自己也被咬死了,怎么就没有可能是有人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话罢,他看着秦烈厉声道:“是不是你做的?”

    “师兄的想象力真丰富。”秦烈冷声讥讽。

    秦烈发现这个内宗的大师兄,似乎从一见面就对他处处针对,这让他很是莫名,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得罪了此人。

    “秦冰,你早点下山吧,这里的事情自然会有人处理。”唐思琪对他使了个眼色。

    “他暂时不能下山!”潘轩沉着脸,冷冷道:“如果真是他做的,一旦给他下山了,说不定就直接畏罪潜逃了。潭福州,你去下面一趟,将这边的事情通知童长老,让他速速前来。”

    一名内宗弟子点头出了岩洞。

    “先把这秦冰扣下来,一会儿交给童长老,让童长老仔细检查检查。”潘轩继续吩咐。

    两名器具宗内宗弟子,立即走上前来,一左一右站在秦烈两边,其中一人拿出枷锁,就准备套到秦烈头上。

    “无凭无据,你们凭什么扣下他?!”唐思琪美眸简直要冒出火来。

    “思琪,你就少讲两句吧。”莲柔轻喝一声,然后急忙从一人手中接过枷锁,“我来吧,我来把秦冰扣下来,不劳两位师弟费心了。”

    那两人夹在潘轩和唐思琪中间,正左右为难,一看莲柔主动承担下来,赶紧主动将枷锁递了过来。

    莲柔接过枷锁,靠近到秦烈身旁,压低声音道:“你先忍一下,童长老心中有数,不会为难你的……”

    先前目显厉色的秦烈,听她这么一说,又安静了下来,配合地让她将枷锁套到身上。

    这时候,他也算是看明白了,那唐思琪越是为他争辩,潘轩就越是针对他,恨不得把他往死里整。

    这还不明显?

    潘轩明显对唐思琪有意,一听说他搬运灵材进入了唐思琪的岩洞,这人就开始没事找事,处处找他麻烦,偏偏唐思琪还很配合的不断争论,这自然愈发激起了潘轩的醋意,让潘轩疯了一样对付他。

    秦烈心中满是苦涩,不知道该谢谢唐思琪,还是该让她赶紧闭嘴。

    “大师兄,你又不是内宗长老,这种事情你还没权利过问吧?”唐思琪怒视着潘轩喝道。

    “思琪够了!”莲柔叫道。

    “内宗长老们都在闭关炼器,很少过问宗门琐事,我身为内宗弟子中辈分最高者,在长老没有到来之前,理当来负责此事。”潘轩傲然道。

    “不就是早入门了十来年吗?有什么了不起的,你以后给我等着瞧!”唐思琪恨恨道。

    “哼!”潘轩也是冷哼。

    秦烈身上套着枷锁,听着两人的对话,觉得一肚子晦气,暗道早知就不该好奇前来了,现在倒好,平白无故遭了无妄之灾,成了这潘轩的出气筒。

    不多时,外宗的童济华沉着脸进来,他过来看了一眼尹浩的尸体,问明了情况后,点了点头,说道:“宗门的杂事我们外宗会负责处理,你们只需要好好炼器,别辜负了宗主对你们的期望即可。”

    他伸手遥遥一抓,套在秦烈身上的枷锁就被解开,他看了一眼秦烈,道:“跟我下山。”

    秦烈一声不吭,冷眼扫了一眼潘轩后,便跟着童济华下了山。

    莲柔对唐思琪打了个眼色,两人也偷偷出了尹浩的岩洞,悄悄下了焰火山,去了山脚下的外宗。

    童济华独属的修炼室中,秦烈、唐思琪、莲柔都在,三人都看向童济华。

    “等。”童济华眯着眼,说了这么一个字,让三人保持沉默。

    整整过了两个时辰,天色都黑了,才有一道身影走了进来,他单膝着地,垂头说道:“昨夜梁少扬不在石楼。”

    童济华挥手,让此人退下,然后才说:“两次放出阴蚀虫的人,都是梁少扬,但杀了龙河的人应该是尹浩。”

    “尹浩没有来器具宗前,一直在暗影楼下属的一个青石级势力修炼,是暗影楼的影楼楼主看出他有炼器的天赋,所以才让人把尹浩带来暗影楼,由暗影楼的炼器师教导他炼器之术。”

    “三年后,尹浩来器具宗参加考核,成功踏入宗门。因为他的确颇有点天赋,所以很快又被内宗长老看中,从而顺利踏入内宗。尹浩能有今天的机缘,都是因为影楼楼主的一句话,所以他非常感激影楼的楼主。”

    顿了一下,童济华又道:“梁少扬恰恰是影楼楼主的小儿子。”

    屋内的秦烈、唐思琪、莲柔都不傻,童济华话已说到这儿了,三人自然都明白了过来。

    “梁少扬从小在暗影楼长大,据说不到十岁的时候,就开始在外执行暗影楼的任务,开始学着杀人。”童济华沉着脸,“接任务暗杀人,就是暗影楼武者成长的方法,每一个暗影楼的武者,都视杀人为解决问题的最简单方法,从小在暗影楼长大的梁少扬,真是对这一套太熟悉了。”

    “梁少扬!”秦烈低低冷喝一声。

    “童长老,这梁少扬为影楼楼主的小儿子,你准备怎么应对此事?”莲柔忽然道。

    “自然是按照器具宗的规矩来办事!”童济华神色一冷,毫不客气道:“暗影楼又如何?别说只是影楼楼主的儿子,就算是影楼楼主胆敢坏器具宗的规矩,该怎么来还是怎么来!我们器具宗能立足这片土地,能得到森罗殿、七煞谷、暗影楼、紫雾海、云霄山各方势力的认同,可不单单只是我们因为我们会炼器!”

    他脸显傲然之色,“器具宗来往各城的灵器,每一家器具阁,这些年都没人胆敢去动,凭借的是什么?是我们外宗的‘血矛’!只要‘血矛’没有被折断,谁敢和我们器具宗过不去,都要想想会不会被‘血矛’给先一步捅穿!”

    血矛,器具宗外宗的一个私密队伍,是器具宗耗费巨大心血铸造而成的。

    血矛里面的每一个武者都是战斗力惊人,并且配有器具宗炼器师淬炼的最高等级的灵器,可谓是周边势力中装备最豪华的一群狠人。

    血矛也是器具宗不怕各方势力抢掠的真正底牌。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