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百六十章 梦回远古

第一百六十章 梦回远古

    三天后,极寒山脉地底。

    一座座冰川耸立着,在每一座冰川里面,都冰冻着一头远古巨兽。

    那些巨兽被冰冻前或在仰天怒啸,或是在暴烈撕咬着什么,有的巨兽眼如赤红火球,即便在封印冰冻的状态,都让人灵魂觉得颤栗。

    “踏踏!”

    秦烈走在不知多厚的岩冰上,昂头看着身旁的冰峰,看着冰峰内的远古巨兽。

    一头身长如绵延山路般的巨蟒,被冰峰冻住,巨蟒身上不但有着天然蟒纹,还有着银白色鳞甲,每一片鳞甲都有巴掌大,在冰块中闪出耀目的银白光泽,照的秦烈眼睛都有些不适。

    极寒山脉的冰魄蟒,身长七八米左右,和这头巨蟒有着几分相似,体型却差了数十倍。

    如果现在有一头冰魄蟒在此,和这头浑身覆盖着银白色鳞甲的巨蟒比较,会如同一条小蚯蚓般袖珍可爱。

    “第三十七头巨兽。”

    秦烈敬畏地从巨蟒身上收回目光,继续往前走去,心中默默合计着。

    他进出此地数十次,每次过来都会被冰峰内封印的远古巨兽给震慑到,极寒山脉的灵兽和这地底巨兽相比,体型远远就不在一个级别。

    秦烈毫不怀疑这里任意一头远古巨兽,如果能活着冲到地面,都能在短时间将极寒山脉内所有的灵兽嚼碎吞没。

    包括现今极寒山脉的兽王紫睛炎狮王!

    森罗殿、七煞谷、暗影楼、紫雾海、云霄山,再加上器具宗,就算是这七大黑铁级势力高手齐出,也未必能猎杀一头此地活着的远古巨兽。

    这是一种无法言喻的直觉。

    胸口断骨处,忽然传来一阵痛意,秦烈脚步放缓,下意识地摸了摸胸口。

    被黑影撞裂的胸腔骨头,还没有能完全合实,这种骨伤需要点时间来慢慢恢复。

    也是因为如此,他这趟进入此地有了点闲暇,想看看这里究竟被封印着多少远古巨兽,想看看能不能从这些巨兽的身上瞧出点什么蹊跷。

    “应该都是死的,因为感觉不到生命波动,也没有一丝灵魂气息。”秦烈一边走着,一边自我安慰,“不可能还活着,如果都还活着,如果它们在某一天挣脱冰封禁锢,从此地冲出去……”

    秦烈不敢再往后想了。

    他敢肯定,真要是发生那样的事情,那将是整个赤澜大陆的浩劫。

    “最后一头了,一共三十八头远古巨兽被封印,这一头是……咦!”秦烈来到最偏僻的一个位置,看向最后一座冰峰,忽然惊讶轻呼。

    数十米高的巨大坚冰中龘央,一具庞大的灰黄色兽骨被冰冻着,兽骨形如巨猿,呈人形站立着,身上没有一点皮肉筋脉,只是一根根光滑如玉的骨头,就连最小的一根脚趾骨头,都有秦烈的半截手臂长。

    “不是兽身,竟然只是兽骨,三十八座冰峰中,这是唯一的一具骨骸。”

    秦烈停了下来,站在这具庞大骨架下方,伸手去触摸冰冻着巨兽脚趾处的岩冰。

    岩冰入手一贯的冰寒,也就是最近苦修寒冰诀的他,对这种冰寒还能适应,换了别人过来摸上这么一下,手指头都要冻僵。

    “很冰冷,正常的岩冰触感,似乎没什么奇特之处。”秦烈心中评价。

    他每经过一头远古巨兽处,都会伸手感触封冻的岩冰,想看看形成三十八座冰峰的冰冻有没有什么不同。

    结果都是一样。

    摇了摇头,秦烈抽手,又在这具特别的巨兽骸骨处看了一会儿,看向组成骨架的一根根巨大骨头。

    也没看出什么特别之处。

    失望之下,他微叹一声,将那寒冰之眼掏出来,准备离开这里了。

    他凝聚精神意识,要激活寒冰之眼中龘央枢纽,灵魂念头一动,他眉心中的镇魂珠倏地传出一阵诡异的动荡。

    珠子内,一片耀目的光芒照射出来,光芒流向珠子口,要冲射出来。

    眉心传来一阵刺痛,旋即,那镇魂珠如一只漆黑眼球,从他眉心内的皮肉钻了出来,一片炫目的光芒,忽然照射在他眼前的巨兽骨骸上。

    “轰!”

    无数明黄色的光芒,突地从巨兽骸骨上释放出来,整座冰峰都瞬间明亮起来。

    秦烈心神猛地一震,惊骇看向兽骨,看向骨头上传出的黄色光芒——那是一种极其古老的文字!

    如山的巨兽骨骸,由数百根巨大的骨头形成,每一根骨头上面,都绘刻着那种文字。

    那古老文字如一条条蚯蚓在蠕动着,不断释放着明黄色光芒,传来一股古朴蛮荒的气息,这种蚯蚓体古文,像是古时期的生灵最先创造的字体,给人一种神秘洒脱,遵循自然之道,古朴大气的感觉。看着兽骨上文字,他生出一种置身在远古时代,正在荒山大泽中孤独前行的错觉。

    这文字,他觉得他应该从来没有见过,然后不知为何,当他凝神认真看的时候,忽然发现自己竟然认识!

    “地心元磁录!”

    他看向骸骨额头部位,眼睛陡然一亮,禁不住失声读了出来。

    他真认得!

    “不对,从我有记忆起,我就没有接触过这种文字,怎么可能认识?”他自己也震惊了,又看向兽骨别的位置,“大地有灵,地心脉动永不休止,触感大地脉动,掌控地心元磁之力……”

    眼睛看到的任何一截兽骨,任何一段古文,他都能将其读出来!

    “我认得,我肯定认得!”秦烈骇然,他运转寒冰诀,让自己冷静下来,认真去想,去想其中缘由。

    数十秒后,他浑身微震,突然喝道:“十年前!”

    “我在十年前就认得这些古文!文字的烙印存在我深层记忆中,就算我对以往经历事情的记忆被磨灭了,但学习过的东西依然会永恒存在!”

    他想通了。

    在十年前,他绝对学习过这种古文!这种文字的记忆,和经历的往事不一样,只要学会了,就不可能从脑海中抹除掉,也几乎不可能被封印住。

    就像是小孩学会了走路一样,这已经成了本能,不论以后记忆如何混乱,这种本能都不会失去。

    “地心元磁录,地心元磁录……”

    他镇定下来,开始围着冰川内的巨兽骸骨走动,从各个角度去记那些古文,去记这篇名为“地心元磁录”的奇特法决。

    眉心之中,镇魂珠内释放出来的光芒,从各个角落照耀在一根根骨头上。

    半个时辰后,异变突起。

    一个蚯蚓古文,突地从一根兽骨上飞出,如雪花般落向秦烈肩膀,直接没入他身体。

    也在此时,秦烈身子一僵,双眸显出一丝迷茫。

    只是停顿了一霎,他马上又动了起来,眉心中镇魂珠依然光芒照射在兽骨上,他仿佛陷入一种不知名的境界,围着兽骨浑浑噩噩地走动着。

    一个接着一个的蚯蚓古文,化为片片黄色雪花,一一落入他体龘内。

    冰峰中,那庞大骨骸上奇异的蚯蚓古文,一个接着一个消失。

    每当一截骨头上文字完全飞走,那根骨头立即就变得锈迹斑斑,如忽然经历了万年时间的腐朽,玉石般的骸骨,如同忽然变化成了一截腐朽木,再没有一丝光泽显现。

    秦烈绕着骸骨晃悠着,被动接受蚯蚓古文的飞落,将这庞大兽骨上的一个个古文带走。

    许久后,他突地原地坐下,眼睛也慢慢闭上,眉心中的镇魂珠不再释放光芒,又重新缩入皮肉中。

    他身旁的巨兽骸骨,此刻变得黯淡没有一丝光泽,一根根兽骨成了灰褐色,表面甚至能隐隐看出裂纹。

    ——好像经历了亿万年风霜的侵蚀溶磨。

    秦烈浑浑噩噩,如化为一缕幽魂来到了远古时期,心神像在虚空俯瞰着大地。

    辽阔无尽的大地上,有无数插入九天云霄的巨峰,如一柄柄捅进苍穹心脏的巨剑。

    数千米高的庞大古树,如幕帐般遮掩着一片片天,古老凶险的森林中,许多不知名的远古巨兽嗷嗷嚎叫着,如移动着的山峰,如扭动着的长河,在其中游荡厮杀。

    有衣着古朴的武者虚空晃悠,看到漫天流星下坠,会伸手去抓,将道道流星收入袖中。

    无垠海洋中,一座座如大陆般的海岛,偶尔会动上一动,仔细去看,乃是某种巨兽浮出海面,在吞吐着日月精芒。

    有浑身金甲的巨人,站直了后,头在云端浮动,拖着数千米的巨刀傲然赶路。

    那巨刀在大地上滑动,划痕凝成一条条蜿蜒长河,河水由纯粹灵力凝结而成,永恒不化。

    一幕幕画面,出现在下方辽阔的天地之中,秦烈心神浮在虚空,俯瞰大地,震撼欲绝。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灵魂一疼,心神突地从陌生天地中醒转过来。

    “嗯?”

    他立即察觉到丹田灵海有了变化。

    凝神一看,他发现在他的丹田灵海之中,神奇的多了两个新的元府。

    两个元府由蒙蒙明黄色光芒凝结而成,厚实,沉重,传出一股大地的气息!

    一个个蚯蚓般的文字,烙印在那土黄色的球面上,在一闪一闪地滚动着。

    那是从巨兽骨骸上飞逸出来的地心元磁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