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百六十二章我帮你夺回一切!

第一百六十二章我帮你夺回一切!

    秦烈踏入器具宗。

    一路来到焰火山的山脚下,站到那竖立着十二根灵纹柱的广场上,他抬头看向山上。

    “秦冰,你怎么现在才回来?”以渊在旁边石楼中,看到他现身后,忙扬声招呼。

    秦烈冲以渊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径直往山腰的岩洞行去。

    “秦冰!”莲柔叫道。

    秦烈扭头,看了她一眼,“我找梁少扬解决一下私人仇怨。”

    莲柔脸色微变,忙道:“梁少扬昨夜出去了,现在还没有回宗,就算是他回来了,你也最好别乱来。”

    秦烈眼神冷漠。

    “你跟我过来。”莲柔招了招手,“过来,我有话和你讲。”

    秦烈皱眉想了一下,进入了莲柔的炼器岩洞,“莲柔师姐想说什么?”

    “今天的梁少扬,比以前的地位更加高了,别说你了,就算是思琪这时候和他冲突,也注定要自认倒霉。”莲柔轻叹,将近期发生的事情简单解释了一番,“宗主让谭长老将那些图卷和经书,都从思琪手中索要回去了,如今由梁少扬来保管那些高阶灵图。现在所有人都知道,宗主和三大供奉达成了默契,已舍弃了思琪,改为全力栽培梁少扬了。”

    秦烈心神惊动,他没料到这么短的时间,宗门竟然发生如此大的变故。

    被所有人视为接替人的唐思琪,突然被宗门放弃,应兴然和三大供奉重选了梁少扬。

    “她呢?”秦烈迅速冷静下来。

    “把自己关在岩洞内,好几天没有出来了,她意志有点消沉,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劝说她。”莲柔指了指唐思琪的岩洞。

    “我过去看看。”秦烈转身而去。

    “或许你能劝劝她。”莲柔神情无奈。

    “唐师姐,我是秦冰。”他在岩洞外沉声道。

    唐思琪打开洞门,放秦烈进来。

    十来天没见,她清减了许多,颧骨都有些凹陷,脸上也没了往昔的迷人风采,就连明艳的眼睛,都变得黯淡无光起来。

    放秦烈进来后,唐思琪坐回七个熔炉中间,忽然对熔炉道:“就是有点舍不得你们。”

    “唐师姐,区区一个梁少扬而已,你就因为他烦愁?”秦烈喝道。

    “不是因为他,是因为宗主和三大供奉的态度,因为他们不信我的话。”唐思琪摇了摇头,“他们不信我,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我准备过段时间就离开焰火山,也免得他们看着心烦。”

    “你要走?”秦烈脸色阴沉了下来。

    “现在梁少扬的嘴脸你是没看到,我反正受不了了,与其留在宗门受气,还不如离开轻松一点。”唐思琪艳丽的脸上,都是苦涩无奈,“我也不想走,但我受不得气,不然也不会弄成现在这样了。”

    她也有些后悔。

    她以为应兴然的那番话只是威胁,不会真的作数,所以她没有按照应兴然的要求炼器。

    一直以来,应兴然和三大供奉都非常宠溺她,她早习以为常了,也就觉得这趟应兴然会主动服软。

    结果她错了。

    十天后,应兴然没有来,来的是谭东陵,来索要她保管的那些宗门秘本。

    在那一刻,她就真正绝望了,知道她被应兴然和三大供奉放弃了。

    谭东陵走后,她就开始哭,她哭了整整一夜。

    应兴然和三大供奉再没有在她岩洞口出现,除了莲柔外,也没有人前来安慰她一句。

    她心灰意冷,于是决定离开,当她将这个想法说明后,莲柔很快就告知了应兴然。

    应兴然只回了一句话:“我知道了。”

    并没有过来找她去谈这件事。

    她彻底死心了。

    “当你是天之骄子的时候,所有人会围着你转,但等你跌落时,没有人会同情你,只能是你一个人默默去哭。”

    “你没你所想的那么重要。”

    “没有你,他们不会缺少什么,宗门照样运转。”

    这些天,她时常对自己这么说,逐渐认识到现实的残酷,心也越来越凉。

    秦烈神情冷漠,深深看向这一刻眼睛灰暗无光的唐思琪,忽然道:“先别走,给我一点时间,我会让你重新拥有属于你的一切。”

    唐思琪霍然抬头,一脸迷惘不解。

    “只要梁少扬死了,他所拥有的这一切,就会重回你的身上。”秦烈丢下这么一句话,在唐思琪震惊的目光中,转身出了岩洞。

    他来到竖立着灵纹柱的广场上。

    太阳才刚刚冒头,广场上没有什么弟子活动,只有七煞谷的欧阳菁菁坐在一根灵纹柱下方,还在幻想着能看透灵纹柱上的奇妙。

    秦烈在广场中央坐了下来。

    他开始第一次认真去看那十二根灵纹柱,去看柱子上的那些奇妙图案和花纹,去看那一道道暗含某种奇妙的纹络。

    他眉心之中,一缕微光释放出来,——那是来自于镇魂珠的光芒。

    在太阳的光耀下,这一缕光芒并不起眼,就连不远处的欧阳菁菁都没有察觉异常……

    这一缕光芒照耀向最近的一根灵纹柱,秦烈认真去看,数秒后,他身体轰然一震,眼中显出摄人的神采。

    如发现新大陆一般,他不断扭头,去看身边一根根的灵纹柱!

    他眉心中的微光,也照耀着一根根灵纹柱,每多看一根灵纹柱,他眼睛就明亮一分!

    待到他看向欧阳菁菁靠着的灵纹柱的时候,也在看着灵纹柱的欧阳菁菁,眼睛突然一花。

    她发现那根灵纹柱上的一条条长河图画,如忽然活了过来,她像是听到了水流的哗哗声,看到了河流磅礴流动的气势。

    欧阳菁菁身躯一震,激动的简直要跳将起来,揉了揉眼睛,她急忙又再次去看。

    而这时,秦烈已收回了目光,去看另外一根灵纹柱。

    欧阳菁菁再去看的时候,发现灵纹柱并没有任何变化,上面图画中的长河,依然只是图中死物,根本没有动静。

    自然也就没有再听到水流的哗哗声。

    “是我想的要疯了,都出现幻觉了,看来要歇歇了。”欧阳菁菁失望透顶,叹了一口气,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身子,往饭堂的方向去了。

    她并没有在意离此不远的秦烈。

    她走远了,整个广场只剩秦烈一人。

    就在这广场上,秦烈将十二根灵纹柱重新看了一遍,旋即突然站起,往器具宗外宗的宗门口行去。

    太阳渐渐厉害起来,在炙烈阳光下,秦烈如一具冰雕竖立在门口,浑身寒气四溢。

    他在等一个人回宗。

    “柔姐,秦冰,秦冰说他要杀梁少扬!他说要帮我夺回一切!”唐思琪冲到莲柔的岩洞惊喝。

    “他疯了!”莲柔变了脸。

    “他真的疯了!我看他的样子很不对劲,我,我觉得他是认真的!”唐思琪尖叫。

    “什么时候的事情?”莲柔急忙问。

    “就在刚刚,我当时被震惊了,认为他在开玩笑,没有立即反应过来。”唐思琪回忆起秦烈的神情,越想越觉得不对劲,“他要杀梁少扬!他真是要杀梁少扬,我现在可以肯定!”

    “老天!现在梁少扬可是宗主和三大供奉眼中的至宝,他怎敢乱来?!”莲柔急了。

    “柔姐,你赶紧和我一起劝阻他,他根本就不是梁少扬的对手,他这是找死!”唐思琪想明白后,也心急如焚,“趁着梁少扬没有回宗,我们必须说服他,不然他就算是死了,宗主也三大供奉也不会责怪梁少扬一句。”

    “我们去找他!”莲柔果断道。

    她知道唐思琪说的一点不假,梁少扬就算是没有理由杀了秦烈,应兴然和罗志昌等人也顶多说道几句。

    如果秦烈主动挑衅,那他被梁少扬杀死了,估计应兴然连问都不问一句。

    他们只会当秦烈活该!

    在宗主和三大供奉眼中,梁少扬乃宗门未来的希望,是他们要倾尽全力培养的种子!

    而秦烈,只是一个走了狗屎运,被墨海引入内宗的不知名弟子,根本就不值一提。

    当唐思琪和莲柔焦急去找秦烈的时候,通往器具宗宗门的一条偏僻巷子内,一场血腥战斗在惨烈进行着。

    谢静璇和梁忠等森罗殿的武者,皆是一身白衣,脸上覆盖着狰狞面具,正对灰影、黑影护着的梁少扬追杀。

    谢静璇和梁忠蓄谋已久的斩杀行动,在昨天深夜开始,从那暗影楼的秘密据点发起。

    暗影楼十六名死士,已经化为尸体永远留在那秘密据点,灰影和黑影发现府邸被包围后,立即护送着梁少扬从地底密道突围,在这个隐秘的巷口露头。

    谢静璇和梁忠早知密道的出口位置,留一部分人继续扫清暗影楼的秘密府邸,她和梁忠带着几人迅速赶往这里,恰恰追上梁少扬和灰影、黑影的脚步。

    “我知道你们是谁,谢静璇,你是森罗殿的谢静璇!”梁少扬衣襟鲜血狂流,他在灰影、黑影拼命的掩护下,冷静的往后面巷口退去,“从你踏上器具宗起,我就知道你想干什么。五年前,你的结义妹妹,和你一手挑选的那些巡察司的候选少年,都被我一个个杀死,你的那个结义妹妹,更是被我**至死,她尸体上的那些痕迹,我想你应该也见过。”

    梁少扬眼神阴鸷,身上流露出阴森无情气息,语气竟相当轻松:“你们也会死,会全部死在器具城,你们一个也逃不掉。我是器具宗未来的宗主,应兴然和三大供奉将宗门最珍贵的图卷都已交到我的手上,你们敢在器具城对我下手,注定要被血矛追杀到死。”

    回头,他看向后面的焰火山,看着渐渐映入眼帘的器具宗宗门,道:“我只要一脚踏入器具宗的宗门,你们会很快全部死去。”

    话落,他不顾谢静璇凝为实质的仇恨目光,还笑了一笑,然后头也不回冲向器具宗。

    灰影和黑影,还有那些影楼的死士,在这一刻,以血肉之躯堵在谢静璇和梁忠的镰刀和青月行进的轨迹前。

    一个个死士以自尽的方式,为梁少扬争取了时间,连灰影也没有一丝犹豫,直接硬抗那镰刀。

    暗影楼从没有怕死的武者。

    灰影的肉身被镰刀瞬间撕裂,他双手却握紧了镰刀,眼中没有一丝惧意,死前道:“少主一进入器具宗,只要说明你们的身份,你们就会全部死于器具宗的血矛。”

    谢静璇清冷的眸子目眦尽赤。

    看着梁少扬渐行渐远,很快没了踪迹,梁忠也是心生绝望。

    而此刻,秦烈早已站在器具宗的宗门口,如冰雕般在等候梁少扬的回宗。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