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百六十五章全城围观!

第一百六十五章全城围观!

    “兴然,要不……你再想想?”大供奉罗志昌率先发话。

    二供奉房奇和三供奉蒋皓,也都眉头微动,昏黄的眼睛中,突地浮现出一道异彩。

    他们被谢静璇的描述给提醒到,不由地换了一条思路,然后再看秦烈的时候,发现先前心中的怒火竟平复了不少。

    谢静璇知道适当的开个头就好,不需要持续给应兴然压力,所以她也噤声了。

    童济华和程平这两个外宗长老,一听大供奉罗志昌都意动了,心情一下子激荡起来,都赶紧看向宗主应兴然,等候着他重新做出一个决定。

    唐思琪、以渊、莲柔眼睛一亮,也齐齐看向应兴然,心中浮生希望。

    此刻,秦烈依然浑身冰冻着,在飘落的雪花中站定。

    大雪纷飞,鹅毛般的雪花将器具宗宗门口覆盖了,很多站在周边的人,都冻的浑身直哆嗦,一点不能从炎炎烈日中感受到温暖。

    但他们还都守在这里,都在等候着,等候着一个关乎器具宗未来的决定。

    乌拓和不少各大势力的负责人,也表情凝重,一会儿看看秦烈,一会儿看看应兴然,心情都没法平静。

    “兴然……”房奇轻声道。

    众人都清晰的看到,那应兴然的目光,也在秦烈和唐思琪身上游弋,他先前如火山爆发般的怒容,如今也渐渐平复下来。

    他好像已经恢复了冷静。

    “秦冰来历不明,身份无从查起,说不定就是别的势力安排进来,要对器具宗图谋不轨的。”应兴然沉吟了一下,脸色阴沉看向周边的围观者,冷哼一声后,又道:“如果真是那样,将秦冰引进血矛,将来只会出大事!”

    此言一出,不少人都神色微变,连三大供奉也轻轻点头。

    他们知道应兴然终于真正恢复了理智,开始从多角度考虑问题,所以他们便不再多说。

    他们都相信应兴然的能力。

    “暂时将秦冰囚禁火狱崖,先摸清此人的身份来历,我们进一步商榷,最后共同来决定他的存活。”应兴然看向三大供奉。

    三人齐齐点头,认可了他的决定。

    “童济华!程平!”应兴然喝道:“押他去火狱崖!”

    “还请稍等片刻。”童济华躬身,看着他,神色认真道:“以意境触发天地,引起自然之道的变化,这是可遇不可求的奇境。此刻秦冰还在体悟意境玄妙,这对他的将来有着巨大好处,强行将他从这个奇境给唤醒并不妥当。”

    应兴然和三大供奉将一生献给了器具宗,所有精力都放在炼器的浸没上,对许多武道玄妙认识的不够深刻。

    但他们并不傻,听童济华这么一解释,他们立即明白过来。

    “那就等一等。”罗志昌点头。

    “等吧。”应兴然接着发话。

    于是大家就在器具宗的宗门口,默默看着秦烈,等候着他从寒冰意境内自己醒转过来。

    鹅毛大雪在炎日下飘落,雪花越来越大,慢慢将器具宗宗门附近都覆盖,寒气四溢,冰冻渐渐蔓延,蔓延到树上,石地上,屋檐上……

    两个时辰后,以器具宗宗门为中心的周边一里,竟成了一个银装素裹的严冬天地!

    这边的天地异变,也惊动了整个器具城!

    那些驻扎在器具宗的各方势力首脑,那些千里迢迢来器具宗兑换灵器的武者,那些常年在自由商道活动的散客,都听说了器具宗的惊天变动。

    于是众人齐齐汇集而来。

    白皑皑的大雪覆盖着天地,屋檐上垂落的晶莹冰锥子有一臂长,一个个武者如成了雪人,身子被大雪淹没。

    应兴然和三大供奉、七大内宗长老都在器具宗宗门口站着。

    外宗的几名长老,还有不少身穿血红衣衫,气息彪悍凶狠的血矛强者,也在得知消息后赶了过来。

    器具宗的宗门口,这片白雪封天之地,仿佛将整个城池所有的武者都吸引了过来。

    如果这时候有人悬浮天际,就能看到以下方白雪之地为中心,人流里三层外三层的聚集着,如蚂蚁一样密密麻麻,将这边的街道围的水泄不通。

    中央白雪之地,都站着真正的强者,各方势力的负责人,还有器具宗的高层。

    他们知道正发生着什么,他们也能承受此地的冰寒,所以站在这里都在沉默等候,没有人大声喧哗,没有人垂头交谈。

    但在外面,那些闻讯而来者,因为不知道具体情况,这时候都在大声议论,在高声追问细节,还有人死命地往里面挤,想看看的冰寒的天地。

    领悟意境,并且以意境引发天地之变的武者,在这片大陆极其罕见。

    对很多人来说,意境都是传说中的东西,以意境引发天空飘雪,还在烈日炎炎之下……这简直就是神迹了。

    自然也就吸引了无数人的围观,这其中,就有韩庆瑞,韩枫,康辉,康智。

    这几个原星云阁的人,因为柳云涛坐上阁主之位,他们被迫离开。

    在潘珏铭的引荐下,他们来到了器具城,成为器具宗的外城客卿,帮助器具宗押运一些灵材,将其送到周边各方势力的器具阁出售。

    “器具城不愧是器具城,的确不是冰岩城可比的,真是高手如云啊。”小胖子康智被人流挤的瘪的像是瘦了十来斤肉,满头大汗的想要冲入里面瞧一瞧,“**,这些挤我的家伙居然都是开元境,里面还有好些万象境的家伙,真是不让人活啊。”

    “果然是大地方,竟然有能够领悟意境的奇才,而且还引发了天地之变!”韩枫惊叹。

    韩庆瑞和康辉这两个原星云阁的高层,这时候也被人挤的没办法,只能被迫退了出来,无法看到内部寒冰之地的奇观,两人忽视一眼,都是摇头苦笑。

    “哎,希望过段时间,在我们的任务完成后,能够得到童长老的接见。”韩庆瑞道。

    “嗯,至少也给我们真正在城内安排一个落脚的地方,让我们能去外宗领取一个身份牌,这样我们也能自由出入外宗了。”康辉叹了一声,“不愧是黑铁级的势力,而且是最富有最让周边势力头疼的器具宗,想成为他们高级客卿的人太多了,我们还真是没被人看上眼。”

    “熬吧,总能熬出头的。”韩庆瑞无奈,踮着脚看向里面,可惜还是看不见什么。

    “醒了!他醒了!”

    突地,一个惊喝声从内部传来,所有人都又疯狂往里面涌去。

    韩庆瑞、康辉一行人,被人群冲的跌跌撞撞,一会儿就被彻底淹没了。

    人海形成的内圈中,白雪皑皑的寒冰之地,如一具冰雕的秦烈,忽然睁开了眼。

    他从意境中醒了过来。

    他眼神冰寒冷漠,如还在那个宽阔无垠的极寒冰地孤独行走,如还在以灵魂触感真正的绝对冰冷……

    “秦冰!”在他恍恍惚惚的时候,他听到童济华的沉喝,然后才慢慢意识聚集。

    他皱眉看向周边。

    一张张充斥着惊奇、迷惑、震撼、兴奋的面容,在他眼帘中浮现出来,童济华,以渊,莲柔,唐思琪,宗主应兴然,大长老墨海……

    很多认识的,不认识的,熟悉的,不熟悉的面容,一下子全部冒了出来。

    “秦冰!”童济华又轻喝一声,旋即说道:“你杀了梁少扬,我们要以宗门规矩来审判你,现在你跟我去后山火狱崖,听候宗门的决定!”

    “我们会查明你的身份背景,然后依照宗门法典,按照宗主和三大供奉的意见,来对你进行最后的决策。”程平也说道。

    秦烈平静下来,很快理清了头绪,知道发生了什么。

    对于这一切,从他决定要杀梁少扬起,他就预料到了,所以他一点不奇怪,“我跟你们走。”

    他配合的走出第一步。

    “啪啪啪!”

    身上结成的冰块碎裂跌落,砸在脚下冰石地面,冰地也出现裂纹,随着他脚步的走动,这片冰雪之地如要结冻,冰块诡异地纷纷碎裂。

    一直在天上飘落的大雪,也在同时停了下来。

    炎炎烈日照着,处在这片冰雪区域的人,在这一刻终于感受到了久违的太阳温暖。

    “果然,果然都是因他而起,他一醒来,这天地之变就宣告中止了。”

    “厉害,看样子才开元境而已,而且还很年青。如果他真能全心全力为器具宗做事,那器具宗还真是捡到至宝了,此人的价值,未必逊色那死去的梁少扬!”

    “我觉得他的价值,要远远高过那梁少扬!单凭他领悟意境这一点,就能和梁少扬悟到灵纹柱变化相比了,而他,还能以意境引发天地之变,这一点可不是梁少扬能做到的。”

    “有道理。”

    众人看着秦烈跟随在童济华和程平身后,一步步走向器具宗的宗门,看着应兴然和三大供奉的复杂神情,都小声议论起来。

    “不管如何,你杀了梁少扬都不应该,宗门最少也要关你禁闭半年!”秦烈走到罗志昌身旁的时候,罗志昌板着脸,突然严厉地冷喝一声。

    然而,每一个听到这冷喝的人,都是神情一怔。

    只是关半年禁闭?

    先前不是要以火狱崖的地火直接炼死吗?

    这态度的转换,也未免太快了一点吧?

    更让众人惊奇的是,宗主应兴然竟没有没有出言反驳,竟然没有呵斥这个荒唐的说法。

    童济华、程平和唐思琪以渊等人,眼睛陡然一亮,都暗暗激动起来。

    “我不信你们会关我半年。”秦烈脚步一顿,别头看了应兴然和三大供奉,很肯定地说道:“你们不会关我一天。”

    “放肆!”

    “太狂妄!”

    “就算是你有武者天赋,也未免将自己太当一回事了?”

    “真以为我们就会心慈手软?!”

    应兴然和三大供奉气急败坏,都觉得秦烈不识抬举,竟然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这么一番不留情面的话来,这让他们一下子暴怒了。

    很多围观者也是纷纷哗然。

    童济华和程平连连对秦烈打眼色,也觉得这小子不上路子,大供奉明显要给你台阶下了,你还要顶撞,你脑袋怎么长的?

    “秦冰,快,快向宗主和三大供奉道歉啊!”唐思琪急的直跺脚。

    “秦兄,你也太,太出人意料了吧?”以渊苦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关你一年才好!不识好歹的家伙!”莲柔大骂。

    “先关一年!”罗志昌气的吹胡子瞪眼,“一年后,看你的表现再说,如果还是这个态度,就给我一直关下去!”

    “给我带下去!”应兴然也恼火了,厉声喝道。

    童济华和程平在心里也把秦烈骂了个体无完肤,心道这家伙脑子里面装的都是糨糊吗?简直就是蠢货一个,居然在这时候还去挑衅宗主和三大供奉。

    真就不怕死吗?

    “你们会改变主意的。”秦烈淡然丢下这么一句话,终于进了器具宗的宗门。

    留下一群脸色难看的器具宗高层还在门口轮番呵斥他。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