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百六十六章从今后,在这里,我能为所欲为!

第一百六十六章从今后,在这里,我能为所欲为!

    秦烈进入器具宗的宗门后,这一块的霜冻在炎炎烈日的照耀下,快速的消融。

    一根根剑一般的冰锥子,滴落下晶莹水滴,打在应兴然和罗志昌等人的肩膀上。

    应兴然和罗志昌阴沉着脸,心中的怒火又被秦烈激发,这时候还在怒斥秦烈不识抬举,远远不如梁少扬懂礼数,不如梁少扬识得大体。

    谢静璇和梁忠,还有乌拓等各方势力负责人,没有立即散开,而是相继走上前来,和应兴然打招呼。

    身为器具宗的宗主,应兴然这些年有伤在身,很少像今天一样长时间抛头露面。

    不少想要巴结器具宗的人,见逮着机会了,赶紧涌上来,向应兴然发出道贺。

    “恭喜器具宗出现武道奇才!”

    “内有唐思琪炼器,外有这秦冰坐镇血矛,以后器具宗必当乘风破浪而起!”

    “器具宗前途不可限量啊!”

    “……”

    谢静璇和梁忠也走了过来,看着以乌拓为首的众人,对那应兴然恭维着,心里也松了一口气。

    唐思琪心中五味繁杂,脑海中不断回荡着秦烈的一句话:我帮你夺回一切!

    “他竟然做到了!”

    “他竟然真的做到了!”

    直到现在,唐思琪都有点不敢相信,不敢相信梁少扬已经死了,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

    “思琪,秦冰这家伙虽然胆大妄为,虽然行事鲁莽,但他为了你敢不顾一切杀掉梁少扬,为了你宁愿豁出性命,单凭这一点他就……”莲柔暗暗感动,轻声说道:“他值得你用心对待。”

    唐思琪娇躯微震,旋即心湖荡漾起波澜,泛出的涟漪越来越大。

    “宗主,梁少扬怎么安排?”二长老谭东陵,忽然轻声询问。

    脸色虚弱下来的应兴然,神情一怔,远远看向梁少扬的尸体,吩咐道:“好好安葬。”

    “他是梁央祖的儿子,就这么在器具宗宗门口被人杀死,梁央祖一定不肯善罢甘休。”谭东陵表情沉重。

    这时候,应兴然和三大供奉,还有墨海等七大长老已经退回宗门。

    门前那些热情道贺的别势力负责人,都被外宗的长老拦着,只能仰头看着宗门方向,想知道应兴然会和三大供奉做出什么决定。

    “梁央祖那边的确有点麻烦。”罗志昌也皱起眉头。

    “关键那秦冰杀梁少扬的时候,还没有任何理由,就是说杀就杀。”谭东陵分析着,“而且宗门口很多人亲眼看着,我们还没法另外找借口,要按照器具宗的规矩,这秦冰的确是要处死的。”

    “梁央祖一定会要个说法。”房奇也附和。

    应兴然脸色阴沉起来,“这件事要容我好好想想,我要看这秦冰值不值得我们器具宗投入一切,看他值不值得让我们为了他,和暗影楼进行冲突。”

    “此子的确狂妄了一点。”

    “嗯,有点不知所谓。”

    “太把自己当一回事了!”

    众人纷纷表态。

    “看他表现吧,如果他还是这个样子,说不得也只有牺牲他来换取宗门安定了。”应兴然也有些反感秦烈的狂妄自大。

    他见过太多宗门优秀弟子,然而,不论多么有天赋的弟子,对他和三大供奉都是敬畏有加。

    就连那梁少扬,在内宗外宗虽然傲然了一点,但在他们这些老人面前的时候,一直都是恭敬有礼,在这方面的表现上真挑不出一点瑕疵来。

    秦烈则是完全不同。

    他就是一个刺头!

    明明身处险境,只要应兴然一句话,他就会被扔进火狱崖炼死。

    在这种情况下,任何脑子没有问题的人,都会老实安分,都会在他们态度转变的时候,表现的乖巧一点。

    可秦烈竟然敢狂妄的顶撞他们!

    这完全不按常理的出牌,让应兴然和三大供奉都气不过,都生出孺子不可教的感觉来。

    “嗯,再看看吧。”罗志昌也叹了一口气,“武道天赋再好,如果就是一个莽夫,那也真不值得倾心栽培。”

    大家暗暗点头。

    ……

    通往焰火山的宗门石道上。

    童济华和程平两人一左一右看护着秦烈,防止他逃跑,防止他不遵守规矩。

    沿途,有不少器具宗的武者,已经知道在门口发生了什么事情,都惊骇至极的看向秦烈。

    庞峰、欧阳菁菁和田建豪等人,也在那些人当中,他们都在打量着秦烈。

    “**,原来是个疯子,辛亏老子没真得罪他。”森罗殿的田建豪,表情怪异,暗暗庆幸。

    在入门前,他插队插在秦烈身前,被秦烈轰的横飞出去。

    当时他暗暗下定决心,只要给他找到机会了,必然要给秦烈点颜色看看。

    在他还没有动手时,就忽然听说被视为天之骄子,最近在宗门飞扬跋扈的梁少扬,竟被秦烈轰杀在宗门口。

    田建豪被彻底惊呆了。

    也在这一刻,他重新下定决心——以后绝不会招惹秦烈这个疯狂的神经病。

    “秦冰,何必呢?宗主和大供奉都要豁免你了,你为什么还要挑战宗主的忍耐底线?”童济华怎么也想不通,途中终忍不住问道:“以我这些日子对你的了解来看,你并不是愚笨之人,你心中应该很清楚得罪宗主和三大供奉对你没有好处,为什么还要这么做?”

    这同样也是长老程平弄不明白的。

    只要不傻,都应该知道在刚刚那种局势下,老老实实的服软,就算是一句话不说,都要比秦烈那么做强上太多。

    那样无底气无道理的跋扈张狂,只会让他陷入被动,只会激起宗主的怒火。

    甚至可能让宗主和三大供奉,改变对他的看法,一怒之下按照规矩办事,直接将他在火狱崖用地火给炼死了。

    ——也算是给暗影楼一个交代。

    童济华和程平都想不通。

    “因为梁少扬引发了灵纹柱的奇变,因为他展现了炼器方面的天赋,因为他擅长一些卑鄙阴险的手段,所以我先被阴蚀虫啃咬,后在自由商道被灰影和黑影袭击,我两次都差点死亡。”

    秦烈眼中布满冷意,语气漠然。

    “以宗主和三大供奉的见识,应该知道他曾经做过什么,应该知道他对我两次下了杀手。可梁少扬一直安然无恙,没有见任何人惩治他,你们这些外宗的长老,也只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他看向两人,“依照器具宗的规矩,敢对宗门弟子下杀手者,当以火狱崖地心之火烧死,可为什么梁少扬一直没有死?宗主和三大供奉,还有你们,可曾为我做过什么?在你们的眼中,梁少扬的命是命,我的命就不是命?”

    童济华和程平脸色羞愧,吱吱唔唔不做声,也无法解释。

    因为秦烈说的是事实。

    在这个世上,从来就没有真正的公平,宗主和三大供奉也没有依照器具宗的规矩做事。

    “梁少扬不但一点事没有,他还成了宗主和三大供奉眼中的瑰宝,还将唐师姐掌管的宗门秘典都转交给他,将他当成未来的宗主来培养。”秦烈语气冰冷,“这一切,就因为他梁少扬引发了灵纹柱的反应,因为他展现出了过人的天赋,因为他在宗主和三大供奉面前还算是谦卑?”

    童济华程平沉默了。

    “就在刚刚,如果不是我以意境触发天地之变,如果我没展现出武道天赋来,你们可会为我求情?”秦烈沉喝。

    童济华程平继续沉默。

    “你们不会。”秦烈替他们回答了,“如果我只是一个普通的武者,你们绝不会在我身上浪费口舌,不会冒着被宗主怒骂的风险为我去做任何事。如果我只是一个普通武者,那宗主和三大供奉,也绝不会容许我继续活下去。”

    “是这样。”童济华表情苦涩。

    “的确没有绝对的公平。”程平轻叹。

    “我也看透了,也算是真正看明白了,所以我随便对宗主和三大长老说什么,我以后在器具宗都能活的好好的。”秦烈站定,此刻,他已经走到十二根灵纹柱所在的广场上,他抬头看向一根灵纹柱,突然道:“从今以后,我能够在器具宗为所欲为!你们信不信?”

    童济华和程平愕然。

    “梁少扬能够从一名普通的外宗弟子,成为宗主和三大供奉眼中的天之骄子,就是因为他引发了一根灵纹柱的变化。”秦烈摇头,脸上流露出啼笑皆非的表情,“仅仅只是一根灵纹柱而已,就让宗主和三大供奉将所有宝压在他的身上,真是可笑之至!”

    “在器具宗九百年的历史上,只有二十七人能够看懂灵纹柱上的图案,能引发灵纹柱的变化。”童济华认真道:“灵纹柱不会说谎,事实证明,这二十七人都成了器具宗一个时代的骄傲,梁少扬是第二十八人,如果他没死,将来也会是炼器大师,这一点绝不会错。”

    “灵纹柱不会说谎?”秦烈冷笑。

    “它们比任何人都清楚,谁才是器具宗未来的希望,这也是为何一根灵纹柱亮起后,深更半夜宗主和三大供奉齐齐下山的原因。”程平平静说道:“灵纹柱的光亮,就是器具宗未来的希望之火,一旦灵纹柱亮起,就意味着器具宗诞生一名炼器奇才。”

    “那我要是帮你们把它们全部都点亮呢?”秦烈在十二根灵纹柱的中心位置忽然坐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