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百六十九章你要什么,器具宗就给你什么!

第一百六十九章你要什么,器具宗就给你什么!

    广场上,十二根耸立着的灵纹柱,齐齐闪耀出奇观。

    袅袅烟云浮动,巍峨山川于云端坐落,琼楼玉宇又处在山巅,一幅仙境画面。

    一株郁郁苍苍古树,仿若参天立地,茂密如厚厚云层,一片片青翠欲滴的叶子充满了勃勃生机。

    也有妖魔灵怪张牙舞爪嚎叫着,却被巨型光网束缚着,始终不能冲突出来。

    朵朵鲜艳的花,以最美的形态绽放,还有奔腾的江河,璀璨的星辰……

    种种神奇场景,在广场上构成一幅绚烂到极致的图画,流转出诸多玄妙的能量波动,释放出五彩缤纷的光虹。

    “旷世奇才!”应兴然老泪横秋,在广场内不断重复着一句话,“死前能瞧见这一幅画面,便是立即去死也值得了。”

    秦烈端坐广场中央,在十二根灵纹柱内部,慢慢闭上眼睛。

    广场周边鸦雀无声,所有人都见证着奇迹的发生,都惊憾看着十二根灵纹柱上传来的光熠。

    许久后。

    “清场!”大供奉罗志昌沉喝。

    一名身穿血红甲衣,身躯极为雄伟的男子,不知从何处突然冒了出来。

    “大人。”

    “大人。”

    围在秦烈身旁的血矛武者,一见此人出现,忙敬畏行礼。

    此人看起来正值壮年,脖颈处青筋狰狞,一出来就给人一种沉重如山的气势。

    他冲那些血矛武者微微点头,旋即站到了罗志昌身旁,微微躬身一礼,环顾四周道:“还请各位离开器具宗。”

    一股浓郁到如化不开的血腥气息,以此人为中心,朝着四面八方蔓延。

    周边各方势力来人,在这一刻都是脸色一变,不少境界低微者脚步都颤栗起来,畏畏缩缩开始后退。

    谢静璇、梁忠、乌拓等人,也是眼显骇然之意,盯着此人深深看了过去。

    此刻,以这人为中心的血腥味,变得愈发浓稠,竟变得让人觉得呼吸困难。

    很多人都生出一种处在浓稠血水中的错觉,只是站着,灵魂都泛出不安的恐惧,生出要远远离开此人的念头来。

    “打搅了。”谢静璇轻喝,神态恭敬地朝着器具宗的应兴然和三大供奉躬身,然后就主动往外面退去。

    梁忠紧随其后。

    “抱歉,我也只是想过来见证一下器具宗的盛世。”乌拓憨憨笑着。

    他也带着人往外面行去。

    “我们只是进来看看,绝对不敢有恶意,还请海涵。”

    “我们这就走,请原谅我们的唐突。”

    “抱歉。”

    来自于各方势力的负责人,在此人现身后,一个个变得谨慎小心起来,纷纷歉意告辞。

    那人就在罗志昌身旁站着,并没有以任何言语可以威胁,但几乎所有人都主动识趣离开,在短短时间内,这广场周边就看不到别的宗派的武者。

    只剩器具宗的内宗外宗弟子。

    “卑职先下去了。”此人见人群散开,冲罗志昌一礼,孤身往器具宗后山的方向走去。

    很多血矛的武者,在他到来后,都神色紧张不安,心中好像悬着一块石头一般,等他离去后,血矛武者才恢复正常,一下子变得轻松起来。

    以渊和庞峰两人,都笔直站定,如青松一样。

    从此人出现后,以渊和庞峰就一动不动,眼中都流露出恐惧之色。

    “终于走了……”他离开后,以渊一屁股坐在地上,发现后背冷汗都流了出来,回想着梦魇般的前些日子,以渊不由打了个寒颤。

    “是他么?”莲柔低声询问唐思琪。

    唐思琪畏惧的点了点头,轻声道:“就是他。”

    莲柔暗暗咂舌,“他今天怎么冒头了?”

    “十二根灵纹柱都亮了,只要是人……都会按捺不住内心的好奇。他就算是再冷血残酷,可他毕竟还是一个人,是人都会有好奇心的。”唐思琪低声解释,“再说了,宗主和三大供奉都在,宗门还有诸多别势力武者用来,他不放心也是应该的。”

    莲柔轻轻点头。

    也在此时,秦烈忽然睁开眼,他从灵力的恢复中醒转过来。

    “我需要时间在此领悟灵纹柱的精妙。”他看向应兴然,很平静的说道:“但如果宗主不肯改变主意,我还是会先去火狱崖,愿意先被关上一年。”

    童济华、程平哑然失笑,不由古怪看向应兴然,看他怎么应对。

    墨海、谭东陵和唐思琪众人,也强忍着心中笑意,也都在盯着应兴然。

    “只要你肯好好在这里领悟灵纹柱的奥妙,你就是想把我关在火狱崖,一年,三年,十年,甚至把我关到死,都可以!”应兴然沉声道。

    此言一出,宗门所有弟子长老都轰然一震,眼中都流露出复杂莫名的表情。

    很多人油然而生敬意,再也没有人去看他的时候,还会心存取笑之意。

    应兴然可能有千般错误,可能有时候太过偏执,可能会违背宗门规矩,可能遭很多人埋怨甚至仇恨,但没人敢否认他对器具宗所做的贡献。

    也没有人,比他对器具宗的感情更深厚,没有人比他更加在乎器具宗的未来!

    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器具宗的兴旺,都是为了宗门的强盛!

    这一点,整个器具宗的长老和弟子,没有任何人有资格去取笑他!

    秦烈也心神暗震,他皱着眉头,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我需要很长时间来领悟灵纹柱内的神妙。”

    “器具宗可以等你十年百年!”应兴然喝道。

    “我身份不明。”秦烈又说。

    “不管你是谁,也不管你来自于何处,只要你肯留在器具宗,只要你愿意帮器具宗兴旺,我们以后绝不会过问一句!”罗志昌沉声道。

    “我以前得罪过人,将来我身份暴露后,可能会惹来麻烦。”秦烈继续说。

    “器具宗一并替你揽下!”房奇斩钉截铁道。

    “我还要修习武道。”秦烈再说。

    “刚刚过来的那人,可以为你亲自讲解武道上的迷惑,器具宗所有内外宗的武道书籍,你尽情翻阅!”蒋皓答道。

    “我和星云阁有点过节。”

    “器具阁会撤出冰岩城,以后所有星云阁的武者,都休想从器具宗购买到一件灵器!”

    “唐师姐想离开,我不希望她走,她应该留在器具宗。”

    “我们会让她留下!”

    “潘轩管我太多,我不喜欢约束。”

    “他以后再也管不了你。”

    “我还……”

    “没问题,你要什么,器具宗就给你什么!”

    秦烈每说出一件事,应兴然、罗志昌、房奇、蒋皓都会抢着回答,从各方面为他考虑,帮他扫清所有障碍。

    他们没有一丝迟疑。

    半个时辰后,秦烈再也想不到什么问题,于是点头,简单道:“我会留在器具宗。”

    应兴然和三大供奉暗暗松了一口气,然后笑逐颜开,如打了大胜仗一般,浑身都觉得舒泰起来。

    仿佛刚刚无条件答应秦烈要求的人,尽全力满足秦烈的人,并不是他们。

    “你安心在这里领悟灵纹柱的精妙,你所需什么尽管说,想吃什么,想喝什么,只要你想的出来,器具宗都会尽全力帮你安排。”罗志昌慈祥道。

    “我会整理一下,将宗门秘典交给你,将你现阶段需要掌握的炼器知识,给你一一罗列出来。”房奇笑眯眯的说。

    “你可能需要一些灵丹灵药来改善体质,这方面交给我,我会让你满意。”蒋皓插话。

    “十六血刃,你们给我一直严守此地,给我全力保护秦冰!”应兴然看向那些身穿血衣者,“从现在起,这广场暂时封闭,任何闲杂人等不得随意进出!内宗弟子也不行!”

    “遵命!”一名血衣武者沉喝。

    以渊、唐思琪、莲柔众人都惊骇了,他们看着秦烈,忽然发现整个器具宗的规矩,似乎都在按照秦烈进行改变,都在按照秦烈来重新制定。

    这待遇……从没有人享受过。

    “在秦冰走出广场之前,你们所有人都不准涉足此地,否则将被重罚!”应兴然喝道。

    众人只得苦笑点头。

    其中又以潘轩的表情最为苦涩,他看着广场内的秦烈,心里面跟吃了黄莲一样……

    “我想安静的开始参悟灵纹柱内的奇妙了。”秦烈淡然道。

    “所有人退出广场!”应兴然发话,“童长老,程长老,你们外宗立即弄一个警戒线出来,将广场都给围住,不准任何人进入!”

    “明白。”童济华、程平应承了下来,吩咐人去张罗。

    很快地,那广场人影被清空了,只剩十六血刃处在广场边沿,按照应兴然的吩咐,来日夜保护着秦烈。

    “兴然,你回去好好休息休息,我留下来看着。”直到这时候,罗志昌才想起应兴然身体并不好,忙关切道。

    一直处于极度亢奋状态的应兴然,将种种事情吩咐下去,也觉得疲惫无比,浑身涌现无力感来。

    “我先回去了。”他知道自己的状况,也不敢继续逞强,又叮嘱了几句,这才上了山。

    “大家都散了吧!”罗志昌发话。

    于是,器具宗内宗和外宗的长老、弟子,在他们的驱赶着,一个个不情不愿地远离广场,走几步还回头看看,想看看自己能否悟出点玄妙来。

    这时候,广场终于安静了下来,秦烈也开始真正着手领悟灵纹柱内部的玄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