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百七十一章无人可及

第一百七十一章无人可及

    焰火山山脚下。

    秦烈坐在一根灵纹柱下方,抬头看着那灵纹柱上方舞动着的妖魔异物,看着一张巨网不断勒紧,将那些异物死死捆缚住。

    “天网禁魔图!”

    秦烈内心沉喝,一缕灵魂意识如无形幽火,悄然飘入灵纹柱内部。

    如穿透一扇光门,他的灵魂意识直接踏入一个灵线交汇的天地,直达灵纹柱里面。

    那是一个由一条条绚丽灵线形成的世界。

    那是一幅大型灵阵图。

    一条条粗长的灵线,相互间交汇,晶莹透亮,如闪电,似长虹,蜿蜒扭动在整个空间。

    秦烈的一缕心魂念头,虚虚渺渺在其中游荡着,以意识触摸那一条条灵线,以心神感受其中蕴含着的灵力动向。

    掌心握着一块最优质的灵板,他一边以心神感受着天网禁魔图,一边在灵板内刻画临摹,要将天网禁魔图在灵板内拓印出来。

    “喀!”

    一道细细裂纹,陡然在灵板的板面闪现。

    裂纹初始极小,但在秦烈继续刻画天网禁魔图的时候,那裂纹迅速变大,旋即极快蔓延开来。

    “啪嗒!”

    灵板突地粉碎,裂成一地碎玉石,秦烈的灵阵图刻画,也不得不再次中止。

    此刻,在他身旁范围内,已经有了一地的碎石块,碎骨屑,碎木片,那都是一块块报废的灵板。

    “秦冰,以前那些领悟灵阵图奥妙者,都不急着在短时间悟透灵阵图的真正奇妙,也不是立即以灵板刻画出来。”三供奉蒋皓在广场外面的防御线站定,他一手拄着蛇头拐杖,温和地说道:“以前的那些人,都是先将灵阵图记在心底,然后慢慢感悟体会,经过一段时间的揣摩和理解,花费数个月甚至数年的功夫,才慢慢真正将阵图理解透彻。”

    器具宗的历史上,所有能引发灵纹柱反应,能看到内部灵阵图的人,都不像秦烈这么着急。

    他们都是循序渐进的,一步步的感悟,一点点的摸索着,以漫长时间来真正悟透奥妙。

    像秦烈这般,直接以灵板描绘,要在短时间就真正掌握灵阵图的人,几乎没有过。

    若非秦烈让十二根灵纹柱全部焕发出光耀来,宗主应兴然和三大供奉,绝不会让他直接以灵板刻画,不会让他废寝忘食来以灵板拓印,不会指望他短时间就能掌握灵阵图的神奇。

    “我学习灵阵图的刻画,一直都是这样来。”秦烈脸色淡漠,重新取出一块崭新的灵板,又要着手去刻画。

    “要不要先吃点东西,需要不需要以丹药调理下身子,将精神意识恢复一下?”

    蒋皓没有继续劝说,慈祥的笑了笑后,一抹他手上的空间戒。

    然后在他身前的石地上,就多出了十五六个玉瓶,每一个玉瓶里面都盛放着珍贵丹药,每一种丹药的价值,在外界都是非凡。

    这段时间来,蒋皓守在秦烈身边,一等秦烈疲倦了,就让他自己挑选丹药来恢复。

    各类珍稀的佳肴,补充心神恢复体力的药膳,最近都在往这边输送,只要秦烈说明身体何处疲倦,都会有针对性的食物和灵药灵草弄来,供他来迅速补充体内,迅速恢复精神意识。

    为了他,器具宗许多擅长调制饮食,许多专门的炼药师,都在加班加点的劳作着。

    “暂时不用。”

    秦烈摇头,精神重新集中到手中灵板上,又放出一缕精神意识,往眼前的灵纹柱而去。

    刚刚消停了一阵子的妖魔异物,像是察觉到他精神意识的渗透,又忽地激烈挣扎起来。

    一头头狰狞可怖的妖物,释放出焚灭心灵,要抹杀所有物种的嗜杀气息,在灵纹柱上无声咆哮,震慑着广场上的众人。

    血矛的十六血刃,散落在周边防御圈,感受着那些妖物的气息,也都心惊胆颤。

    蒋皓也微微缩头,目露一丝异光,心神暗动。

    当时梁少扬引发的灵纹柱,也是这一根,但梁少扬没有敢长时间来感受柱子内部的奇异,不敢耗费灵魂意识徜徉在其中的天网禁魔图。

    所以梁少扬虽然看到了天网禁魔图,但是离真正的领悟,还有很长一段时间。

    而秦烈,却选择在灵纹柱下端坐,选择一鼓作气去领悟其中玄妙,这是器具宗历来禁制,也是一直不提倡的。

    因为那太伤神伤魂,太过于急功近利,也太过于不切实际。

    “在器具宗的历史上,没有人可以短时间悟透灵阵图玄妙,但你兴许可以。”蒋皓默默想道:“因为你的天赋无以伦比,也无人可及。”

    也在此时,秦烈一缕灵魂意识,又一次进入灵纹柱内部天地。

    他的一根手指,也搭在了手中灵板上,一边以灵魂意识观想着灵纹柱的天网禁魔图,一边以心神临摹刻画,要在灵板内拓印出来。

    “妖魔异物的激烈挣扎,导致内部真正的核心图阵,始终处在汹涌动荡中,让内部灵线的力量不断一直发生变化。那是灵阵图内灵力正常运转变化的波动,也是相应的灵诀,是外界的震动,让里面的灵阵图神妙起来,让其成为‘活’图!”

    秦烈看着灵纹柱上激烈扭动的妖物,眼睛一点点明亮起来,他忽然暂时停了下来。

    他就这么看向灵纹柱上的一头头妖物凶魔,看着随着异物的挣扎,那浮现的巨网不断勒紧着,引起内部天网禁魔图的变动……

    “原来内部的天网禁魔图,和外面的巨网是凝成一体的,外部的巨网变动,会导致里面的天网禁魔图始终动荡变化。如果不能弄明白两者间联系,不能捕捉到相互间变化的奇妙,怕是永远不可能为领悟真正的灵阵图。”

    秦烈心神一震。

    他直勾勾看着那咆哮的妖魔,看着外面勒紧的巨网,以心神感悟内部天网禁魔图的每一丝微弱波动,找寻着两者间最紧密精妙的联系。

    “这两根灵线为一根,外面动,里面的线也被牵动!那两根也是一体,根本是一根灵线,外界灵线被拨动后,自然会引发内部的动荡,就是这样!”

    许久后,秦烈目显奇光,那搭在灵板上停止游动的手指,又突地灵力吞吐不定。

    他重新开始绘刻。

    “九天了,他情况如何?”

    大供奉罗志昌,和二供奉房奇联袂而来,两人在蒋皓身旁停下,由罗志昌轻声询问。

    “不清楚。”蒋皓摇头。

    “要真正深刻认识一种灵阵图,并且彻底的掌握,绝不是一朝一夕能实现的。”罗志昌轻叹一声,“哎,这孩子天赋自然没得说,只是太过急于求成了。”

    “关键是我们还不好多劝。”房奇苦笑。

    “他应该能行。”蒋皓插话。

    罗志昌、房奇目显惊愕,以征询的目光看向他,等候蒋皓的解释。

    “别人无法做到的事情,他未必就不行。我器具宗九百年的历史上,没有人能达成的事,已经由他实现了。所以他既然还坚持,我就相信他可以做到。”蒋皓这么回答。

    罗志昌和房奇认真一想,也暗暗点头,算是被他说服了。

    “蓬!”

    一圈五彩光波,突地从秦烈掌心灵板上释放出来。

    在那灵板上,如蛛网般的花纹慢慢浮现出来,迅速扩散向灵板上的每一个角落!

    随着五彩光波的涌现,随着蛛网花纹的凝生,一股束缚禁锢的能量,倏然从灵板传来!

    秦烈忽地闭上眼。

    他按在灵板的手指,如飞动中苍蝇的翅膀,忽然剧烈地颤栗抖动起来!

    点点灵光溅射而出!

    一点炫目白光,从他指尖璀璨亮起,如黑夜寒星般夺目!

    在三大供奉惊骇看来之时,那璀璨光芒陡然一收,竟全部隐没在灵板之中。

    也在此时,秦烈重新睁开眼睛,将那块表层多出许多蛛网花纹的灵板,朝着三大供奉扔了过来。

    “你们看一看,看看里面的灵阵图,可是真正的天网禁魔图。”秦烈不确定地说道。

    三大供奉身躯微颤,心神也是巨震,都下意识地伸手去接那飞来的灵板。

    然而,也不知道是因为他们太过于激动,还是因为年岁太大了,那块飞来的灵板,竟然就在三人伸出的手掌中间落地。

    “啪嗒。”灵板清脆摔在石地上。

    三人竟无人能接住。

    房奇和蒋皓没有一丝尴尬,眼睛明亮无比,都齐齐要去捡地上的灵板,但手在半空时,两人看到另外一只手也落向地上。

    两人一愣后,旋即立即反应过来,忙将自己的手收回,齐声道:“你先来。”

    于是罗志昌将灵板捡起。

    他拿着灵板的手,也颤颤巍巍的,仿佛那灵板重若千钧,让他觉得非常吃力一般。

    房奇和蒋皓屏住呼吸,眼睛一瞬不移的看向罗志昌,看着他以心神感知。

    数秒后,两人看到罗志昌快要腐朽的身躯,忽然猛地一震,也看到了罗志昌脸上的惊憾和狂喜之色。

    在他们的灼热目光下,罗志昌重重点头,心情激动到上气不接下气,道:“没有错,没有一点偏差纰漏,是天网禁魔图!是真正的天网禁魔图!”

    此言一出,房奇、蒋皓也是轰然一震,眼中释放出欣喜若狂的神情。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