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百八十章有种熟悉的感觉……

第一百八十章有种熟悉的感觉……

    凌萱萱小脸微红,盯着秦烈问个不停,对秦烈表现出浓厚的兴趣。

    领悟意境,以意境引发天地之变,前无古人的让器具宗十二根灵纹柱齐亮……这种绝世天才人物,的确能让少女兴致盎然。

    秦烈愣在那儿,一句话没有插,还在思量着要不要向两人表明真实身份。

    隔了三年,再次见到凌语诗,他很迫切地想要将其拥入怀中,有一肚子的话要讲。

    三年前,他曾经许下的诺言历历在目,他还清晰记得凌语诗从小屋走出时的凄然……

    他有千言万语要说,可一想着现在的局势,他又犹豫了。

    他现在的处境并不算很妙。

    他可以肯定,一旦他身份暴露出来,那森罗殿的元天涯必然不会坐视不理。

    当然,器具宗也会全力庇护他,只是现在器具宗外有暗影楼这个强敌,双方的交战正激烈,此时如果再加上一个森罗殿……

    他不知道器具宗能不能顶得住压力。

    万一器具宗在暗影楼和森罗殿的压力下撑不住,亦或者宗门被破,他将立即陷入困境。

    “语诗或许能严守秘密,但这个凌萱萱向来口不择言,如果让他知道我的身份,怕是我将会很快暴露出来。看来,我还是要继续忍耐一段时间,至少等器具宗和暗影楼的争斗结束,至少等我真正站稳了,才能不怕身份暴露。”

    看着凌萱萱叽叽喳喳问个不停,秦烈暗暗下定决心,不打算在这时候和凌语诗说清楚。

    心神一定,他便默运寒冰诀,流露出一股生人勿进的森寒气息,冷声道:“我们还是谈点正事吧。”

    此言一出,凌萱萱连珠炮般的问话,也就戛然而止了。

    凌语诗嗔怪地瞪了她一眼,轻叱:“小妹,你少点问题。”

    “哦。”凌萱萱老实了下来。

    “在你们面前有纸和笔,你们分别写下你们的身高,体重,手掌和手臂尺寸,习惯用那一只手作战,还有修炼的灵诀特点,特别的杀手锏等等。”秦烈神情冷漠,冷淡道:“我要知道的清清楚楚,只有完全了解你们的状况,我才能炼出你们满意的灵器。”

    “好。”

    两女一提起灵器,明眸都亮了起来,忙低头执笔,在眼前的纸上详细书写起来。

    她们时而蹙眉深想,时而交流着意见,花费了整整半个时辰时间,才将她们认为重要的细节都记录下来,旋即略显敬畏的,将写满蝇头小字的纸张递了过来。

    秦烈接过,扫了一眼,又道:“将你们的灵诀施展出来让我看看。”

    凌语诗和凌萱萱忽视一眼,突然同时站了起来,一起运转灵诀。

    凌语诗美眸碧波荡漾,全身流转出一圈圈涟漪波纹,那些波纹汹涌如巨*,一叠叠的扩散向周边,产生很强烈的推挤力。

    一滴滴晶莹水珠,由纯粹的水之灵力凝聚而成,剔透冰亮,如一颗颗钻石悬浮她身侧。

    随着她灵诀的变幻,那一滴滴钻石般的水珠,陡然间飞旋起来,给人一种很强压迫感。

    凌萱萱则是原地起舞,一簇簇火苗从她身上飞逸出来,那些火苗如云团,如红灯笼,释放出炙烈高温,烘烤的石壁红彤彤的。

    在簇簇火苗中,凌萱萱如火焰精灵,舞姿火辣妖娆,别有一番惹火魅力。

    出奇地,凌语诗那钻石般的水滴,那汹涌的水纹波动,竟然和她释放出来的一簇簇火苗并不冲突。

    相反,这两姐妹的水柔之力,还有那火焰能量,似乎还能相互增强。

    秦烈注意到,在凌萱萱起舞时,凌语诗周边凝结出来的水滴,不但没有被火焰消融,还变得更加明亮剔透起来,仿佛内部水之灵力得到了增强。

    “我们两姐妹的灵诀,一水一火,但相互不抵触,还能水火交融。”凌语诗认真解释。

    秦烈暗暗点头,看了一会儿,说道:“可以了。”

    于是两姐妹收敛灵力,又重新在他身前坐了下来,都深深看着他,等候他的问话。

    “你们习惯什么样的器物。”秦烈问。

    “环,我喜欢环,最好两个以上的圆环。”凌语诗答道。

    秦烈猜出来了,以前她使用的灵器,就是一个双心环,两个圆环被她舞动起来煞是好看,看来她的爱好还是没变。

    “我喜欢锤子!”凌萱萱娇呼道。

    “我知道了。”秦烈想了一下,说道:“你们就留在器具城,等我将灵器炼制出来,我尽量不让你们久等。”

    “谢谢。”凌语诗真心道谢。

    秦烈脸色漠然,眼神却是一乱,忍着心中的剧烈动荡,他站了起来,淡然道:“可以出去了。”他先一步离开。

    “姐,这人好有性格啊。他比陆师姐还要冷傲一点,你说是不是他听人说过陆师姐的脾气,所以故意不准陆师姐进门?”凌萱萱小脑袋一转,娇憨道:“肯定是这样,听人说性格冷傲的人,见不得别人比他还要傲慢,他肯定是看不惯陆师姐!”

    凌语诗莞尔轻笑,摇头说道:“胡说八道什么呀?他要么认识陆师姐,要么是陆师姐在什么地方得罪了他,不然他不会那么对待陆师姐的。”

    “嗯,也有可能啊,陆师姐那臭脾气,连七个山谷的人都吃不消。肯定是那秦冰的朋友,或者亲戚什么的人,曾经被陆师姐给气到过,所以他才会那么做。”凌萱萱说着话,两人也往外面行去。

    “这秦冰,给我的感觉有点奇怪……”凌语诗忽然道。

    “奇怪?什么地方奇怪了?”凌萱萱问。

    “我也说不上来,就是觉得他看我的眼神,让我觉得有点心乱。”凌语诗蹙眉,“很奇怪的感觉,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这个人有点熟悉。”

    “可能是因为他有点像陆师姐吧?所以我们才会觉得熟悉,两人都是一样的冰冷,一样让人觉得难以相处。”凌萱萱说。

    “或许吧。”凌语诗也说不出个所以然,也就没有细想,和她一起走了出去。

    密室外。

    唐思琪一行人在默默等候着。

    “秦冰难道认识凌家姐妹?”以渊摸着下巴,轻声嘀咕:“不对啊,他没道理会认识那两个丫头,那他为什么这么阔绰?让宗门承担一切灵材,不论炼坏多少次,灵材都由宗门承担,他对那两姐妹也未免太好了一点”

    这同样也是唐思琪、莲柔、欧阳菁菁疑惑的地方。

    一般来说,求器者找器具宗的炼器师炼器,不但需要自己准备好灵材,还需要缴纳一笔不菲的费用,就算是炼器师最后没有能将灵器成功炼制出来,也顶多答应下次继续帮忙炼制的。

    像秦烈这样自己提供灵材,不收取酬劳,还保证成功的炼器师几乎没有。

    “奇怪,难道他不知道炼器界的规矩?”莲柔也是暗暗摇头。

    “或许,他看上了那两姐妹也说不定……”以渊笑容暧昧起来,呵呵说道:“如果是这样,那一切就说得通了,男人嘛,一旦看到中意的对象,很容易就丧失理智了。”

    此言一出,莲柔脸色一愣,欧阳菁菁眼神一阴,唐思琪则是微微皱眉。

    “糟糕。”以渊一见三女的神情,忽然觉得有些不妙。

    也就在这时候,秦烈从密室内走了出来,“秦冰!凌语诗和凌萱萱是阴煞谷谷主的亲传弟子,你少打她们的主意!炼器归炼器,你要是敢提什么非分条件,我绝不会饶过你!”欧阳菁菁冷哼道。

    莲柔看向秦烈的目光,也多了一丝怀疑,也怀疑秦烈别有居心。

    本来说要找秦烈谈事情的唐思琪,此刻低哼一声,白了秦烈一眼,竟甩头走开了。

    “怎么回事?”秦烈一脸莫名其妙。

    “秦兄,那个,都是我嘴贱!”以渊大骂自己。

    欧阳菁菁瞪了秦烈一眼,忽然走进密室,表情凝重地看着凌语诗、凌萱萱,问道:“那家伙有没有对你们提什么非分的条件?在密室里,他,他有没有对你们不规矩?”

    凌语诗两姐妹讶然,同时摇头,齐声道:“没啊。”

    欧阳菁菁这才松了一口气,“你们都将情况说清楚了吧?”

    “嗯。”两女点头。

    “那好,陆璃可能在外面等的不耐烦了,我们先出去吧。”欧阳菁菁点头,带着两姐妹离开密室,经过秦烈身旁的时候,她又低声警告:“她们是我七煞谷的人,你最好别乱打主意,否则休怪我不客气!”

    “秦冰,我想知道你为什么会特别对待这两个姐妹?”莲柔也质问。

    “没什么,就是想认真帮别人炼一件灵器,来检验我最近对灵阵图的理解,仅此而已。”秦烈皱眉道。

    “鬼才信你!”莲柔哼了一声,也扭头走了。

    “以渊,你到底对她们说了什么话?”秦烈脸色一冷,忽然意识到这些女人种种反常,怕是都和以渊有关。

    “也没什么,我就说你恐怕看上那两个姐妹了,大家都是男人嘛,我能理解。”以渊有些尴尬,讪讪笑着:“那两个姐妹的确很不错,气质迥异,模样也靓丽,你会动心也正常,我也是从一个正常男人的角度出发,去想这件事,毕竟你这次太阔绰了,很容易让人这么想。”

    秦烈脸色沉了下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