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百九十七章 最后一根灵纹柱!

第一百九十七章 最后一根灵纹柱!

    天就要亮了。

    器具宗的外宗,所有不擅长战斗的门人,都早早来到焰火山的山上。

    外宗,只剩下少部分外宗长老和血矛武者,他们聚集在后院方向,不敢踏出宗门一步,都在默默等候着。

    等候着琅邪和冯蓉的归来。

    外宗一间荒废多年的炼器室中,一个破旧的青铜大鼎内,忽然传来异响声。

    “这里应该是炼器室,这一间有很多年没人租用,我们现在可以出去了。”唐思琪在鼎内轻声细语。

    “好,我们出去。”秦烈从青铜大鼎冒头,先一步跳将出来,然后伸手掺着唐思琪,把她也拉了出来。

    布满灰尘的炼器室,两人现身后,忽视一眼,神情都有些异样。

    秦烈调整了一下,又将自己保持在冷漠心境,神情变得淡然。

    唐思琪轻咬着下唇,一双妩媚动人的眼睛,滴溜溜转动了一圈,忽然呵呵轻笑起来。

    秦烈这装模作样的神色,让她暗暗好笑,让她觉得秦烈其实颇为羞涩,一直都是用冷漠来掩饰着自己。

    假山洞穴内,石道中,那两段旖旎……让两人之间的距离拉近了不少。

    向来都喜欢捉弄人的唐思琪,对一年前的那件事,一直都耿耿于怀,如今给她找着机会了,她时不时地就调侃秦烈两句……

    她反而渐渐占据了主动。

    美眸碧波荡漾着,她笑盈盈说道:“准备好出去了么?”

    秦烈忽然紧张起来,他在唐思琪这番话落下后。不由地放出灵魂意识探索,窥探周边的动静。

    “咦?”

    周边的外宗长老程平,在秦烈以灵魂游弋之时,敏锐的觉察到。

    “有人在炼器室那一块!”程平微愣后。忽地轻喝。

    他和两名血矛武者,几乎瞬间赶向那炼器室,在一个已经沦为杂物间的废弃炼器室门口,程平停了下来。

    对身旁两名血矛武者做了一个手势。让他们分散开来准备包抄,然后他才低声问道:“谁在里面?”

    一听程平声音响起,秦烈和唐思琪同时松了一口气。

    两人生怕这时候器具宗的外宗,也被五大势力占领了,生怕一冒头,所见的都是暗影楼、森罗殿的杀手在游荡。

    真要那样,他们这趟就是自投罗网,自寻死路。

    “程长老么?是我,唐思琪。”

    “我是秦冰。”

    两人分别表明身份。

    程平猛然一惊。低喝道:“真是你们俩?你们怎会在这里?”他冲两名血矛武者重新打了一个手势。

    那两人将手中的灵器慢慢收了起来。

    秦烈和唐思琪两人。这时候从蛛网高悬的木门口走了出来。走到了程平面前。

    “秦冰!唐思琪!竟然真是你们!”程平惊喜起来。

    “老程?”远处传来童济华的呼声。

    “没事,秦冰和唐思琪回来了!”程平喝道。

    “啊?”童济华也惊喜起来。

    不多时,童济华领着五名血矛的武者。也从远处赶了过来,他惊奇看向唐思琪。问道:“你们怎么回来的?以渊和莲柔呢?”

    唐思琪眼神一黯,“以渊和柔姐应该不会回来了。”

    “出事了?”童济华表情沉重。

    “究竟怎么一回事?”程平轻喝。

    唐思琪详细说明外面的情况,点出琅邪、冯蓉到达后,帝十九、元天涯的现身,说明血影的厉害,还有和血矛之间的联系,她将夜里发生的事情,一一道明清楚。

    童济华和程平听的一惊一乍,两人时而看向秦烈,眼中流露出震惊之色。

    以灵器的爆炸震碎血影身躯,以大地之力让血影深陷,又先战庞峰,后战陆璃,成功带着唐思琪返回宗门,这都是他干的?

    身为外宗长老,童济华和程平深知庞峰的可怕,也听过陆璃的厉害之处,更加能想象血影的恐怖。

    秦烈一路带着唐思琪,从动乱的器具城,能艰难返回宗门,在两人来看简直不可思议。

    “情况如何?”秦烈问这边的状况。

    “很糟糕。”程平叹息一声,说道:“血矛派出去的人,一旦出去,就没有能够回来的。琅邪和冯蓉大人现在也不知踪迹,宗门外面则是聚集着众多五大势力强者,他们封锁了出路,显然准备将我们困死。”

    “还好他们没有攻下来,不然,我们根挡不住。”童济华也是苦笑。

    “宗主和三大供奉呢?”唐思琪问。

    “都在山顶,他们应该也是一筹莫展,毕竟他们并不擅长战斗。”童济华深深皱着眉头,“是我错了,我不该将事情告诉以渊,如果不是那样,琅邪大人就不会身陷险境,他如果能坐镇血矛,我们或许还有一战之力。”

    “和你没有关系。”秦烈沉着脸,“按照以渊所言,五大势力想对宗门下手,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就算是没有我,没有杀死梁少扬一事,五大势力早晚还是会过来。我的出现,只是将这件事提前了一点而已。”

    “这里并不安全,你们去山上吧,短时间内,他们应该不会登山。”程平道。

    “嗯,我们先上山,看看宗主和三大供奉怎么说。”唐思琪点头。

    秦烈和她一道儿,出了这一块的炼器区,往焰火山的方向走去。

    天色渐亮,焰火山山脚下的那广场上,十二根灵纹柱如参天柱子,依然高高耸立着。

    秦烈和唐思琪两人,就在广场上走动着,在一根根灵纹柱下前行。

    途径那第十二根灵纹柱的时候,秦烈脚步微顿,他看向这最后一根没有能悟透其中玄妙的灵纹柱。内心隐隐有点遗憾。

    他明白,一旦器具宗不复存在,这十二根灵纹柱要么被敲碎毁去,要么被五大势力瓜分。

    不论哪种情况。十二根灵纹柱都不可能继续留在这里。

    而他,也再没有机会去领悟最后一根灵纹柱上的玄妙,不能弄清楚这最后一根灵纹柱的里面,到底烙印着什么样的玄奇灵阵图。

    这让他觉得有些遗憾。

    因此。在上山前,他又一次看向这最后一根灵纹柱。

    然而,只是深深看了一眼,他便忽然愣住了。

    他嗅到一股浓烈的血腥味!

    那血腥味,竟然来自于面前的灵纹柱,来自于柱子表面!

    他的身子完全顿住,他皱着眉头,深深去看这一根灵纹柱上绘刻的远古大地图画,他看到勾勒图画的线条。竟染上了猩红鲜血!

    灵纹柱上。一根根奇妙的线条。仿佛由鲜血凝成!

    这绝对和之前他所见的不一样。

    “不对劲!”

    秦烈脸色凝重起来,他看了一会儿,就这么突然坐下。

    坐在最后一根灵纹柱下面。

    “唐师姐。你先回焰火山,我一个人坐一会儿。一会儿就好。”秦烈说道。

    前方也停下脚步的唐思琪,回头看向他,神情疑惑,“怎么?还不死心,要在宗门毁灭之前,将宗门最后一块瑰宝的秘密揭开?”

    “给我一点时间。”秦烈丢下这么一句话,凝结一缕精神意识,飞逸向染血的古象形字,以灵魂念头慢慢描绘。

    不多久,这最后一根灵纹柱的远古天地图卷,如忽然变得鲜活。

    在秦烈眼中,那柱子上栩栩如生的古老大地,如被蒙上一层血色,给他一种心惊胆颤的可怕感。

    他的一缕精神意识,又一次尝试冲击灵纹柱内部,要穿透壁障。

    他嗅到一股更加浓稠的血腥味,他心中生出一种错觉:灵纹柱内部,如有浓浓鲜血流溢着……

    强忍着心中的不适,他这一缕精神念头,猛然往内部壁障冲击!

    出奇的,至少数十次将他精神念头弹回来的壁障,这次竟然没有拦阻他,他的一缕精神念头,极其顺利的一穿而入!

    下一刻,一个染血的小空间在他意识内展现出来。

    这是灵纹柱内部的世界!

    天色血淋琳的,大地暗红色,这是一个广场,一个和外面一模一样的广场!

    这里也有十二根灵纹柱,十二根灵纹柱也是绘刻着种种玄妙神奇图案,那些瑰丽画面都在慢慢蠕动着,如拥有着生命意识……

    譬如天网禁魔图内的妖魔邪物,都在嗷嗷怪叫,啸声并非无声,而是惊天动地!

    九曲长河图内一条条天河,如银河横贯上空,内部清澈河水在缓缓流淌着。

    天禽翱翔图内的飞禽异兽,在这片血红色空间展翅高飞,不断释放出一阵阵惊人的灵力波动。

    ……

    十二根灵纹柱上的灵阵图,在这里都像是能量充沛,在血色天空下笼罩着下方。

    封禁着下方一个瘦骨嶙峋的老人!

    那老人,低垂着头,瘦的如一具骷髅披着一层人皮,浑身没有一点血色。

    十二根锈迹斑斑的锁链,一端连着灵纹柱,一端连着他的浑身骨头,猛然一看,那些锁链如从他体内生长出来的,和他浑然一体。

    十二根灵纹柱,都有一根锁链连着他的骨头,十二根灵纹柱上方的灵阵图,之所以活动着,明显也是为了封禁他。

    广场上,最后一根灵纹柱内部的天地,竟然禁锢着一个形同厉鬼的老人。

    秦烈心神震撼。

    也在此时,这低垂着头的老人,忽然抬起头,苍白如纸的脸上,一双赤红如血的眼睛中,释放出骇人之极的血光!

    “你是谁?游宏志呢?他怎么没来!”老人盯着秦烈厉喝。

    秦烈这一缕灵魂意识,在他眼中似乎无所遁形,被他这么看了一眼,秦烈的一缕灵魂意识竟然一下子溃散,直接就化为一缕缕轻烟消散掉。

    ……

    ps:  ps:这周很艰难的上了周推荐榜,请大家将推荐票扔来,让《灵域》能在榜单上呆上一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