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二百零八章 一言为所爱

第二百零八章 一言为所爱

    琅邪的强大,其实早已深入人心,甚至让八极圣殿和玄天盟都颇为忌惮。

    八极圣殿和玄天盟在决定对器具宗动手的时候,就明白琅邪必成麻烦,必须要解决掉琅邪,才能没有后顾之忧踏入器具宗。

    因此,琅邪被诱导到血影、梁央祖、帝十九、元天涯精心筹划的陷阱,准备联合梁央祖、帝十九、元天涯三人之力,来袭杀琅邪。

    结果琅邪依然冲出重围!

    之后,帝十九死追琅邪,联合图夕要将琅邪除掉。

    在元天涯众人眼中,有八极圣殿的图夕出马,再加上一个帝十九,琅邪注定要陨灭。

    但现在琅邪浑身鲜血而来,就这么站在他们的面前,而被他们寄予厚望的图夕,人头却滚落在他们的脚下。

    图夕为如意境初期修为,再加上帝十九,竟然落到惨死的下场,琅邪究竟有多强?

    史景云、乌拓、苏紫英这三名首脑人物,忽然间神色难堪,忽然齐齐沉默。

    “有趣!嘿嘿!有趣!”身长插满绿色羽毛的血厉,看着琅邪咧嘴大笑,神态欢愉:“不错,很不错!能够将残缺的血灵诀修炼到这种程度,明明一身精血驳杂不纯,竟然还没有发狂,还能保持着理智,嘿,厉害!”

    他毫不掩饰对琅邪的欣赏。

    琅邪沉着脸,没有答话,而是来到应兴然身旁,躬身行礼道:“参见宗主。”

    “好!你果然不负我们的期望,你果然还是回来了!”应兴然振奋道。

    “帝十九呢?”冯蓉插话。

    “帝十九重伤逃了。”琅邪讲话间。身上一滴滴晶莹的血珠,慢慢重新融进他身体。

    每当一滴血珠在他皮肤内隐没,琅邪脸上就会多一分血色,眼中的血光也会明亮一分。

    史景云、乌拓、苏紫英忽视一眼。觉得压力越来越大,而这时候,来自于森罗殿的那些武者,还正被一个血人疯狂屠杀着。

    是毫无反抗之力的被屠杀!

    梁央祖暗中修炼血灵诀三十多年。达到通幽后期境界,最近两年日日吸食人血为生,已达到当年游宏志的强悍程度。

    当年的游宏志,虽然人不像人鬼不像鬼,虽然开始啃噬人肉吸食人血,但他当时的战斗力,却是冠绝周边各大势力!

    琅邪、冯蓉和应兴然三大供奉想击杀游宏志,都要以慢性剧毒一点点腐蚀他的身心,还要趁着他修炼之际。出其不备的突下杀手……

    由此可见当时的游宏志多么恐怖。

    今日的梁央祖。便达到了当年游宏志的可怕程度。将残缺的血灵诀修炼到一种偏执的极致!

    由他一身命精血凝成的血奴,被血厉提升到新的境界后,能短时间袭杀元天涯。对那些元天涯麾下统领的杀伤力有多大,可想而知!

    只见一道血光。在那些森罗殿的武者之间纵横飞掠,血光所过处,森罗殿武者一个个鬼哭狼嚎,浑身鲜血都被引动,都被自己体内的鲜血引爆,被炸碎了身体。

    他们无法扼制住体内鲜血的狂暴!

    随着一个个武者的暴体而亡,开始有更多的鲜血溅落在地,那血人在血泊中游荡一圈,会将所有血迹吸干,然后那血人的血气波动始终没有消褪。

    血厉怪笑起来,“血奴只要能不断饮食鲜血,就能从鲜血中持续吸纳力量,就会延长存在的时间。”

    他看向史景云一众人,询问秦烈道:“要擒要杀?”

    “琅邪大人,你怎么看?”秦烈迟疑了一下。

    “生擒活捉,索求高额赔偿!”琅邪沉着脸,眸中血光闪烁,“我们的器具阁分布在五大势力的城池内,在那些器具阁内,还有很多我们的人,如今他们都被禁锢着,我要需要生擒几个人,来换取我们人员的安全。”

    “擒!”秦烈发话。

    血厉咧嘴大笑。

    “哗哗哗!”

    一条条血迹斑斑的粗长锁链,如一条条血腥巨蟒,突地从秦烈身旁的灵纹柱内飞窜出来。

    那是捆缚血厉体的锁链!

    十一条血淋琳的锁链,虚空游动着,令整个空间都被恐怖浓烈的血煞气息填满,甚至连整座器具城,都像是忽然被一头血腥巨蟒吞入腹中!

    血煞气息,瞬间笼罩住整座城池,让这片天地都倏然变色。

    晴空万里的天空,如涂抹了一层鲜血染料,变成了暗红色,连太阳的强光,这一刻被挡在血色外面,竟无法穿透进来。

    狂躁,嗜血,疯狂,暴戾的气息,从广场上扩散开来,弥漫在器具城的每一个角落!

    “咔咔咔!咔咔咔!”

    血迹斑斑的粗长锁链,巨蟒般缠绕住史景云、乌拓、苏紫英的身躯,将他们拴在一根根灵纹柱上面。

    史景云、乌拓、苏紫英在那锁链飞出的那一霎,便骇然失色,几乎立即就意识到他们和血厉之间巨大的等阶差距。

    于是他们放弃抵挡。

    “史景云、乌拓、苏紫英留着,其余人都可以杀了。”琅邪说道。

    此言一出,被栓在灵纹柱上的史景云三人,纷纷怒吼起来。

    陆璃、凌语诗、凌萱萱、庞峰等一众五方来人,瞬间面如土色,如瞧见了死神的降临。

    “琅邪?”应兴然脸色微变。

    罗志昌三人也纷纷皱眉。

    他们不敢将事情做绝,他们还是怕,怕八极圣殿和玄天盟的报复。

    “对方必须要付出代价。”琅邪眯着眼,突道:“十六血刃,七大血枪!”

    九道身穿血衣的武者,从各个角落冒出来,这九人身上都是沾满血迹。很多人断了手臂,很多人身上的血洞还在冒着血水……

    十六血刃和七大血枪,乃琅邪一手挑选,一手训练出来的血矛卫士。他们每一个人都历经血战洗礼,都是从死人堆爬出来的强者。

    然而,如今十六血刃只剩下六个,而七大血枪。也只剩下三人。

    “这一战,血矛武者死了近七成!”琅邪血红的眼睛,死死瞪着史景云、乌拓、苏紫英,“难道他们不应该付出代价?!”

    应兴然沉默了。

    三大供奉轻叹一声,摇了摇头,没有继续劝说。

    “杀!杀光那些行凶者!”童济华怒吼。

    “杀!杀!杀!”剩下的六个血刃,三杆血抢,齐齐厉喝。

    一股浓烈的血腥味,从这九人身上传来。他们一步步朝着陆璃、凌语诗众人行去。

    “哗哗哗!咔咔咔!”

    血厉体释放出来的粗长锁链。在空中游荡着。在地面上滑行,如在捕捉猎物的巨蟒,在找寻新的目标。

    锁链游弋到五方势力武者身旁时。那些人皆是脸色煞白,皆是不敢动弹一下。

    血厉看向秦烈。“小子,你是什么一个意思?”

    秦烈脸色阴沉,他看着陆璃、凌语诗、凌萱萱众人,看向庞峰。

    庞峰面沉如水,他如磐石般屹立着,在秦烈看过来的时候,他选择和秦烈直视。

    他看了看秦烈,又看了看凌语诗和凌萱萱,他眼神颇为奇怪……

    场内众人中,他是唯一知道秦烈身份的人,他知道秦烈和凌语诗之间的关系,所以他很好奇,好奇秦烈会怎么做。

    因为琅邪要杀的人,有秦烈曾经的未婚妻,有秦烈所爱的人!

    “你会怎么做?”庞峰心中暗暗道。

    “到底杀还是不杀?”这时候,血厉看着秦烈,不耐的问道。

    他只看秦烈一人的态度。

    因为秦烈还禁锢着他的半个灵魂。

    “小妹,没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我来只是想来旁观一下的。”凌语诗忽然握住凌萱萱的手。

    两姐妹的手,都在轻轻颤抖着,她们都不想死。

    但这种局势,由不得她们下手,在这里,在琅邪和血矛武者眼中,她们只是羔羊——待宰的羔羊。

    “姐姐,有没有后悔离开凌家镇?有没有后悔……离开秦烈?”凌萱萱轻声问道。

    “是他赶我离开的,他说他会来找我,他答应过我的,可他没来……”凌语诗眼眶湿润了,她一颗心渐渐绝望,“恐怕,恐怕我等不到他来找我了。”

    这一刻,她真正后悔了,她后悔离开凌家镇,后悔曾离开秦烈。

    如果能回到三年前,她会不顾秦烈的劝说,她会坚定的留下,会和秦烈一起留在凌家镇。

    “他为我们凌家做的已经够多了。”凌萱萱幽幽道。

    “嗯,我这辈子欠他的,想以后慢慢偿还,但现在……我怕是没有机会了。来世吧,欠他的,我来世偿再还他……”凌语诗一脸凄然无助。

    “别人我不管,但这两个姐妹,我要她们活着!”

    就在这时,秦烈突地伸手,指头远远点向凌语诗、凌萱萱姐妹。

    他看向琅邪,看向应兴然,看向三大供奉和七大长老,看向那些杀气冲天的血矛武者,喝道:“谁敢动她们姐妹,不管他是谁,我都要他血溅当场!”

    此言一出,广场上所有人都耸然变色,就连史景云三人,还有应兴然一众,也被同时被镇住。

    要杀陆璃、凌语诗、凌萱萱姐妹的,是琅邪,是血矛。

    宗主应兴然,和罗志昌这三大供奉也算是默认,这就意味着器具宗上下都达成了默契。

    然而,身为关键人物的秦烈,却突然放出这么一句话,这究竟为何?

    很多人震惊,但却不明,都看不懂秦烈的想法。

    只有庞峰懂。

    可他没说,他如一块又硬又臭的石头,一言不发,但眼中却闪过一丝异芒。

    血厉同样不懂,但他知道他要听秦烈的,所以他点头,简单直接道:“好,谁敢动那两个女娃,我就让他血溅当场。”

    众人看向凌语诗和凌萱萱,忽然发现两姐妹身躯巨颤,发现她们热泪盈眶,发现她们死死盯着秦烈。

    众人只当两姐妹喜极而泣,当她们只是感激秦烈,却不知,两姐妹从秦烈最后一句因激动而失控的声音中,已经猜出了他的身份——秦冰就是秦烈!

    ……

    ps:  ps:来一张月票好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