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二百一十章 今非昔比

第二百一十章 今非昔比

    !梁央祖、元天涯被杀,史景云、乌拓、苏紫英被锁链捆灵纹柱上,五方势力进入器具宗的首领,下场都颇为凄惨。

    没有首脑坐镇,这五方势力的扈从,根本不需要血厉出手,单单血矛和琅邪的攻势,加上那梁央祖本命精血凝炼的血人,便足以横扫全场。

    焰火山的山脚下,灵纹柱所在的广场,一条条猩红火光纵横交错,一声声惨叫声刺破天穹,一具具鲜活躯体变成尸身······

    “庞峰要活的!”应兴然沉喝。

    琅邪点头。

    血厉在一根灵纹柱下方坐着,他本体也没有御动锁链,没有对广场上的五方势力来人追杀。

    他看向秦烈,说道:“最后一道封印!”

    秦烈沉吟了一下,朝着凌语诗、凌萱萱姐妹挥手,示意两姐妹过来。

    “陆师姐……”凌萱萱轻声道。

    陆璃站在人群中,她看着身边一个个七煞谷武者惨死,被血刃疯狂屠杀着,她浑身泛出无力感。

    虽然那些人,并不是阴煞谷的,可看着他们就这么死在面前,陆璃依然无法接受!

    于是陆璃拔剑。

    “歇着吧!”童济华冷哼一声,左手抛出一个湛蓝色光圈,光圈一层层罩住陆璃。

    陆璃瞬间动弹不得。

    “你们可以带她出去。”童济华看了凌萱萱一眼。

    凌萱萱神色一颤,忙和凌语诗一起扶住陆璃,将陆璃从这片战圈拖出去。

    在众人异样的目光中,两姐妹带着身子被束缚着的陆璃,就这么来到秦烈的身前。

    秦烈脸上冷峻消失,眼神也极为复杂,看着两姐妹说道:“快四年了……”

    “秦烈啊······”凌语诗情绪有些失控,她泪眼婆娑,想一头扑入秦烈怀中但在众目睽睽之下,她只能死死克制。

    “能再见你真好。”凌萱萱喃喃道。

    “你最好杀了我!”陆璃身子被禁锢,但语气依旧冰冷,眼神依然冷冽。

    秦烈皱眉他看向陆璃,沉默了一下,说道:“四年前,在凌家镇的时候,你曾经劝我忘掉语诗,你说从那天起,我和她将是两个世界的人。那一年我甚至不够资格见你师傅一面,她也从始至终未曾踏出马车,未曾留意过我这么个小角色。”

    陆璃冷哼一声。

    “那一年我曾说过你和你师傅不配决定我和她的事,我说过,你们没有那个资格。”秦烈眯着眼,淡淡说道。

    “你依仗的只是外力而已!”陆璃反驳。

    “外力?”秦烈淡然一笑,平静说道:“你们今天胆敢踏入器具宗,凭借的难道是你们七煞谷的一谷之力?没有外力,你们敢对器具宗下手,没有玄天盟和八极圣殿的授意,你们敢来?”

    陆璃语塞。

    “你师傅会求到我头上我要她亲自来器具宗,我要她亲自来求我,求我放你离开器具城求我饶过史景云的命。”秦烈咧嘴,“你说她会不会来?你说……她会不会求我?”

    陆璃脸色变得无比难堪。

    在凌语诗、凌萱萱要讲话之前,秦烈忽然闭上眼说道:“我还要做点事情。”

    他集中精神意识,重新进入灵纹柱内部天地,去破解最后一道封印。

    广场上,琅邪带着血矛和外宗武者,在继续袭杀五方扈从。

    真正踏入器具宗宗门的人,并不是极多,他们都只是梁央祖、元天涯、苏紫英、乌拓、史景云的亲信亦或者在宗派内有身份特殊的小辈。

    这些人,失去五方首脑抗着压力后此刻根本无法对抗琅邪和血矛。

    他们接连惨死,广场上惨叫连连,尸身不断出现······

    器具宗宗门外,一个塔楼上方,以渊居高远眺,远远看向焰火山山脚下。

    他能模糊看到一道道人影,看到一条条血线飙升,能从中猜测出广场上的局势。

    尤其是,在半小时之前,一股冲天血煞气息的轰然爆发,更是让以渊心惊胆颤。

    具体情况他不太清楚,但他知道器具宗内发生了剧!变′知道五方势力应该遭遇了惨败。!

    以渊于是沉默,沉默了许久许久,沉默的令莲柔都觉得难受。

    一直以来,以渊在面对她的时候,话语都特别多,多的令她心烦,如现在一般始终沉默的以渊,让她有点不适应。

    —她被以渊以银绳拴着,她并不知道远处的器具宗,如今正发生着什么。

    好一会儿,以渊忽然帮莲柔将束缚解开,在莲柔疑惑不明的目光中,以渊说道:“你现在可以重回宗门了。”

    莲柔愕然,“为什么忽然放我离开?”

    以渊苦涩的笑了笑,解释道:“因为如今情形有变,从现在起,你应该安全了。而我,可能将要面临器具宗的追杀······”

    这句话落下后,以渊忽然纵身从塔楼上跳跃下来,一个人朝着外面行去,边走边说道:“原谅我的胡来,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你好好活着。我走了,我要回紫雾海了,请一直记得我,就算是恨……也请记着我。”

    以渊身影渐行渐远。

    在意识到局势不妙-后,他第一时间调整自己,果断做出最明智的决定。

    他要趁着血矛没有反攻城内之前,迅速离开器具城,要先一步保住自己的性命。

    塔楼上,莲柔呆呆看着以渊身影消失,她心里如打翻了五味瓶,她想恨以渊,可不知为何,她心中的恨意始终无法凝聚。

    “器具宗的危机解除了么?真如以渊所言么?”许久后,莲柔默默下了塔楼,往器具宗的方向行去。

    森罗殿、七煞谷、暗影楼、云霄山、紫雾海五大黑铁级的势力,各自派遣高手过来,一起来对付器具宗,宗门究竟如何扭转的局势?

    莲柔有点不敢相信。

    广场上。

    一具具尸身横七竖八摆放着,那些人皆是五方势力的扈从,皆是史景云、乌拓、苏紫英的手下和亲信。

    而他们,被拴在灵纹柱上,只能看着那些人被杀,他们眼中几欲喷发出火焰来。

    “如今的器具城,还聚集着不少五方势力的来人,这些人,都该杀!”冯蓉咬牙道。

    琅邪点头,沉着脸说道:“我现在就去处理。”

    他看向秦烈,此刻秦烈闭着眼,正在帮助血厉却破解最后一道封禁。

    琅邪愣了一下,旋即又看向血厉,皱眉问道:“这里应该没问题吧?”

    血厉嘿嘿怪笑,他瞄了一眼秦烈,说道:“他说没问题就没问题。”

    琅邪于是不再多言,他提着血矛,忽然朝着宗门口行去。

    剩下的那些血矛武者,一声不吭,都沉默跟在他身后,一个个杀气冲天。

    不多时,琅邪来到宗门口,一眼看到莲柔。

    莲柔微惊,忙躬身行礼,娇呼道:“琅邪大人。”

    琅邪漠然点头,“你怎会在这里?”

    “我······”莲柔简洁说明她的遭遇,然后问道:“宗门,宗门没事吧?”

    “没事了,你现在可以进去。”琅邪皱着眉头从莲柔身边走过,然后吩咐:“给我全力反击!如果碰见那个叫以渊的小子,别立即杀死,我要活的!”

    以渊为了救莲柔,背叛了器具宗,将他和冯蓉还有秦烈带入必死之地,差点将他们三人全部害死。

    他绝不可能放过以渊。

    莲柔听着琅邪隐含怒意的吩咐声,芳心一沉,竟莫名为以渊担心起来,暗暗祈祷他能尽快出了器具城,祈祷他不会被血矛逮住。

    就在此时,一股铺天盖地的恐怖凶煞气息,忽地从器具宗内扩散开来。

    那血煞气息如瞬间将器具城都给裹住,让所有人都喘不过气来,让所有人灵魂颤栗。

    一个疯狂至极的桀桀怪笑声,也从焰火山的山脚下传来,伴随着浓浓血煞气息,这笑声开始在整个器具城回荡不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