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二百一十二章 秦烈的心结

第二百一十二章 秦烈的心结

    第二百一十二章秦烈的心结

    “器具城发生巨变!”

    “出大事了!”

    “我们的人正被屠杀!”

    城外,有许多村落,有不少高坡山林。(文學馆)

    此时,在那些区域,传来一个个惊叫声。

    森罗殿、七煞谷、暗影楼、紫雾海、云霄山这五大势力,另外派遣了后续武者过来,那些人就分散在器具城的城外,随时准备支援城内。

    如今,他们通过各自的渠道,都知道器具城内的局势,已经超出了他们的预料。

    很多人都渐渐坐不住了,都悄悄朝着器具城汇聚,要弄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竟然让五方势力全部失利。

    谢静璇和梁忠,还有二殿主曹轩瑞,也都往器具城赶来,也想尽快稳住城内的局势。

    “谢小姐,如果你们谢家那位在附近,还请……能尽快联系上。”玄冥兽身上,曹轩瑞表情肃然,“琅邪在城内,这说明梁央祖等人失败了,图夕大人……和帝十九都没有见人,一定出了意外。”

    梁忠脸色阴沉,“图夕为八极圣殿派遣下来的如意境强者,我想不出器具城谁人能够让他消失?”

    “琅邪很强!有一次,我曾经试探过琅邪的实力,结果,我还没试探出来,差点被一股血煞气息迷失了心智。”曹轩瑞不自然地说道。

    谢静璇和梁忠诧异看向他。

    屠漠、屠泽、卓铎一行人,也一脸讶然,“大人。您和琅邪交过手?”卓铎轻呼。

    曹轩瑞苦笑,“不算交手,是我试探了一下他的实力,我敢肯定琅邪的真正实力。要超过总殿主和云霄山山主。在周边势力中,应该无人能够抗衡琅邪,就算是图夕大人……也未必就能稳胜。”

    谢静璇眼瞳闪耀出异光,她略一思量。忽然从脖颈上将一枚菱形饰品拧下来,一根白莹的手指突地点在饰品上。

    清脆悦耳的铃声,从那菱形饰品内传出,谢静璇用心神聆听。

    “静璇,来器具城东城山林内。”一个浑厚低沉的男声,很清晰的从菱形饰品内传出。

    “去东城山林!”谢静璇重新将那菱形饰品收好,一拍身下的玄冥兽,那玄冥兽陡然狂飙出去。

    “大人?”卓铎看向曹轩瑞。

    “跟上她!”曹轩瑞轻喝。

    森罗殿的一行人,在傍晚的霞光下。骑着玄冥兽和独角马。如一缕缕轻烟般。迅速掠向东城的山林间。

    半个时辰后。

    谢静璇和梁忠率先来到那片山林,“二叔?你在何处?”

    “静璇,来这边。”一人在山林深处招呼。

    不多时。谢静璇和梁忠来到声音传来的位置,见到一个身穿蓝色长袍。模样英俊的中年男子。

    此地,明显有着激烈战斗的痕迹,许多古树被折断,林间树叶如草覆盖着地面,许多树叶上都有血迹。

    一具无头的尸身,就在那中年男子脚下,他看着脚下的尸体,说道:“这是图夕。”

    “图夕?八极圣殿的图夕?”梁忠惊叫。

    谢静璇脸色微变,“二叔,是谁杀死的图夕?”

    “还能是谁?除了琅邪,器具宗有谁能杀死图夕?”谢之嶂反问。

    “琅邪,琅邪应该只是通幽境后期,他……”梁忠哑然。

    “越级挑战虽然不容易,但并非不可能。琅邪虽然只是通幽境后期修为,但他修炼的灵诀极为恐怖,而且他手中持有的灵器,也都是高等阶的。另外,琅邪极其重视肉身的淬炼,他身体的强悍程度,远超一般的通幽境武者。”谢之嶂语气平静,神情认真,“他具备一切越级挑战者应具备的条件。”

    谢静璇和梁忠沉默了。

    “器具宗果然不容小视,再给器具宗几十年时间,玄天盟和八极圣殿想要对付他们,怕是比现在还要困难。”谢之嶂摇了摇头。

    话罢,他慢悠悠往器具城行去,如正常赶路一般,但在谢静璇和梁忠的眼中,他的身影很快变得模糊不清。

    在谢之嶂离开后,曹轩瑞和一众森罗殿的高手,才迟迟赶到。

    “这是谁的尸身?”曹轩瑞惊叫道。

    “图夕。”丢下这么一句话,谢静璇也驱动着玄冥兽,去追赶谢之嶂的脚步。

    “图夕!竟然是图夕!”曹轩瑞悚然变色,旋即立即下令,“传讯各方,就说八极圣殿的来人图夕被斩了头!让其余四方都小心起来!”

    “遵命!”

    ……

    器具宗。

    焰火山的半山腰,秦烈和凌语诗面朝着夕阳,站在一处峭壁上。

    残霞满天,火烧云遍布天上,将焰火山涂抹了一层红艳的染料。

    “还记得在药山的时候,你我也曾这般看着夕阳下山,一晃四年了,真没料到我们会在焰火山上,能再次并肩看日落。”秦烈感叹道。

    回想起四年前在凌家镇的生活,秦烈感慨万千,如今一看,他发现他在凌家镇的那些日子,是那么的平静,那么的令人怀念……

    他十岁来到凌家镇,和他爷爷寄居在凌家,在药山相依为命。

    前五年,他活在自己的世界中,他在无法无念的状态苦修着天雷殛,天天听着他爷爷的啰嗦,听他爷爷说种种炼器方面的有趣事。

    之后,他爷爷消失,他也走出无法无念的状态。

    凌语诗旋即走入他的生活,天天在小屋中唠叨,说一些她所遇到的琐事。

    如果没有鸠琉瑜和陆璃的到来,他还能享受很长一段时间的平静,他能和凌语诗一起度过人生中最美好的那几个年月……

    “你说过,你会来七煞谷找我的。我等你四年了……”凌语诗柔声道。

    红霞照耀在她脸上,让她俏脸平添一分妩媚,让她此刻显得极为动人。

    “以星云阁一个小武者的身份去七煞谷见你?”秦烈低垂着头,语气有些苦涩:“真要是那样。我恐怕连踏入阴煞谷的资格都没有。就算是勉强进入了,也会被陆璃嘲笑,被你的师姐师妹讥讽,被那个……名叫李中正的家伙挖苦。”

    “我不该离开凌家镇的。”凌语诗幽幽道:“不离开凌家镇。这四年我能和你在一起,能和……父亲在一起,或许父亲也不会死。”她明眸内雾气弥漫,眼角渐渐湿润。

    凌承业和凌家那些族人的死,让她一直耿耿于怀,这几年,她一直在后悔,后悔走出凌家镇,后悔去了阴煞谷。

    “和你没关系。不论你离开不离开。杜海天都会下杀手。你父亲。还有凌鑫、凌霄他们,一样逃不过劫难,你不用自责。”秦烈轻声宽慰。

    不远处。凌萱萱在一个岩石上坐着,似乎听到了姐姐的声音。她忽然哽咽起来,在低低哭泣。

    “你准备怎么办?对器具宗下手,是八极圣殿和玄天盟共同做出的决定,五方势力只是先行者而已。他们还会过来,会源源不断派出高手,器具宗应付不来的。”

    凌语诗忧心忡忡,“秦烈,要不我们一起离开吧?离开器具宗,也离开七煞谷,我们俩找个地方,找个别人发现不了的地方生活?我们俩独自修炼……”

    八极圣殿和玄天盟是赤铜级的势力,是赤澜大陆的霸主,当它们一心要灭器具宗的时候,器具宗如何抗衡?

    “走一步算一步了,你放心好了,我有自保之术,就算是器具宗灭亡了,我也不会有事。”秦烈沉声道。

    在没有真正山穷水尽之前,秦烈不想逃避,他很清楚脚下这片大地,永远都会存在着残酷的竞争,永远都不可能真正平静。

    一味的逃避,绝不是办法,不利于他的成长,也不利于武道上的进阶和淬磨。

    只有压力和重担,才能激发他所有的潜力,才能令他可以放开来展现自己。

    器具宗,只是他人生的第一步,这一步,他不能退!

    也不想退!

    “秦烈……你要我师傅亲自来器具城,来求你放过陆师姐和史叔,你是认真的么?”凌语诗咬着嘴唇问。

    “我是认真的。”秦烈点头。

    “师傅,师傅对我和萱萱很好,我……”凌语诗欲言又止。

    “四年前,是她的一句话,将你我婚约解除。四年前,她甚至没看我一眼,只是让陆璃给出一枚齐元丹!”秦烈沉着脸,“当面见见她,让她求着我,本就是我努力的动力!我这个心结,必须由她来解开,不然我无法原谅自己!”

    ……

    器具城的风区城门口。

    一行胸口有着山谷标志的武者,就这么站在城门口,此刻,城门口又被重新封闭起来。

    童济华站在城墙上,他居高临下看着下方,看着那些七煞谷的来人。

    他看向一个华贵的马车,皱眉道:“可是阴煞谷的谷主鸠琉瑜?”

    “正是老身。”马车内,传来一个老妪的声音,“我三个徒儿情况如何?”

    “都还活着。”童济华冷着脸,“如今器具城重新封闭,在我没有得到新的指示前,我不准任何人进入!”

    “不准任何人进入?”鸠琉瑜冷笑,“我们千里迢迢来器具城,不是要在城外听候你们的吩咐,我们来,是为了破城,为了灭你器具宗!”

    她话语一落,众多七煞谷的武者,立即取出灵器,要强行破城。

    几乎同一时间,器具城的各大城门口,都迎来了不速之客,各大城门口几乎瞬间掀起血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