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二百二十七章 哀鸿遍野(求保底月票!)

第二百二十七章 哀鸿遍野(求保底月票!)

    !早在五方势力决定对器具城下手之前,原本生活在城内妁各方势力,就开始悄悄将人员转移。

    待到五方首次清理城池时,更多的零散武者,也都纷纷从器具城走出,撤离了这个是非之地。

    以前的器具城,为周边五方势力的核心要地,也是周边的交易中心,不但聚集着森罗殿、七煞谷、暗影楼、云霄山、紫雾海派遣的武者,连他们下属势力的人,都在此设立据点。

    毫不夸张的说,没有被进攻之前的器具城,当之不愧为附近最为繁华的城池。

    然而,今天的器具城,已经变得人影寥寥,四通八达的街道上,偶尔才会晃过一两道身影。

    还都是匆匆走起的器具宗武者。

    往昔繁华到极致的器具城,短时间衰落萧条,如被彻底遗弃了。

    但今天,冷清许久的器具城,又重新变得热闹起来。

    可在这种热闹的背后,却孕育着血腥、洗劫、屠杀、灭亡!

    五方势力正式进城,正式对器具宗展开毁灭的清扫行动,要令器具城鸡犬不留!

    “所见的任何一名器具宗武者,不论长老,不论弟子,不论内宗还是外宗,都给我斩尽杀绝!”于岱好听的声音,此刻变得阴寒冷厉,说出来的话语,更是让人背脊发寒。

    “灭宗!屠尽所有活人!”云霄山的山主蒋垣,也在发号命令。

    “杀杀杀!”

    “为史老报仇!”

    “为乌老大报仇!”

    “为二娘报仇!”

    一个个杀气冲天的身影,地毯式的在城内搜寻起来,捕杀任何一名活人。

    以火区城门口为中心,来犯的五方势力武者,如洪流,似蝗虫,往各大城区而去。

    凄厉的惨嚎声,不时从一些街区传来·不时从那些器具宗武者口中嚎出。

    分散在四大城区的不少器具宗武者,逃过了上次的劫难,却没有能够逃过这场屠杀,被五方来人冲入密室·进入隐蔽的暗道,涌入假山缝隙内抓出来,被斩头断肢,被利刃切碎骨头······

    城内哀鸿遍野,处处都有器具宗的武者惨死,处处都有令人毛骨悚然的惨叫声发出。

    “以渊,你脸色不太好看·怎么?难道你对这个宗派,真有了感情不成?”风区的一处庄园中,一名身姿婀娜·唇角有着一颗美人痣的妙-龄女子,穿一身彩霞般的裙装,调笑的说道。

    在这个庄园中,藏着的六名器具宗外宗的客卿,都被他们从地窖中抓了出来。

    这六人,如今都已经尸首分离,被斩断成一截截。

    鲜血泼洒的到处都是,这庄园被血液染成了血红色,一股难闻的腥臭味·让人几欲做呕。

    十来名紫雾海的武者,在这个妙-龄女子的带领下,刚刚进行了血腥屠杀·这时候他们正擦拭着灵器上的血迹。

    以渊脸上一贯温和的笑容,在进城之前便收敛,他反常的沉默起来·进城后至始至终不发一言。

    面对这名女子的调笑,以渊心中暗叹,也是一声不吭。

    “以渊,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多愁善感了?你来器具宗,不就是为了一个女人么?怎么现在还没有到手?”一名络腮胡茂密的粗犷男子,咧开嘴,如熊一般怪笑起来·“依我看啊,直接擒拿走·按在地上干完就算了,如果实在觉得爽快,那就囚禁起来慢慢玩,还动什么感情啊?”

    “铁熊,你闭嘴,你懂个屁!”有一颗美人痣的少女怒斥。

    “嘿,反正老铁我不懂什么感情。”被称为铁熊的壮汉,肩上扛着一柄阔剑,声如洪钟的说道:“沧莉姐,你懂感情么?”

    “老娘自然懂!只是,只是没有遇到合适的人而已!”沧莉瞥了一眼以渊,火辣的眼眸中,有着不加掩饰的光芒。

    周边几个紫雾海的武者,听她这么一说,都嘿嘿怪笑起来。

    仿佛所有人都知道她对以渊大有深意。

    “铁熊,你这柄天炎剑,是器具宗的唐思琪炼制的。”沉默许久的以渊,忽然平静开口,“我还记得,三年前海里委托器具宗炼制一批灵器,你的天炎剑,就是其中一柄。我还记得,是唐思琪亲自炼制,记得你得到天炎剑后有多么的兴奋激动,连睡觉都抱着这柄剑······”

    “天炎剑用着就是顺手,我将它当成我的第二条命,器具宗别的本事没有,可在炼器方面,的确一等一的厉害啊!”铁熊大笑道。

    以渊又看向旁边的人,眼神一个个扫了过去,继续道:“黄南,你的弯月钩,是我的莲柔炼制的,刘唐,你的流云蝶,是内宗大弟子潘轩炼制……”

    “你们所有人的灵器,都来自于这个器具宗,都来自于你们将要灭杀之人。”以渊皱着眉头,“但你们好像没有一点感觉,没有一点怜悯,你们也没有想过,如果他们死绝了,以后你们手中的灵器,若是损坏了,由谁来修?等你们突破到更高境界,需要更高价的灵器了谁给你们再次炼制?”!

    这句话落下后,一众紫雾海的武者,有了一阵短暂沉默。

    但是很快,那沧莉就打破了平静,很无所谓的说道:“没有器具宗,还有别的炼器师,据我所知,八极圣殿和玄天盟的灵器,便不是出自器具宗之手。在这个大陆,器具宗虽然颇有名气,可也就仅限于此,外界的炼器师还有很多,比器具宗厉害的人也有不少。”

    顿了一下,沧莉有些怪异的看向他,讥笑道:“以渊,在器具宗待了一年,你变了很多,变得多愁善感,变得心慈手软了。只是一个女人,真能将以前那个冷血的以渊扭转过来?”

    以渊冷哼一声。

    “我会见到那个女人,呵呵,我会杀了她,我会当着你的面杀了她,以渊·我要你重新变回来!”沧莉有些疯狂的笑了起来。

    “你敢动她!我必杀你!”以渊瞳仁中冷厉如剑。

    “以前的你,能杀死我,现在的你,不知道还有没有那个本事?我倒是真想看看了!”沧莉冷喝。

    地区一条街道上。

    鸠琉瑜看着一名器具宗的外宗客卿·慢慢咽下了最后一口气,她脸色阴沉,冷声说道:“区区一个开元境的小子,竟然敢那么不知天高地厚,还想我亲自求他,让我求他放过老史,放过陆璃那丫头·简直痴人说梦!”

    从这名外宗客卿口中,她知道在广场上,秦烈曾夸下海口·要她亲自去见,要她当面哀求,哀求饶恕史景云和陆璃。

    “把这人舌头给我割了。”鸠琉瑜厌恶的说道。

    “谷主,他,他已经死了啊·……”一名阴煞谷的妇人,有些讶然的说道。

    “我难道不知道他死了?”鸠琉瑜阴森着脸,“你是不是听不懂我说什么?”

    那妇人心神一颤,再也不敢多言一句,忙提着一柄短剑·将那位外宗客卿的舌头割了下来。

    “给我剁碎了!”鸠琉瑜再次吩咐。

    那妇人愈发胆寒,却不敢不听,忙将那舌头剁成无数碎块。

    “四年前·一个连见我都不够资格的小子,竟然敢要我求他?这是我这辈子听到的最大笑话!”鸠琉瑜厉笑起来。

    “谷主,他·他和语诗……”一人小声提醒。

    鸠琉瑜眼睛森寒,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冷笑,“我会让语诗亲自动手,让她帮我将那小子的舌头剁碎,我就要让他所爱的人,来了解他的贱命!”

    众多七煞谷的武者,听到她的这番话·都觉得心底冰寒,眼中浮现一抹无法掩饰的恐惧。

    四阶灵兽青獠蝠·在昏沉的天色下,如魔影般落向广场,落到宋思源和谢之嶂的身旁。

    詹天逸从青獠蝠身上走下来,看了一眼血厉,道:“你就是那个老妖?游宏志的师傅?”

    血厉眉头一扬,眼中血光一现,哼道:“小辈,你的宗门没教过你规矩?没告诉你面对年长者,应持什么礼仪?”

    “如果是值得我尊敬的年长者,我自会以礼相待,而你······”詹天逸飒然一笑,“嘿,你还不配。”

    血厉咧开嘴,低低怪笑了两声,点了点头,并没有多说什么。

    但他身上一股浓烈的杀机,却陡然一现,又忽地消失无踪。

    “宋兄,谢兄,为什么还不动手?”詹天逸诧异道。

    “我来,只是要确保器具宗灭亡,确保此人不会干预器具宗的破灭。”宋思源手捧古书,神态安然自若,道:“只要他不动手,我便不会动手,我不想节外生枝。”

    他过来前,玄天盟三大家族的族长,紧急的商讨过一番。

    三人一致认为能将谢之嶂禁锢的人,必然来历不凡,兴许乃别的大陆的强者。

    无法确定血厉的身份,他们就不想多招惹事端,只希望将器具宗铲除,免得等以后器具宗跻身赤铜级的势力,分割属于他们的修炼资源。

    和八极圣殿相比,玄天盟是一个相对要谨慎的势力,做事求稳,不会轻易招惹是非。

    “我们八极圣殿可不会那么平和,阻扰我们行动的人,一律要斩杀干净。”詹天逸神色一正,认真道:“老妖,我现在要杀你。”

    血厉怒极反笑的连连点头,“好!很好!我看你怎么杀我!”

    “就这样杀你。”詹天逸全身骨骼啪啪爆响,身躯忽然变得雄壮无比,脸上流转出一层层洁白光辉,那光辉浩淼无际,如从神灵身上释放而出。

    一件白光凝成的铠甲,忽然覆盖在他身上,令他瞬间有了一种神圣不可侵犯的威严感。

    一种神圣磅礴的能量,在他周边动荡不休,让空间都在不断扭曲变幻。

    在这一刻,詹天逸如化身神灵,气势变得惊人至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