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二百三十章 屠世雄

第二百三十章 屠世雄

    !血潭浮出,秦烈现身。!

    他就在连冬和韩庆瑞中间站定。

    “秦烈!”

    屠泽、卓茜和康智、韩枫,眼见他突兀出现,都纷纷惊叫出声。

    “秦烈!果然是你,看来我听到的传言不假。”韩庆瑞震撼道。

    “器具宗的现任宗主?嘿,来得好!”连冬笑了起来,“只要擒住你,殿主必有重赏!”

    他手中的蛇矛一摆,一道道碧绿色的光芒凝结出来,如绿色彩带般,就要往秦烈身躯缠绕。

    “秦烈!你来干什么啊!”卓茜急道。

    “屠前辈!你要这里所有人死绝么?”秦烈朝着屠世雄的位置厉喝。

    讲话间,他指头上的空间戒蓦然闪亮,一颗寂灭玄雷忽然在他掌心出现。

    “轰隆隆!嗤嗤嗤!”

    沉闷的雷轰声,伴随着一条条青幽闪电,从拳大的金属球上动荡出来。

    一股被压抑着的狂暴能量,在那金属球内疯狂运转着,让这一块区域的空气浮现诡异的波纹出来。

    “连冬住手!”屠世雄沉喝。

    “大统领,您难道想违背殿主的吩咐?”连冬皱眉。

    一个雄伟的身影,从不远处的一栋石楼走出,一道狭长的疤痕,从他左脸一直延仲到他的粗壮脖颈,那疤痕如蚯蚓烙在他脸上,令他显得彪悍凶戾无比。

    此人正是屠世雄,二殿主曹轩瑞麾下的大统领,也是星云阁的创建者,屠漠和屠泽的父亲。

    关于屠世雄,秦烈尚在星云阁的时候,便久闻大名,还一度视其为崇敬的偶像。

    如今他终于见到这一位星云阁的缔造者,看着他阔步而来,看着他不怒而威的站到连冬身旁。

    “不想死的话·就乖乖听话。”屠世雄瞥了连冬一眼。

    连冬脸色一变,叫道:“大统领,我要做的事情,是殿主亲自吩咐的!”

    “殿主那边·我会亲自交代。”屠世雄不再看他,而是望向秦烈,望向秦烈手中的金属球,神情渐渐凝重起来,沉声道:“可是令血影重创的奇物?”

    秦烈点头。

    屠世雄沉吟了一下,忽然说道:“你可以带着老韩、老康他们走了

    “老阁主……”韩庆瑞、康辉轻呼。

    屠世雄挥挥手,皱眉说道:“和我无关。是秦烈把你们从鬼门关扯了回来·没有那东西在手,你们还是会死。而我,并不会对你们念什么旧情·所以你们不需谢我。”

    “韩叔,我们走。”秦烈一手捏着寂灭玄雷,转身朝着器具宗的方向行去。

    韩庆瑞、康智一行人跟随在他的身后,时不时回头看向屠世雄和屠漠、屠泽父子一眼,眼神都是颇为复杂。

    “这件事,我会如实禀报殿主!”连冬突然冷哼道。

    屠世雄脸上蚯蚓般的疤痕,忽然抖了一下,他猛地回头,一只汗毛茂密的右手·闪电般攥住了连冬脖颈。

    他就这么握紧连冬的脖子,将连冬给凌空提了起来,“我不喜欢人威胁我。”他看着连冬的眼睛冷哼道。

    “父亲!”

    “屠叔叔!”

    “大统领!”

    屠漠、屠泽、卓茜·还有数名森罗殿的武者,都是勃然变色,神情惊骇至极。

    连冬已经说的很清楚明白·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曹轩瑞的安排,他会一直在屠漠众人间,也是曹轩瑞授意的。

    屠世雄虽然是曹轩瑞麾下最强的统领,看他毕竟是做下属的,他这般对付连冬,岂不是不给曹轩瑞面子?

    所以连屠漠都慌了。

    “大统领!你干什么?你敢这么对我·我必然会让殿主追究下去!”连冬毫不畏惧,涨的面红耳赤了·竟然还敢出言威胁。

    因为他知道,屠世雄断然不敢动手,不敢真的对他如何。

    所以他有底气吆喝。

    “大统领你千万别乱来啊!”别的森罗殿武者,也是惊叫起来,纷纷劝阻。

    “哼,难道你敢杀我不成?”连冬冷笑,“你这么对我,你信不信屠漠、屠泽都会没命,信不信你们屠家会被屠尽?你敢杀我?!”

    “有何不敢?”屠世雄咧开嘴,忽然用力一抓。

    “喀嚓!”

    连冬脖颈被捏断的清脆声,就这么传了出来,厉声威胁的连冬,头颅忽然不自然的扭曲了,眼中还显出难以置信的骇然之色。

    —到死,他都不相信屠世雄真敢杀他!

    “大统领!天,你,你怎敢这么做?”

    “父亲!你,你……”

    “屠叔叔!”

    屠世雄冷哼一声,随手将连冬尸体扔掉,一脸戾气道:“别说区区一个连冬,就算他曹轩瑞敢威胁我的儿子,我也照杀不误!”

    此言一出,周边所有森罗殿的武者,都是噤若寒蝉,都认为屠世雄已经疯了。

    连屠漠、屠泽、卓茜也如此认为。

    所有人都知道屠世雄残暴异常,也知道他手段凶狠冷酷,更加知道他会时不时发疯。

    但大家更加清楚屠世雄并不傻。!而今天屠世雄的所为,在他们的眼中,已经不是发疯了!是找死的行为!

    “元天涯死了,森罗殿的殿主职位空出了一个,而我,将会是那个新的殿主!”屠世雄神情狰狞,沉喝道:“他曹轩瑞也休想挡我!”

    众人轰然巨震。

    街角处,秦烈忽然停下脚步,他回头看向韩庆瑞等人,“韩叔,康智,韩枫,还有康叔,你们先让你们的人返回宗门。”

    “你们先走。”韩庆瑞吩咐。

    从星云阁一直跟随他们的数名武者,看着已经近在咫尺的宗门,暗暗松了一口气,微微躬身后,便先一步返回宗门。

    “秦烈……”韩庆瑞叹息一声。

    “你小子怎会在器具宗?”康智问话。

    “我没有时间多解释,我留你们下来,是希望你们能活下去。”取出寒冰之眼,秦烈招呼康智和韩枫,“过来·到我身边,分别抓着我的左右肩膀。”

    韩枫和康智满脸惊异,不过还是依言过来,有点莫名其妙-的抓住了他的肩膀。

    灿灿晶莹冰光·忽然从寒冰之眼内暴涌出来,将三道身影一起罩住。

    在韩庆瑞、康辉的注目下,秦烈和康智、韩枫渐渐变得透明,不多时就消失不见。

    韩庆瑞和康辉骇然。

    几分钟后,秦烈重新浮现出来,又道:“韩叔,康叔·换你们俩抓着我的肩膀。”

    两人惊喜交加的依言而为。

    数十秒后,韩庆瑞、康辉、康智、韩枫四人,处在一座寒冰砌成的密实晶屋中。

    水晶屋是秦烈特意砌成·专门用来装人的,它处在玄冰之地偏角,完全密封着,在这里四人无法窥见被冰封的远古凶兽,也不知道自己的准确位置。

    没有他的带领,韩庆瑞四人,出,出不去,进·也进不来。

    之所以这么谨慎,是因为他担心进来者可能会暴露极寒山脉地底的秘密,担心谁不慎多嘴将此地玄奥说了出去。

    —他怕有别有用心者·寻觅到此地,将远古凶兽解除冰冻,给赤澜大陆造成末日浩劫。

    “这·这是什么地方?”康智怪叫起来。

    “你们别管什么地方,你们只要知道在这里,你们非常安全就行了。”秦烈摸着寒冰之眼,又道:“我还有事,就先出去了,你们好好歇歇吧,我会再次过来的。”

    很快·他又重新在器具城现身,看了看天色·他又急忙赶向广场。

    在他离开不久,五方势力的魁首,也逐渐聚集到器具宗的宗门口。

    “差不多可以收网了。”于岱脸色阴冷道。

    “嗯,所有器具宗的余孽,都已经陆陆续续返回。”蒋垣点了点头,说道:“是时候进行最后的收尾了。”

    “我也很想见见这个新任的宗主。”傅卓辉洒然一笑。

    “这个叫秦烈的小辈,我要亲手处置,还希望各位给老身一个薄面!”鸠琉瑜阴声厉喝。

    “走吧!”

    五方势力的魁首,携带着他们的麾下,在破开器具城后,又劈开器具宗的宗门,如五股凝为实质的杀气,往广场方向涌去。

    焰火山山脚下的广场。

    器具宗三大供奉,内宗七大长老,史景云、乌拓、苏紫英三人,宋思源、谢之嶂、詹天逸,血厉……

    所有举足轻重的大人物齐聚一堂。

    宋思源、谢之嶂、詹天逸这三大如意境强者,都在血厉面前坐了下来,都是神情肃穆,一声不吭。

    血厉再次承诺过,只要他们三人不动,血厉便不会动手。

    于是三人老老实实安分了下来。

    他们在等,等五方魁首到来,等五方魁首将器具宗的人斩尽杀绝,将这件事彻底平息。

    器具宗的三大供奉和七大长老,也在等,他们在等死······

    这十人,甚至分散了开来,一人坐在一根灵纹柱下面,他们连死的地方,都已经提前选好了。

    “秦烈!”罗志昌喝道:“走!逃离器具宗!”

    “能逃就逃吧!”房奇也叫道。

    宋思源、谢之嶂、詹天逸三名如意境强者,眯着的眼睛,忽地睁大了一点,也都留意向来人。

    “小辈!过一会儿,我会将你的手指,一根根敲碎!”苏紫英咬牙切齿道。

    史景云、乌拓的目光,也在秦烈的手指头上游弋着,显然也存着同样的想法。

    “嘿嘿,你小子还真来了,是来看着这个宗门走向毁灭吗?”血厉咧嘴怪笑。

    秦烈皱着眉头,他在人群中搜索到唐思琪和莲柔的身影,招手道:“唐师姐,莲柔师姐,你们到我这里。”

    在广场外沿,在一众血矛武者旁边,唐思琪、莲柔两女脸色灰暗,一副准备和器具宗共存亡的模样,明眸中已经看不见一点希望的火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