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二百三十三章 冲天而起的灵纹柱!

第二百三十三章 冲天而起的灵纹柱!

    !焰火山的山腰,一个从内部封闭的岩洞,忽然间被打开!

    凌语诗、凌萱萱姐妹俩一起走到洞口。

    六颗寂灭玄雷惊天动地的爆炸轰鸣,令焰火山都发生剧烈地震,让岩洞的石块不受控制地坠落。

    两姐妹害怕岩洞崩塌,害怕被岩石活生生砸死,所以没有等七煞谷的来人招呼,赶紧就走了出来。

    此刻,这一块再没有一个血矛武者看守,所有器具宗的武者都聚集到广场上。

    没有人再管她们俩。

    两姐妹并肩来到一处峭壁口,在高处俯瞰着下方的广场,忽然听到鸠琉瑜凄厉如鬼的可怕啸声。

    “是师傅!”

    凌萱萱惊呼,忙在山脚下搜索,然后她们很快看到从地面被抹掉的器具宗,看到六个突显出来巨大如深渊般的坑洞。

    也就看到了炼狱般的残酷场景。

    “老天!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会这样?怎会这样?”凌语诗清丽的脸上,布满深深的惊惧,她娇躯微颤,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好多人死了,好多谷内的人都死了,我,我看到她们的尸体了,天,全部死了······”凌萱萱颤抖着,娇憨的脸上,也浮现深深的恐惧不安。

    “师傅!师傅呢?”

    两姐妹在峭壁上搜寻鸠琉瑜的踪迹。

    “秦烈!老身要将你千刀万剐!要将你抽筋剥皮!”鸠琉瑜那令人不寒而栗的声音,忽地响起。

    下一刻,正苦寻她身影的两姐妹,终于看到了她们要找之人。

    —看到了披头散发形同厉鬼的鸠琉瑜。

    “姐姐,师傅,师傅要杀秦烈啊!”凌萱萱失控地尖叫起来。

    凌语诗浑身一软,差点从峭壁上跌落山崖,她美丽的脸庞上,有着恐惧到了极致的神情。

    “生擒活捉!以酷刑对之!”纪柳也在疯狂咆哮。

    然后两姐妹才发现·此刻的秦烈,已成为众矢之的,被各方凶人盯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凌萱萱大声叫喊。

    “师傅!求你放过秦烈吧!”凌语诗满脸泪痕,一脸地凄然·以她能够发出的最大声音哭喊。

    她那令人心碎的哭喊声,从山腰上传了下来,让许多人都听见了。

    然而,鸠琉瑜的脸色反而愈发狰狞,眼神变得愈发深幽可怖,如九幽厉鬼般冲向秦烈的速度,也陡然加快!

    纪柳、符常还有不少五方势力的存活者·也都无视了凌语诗的声音,像是一头头嗜血的豺狼,一副要将秦烈嚼碎吞咽的架势。

    器具宗的三大供奉和七大内宗长老·露出不忍目睹的表情,似乎知道下一刻秦烈就会遭遇毕生最可怕的遭遇。

    “给我杀!”冯蓉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

    残留的血矛武者,还活着的外宗门人,在这一刻,齐齐围在秦烈身旁,将秦烈牢牢看护起来!

    经历了两次血腥屠戮清洗,这些侥幸存活下来的器具宗门人,那些血矛的武者,如今连两成都不到了。

    然而·此刻,在冯蓉地命令下,他们齐聚在秦烈左右!

    “在秦烈死前!你们都要给我先一步去死!”冯蓉贝齿将下唇都咬出了鲜血·一脸厉色地下达命令。

    “谨遵冯教官的命令!”所有血矛武者杀气冲天的咆哮起来。

    “杀!杀光他们!”蒋垣下令。

    “也都动手吧。”傅卓辉也点头。

    残余的五方势力强者,越过六个深坑巨洞,来到广场外围·配合鸠琉瑜、纪柳、符常众人开始屠戮。

    真正的腥风血雨,至此,彻底掀开帷幕!

    十二根灵纹柱所在的广场,处在焰火山的山脚下,周边有一个湖泊,有许多两层石楼,有一片片青石砌成的广阔地。

    这时候·内宗三大供奉和七大长老,詹天逸、宋思源、谢之嶂·苏紫英三人,还有血厉,他们都在广场上。

    除此之外,连秦烈在内的所有器具宗的弟子,所有血矛武者,所有侥幸逃过来的门人,都在广场外围。

    他们组成一个以血肉之躯凝成的防线,既是誓死庇护秦烈,也是庇护广场上的三大供奉,庇护七大内宗长老,庇护器具宗立宗九百多年的十二根灵纹柱!

    “玄阴地鬼幡!”

    鸠琉瑜厉声尖叫,一面面深紫色的幡布,从她袖口飘飞出来。

    幡布上流转着深紫色的火焰,一阵阵湮灭灵魂的玄阴邪力,从幡布中释放出来,往器具宗那些防护者中央落去。

    深紫色的火焰,只要碰触到一名器具宗的武者,那人就会立即抱头惨叫,七孔都流出深紫色的焰火。

    “老鬼婆!我和你拼了!”

    冯蓉从人群中冲出,张口吐出一团猩红鲜血,那鲜血,如一大块红宝石般滴溜溜旋转着,涌现惊天动地的血煞气息,去撞击那深紫色的幡布。

    “滚开!”云霄山的纪柳一脸暴躁地冲来。

    他身躯如磐石,就这么碾压向冯蓉,随着他身躯的前进,滚滚金灰色的拳头,如陨石轰落,朝着那由冯蓉凝成的血团砸去

    云霄山三石中的符常,冷笑一声,身体内陡然飞出五柄银色长剑,长剑拖拽着惊人的虹光,也往冯蓉刺去。

    “轰轰轰!”

    金灰色的陨石,轰击在那团鲜血上,那鲜血忽然爆炸开来。

    一滴滴指头大小的鲜血,如红色碎星飞溅,溅射在周边石地上。

    冯蓉闷哼一声,重伤未愈的她,这一下子便再次萎靡了。

    童济华、程平这两名外宗长老,则是拼命将空间戒内的灵器抛飞出来,去抗衡符常的五柄银色长剑,帮助冯蓉来逃过一劫。

    “噗哧!”

    而程平,则是未能彻底避开,胸腔中透出一柄银剑。

    气绝而亡。

    “老程!”童济华红了眼睛。

    “杀!”蒋垣发话。

    从寂灭玄雷的轰炸中存活下来的人,都是精锐中的精锐,都是五方最为凶残狠辣之辈!

    这些人,此刻围绕着广场外围的器具宗武者挥舞起屠刀不断斩杀着器具宗的门人。

    鸠琉瑜厉鬼般的身影,第一个冲破防线,她头顶上空,一杆杆燃烧着深紫色火焰的幡布在不断晃荡着,将一个个器具宗武者烧死。

    无人能阻碍她的前行步伐!

    每一个以血肉之躯冲上来的器具宗门人,一被她的幡布碰上,马上七孔冒出紫色火焰,从脑子开始被烧死。

    她狠毒的眼睛,直勾勾地看向秦烈,脸上都是残忍疯狂的表情。

    而秦烈则是眼神木然,依然如失了魂一般。

    像是被这种大场面给吓傻了。

    “童济华!你去陪程平吧!”纪柳狂笑着,如钢铁战车将十来名器具宗门人撞击的血肉模糊。

    他已逼到童济华身前,神情狰狞的去抓童济华的脖颈,要将童济华的骨头捏碎。

    此刻,五方存活下来的凶人,被寂灭玄雷激起了内心疯狂杀意后,都在残杀着器具宗的门人。

    每一刻,每一秒,器具宗的门人都在死亡!

    从他们动手起,血厉便闭上眼遵守和詹天逸三人间的约定,一言不发。

    他连看都不看。

    —他在向秦烈述说有关十二根灵纹柱的奥妙。

    突地,血厉睁开眼了在詹天逸三人紧张不安的注视下,他咧着嘴嘿嘿怪笑。

    笑的詹天逸三人一脸的莫名其妙。

    也在此时,眼神木然的秦烈身躯陡然一震,眼中忽然射出炫目的神光。

    他看向离他最近的一根灵纹柱。

    那是绘刻着星河光耀图的灵纹柱!

    “起!”

    秦烈忽然做出抬手的动作。

    “轰隆隆!轰隆隆!”

    大地深处,猛地传来地动山摇的轰鸣!震的所有人身躯摇晃!

    而那根灵纹柱,也在剧烈摇晃起来,上面的星河光耀图,暴射出了无数璀璨星光!

    星河光耀图瞬间变得鲜活,一幅璀璨夺目的星河巨图如虚空投影,在所有人头顶上神奇的凝现出来!

    “轰隆隆!”

    地震般的恐怖波动愈发剧烈整个焰火山都在摇晃,无数巨大的石头,从山顶和山腰坠落下来,气势骇然至极。

    “起!”

    秦烈再次暴喝。

    “轰!”

    那根数十米高的参天石柱,陡然冲天而起,在浩淼星海的映照下,这根灵纹柱释放出炫目星光!

    下一刻,一个个如星辰般的夺目光团,竟从星河巨图内冲飞出来,像是一颗颗繁星般,砸向来犯的五方势力武者。

    “嘭!”

    一名云霄山的万象境武者,被星辰光团击中,肉身竟如玉石碎裂,没有落地便死绝了。

    “星落!”

    秦烈红着眼怒吼。

    颗颗璀璨星辰,从浩淼璀璨的星海中坠落,纷纷轰向五方势力来

    一声声令人恐怖的凄厉惨叫,又从五方势力中传荡出去,每一个声音响起,便意味着有一人被星辰给毁灭!

    “再起一根!”秦烈疯狂咆哮。

    绘刻着天网禁魔图的灵纹柱,也在地动山摇的震动中,拔地而起!

    这根灵纹柱冲天后,一幅妖魔狂舞,拼命挣扎着,咆哮着,却被锁天巨网捆缚的可怕场景,也在虚空浮现。

    “暂时解禁!”秦烈眼中浮现嗜血之色。

    那不知捆缚着妖魔多少年的巨网,陡然间松散开来。

    旋即,一头头仿佛来自于九幽地狱的恐怖妖魔,嗅到了血腥味后,纷纷疯狂起来。

    秦烈忽然看向鸠琉瑜。

    于是所有刚刚解放的大妖巨魔,一下子都有了目标,它们如厚厚魔云般涌向鸠琉瑜。

    它们直接将鸠琉瑜给淹没!

    鸠琉瑜立即疯狂惨叫起来!

    她如被啃食着血肉,如正被撕咬着灵魂,那声声凄厉叫声,听的人毛骨悚然,听的人浑身发颤,让所有人恐惧绝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