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二百六十五章 诸天封禁阵!(求月票!)

第二百六十五章 诸天封禁阵!(求月票!)

    “它……钻进你身体了。”!

    宋婷玉眼神怪异,瞄着他的脖颈,又和他主动拉开一段距离。

    那头蟒蛇明显来历不凡,以纯粹灵魂的形态,炼化噬魂兽的灵魂,强行抽离角魔族五角战士的记忆,又以雷霆爆裂其身体······

    从蟒蛇的身上,宋婷玉感觉到一种远古时期凶灵的气息,她对那个时代多少有点了解,知道在那个时代称雄的生灵,有多么的恐怖。

    她不太清楚秦烈和蟒蛇的关系,她怕秦烈已被蟒蛇掌控一切,所以她谨慎的选择拉远和秦烈的距离,好随时抽身撤离。

    能迅速灭杀噬魂兽灵魂,能抹杀角魔族五角战士的存在,已超出她抗衡的极限,所以她不得不小心再小心。

    秦烈看了她一眼,“它是钻入我身体了,但我······无法找到它。”

    “这东西,从何而来?为什么会在你体内?”宋婷玉明眸亮晶晶的,见秦烈一切如常后,忽然来了兴致,“你在什么地方看到它的?”

    秦烈皱眉沉默。

    有关极寒山脉地底封印着诸多远古凶兽一事,李牧曾千叮万嘱,让他万万不可告知他人。

    在秦烈发现那些远古凶兽,并没有死亡,而是以坚冰封冻了身体和灵魂后,他当时就下定了决心,绝不会将极寒山脉地底的秘密,透露给任何人知道。

    “我想我们最好暂时离开此地。”秦烈沉声道。

    宋婷玉微愣,见他不愿意回答,也没有勉强,而是回头道:“我去帮那几个女奴解脱了。”

    她迅速离开。

    秦烈在原地等候。

    “魔神山脉,魔神山脉……”若有若无的灵魂波动,从他脖颈上忽然传来,那波动很微弱,持续了一会儿后,就消失不见。

    秦烈身子微震·眼中突显异光,喃喃道:“魔神山脉,这巨蟒是想我去魔神山脉……”

    他转过身子,看向极远处的方向·隐隐看到一处冥魔气极为浓密之地,那就是魔神山脉的位置。

    从那些角魔族的记忆中,他知道魔神山脉为角魔族族人的圣地,也是禁地。

    魔神山脉是角魔族族人拜祭魔神的地方,只有在重要的日子,在一些特定的时期,角魔族的族人才会前往魔神山脉·叩拜那五座雕刻成上古魔神的山峰,祈求魔神的庇护。

    在所有角魔族族人心中,魔神山脉都是神圣的·是他们心灵的寄托,是他们崇拜之地。

    他们深信魔神山脉有魔神灵魂存在,深信魔神山脉有着神秘的力量,深信里面的魔神会保护他们,深信他们都是魔神的子嗣······

    在魔神山脉内,有角魔族年老的祭祀常年驻守,虔诚的奉献自己的敬仰,日日以魔神语言来讲述角魔族发生的大事,祈求魔神来亲临·来帮助角魔族杀回赤澜大陆,踏上灵域的辽阔天地。

    “它要我去魔神山脉做什么……”眯着眼睛,秦烈暗暗思量着·心里面犹豫不决。

    隐隐约约间,秦烈感觉到炼化噬魂兽,击杀了那个角魔族的五角战士后·那蟒蛇······前段时间吸纳的雷电之力几乎耗尽,所以它只能虚弱地重新蛰伏起来。

    “难道魔神山脉能助它恢复?还是有着别的神妙?”秦烈摸着下巴沉吟着。

    就在他苦思之时,宋婷玉神色黯然的走了过来。

    “她们……”秦烈欲言又止。

    “我让她们真正醒来了,哎,她们羞愧欲绝,无颜继续活在世上,也和以前遇到的那些我族族人一样·一心求死。”宋婷玉幽幽一叹,悲伤道:“我无法劝服她们·她们身心都被冥魔气腐蚀,她们,哎…

    秦烈知道那些女奴应该也选择了死亡。

    在幽冥界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他也渐渐麻木了,也算是认清他们和幽冥界的邪族之间,几乎不可调节,终将是不死不休的结果。

    “我所有寂灭玄雷都已耗尽,而且那些角魔族的强者,明显已经注意到我们了。”秦烈皱着眉头,说道:“我看,我们暂时不要继续对角魔族的城镇下手了。”

    “我又不傻,自然知道该怎么做。”宋婷玉白了他一眼,幽幽道:“刚刚为何回来?”

    这般说着,宋婷玉已经率先往前行去,只留优美的背影给他。

    秦烈默默跟着,想了一下,才坦诚说道:“我回头去看,看到你身上的七彩虹光越来越黯淡,感觉到你的气息在迅速虚弱,我觉得你会死……”

    宋婷玉脚步不停,继续前行,语气轻缓道:“你回头······也会死。”

    “我知道我会死。”秦烈点头,亦步亦趋的跟着她,沉声道:“但我无法让一个女人帮我挡住杀机,独自去逃生,我过不了我自己这一关。”

    “可笑的大男子主义!”宋婷玉冷哼。

    “随你怎么说吧。反正我不想你被那个角魔族的五角战士,给生擒住,不想你变成那些笼子里的女人……”秦烈沉吟了一会儿,认真说道:“我回去,如果你已经被生擒,我就算是救不了你,至少可!脖寂灭玄雷杀了你。”!

    宋婷玉脚步一顿,她娇躯微微一颤,忽然回过头,深深看向秦烈,说道:“在这幽冥界,如果我真被擒住,请你尽一切手段杀了我。”

    “我会的。”秦烈轻轻点头。

    两人旋即同时沉默。

    他们一前一后,渐渐远离了这个城镇,在外面茂密的丛林深处,他们一直行了很久,才寻觅了一个地方,以灵石来恢复力量。

    许久许久过后,秦烈率先恢复过来,他睁开眼,看着没有日月星辰的幽暗天空,感受着一股亘古不变的荒寂冰冷,他起身,没有惊动恢复过的宋婷玉,来到远处一个灌木都被斩断生机的位置。

    他集中精神意识,仲手摸向空间戒,擦亮。

    一根灵纹柱陡然飞浮上天如参天巨柱悬浮他头顶,这是绘刻着九曲长河图的灵纹柱。

    凝聚精神,运转灵力,他再次以心神拔动又一根灵纹柱从空间戒内冲了出来,也在他头顶悬浮不动。

    然后是第三根,第四根,第五根,第六根。

    六根灵纹柱,一根接着一根浮上天空,一根接着一根飞离空间戒在这个幽冥界的天空凝滞不动。

    六根灵纹柱,这是他精神御动的极限,也是他灵力能支撑的临界点。

    十二根灵纹柱能组成一种名为“诸天封禁阵”的奇阵,这阵法以十二根灵纹柱为基础,以施法者的灵力调集灵纹柱内的力量,以精神意识御动柱子,运转珠子上的灵阵图,一起形成压迫力。

    如今,他释放六根灵纹柱出来,就是尝试着以六根灵纹柱,去发挥“诸天封禁阵”的部分威力。

    六根灵纹柱在他头顶由静止慢慢移动,随着他精神意识的拨动,那柱面上一个个灵阵图变得栩栩如生他不断灌入灵力,在柱面上的纹路内流动,梳理内部能量助这阵形慢慢成形。

    一股封印之力,从六个灵纹柱中央慢慢传来,那封印之力由微弱变得逐渐强悍。

    六个灵纹柱内部的区域,风停了下来,空气停止了流动,声音被禁锢着无法传播出去,就连空间仿佛也被慢慢锁死。

    天网禁魔图、九曲长河图、天禽翱翔图、星河光耀图、百花锁甲图、古木焕生图,这六个古阵图封锁了天在湛湛奇光中凝聚在一起,形成一个全新的天幕。

    那天幕内交织着妖魔、星辰、天河、飞禽走兽、漫天鲜花、古树茵茵,释放出勃勃生机,流露出一股神秘莫测的气息,那气息渐渐充满了小空间,让灵纹柱内部的小空间不断地变化着。

    秦烈忽然生出一个奇妙-的错觉:他能掌握那空间的一切!

    那逐渐形成的小空间,仿佛由他创造出来,由他从天地中剥离了,独属于他本人,能由他灵魂捕捉一切微小,能主宰那空间内的一切生灵意志!

    这感觉非常奇妙-,非常的令他沉迷,仿佛在那空间之中,他就是独一无二的造物主,能将规则都给强行扭转过来。

    这种诡异无比的感觉,只是维持了一霎,随着他精神意识的巨大损耗,随着他灵力的疯狂流逝,他忽然眼睛一花。

    六根灵纹柱,化为六道流光,又重新在他空间戒内消失。

    秦烈一屁股坐在地上,头晕目眩,有种灵魂虚弱无力的感觉。

    灵魂力,是灵魂可以把握并且运用的力量,也就是精神力,现在他之所以觉得灵魂虚弱,是因为精神力消耗太大,超过出了他的极限。

    “小子,你才踏入万象境,魂湖的精妙-还没有了解透彻,竟然就敢强行运转六根灵纹柱,简直不知死活。”血厉的灵魂之音,在镇魂珠内传荡出来,“达到万象境巅峰,你才能勉强运转六根灵纹柱,才能发挥出诸天封禁阵的部分威力,现在的你,还差得远呢。”

    “你曾说过,只有能御动六根灵纹柱,才能真正运转诸天封禁阵。五根,真就不行?”秦烈勉力提起一丝精神意识,和血厉交流。

    “六根是最少的,再少一根,那封禁之阵无法组合起来,也就无法运转起阵法。”血厉毫不客气地打击,“你最好安分一点,在没有达到万象境巅峰之前,少对灵纹柱乱来。否则,你就会像现在一样,耗尽了所有精神意识,灵魂会虚弱到极点,这会让你连战斗的意志都丧失。”

    “真就没办法?”秦烈不死心的问道。

    “办法?”血厉似乎想了一会儿,然后回应道:“如果你灵魂力足够强横,就能持续运转灵纹柱,你区区万象境而已,连修魂都不会,怎么去增强灵魂类?对了,除非你有魂晶,哦,我想起来了,刚刚这珠子吞没了许多精纯的灵魂,如果,如果你能融入自身······或许你就能御动六根灵纹柱了。

    秦烈眼睛忽然一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