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二百七十六章 血厉的蛊惑

第二百七十六章 血厉的蛊惑

    “血之绝地?”!

    秦烈恍然,看着血厉激动莫名的表现,他大致猜测出这一层很特殊,应该对血灵诀的修炼有很大帮助。

    “哎,如果我本体在此,借助于这血之绝地,我只需要半年时间,就能恢复如初!”血厉懊悔不已,连连叫道:“早知道你这个小子,能找到这种奇地,我宁愿多耽搁一段时间,也要留在你身边。可惜,太可惜了……”

    血厉的灵魂血影,略有些模糊,不过他和一般形体只能以灵魂传讯不同,从秦烈镇魂珠内遁出后,血厉能直接能大声嚷嚷,根本不像一个魂体,倒是像一个活生生的人。

    宋婷玉在血厉半魂出来后,暗暗惊异,美眸神光凝聚在血厉身上,一直在小心打量着。

    “什么叫血之绝地?”秦烈问。

    “由鲜血和天地灵气混合而成的奇地!”血厉看着身下暗红色的大地,看着头顶暗红色的天空,向秦烈解释。

    “这种地方往往发生过极为惨烈且壮观的血战,有无数生灵被斩杀,鲜血流淌出来,将大地染红,从鲜血内飘出的血气,又融入云层,让天也变成血红色。真正强者的鲜血之中,都是有着澎湃能量的,那些鲜血浸没在大地和空气中,和天地灵气渐渐融合,因特殊地势的存在,被逐渐净化掉鲜血内的戾气、杀意、种种糟粕,从而形成纯净的血之灵气……”

    血厉详细说明血之绝地形成的奥妙。

    秦烈和宋婷玉都是凝神倾听,对这血之绝地也有些好奇,不知道这地方究竟有何妙-用。

    “血之绝地的形成很复杂,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三种因素,要经过血战,要有无数强者之血洒落,要战场本就是一种绝地,要有浓烈的天地灵气配合,要有自然形成的净化阵法…···”

    血厉看着他“总之,血之绝地的形成极其困难。我血煞宗找寻许多年,都没有能找到一个血之绝地作为立宗之地,没料到在我被囚禁千年后半个灵魂竟然在鬼地方发现了一个,当真是世事难料。”他感叹万千。

    “秦烈,此地······不宜久留啊。”宋婷玉在血厉唏嘘感慨的时候,来到秦烈身旁悄悄提醒,“角魔族的强者,随时都可能过来,我们长时间留在这个地方不利用我们迅速回到赤澜大陆。”

    秦烈也轻轻点头表示明白。

    他也在奇怪,奇怪一路上为什么这么顺利,奇怪在幽冥界达到这一层的山峰口并没有角魔族的强者坐镇。

    这显然极其不合常理。

    “小子,有没有兴趣修习血灵诀?”就在此时,血厉的半魂瞄了他一眼,很严肃地问道。

    “血灵诀?”秦烈皱眉,摇头说道:“没兴趣,我可不想变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不想修炼到后期,以吸食鲜血为生。”

    “吸食鲜血为生?”宋婷玉俏脸惊变。

    “小子,看来你对我血煞宗的血灵诀有一些误解。”血厉沉吟了一下,也不管宋婷玉在场,认真地向他解释:“那种吸食鲜血的家伙

    是自甘堕落,是自己被心头邪念掌控了。你看血矛的那些人,也都修炼血灵诀不也没事?”

    “没事?血矛的创建者游宏志,后期不是已经不像人了?还有血影,还有梁央祖,最后都成什么样了?”秦烈反驳。

    “嘿,那是因为我交给游宏志的血灵诀,并非原版。我是想要一点点掌控他,所以才故意为之我修炼的血灵诀,就不会有这方面的问题

    只要心志坚韧,根本不用担心遭受血煞反噬。”

    血厉循循善诱,蛊惑道:“血灵诀是炼血的灵诀,在整个灵域都是罕见的法门,通过不断凝炼鲜血,增强鲜血之力强大自身,积累力量。血灵诀的血煞之力,来源于鲜血,和丹田灵海的元府并不冲突,自然就和你修炼的法决没有冲突,你完全可以兼修血灵诀来炼血,额外来获取一种全新的力量!”

    “你修炼的那种雷电灵诀,能通过雷霆闪电淬炼身体,炼骨肉、筋脉、甚至脏腑,但很难将鲜血也给炼到。而我血煞宗的血灵诀,就是专门炼血,将所有力量融入鲜血之中,能弥补你这方面的不足。”

    “你看我,只是鲜血的掌御者,操控者,我能通过我的精血,让别人鲜血爆裂,能操控着别人的鲜血凝成血妖,施展血煞宗的种种秘术。你可见我真正吞咽过鲜血,可见我以吸食别人的鲜血为生,可见我完全失去过理智?”

    “血灵诀的妙-用,还有很多,修炼到极致,只要鲜血没有被彻底炼化,就算肉身陨灭,也能以鲜血重聚。”

    “还有,血灵诀强大后,对感知力有着巨大提升,甚至可以通过精血来相隔数万里,来查探到你想知道人物的动向和位置。”

    “还有……”

    为了说服秦烈,血厉将修炼-诀的种种好处,一一摆了出来。!

    秦烈还没有动心,旁边的宋婷玉已经美眸熠熠,似乎被血厉说的怦然心动了,娇声道:“前辈,我能不能修炼血灵诀?”

    血厉扫了她一眼,很不客气地回应:“你对我没有价值可言。”

    宋婷玉被他冷言羞辱,倒也并未动气,而是笑盈盈地说道:“什么事情都可以商量的嘛,秦烈可以给你的,我,还有我身后的玄天盟,应该也可以给你?”

    她这是当着秦烈的面挖人了。

    不过血厉显然不甩她,嘿嘿怪笑道:“丫头,那小子能给我的,你和你身后的势力还真给不了我。你的那些小伎俩,就少在我身上摆弄了,我的年龄,比你们玄天盟的历史都长,你真确定想和我交易?你就不怕我把你们连骨头都吞进去?”

    “呵呵,前辈真爱开玩笑,以前辈如今的状态······似乎还没那个能力吧?”宋婷玉夷然不惧,在他面前侃侃而谈,微笑说:“如果前辈想谈谈合作的事情·可以随时找我详谈,我可以全权代表玄天盟。或许秦烈身上的确有一些我们没有的东西,但是,我相信我们拥有的·秦烈也未必就全有,您说呢?”

    血厉有些惊异,他重新打量起宋婷玉,然后缓缓点头,肯定道:“丫头是个厉害的说客。”

    “多谢前辈夸奖。”宋婷玉轻笑道。

    “小子,你想的怎么样了?”血厉还是没有在合作上,和宋婷玉多言·他又重新看向秦烈,道:“在这个血之绝地,你只要好好修炼血灵诀·我有法子助你速成。”

    秦烈先前沉吟了许久,此刻突地抬头,他直直看向血厉,喝道:“为什么如此想我修炼血灵诀?是不是因为你知道你的本体会出现意外,怕本体回不来,想提前培养出一个合适的体魄,好让你将来能顺利寄生?从而成为你的新身体?”

    “嘿嘿!嘿嘿嘿!”血厉看着他怪笑不已,竟然毫不否认,“我还真有这方面的考虑·不过,你并不是最合适的身体,你修炼的灵诀太驳杂·身体内雷电、寒冰、元磁力相互混合,就算你现在修炼血灵诀,也不如我原来的身体纯粹。真要说留后路·你们血矛那个叫琅邪的家伙,才是我的上上之选,我连血灵诀的拓印本都给了他一份,就是希望他专心修炼,好将来作为我的最佳选择。”

    他竟将他的图谋,赤裸裸的说了出来,没有一丝遮掩。

    秦烈和宋婷玉都勃然变色·被他言语中的凶厉,和一点不留情面的残酷惊到。

    “以灵魂融入新身体·没有那么简单,如果你够强,意志力够坚定,就算是我境界和灵魂强你一筹两筹,也可能作茧自缚,会落得个魂飞魄散。”

    血厉冷哼一声,又道:“同样的,如果琅邪到时候足够强大,我要强行霸占他的身体,也可能被他反控,从而被他彻底制服,变成他炼化的血奴。在这个世上,没有什么事情是绝对的,也没有绝对的好与恶,我将血灵诀的拓印本给他虽然有私心,但他也同样得到了好处,他能完全避开他师傅游宏志的错路,能将自身境界和力量修炼到极为精湛的程度。将来,我找上来,说不定自讨苦吃,被他所杀也有很大可能。”

    秦烈和宋婷玉同时沉默。

    对这血厉,两人有了全新的认识,觉得这老妖虽然凶厉残忍,但是在行事上还有一些底线。

    按照他的说法,他虽然对秦烈的、对琅邪都有私心和邪恶念头,不过他本人也并非不承担风险,并不是什么都没有付出,并不是一味的索取。

    “成王败寇,向来如此,琅邪将来要是胜了,他能得到我所有的一切,得到血煞宗所有的修炼秘术。

    他要是没本事,被我给抹杀灵魂,霸占了身体,也是他自身不够强大,意味着他不够资格真正继承我血煞宗的衣钵,所以死了也怪不得我。”血厉冷硬道。

    “你已经有了人选,为什么还要我修炼血灵诀?”秦烈愕然。

    “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血厉嘿嘿怪笑,“如果琅邪中途死了,你这小子也勉为其难,能成为我的备用了。而且,这是血之绝地,我以秘法助你淬炼鲜血后,未来,你这具身体也不见得真就差过琅邪的那具······”

    “呵呵,秦烈呀,原来你是备用的。”宋婷玉花枝招展的调笑。

    “备用的······”秦烈摸了摸鼻子,忽然道:“那血灵诀,真就没副作用?”

    “只要你意志坚定,就没有副作用!”血厉肯定。

    “哦,那,那练练也无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