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二百九十三章 宋婷玉的回应

第二百九十三章 宋婷玉的回应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是很多人对异族的看法。!

    虽然血厉曾说过,在他们所在的大陆,异族人已经被认可,能够和人族一样和平相处,但赤澜大陆的武者,显然还没有达到这种境界。

    因为玄天盟和八极圣殿力抗幽冥界邪族多年,所以他们麾下的黑铁级、青石级势力,也都视异族为洪水猛兽,尽一切力量手段来阻止异族的渗透。

    这一点,从邪冥通道洞开后,玄天盟和八极圣殿的紧张不安,就能看出来。

    凌家一被扣上异族的帽子,就连宋婷玉也很难为他们开脱,如果她强行压制此事,让顾通、沈梅兰、贾松林等人把凌家是异族的消息散播出去······

    那么,不单单是宋婷玉自己,就连整个玄天盟,都可能无法预料会出现什么样的后果。

    因此,贾松林此时反而镇定下来,仿佛已经认定了凌家必死无疑。

    “宋小姐,邪冥通道已经敞开,我们最近都在和幽冥界对峙。这时候,任何一名异族人,都可能对我们形成威胁,凌家······体内流淌的是紫色鲜血,他肯定不是我们的人,对他们应该怎么处置,我想你父亲更有发言权。”顾通也表态。

    “还请宋小姐慎重对待!”沈梅兰附和。

    就连森罗殿那边的屠漠一行人,也是神情沉重,都深锁着眉头。

    在发现凌家族人体内流淌着紫色鲜血后,这些屠世雄的麾下,拯救凌家的心思,越发的动摇了。

    他们当中,很多人都跟随屠世雄在幽冥战场内,和幽冥界的邪族交锋过。

    他们有许多兄弟,惨死在角魔族武者手中,对邪族,他们没有一点好感·这导致他们对凌家人也有了偏见。

    宋婷玉看着七煞谷的武者,又看向森罗殿的一众人,最后看向秦烈,看着秦烈默默取出寂灭玄雷。

    她知道秦烈心中有了决定·暗叹一声,她忽然轻轻点头,说道:“我来请示一下我父亲。”

    她默默取出传讯的玉坠,在众人之间阖上眼睛,身上传来很明显的意识波动······

    “秦烈。”凌语诗伸出玉手,主动抓住秦烈,紫色的眼瞳中·浮现中惊喜交加的色彩。

    秦烈反手紧紧握住她的小手,从她柔嫩光滑的肌肤中,感应到鲜血澎湃惊人的力量。

    “紫发·紫瞳,紫色的鲜血……”秦烈深深看向她,心神紊乱,也暗暗震惊。

    他怎么也没有预料到,凌家的人,会在绝境之中发生如此惊变,修炼血灵诀的他,从凌语诗、凌萱萱、凌峰身上的紫色鲜血之中,能察觉到不同寻常的波动。

    那波动·分明是力量不断汹涌动荡导致的······这意味着三人虽然没有修炼血灵诀,可鲜血之中,依然蕴藏着一种无法理解的强大能量!

    “你可能不相信·但我最近有预感,我预感你还活着······”凌语诗紫眸之中,柔情无限·在这个此刻,她竟还能笑出来,“我的预感是真的,你果然还活着,真好。”

    在逃亡中,她头发、眼瞳发生变化,她身体内潜藏着的某种力量·在一点点的苏醒着,在绝望的险境下·她的某种力量在迅速增强!

    她能隐隐看透对方的心灵,能看出对方体内灵力运转方式,她如觉醒了心灵秘术,她像是具有了神妙-的感知力·`····

    在所有人都当秦烈早已死亡的时候,她却觉得秦烈活的好好的,觉得秦烈在逐渐接近她······如今秦烈果然来了。

    “秦烈!”

    攥紧火云锤的凌峰,来到秦烈身旁,深深看着他,突然沉喝一声。

    “凌峰大哥。”秦烈咧开嘴,和他对视一眼后,重重点头。

    一切尽在不言中。

    “秦烈,我姐听说你坠落幽冥界后,偷偷哭过好几回呢。”凌萱萱娇呼道。

    秦烈哑然,不由地别头又去看凌语诗,凌语诗则是淡然轻笑,竟没有像以前那样羞涩,而是大大方方说道:“当时我以为你死了。”

    “秦烈!你们镇定的有点过分吧?”另一边,卓茜瞪着眼,冲秦烈轻呼,不断示意他留心宋婷玉,当心七煞谷的人。

    屠泽也在挤眉弄眼,让他小心一点,别这时候如此不在意。

    除凌语诗、凌萱萱、凌峰外,其余的凌家族人,此刻都是一颗心悬在空中,一个个神色焦急,担心下一刻凌家就会遭受灭顶之灾。

    看了卓茜和屠泽,再看凌家其余人脸上的表情,秦烈忽然反应过来,眼中流露出诧异。

    他忽然意识到,不论是凌语诗、凌萱萱还是凌峰,都变得和以前不同了。

    以前的凌语诗、凌萱萱、凌峰,因为凌家弱小,行为都颇为谨慎小心,一旦遇到巨大的凶险,都会极为紧张不安,会惊慌失措。

    然而,如今明明面临七煞谷的威胁,可能还要面临玄天盟的轰杀,可身上流淌着紫色鲜血的凌语诗、凌萱萱、凌峰三人,竟然显得宠辱不惊,显得颇为镇定,全然没有要被灭杀的恐惧不安。

    这让秦烈也是暗暗惊奇。

    “难道头发、眼瞳、鲜血的变化,令他们的性格,都发生了改变了?”他下意识地想。

    他没有料到,他也同样无比镇定从容,似乎在他的潜意识内,他连玄天盟盟主宋禹,都没有当一回事。

    宋婷玉忽然将传讯的玉坠收了起来。

    众人同时向她看来,想知道玄天盟的盟主宋禹,对待此事是怎么一个态度。

    在宋婷玉娇媚勾魂的脸上,显出一个怪异的表情,她看了看凌家人,黛眉微皱了一下。

    凌家族人的心,陡然一跳,脸色纷纷变了。

    “三位谷主,你们过来一下,我和你们单独聊聊。”宋婷玉忽然朝着一旁的林间走去。

    顾通、贾松林、沈梅兰听她这么一说,都是神色一喜,都已经猜出了结果,心里面明白一定是宋禹给了明确的答复,才让宋婷玉找他们单独谈话,从而决定如何处置凌家。

    而且,他们也留意到,先前宋婷玉看着凌家族人微微一皱眉……

    “我就知道盟主对异族也是同仇敌忾!”顾通走向宋婷玉身旁的时候,一脸阴沉的看向凌家人,心里面已经宣判了凌家人死刑。

    贾松林和沈梅兰,也是冷冷笑着,一边夸赞着宋禹的睿智,一边走向宋婷玉过去的山林。

    “秦烈……”凌语诗轻呼。

    秦烈一声不吭,他的眼睛只是盯着宋婷玉,他看到宋婷玉在进去山林之前,背对着他,两手在腰臀上方做出一个奇特的切割手势。

    两人在幽冥界通力合作大半年,他们对彼此小动作代表的特殊含义,都有着深刻的认识。

    从宋婷玉那个切割的手势,他看懂了宋婷玉的意图,他眼睛微微眯着,捏着手中寂灭玄雷,悄悄渗透一丝雷电之力进去。

    “不论他们是什么决定,我都会带你们离开七煞谷的地界,只要宋婷玉不插手······这些人七煞谷的谷主,还挡不住我寂灭玄雷爆炸的威力。”秦烈回过头来,对凌语诗说道。

    凌语诗轻轻点头,“我知道······”

    “秦烈!”前方,屠泽指出一个方向,不断挤眉弄眼,示意他带着凌家族人赶紧逃。

    —趁着宋婷玉将三大谷主唤走这个时机。

    然而,秦烈却冲着他摇头笑了笑,并没有这么去做。

    “秦烈!”凌承志也急道。

    “宋,宋小姐!你干什么?!”

    “你干什么?!”

    “你竟敢违背你父亲的意思?”

    就在此时,顾通、贾松林、沈梅兰三人,齐声尖叫起来。

    也在此刻,秦烈手中的四个寂灭玄雷,突然同时扔了出去。

    扔向了三人所在的位置。

    在这四个寂灭玄雷飞出之后,秦烈左手一拨,又有三个寂灭玄雷,落向前方七煞谷武者聚集之地。

    “轰轰轰轰!轰轰轰!”

    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先后从顾通等人的位置,从七煞谷那些武者聚集之地传来。

    在飞沙走石大地轰鸣声中,秦烈全身雷电缠绕着,突地暴喝起来。

    一根根灵纹柱,在寂灭玄雷的爆炸声波中,从他头顶浮升出来,如擎天柱一样雄阔壮观,释放出湛湛神光。

    “别让七煞谷的人逃脱一个!”林间,传来宋婷玉的娇喝,“不能让他们将此事给泄露出去,要是八极圣殿的人知道了,事情会非常麻烦。屠漠,让你们的人动手去击杀七煞谷的武者,这是我父亲的命令!”

    森罗殿那边的武者,被这番变故惊讶的呆如木鸡,当宋婷玉将顾通他们带入林间,他们还以为宋婷玉和他们商议处置凌家的事,没料到原来是宋婷玉在林间暂时捆缚三大谷主,让秦烈以寂灭玄雷轰杀——这完全超出他们的预计。

    如今,宋婷玉又吆喝着,让他们配合去杀七煞谷的人,还说是宋禹的命令······

    他们觉得不太对劲,觉得事情有蹊跷,在犹豫着,犹豫要不要相信宋婷玉。

    “杀!”屠漠沉吟数秒,突然做出了回应,“宋小姐代表玄天盟,她的命令绝不会有错!就算是真有错,将来也是她来背,我们只是奉命行事,和我们无关!”

    此言一出,森罗殿的一众武者,立即定下心来,扭身朝七煞谷武者杀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