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二百九十八章 合欢宗

第二百九十八章 合欢宗

    眼看秦烈阴沉着脸,和莲柔一并走入其中,宋婷玉微微皱。

    她拿出玉坠,联系了一下玄天盟,想要通过玄天盟来查明器具宗的情况。

    结果,玄天盟那边专门负责传讯之人,却告诉她这段时间器具宗很安分,并没有什么异常。

    “有点不对劲……”

    宋婷玉愈发觉得疑惑,沉思了一下,她忽然抿嘴轻笑着,就这么往门口迈去。

    “你又是什么人?”那名叫刘向的外宗弟子,一直在留意着宋婷玉,看着娇媚诱惑的佳人,他内心燥热不已,如今宋婷玉走上来,他忙迎上前,笑嘻嘻挡在宋婷玉身前,“我们宗主有过吩咐,除非宗门弟子,不然一律不允许进入。”

    “我就是你先前所说的,那个玄天盟的妖女呀。”宋婷玉嫣然一笑。

    刘向神色微变。

    宋婷玉的美眸,忽地异光闪烁,她深深看向刘向,声音酥软的轻笑:“放我进去好么?”

    刘向神情立即呆滞起来,他浑浑噩噩的,已经不知自己是谁,如深陷在梦境当中无法醒转,梦呓般的喃喃道:“你过去吧······”

    “多谢了。”宋婷玉留下一串银铃般的笑声,轻松踏入器具宗的新宗门。

    “姐,秦烈不是器具宗的宗主么?为什么,为什么现在连带我们进去,都受限制了?”凌萱萱忽然问道。

    凌承志和凌峰众人,也是惊异不明,不清楚在器具宗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们就在外面等候。”凌语诗脸色淡然,她没有趁着刘向精神失常的时候,带着凌家族人趁机过去,而是说:“大家聚在一起,不要分散,也不要胡乱走动。只要等就行了,我想要不了多久·秦烈就能安排妥当,我们也能顺利过去。”

    “如果秦烈在器具宗失势,我们留在器具宗,也未必就是正确选择。”族老凌康安目光闪烁·“大家都好好想想,想想我们的将来吧。哎,如果我们真背负了邪族之名,以后,我们凌家该如何在赤澜大陆立足?”

    凌家族人又一次齐齐沉默。

    “莲柔师姐,这半年宗门变化很大,建造了很多木楼·又重新形成了宗门气象。”秦烈一路走向里面,沉着脸说道。

    途中,很多人都是生面孔·应该都是来自于散落各处的器具阁。

    偶尔几个熟面孔,在见到秦烈后,一惊后,会点头致意,不过眼神都有些闪烁,似乎羞于见他。

    这让秦烈明白,最近半年时间,宗门一定有了什么变故。

    “在你离开不多久,宗主就被玄天盟给救活·他醒来后,精神很好,再也不像以前死气沉沉。在他的命令下·我们开始建造木楼,随着那些散落各处的宗门成员归来,我们也渐渐壮大起来·又稍稍恢复了昔日的荣光。”

    莲柔放缓脚步,忽然说道:“宗主和三大供奉,在听说你坠入幽冥界后,就当你死了。他们感慨了一番,之后也没有特别的表示,只是说很遗憾,遗憾你没有将寂灭玄雷的炼制方法留下来······”

    “在凌家人遭受七煞谷打压的时候·他们也象征性的吆喝了几声,不过明显没有要因为你·真正去援助凌家的意思。后来,后来七煞谷逼迫凌语诗、凌萱萱下嫁李中正、卜祥为妾,那森罗殿的屠世雄还传讯过来,希望器具宗能联合他们威慑七煞谷,可宗主他们并没有回应对方。”

    秦烈脸色阴冷,一声不吭。

    他忽然有些理解以渊,理解以渊为何叛出器具宗,做出那么不利于宗门之事。

    一方面,以渊是为了莲柔,另外一方面,也是因为以渊对应兴然他们太过失望。

    如以渊所说,在莲柔、唐思琪被血影擒拿要挟后,他亲自去见应兴然禀报了此事。

    然而,应兴然当时认为莲柔、唐思琪的命,不及他秦烈珍贵,在利益上权衡了一下,他就果断舍弃了唐思琪和莲柔,还严厉叮嘱以渊,不准将此事告知自己。

    此刻,听着莲柔的这番话,秦烈忽然深刻体悟到了以渊当时的心情。

    “你也别觉得意外,宗主和三大供奉,一直都是这样的人。”莲柔笑容苦涩,“在他们眼中,只有能壮大宗门,能为宗门带来希望的人,才值得全力栽培。所以他们能为了你,轻易牺牲我和思琪,他们在你当年没有展现天赋的时候,明知道梁少扬两次害你,依然可以装作不知道……”

    秦烈面沉如水。

    “这次也是一样,他们不会因为一个‘死人,而大动干戈,他们认为那样太不值得,认为那对器具宗的发展没有一点帮助莲柔很直接,“他们不做没用的事。”!

    “谢谢莲柔师姐的开导。”秦烈沉声道。

    “如今在宗主和三大供奉眼中,范乐,才是他们真正的红人。”莲柔突然停了下来,皱着眉头哼道。

    “范乐?这人是谁?我以前似乎没有听过这个名字,在我们器具宗,何时多了这么一号人物?”秦烈冷声问道。

    “我也不知道他是谁。”莲柔提起此人,眼中有着明显的厌恶之色,“他是一个月前,带着……男宠和女宠,突然来到我们器具宗的,他点名要见宗主。我看到宗主和三大供奉,初始还有些疑惑,待到他们看见此人取出一个奇特的令牌后,宗主和三大供奉立即大喜过望,忙恭恭敬敬将此人迎接进密室,和这人密谈了好一阵子。”

    “男宠和女宠?”秦烈一脸错愕。

    莲柔苦笑,“就是男宠和女宠,这范乐…···对男人和女人都有兴趣,癖好很奇特。”

    秦烈无言以对。

    “他取出的令牌,牌面上绘刻的,也是众多男女交合的淫图。这范乐,最近将宗门搞的乌烟瘴气,但宗主和三大供奉还由着他!”莲柔咬着牙,“思琪就是被范乐盯上了,没办法,才不得不打着采摘灵药的幌子,去毒雾泽深处躲藏起来。而我,若非能施展秘法,弄的全身皆毒,怕是也要被这邪人给纠缠不清。”

    莲柔讲话之时,突地施展某种秘诀,然后全身冒出缕缕毒烟,皮肤也变成吓人的青紫色,如中了剧毒一样。

    “我弄成这个样子后,那范乐才没有纠缠我,我才能安然留在宗门。”莲柔唉声叹息。

    “那范乐应该来自于合欢宗。”宋婷玉的轻柔声,从旁边悠悠传来,她似乎偷偷听了一路,这时候忽然就在秦烈、莲柔身旁现身,“合欢宗在我们临近的天运大陆,和玄天盟、八极圣殿一样,合欢宗也是赤铜级的势力。以前庇护器具宗的那位大人物,就是合欢宗的强者,我们就是因为知道那强者离开合欢谷后,许久都没有声讯,所以才对器具宗下的手。”

    “你听了多久?”秦烈哼了一声。

    “从头听到尾。”宋婷玉嫣然一笑,似乎没看到他脸上的不满,自顾说道:“应兴然和器具宗的三个供奉,一看他取出令牌,知道他是合欢宗的来人,自然就将他当成救星看待了,会小心翼翼捧着他,也就可以理解了。”

    “你是说,他能解除器具宗的危机?”秦烈皱眉道。

    “这么说吧,我们以前没有对器具宗下手,都是因为顾忌合欢宗。合欢宗虽然和我们玄天盟、八极圣殿都是赤铜级势力,但它的实力,却要强过我们和八极圣殿一筹,我们和八极圣殿联手,兴许才能和合欢宗战平。”

    宋婷玉倒也不瞒他,坦然说道:“这范乐手持合欢宗信物而来,就算是玄天盟和八极圣殿,如今怕是也不敢再动器具宗。合欢宗的信物,对器具宗而言,如今就是保命护符,能搭上合欢宗这层关系,器具宗在赤澜大陆上,还真就有了底气,不用再对我们和八极圣殿那么忌惮。”

    “原来是攀上高枝了。”秦烈眼神微冷。

    “秦烈呢?”

    “秦烈在何处?”

    就在此时,从新的议事大殿门前,传来应兴然、罗志昌等人的声音,他们似乎刚刚收到讯息,都一脸喜色走了出来。

    秦烈人在角落,远远看着应兴然等人,看着他们脸上的笑容,忽然心里觉得有些厌烦。

    “秦烈?就是拔出灵纹柱,令邪冥通道敞开的家伙?他还有胆回来?”一个陌生的声音,从议事大殿里面传来,语气说不出的狂傲冷然,“邪冥通道的敞开,让赤澜大陆将要经历一场浩劫,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秦烈!”

    此人话锋一转,又冷笑道:“我看此人,定然和邪族有交易!不然,在坠落幽冥界后,以他低微的境界修为,怎能活着逃出?嘿,他坠入幽冥界,怕是去邀功去了,去告诉那些邪族,他帮他们打开了通道,定然是这样!”

    这范乐人还没有冒头,就已经将脏水污水,毫不留情地往秦烈身上泼来。

    “这个,这个……”

    反观应兴然和罗志昌他们,在听到范乐这番话,只是一脸尴尬的讪讪笑着,竟似乎不敢反驳,好像生怕得罪了此人。

    这让秦烈对他们愈发失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