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三百五十五章 戏弄

第三百五十五章 戏弄

    “姚大哥,你晨练回来啦?”!

    秦烈才到凌家镇,就见柳婷站在镇口,巧笑盈盈地招呼他,“我给你弄了点早饭,先吃点东西吧。”

    秦烈咧嘴灿然一笑。

    最近几日,他夜里前往药山,悄悄挖掘石洞,白天,则是留在凌家镇,对柳婷展开热烈追求。

    短短几天时间,两人关系已经突飞猛进,秦烈有时候大胆牵着她的手,她也不会抗拒,只是红着脸默许。

    如今,柳婷一日不见他,就觉得怅然若失,每当夜里秦烈离开,柳婷都要失落一阵子。

    冯家的族人,还有魏立那些星云阁青年,从柳婷的态度,已看出她对秦烈大有情意,这些人都暗骂女人的变心,当真是快的如翻书。

    最近,冯逸和魏立两人,再找借口接近柳婷,都会被柳婷不耐烦拒绝。

    似乎多看两人一眼,她都觉得浪费时间,这让冯逸和魏立整天阴沉着脸。

    本来,柳婷答应了冯逸,等药山的事情结束了,就陪冯家人前往天狼山,对炎阳玉进行开采。

    然而,这几天柳婷不但一次没有去过药山,连对天狼山炎阳玉的事情,都像是没了兴趣。

    这让冯逸愈发急躁恼怒。

    “大小姐,我何时才能回星云阁?”刘延走出来,脸上堆满苦笑,朝着柳婷不住作揖。

    冯家毕竟是碎冰府的人,关于药山的开采,总需要星云阁有人看着,这样一旦有了收获,星云阁也要分一杯羹。

    由于柳婷每天陪在秦烈身旁,没有闲暇前往药山,所以她就邀请刘延取代她,帮她看着药山的状况。

    对这个差事,刘延叫苦不迭·一直嚷嚷着要回星云阁,实在不愿意和冯家还有柳婷搅合在一块儿。

    对柳婷,对冯家,他一点好感都没有。

    “等确定药山内·真没有矿石,你就可以回星云阁了。”柳婷皱着眉头,轻叱了刘延一句,又笑颜如花地看向秦烈,“姚大哥我们走,我熬了粥,别凉了……”

    秦烈洒然一笑·在冯逸、魏立等人忌恨的目光中,和柳婷一道儿离去。

    不多时,吃饱喝足·秦烈和柳婷贴得很近坐着,两人木椅靠着一块儿,肩膀也几乎贴着。

    秦烈微微一笑,忽然握住柳婷的玉手,目光火热地看向她,说道:“婷婷,有没有觉得这凌家镇,有点吵闹?”

    柳婷清丽的小脸,泛出醉人的红晕·她轻轻点头,羞赧道:“我打算,打算过段时间·就邀你去星云阁,去见见我爹······我想我爹,一定很欣赏你。”

    秦烈莞尔。

    他立即意识到柳婷误会了他话里的意思·他说凌家镇吵,并非是急着离开,而是想赶人。

    “这个冯家人,将凌家镇霸占了,整天吵吵嚷嚷,我嫌烦。”秦烈一皱眉,“这段时间·我时常在极寒山脉捕杀灵兽,将凌家镇当成了暂时的落脚之地。我是看中了这里的安静·可冯家人一来,将这里的安静都给打乱了,对我的修炼,也有一些影响。而且,我觉得凌家镇风景不错,也很安静,如果只是你我单独在这个修炼,应该要舒服很多,婷婷,你觉得呢?”

    “姚大哥,你是想······和我单独在凌家镇待着?”柳婷以蚊蝇般的声音轻呼。

    她微微抬头,明眸泛出喜色的涟漪,瞥了秦烈一眼,嘴角绽出一个高兴的浅笑。

    秦烈笑着点头,“不错,我想和你单独在凌家镇,不想别人打搅。而且,那什么魏立,还有冯逸,看我的眼光充满了敌意,这让我很不舒服。”

    “我明白了。”柳婷温柔的笑笑,然后轻盈起身,说道:“我出去一下。”

    在秦烈鼓励的目光下,柳婷傲然走出,这时候冯家族人,还没有动身前往药山,魏立等星云阁的年青人,也是不耐烦地呆在这里。

    “冯逸,还有冯叔······”柳婷看向冯家人,挥手示意他们过来一下。

    冯滨和笑容勉强的冯逸,一起来到柳婷身旁,由冯逸问道:“婷婷,有什么事情?”

    “婷婷……”

    柳婷心中轻哼一声,不知为何,在秦烈开始叫她婷婷后,她再听冯逸这么叫,总觉得有些别扭。

    “我们关系没那么亲密,冯逸,以后,你还是叫我柳小姐吧。”柳婷冷冷来了这么一句。

    冯逸脸上本来就有些勉强的笑容,直接僵住了,他眼中闪过一道愤怒至极的光芒。

    秦烈依靠着窗户口,露出半张脸,悠然看着这一块。

    听到柳婷这番话,他也有些愕然,不由摇头失笑。

    柳婷这女人的现实和直接,令他都惊讶不已,他发现这柳婷还真是不给人留情面,竟然当着这么多冯家族人的面,直接去扫冯逸的面子。

    “有趣,嘿嘿!有趣。”看着冯逸几乎变形的那张俊脸,秦烈暗感痛快觉得这比直接杀了冯逸,还要爽的多。

    “其实冯家镇虽然被摧毁了,但重建也应该花费不了太多时间,我想对冯家而言,冯家镇更能让你们有家的感觉,更加能让你们舒心。”柳婷似乎没看到冯逸脸色的变形,傲然抬着头,自顾自地说道:“药山,你们开采了这么久,也没什么发现,估计传言根本不实,药山内压根没有什么矿材。”

    冯滨、冯逸等冯家族人,铁青着脸,都静静听着她的这番话,想知道她真正的目的。

    “这样吧,我回头和我爹说一些,你们冯家还是去冯家镇生活。这凌家镇,嗯,暂时就这样继续空着吧。”柳婷终于说出她的目的。

    到了这一刻,冯逸一贯的虚伪笑容,也装不下去了。

    他阴沉着脸,声音冰冷,道:“柳小姐,前来凌家镇,将凌家镇让给我们冯家的,可是你!我们冯家长途跋涉而来,还拖家带口,就是想能直接居住,可没有带上重新建造冯家镇的工具和材料!你现在一句话,要赶我们冯家离开凌家镇,去冯家镇重建,这会不会有点不合适?”

    “药山的开采,也是你的建议,眼见就要进入山腹,你一句话就要停了,这是什么一个意思?”冯滨一向擅长隐忍,可现在,也有点控制不住怒火,“柳大小姐,莫不成,你让冯家这么多人过来,只是在戏弄我们不成?”

    “真没见过这种人!”

    “妈的!简直翻脸不认人啊!”

    不少冯家族人,也是低声怒骂,一个个看向柳婷的眼睛,都是义愤填膺。

    有不少脾气暴烈的武者,甚至聚集过来,猛地将柳婷围着,神色不善。

    这些人,毕竟是属于碎冰府,柳婷虽然是柳云涛的女儿,可想要在他们面前为所欲为,权势还是有点不够。

    “你们,你们想干什么?”眼见冯家人围拢过来,冯滨和冯逸竟然没有出手阻止,柳婷也有些慌。

    一直以来,冯滨和冯逸两人,在对待她的时候,态度都是极为谦卑谄媚,所以她打心眼里没有将冯家人看在眼里。

    她也没有料到,冯家人对她的吩咐,竟然敢采取这种态度对待。

    “冯逸!有话好好说!”魏立也站了出来,和一众星云阁的武者,将柳婷围在中央,和冯家族人对峙。

    “魏立,你难道看不见,你们的柳大小姐,已经被鬼迷了心窍?”冯逸寒着脸,不知从何来的底气,冷笑道。

    “凌家镇和药山,属于我们星云阁的地盘,婷姐就算是出尔反尔,你们冯家也不能乱来!”魏立冷着脸,“碎冰府和星云阁这些年关系和睦,希望你们别冲动,要是伤着了婷姐,碎冰府的严府主,也未必就能保住你们冯家!”

    “是柳大小姐欺人太甚!”冯滨也冷哼一声。

    “冯逸!冯滨!你们竟敢让冯家人围着我,你简直不知死活!”柳婷见魏立等人过来维护,胆气一壮,指着冯家父子厉喝:“此事,我不会善罢甘休的!我告诉你们,别说是凌家镇和药山,就算是你们原来的冯家镇,你们也休想拿回去!不知好歹的东西,你们冯家,以前就是星云阁的叛徒,冯家镇也属于星云阁的地界!我要不肯给,你们胆敢重建,星云阁就能再次摧毁你们的基业!”

    羞恼成怒后,柳婷揭开冯家的伤疤,将他们叛出星云阁的旧事给提了出来。

    “贱婢!”冯逸也是厉喝起来,用剩下的那只手指着柳婷,压抑着的怒火,终于爆发出来:“你这贱婢!就因为一个不知从何处冒出来的家伙,不但单方面撕毁和我们冯家的约定,还天天不知羞耻地和人家混在一起,你这星云阁的大小姐,还要不要脸?”

    “冯逸!我要杀你这了断手的残废!”柳婷尖叫。

    “残废,你说我儿子残废!小贱人,你真以为你是柳云涛的女儿,我就不敢动你?”冯滨也勃然大怒。

    双方剑拔弩张,仿佛下一刻,就要展开疯狂的厮杀。

    秦烈眼见场面随着他的一番话,衍变到如此恶劣程度,内心嘿嘿一笑,就准备出来站到柳婷一边,由他将冯家这个麻烦给血腥镇压下去。

    就在此时,他感觉到两名强者,从镇外进入凌家镇。

    在窗口,朝着镇口方向看了一眼,秦烈不由冷笑起来,“原来是勾结上了森罗殿,我说这冯家父子,怎么忽然有了底气。”

    ps离前十很近,弱弱地求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