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三百八十四章 半个魂灭

第三百八十四章 半个魂灭

    连续几天下来,海上的浮尸越来越多,让船上所有武者都开始恐慌起来。

    这艘大船,从赤澜大陆起航,途径流云大陆和天运大陆,目的地为灵鹫岛。

    一路行来,船上的武者上上下下,人数不但没有减少,然而越来越多。

    如今,整个船上共有三百左右武者,境界大多数都是开元境、万象境和通幽境,这些人前往灵鹫岛,都是为了转道前往海月岛。

    海月岛是个很特殊的地方。

    在这个岛上,有一个小型空间传送阵,能经过一次次中转,到达暴乱之地的天枯大陆。

    天枯大陆上的一些势力,在海月岛上安排了负责人驻扎,一边收购别的区域的稀罕灵材,一边出售来自于天枯大陆的高等级灵器。

    因为这个原因,赤澜大陆、流云大陆、天运大陆的各方势力,都会安排人前往海月岛,将他们出产的稀罕灵材在海月岛出售掉,亦或者在海月岛购买特定的材料,购买高等级的灵器。

    八极圣殿的黄金巨辇,玄天盟的“流金火云帐”,还有合欢宗的水晶战车,都是耗费巨资在海月岛定制,然后由天枯大陆那边安排过来的。

    海月岛,为周边许多大陆的交易中心,宋婷玉帮助秦烈弄来的赤灵龟鲜血,还有空间灵石,也都是她通过一些途径,从海月岛购买而来。

    船上三百多名武者,其实都是要通过灵鹫岛,从而到达海月岛。

    灵鹫岛周边的海域,一直都不太平,有一些穷凶极恶之辈,专门劫杀来往的船只。

    附近一些大势力,虽然从没有放弃对他们的围剿追杀,可那些人颇为狡诈,一旦风声紧了·就会安分一段时间,等风声过去了,又会出来作恶。

    沿途行来,看到浮尸渐多·船上很多人都意识到不妙-,都明白那些“海匪”可能又猖獗起来了。

    傍晚时分,秦烈推开窗户,看着被晚霞照耀成红彤彤颜色的海水,他怔怔出神。

    “呼呼!”

    突地,血厉从镇魂珠内猛然飞逸出来,他凝为一团火焰般的火光·就在秦烈眼前不住颤栗着。

    血厉的灵魂,变得非常模糊,如要随风溃散一般。

    他疯狂的扭动着·发出无声的凄厉惨叫,似乎正被人折磨。

    秦烈骇然失色,他瞪大眼睛看着血厉,他清晰的感觉到,血厉这一团灵魂逐渐在虚弱。

    他的灵魂,如一团就要熄灭的火焰,给人一种很快就会神魂俱灭的感觉。

    “救我!救我!”血厉已经无法口吐人言,只能以微弱的灵魂意识,向秦烈不断祈求。

    秦烈脸色剧变·却不知道应该如何下手,急道:“我该如何救你?”

    “用雷电之力封印我,将我重新镇压在珠子内!”血厉无声尖叫。

    秦烈立即动手。

    心念一动·一道道青幽雷电光芒,如条条枷锁包裹,将血厉灵魂层层罩住。

    他眼睛紧紧盯着血厉·以灵魂意识运转镇魂珠,以心神拉扯。

    一抹亮光忽地从镇魂珠内释放出来,将被雷电裹住的血厉残魂,瞬间扯入珠子内。

    血厉的灵魂,重新落入镇魂珠内后,一股温和的光波从珠子内层空间照耀过来,照耀在血厉的残魂上。

    血厉疯狂的情绪·猛地稳定下来,他立即停止了挣扎。

    “姜铸哲!只要我一日不死·终有一天,你施加在我身上的伤痛,我要你十倍、百倍、千倍偿还!”许久后,血厉一字一顿,声嘶力竭地厉声怒喝。

    “发生了什么事情?”秦烈以灵魂意识询问。

    镇魂珠内,血厉处在雷霆电光的包裹下,又被一股温和光波罩住,狰狞可怖的那张脸,渐渐平静下来。

    “这段时间,你解开了对我的灵魂封印,让我能自由从珠子内进出。我以为这是好事,没料到这趟变成了坏事,我这半个灵魂,因为和本体魂魄有着微妙-的联系,所以在我另外半个灵魂,被炼化焚灭的时候,这半个灵魂感同身受,遭受着最痛苦的折磨!”血厉回应道。!

    “具体点?”秦烈神情肃然。

    “我跟随那些炼器师去了天裂大陆,想帮你问明白你爷爷秦山的踪迹,我一直来到天器宗附近,我准备擒拿住一个人,仔细去逼问。”血厉精神萎靡不振,以微弱的灵魂念头进行解释,“就在刚刚,我发现我上当了,那几个炼器师竟然一直知道我的身份,他们故意将我引入绝地。在那里,我见到了我的师弟姜铸哲,我被他和那些炼器师联手击杀,我……已经死了。”

    这番话讯息传递出来,血厉的灵魂平静下来,可他的眼睛,却闪烁着仇恨至极的血光。

    他不甘心!

    他好不容易从灵纹柱内遁离出来,长途跋涉重返暴乱之地,欲要找当年仇人报复。

    没料到,当他再次见到仇人之时,竟又一次被灭杀。

    这次,就连他的另外半个灵魂,都被生生炼化!

    “能具体说说吗?”秦烈愕然。

    血厉沉默着,一边在回忆过去,一边在慢慢恢复。

    他状态奇差,那团灵魂残影不断动荡着,他似乎在极力克制着什么。

    “姜铸哲!你绝对想不到,我还有半个灵魂,我还有机会!”血厉突然怒啸。

    “你冷静一下!”秦烈沉喝。

    血厉突遭大难,只剩下这半个灵魂缩在镇魂珠,可就是这半个灵魂,也在剧烈摇荡着,如即将崩溃一般。

    “和我说说你的经历吧。”秦烈循循善诱,“事到如今,你的本体另外半个灵魂全部被灭杀,短时间内你很难报仇。你在我这儿,这些年来也帮我不少,兴许,我以后能帮到你,但我必须要知道在你身上曾经发生过什么事情?”

    血厉疯狂叫嚣了一阵子,渐渐冷静下来,过了一会儿,他似乎终于认命,慢慢说出他的情况。

    “在一千三百年前,我和姜铸哲都是天灭大陆血煞宗的人,我和姜铸哲的师傅,就是血煞宗当时的宗主沐云武。我师傅沐云武还有一个独女,她叫沫灵夜,也是我们的小师妹,我和姜铸哲都非常喜爱她,小师妹对我们俩,也都有情……”

    “师傅看出我和姜铸哲都喜爱小师妹,而小师妹自己又拿捏不定,为了避免将来出现麻烦,就让我和姜铸哲比斗一场,来决定谁娶小师妹。结果,是我胜了,我和小师妹成了亲,那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一段日子,我也从师傅手中,接过血煞宗的宗主之位,一时风头无两。”

    “可姜铸哲并没有放弃,因为我不但迎娶了小师妹,还成为了血煞宗的新宗主,他便视我为眼中钉肉中刺。

    姜铸哲为了胜我,他走向了邪路,和那游宏志一样,他以吸食鲜血为生,将自己变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

    “他悄悄吸食血煞宗门人精血,以残害同门为手段,短时间实力暴涨。”

    “血煞宗的门人,接连被吸食鲜血而死,导致宗门人心惶惶,师傅也在亲自彻查此事。而我,身为新宗主,自然也是在全力调查,结果,就在调查此事的途中,我被姜铸哲和他在天器宗的朋友暗算,被他封禁在十二根灵纹柱内。”

    “他先吸食了几个门人鲜血,将那些混杂精血强行注入我体内,泼洒我全身,造成是我做的假象,令我瞬间成为宗门的罪人,也成为师傅眼中的败类。”

    “我被他封禁在灵纹柱整整一千多年!”

    “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一直在调查,却始终无果。我也在悄悄找姜铸哲的下落,也是一直没有消息,我并知道,他原来早已注意到我。”

    “这次,我被引入他早先布置的绝地,被他活生生炼化了半个灵魂!”

    “如今,另外那半个我,算是彻底死了。”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dHan.cw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pdian.ca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