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四百一十六章 九大天才种子!

第四百一十六章 九大天才种子!

    秦烈尚未讲话,宋婷玉三人反而惊呼出声,目显惊异之!

    经历了黑玉城那番巨变,他们已经认清形势,知道修炼血灵诀的武者,胆敢在暴乱之地活动,将会遭受着什么重击。

    夏侯家的强者,苏家强者,林家强者,在发现冯蓉施展出血灵诀后,直接从天灭大陆杀入天裂大陆,紧盯着他们不放,疯狗一样要撕咬他们。

    修炼血灵诀,俨然就是各个大陆公敌,人人得而除之。

    李牧丢给秦烈一块玉牌,却说便是他修炼血灵诀的事情暴露,只要以玉牌找到那人,九大白银级势力,都不敢动他。

    此人强悍到连九大白银级势力都要给面子不成?

    秦烈也是暗暗动容。

    他低头仔细去看那块手掌大的玉牌,玉牌正面雕刻着一头活灵活现的螭龙,螭龙张牙舞爪,凶戾霸道的气息,从玉牌内投射而出,令人由然生畏。

    背面,只刻写着一个古朴的“段”字。

    然而,单单只是一个“段”字,看上一眼,就让人眼睛刺痛,如被无形针芒刺入全身,说不出的难受。

    —那是无数凌厉如剑的锋芒。

    在秦烈感知中,从那个“段”字上,陡然爆出无数芒光,朝着四面八方扩散。

    闭上眼,纯粹以真魂来窥视,他发现手中玉牌上的“段”字,在他灵魂感知下,如一个炽烈的太阳,绽放出道道凌厉神辉,炫目至极。

    他赶紧将玉牌收入空间戒,脸上流露出心有余悸的神情,轻喝道:“好强大的精神意念!”

    “呵呵,那家伙居无定所,比我还要难寻,他不在玉牌上留下强大灵魂念头·你是没办法找到他的。”李牧笑道。

    “我要如何找他?”秦烈讶然。

    “很简单。”李牧喝了一口酒,微笑道:“如果有一天,你遇到必死绝境,就取出玉牌·凝聚一缕精纯灵魂意识进入玉牌内,在里面说出你的名字,说出你的困境。”

    “然后呢?”秦烈兴致勃勃。

    “然后,他就会帮你解决麻烦。”李牧一笑,又叮嘱道:“但你记着一点,这玉牌,只能帮你解围一次。”

    秦烈点了点头·沉吟了一下,话锋一转,又道:“以前血煞宗的姜铸哲·还有他儿子姜天兴,和天器宗关系密切。姜天兴,更是天器宗的门人,他们才是当年的罪魁祸首,修炼入了邪道的血灵诀,难道没人知道他们的存在?”

    宋婷玉三人也惊奇起来。

    李牧皱眉,想了一会儿,说道:“此事比较复杂,牵扯也比较大·你最好不要多管。修炼血灵诀的人,如今在暴乱之地并非没有,只是大多都比较小心·轻易不会显露出来。你嘛,也尽量小心一点,最好不要在人前施展·就算动用了,也最好能不留痕迹······”

    秦烈愕然。

    “行了,别多想了,好好准备参加试炼会吧。”李牧神情懒散道。

    “李叔,我爷爷……”秦烈又道。

    “呵呵。”李牧又笑了起来,“我专门安排你参加试炼会,也正是为了这件事。”

    秦烈精神一振。

    “那名进入神葬场的武者·出来后,精神错乱·灵魂迅速萎缩。天器宗的人,将他记忆剥离出来,封存在一枚碎念晶内,供各方势力观看……”李牧表情严肃起来,“我也有幸看了那碎念晶,我倒是没有发现什么奇妙-,不过,小冰倒是有所发现。”

    秦烈凝神四望,发现岩冰雪狼王并没有过来,应该还留在下方的海岛上。

    “你手中那个木雕呢?”李牧话锋忽然一转。

    秦烈有些莫名其妙-将木雕拿了出来。

    李牧并没有索要,只是远远看了一眼,然后道:“木雕刻画的可是你爷爷?”

    秦烈点头。

    李牧忽然沉默了起来。

    “李叔,究竟怎么一回事?”秦烈急切道。

    “从那一枚碎念晶中,我看到一具被氤氲雾气淹没的尸体,尸体的模样没办法看清楚,只看到在他旁边有一个同样的木雕。那木雕,和你手持的一般大小,模样一样,刻画的也是你爷爷。”李牧皱着眉头,“我不认得木雕,可小冰认得……”

    秦烈脸色忽然煞白,眼中浮现深深地恐惧之色,“不可能,应该不可能是我爷爷,怎么可能……”

    “我说了,尸体的模样,我也看不清楚,未必就是你爷爷。”李牧轻叹一声,劝说道:“但他旁边有着一个和你一样的木雕,我想,他如果不是你爷爷,定然也和你爷爷有关。

    所以我才唤你来暴乱之地,参加试炼会,自己进去弄清楚此事。”

    “不对!肯定不对!”秦烈不迭摇头,“那神葬场,如意境的武者根本无法进入,你们都试过的!我爷爷,绝对不止如意境,他连进入都不能,怎么可能在里面?”

    “那具尸体,肯定不是近期进去的,应该殒葬了很多年了。”李牧点头道。

    “秦烈,你爷爷离开你不超过十年吧?”宋婷玉曾经对凌家镇、药山仔细调查过,知道山离开没有多久,所以插话。!

    猛地紧张不安起来的秦烈,这时候渐渐冷静下来,理清头绪后,他重新放松起来,点头道:“不会是我爷爷。”

    “嗯,应该只是和你爷爷有点关系。”李牧深深看向他,眯着眼,忽然悠悠道:“不是你爷爷,可那家伙手持你爷爷的木雕,而且死了很久。那你爷爷······活的可真是够久的,兴许比我们天剑山还要长。”

    “我会进去弄个清楚!”秦烈沉喝道。

    “五天后,试炼会就开始了,到时候你们可以一同过去。”李牧笑着说:“你们还可以在我的浮空岛呆五天。时间到了,我送你们前往入口处,这次试炼会的奖品丰厚,你们各自努力吧。”

    “一年后,只要活着出来,是否就能拿到奖励?”宋婷玉问道。

    李牧点了点头,“活着出来的人可以均分二十七样奇宝,活着的人越少,分的就越多。”

    “这是鼓励参与者在里面厮杀。”谢静璇声音清冷道。

    “一直都是这样。”李牧皱着眉头,“你们自求多福吧既然决定参加了,就要做好被杀的准备。据我所知,以往的试炼会,最终能活着出来的人,都不足一成。”

    众人神情微变。

    “你们好好养精蓄锐,准备迎接五天后的血腥盛宴吧,如果你们能活着出来只要你们愿意,都可以成为天剑山的核心门人。”李牧笑了笑,“即便不加入天剑山能在试炼会证明自己,也足以扬名暴乱之地,可以挑选各大白银级势力入门。”

    这番话丢下后,李牧悠然起身离开,留四人在此交谈。

    “对这次的试炼会,你们都打听到了什么?”秦烈询问。

    “你在血煞宗怎样?”宋婷玉问他。

    “我那边没什么。”秦烈随口回应了一句,问道:“有没有问明白,九大白银级的势力,都派出了什么了不得的人物?”

    “当然问明白了。”宋婷玉嫣然一笑。

    “天剑山的天才种子就是我们在海月岛上见过的洛尘了。他好像是五柄天剑之一洛楠的孙子,此人是剑道奇才,传言刚刚出生时体内就有一道凌厉剑意,这种剑意天成的家伙,简直就是怪胎洛尘通幽巅峰之境,极其难惹。”

    “黑巫教那边,参与者的首领叫夜忆皓,此人精通黑巫教种种诡秘巫诀。据说,他在通幽境中期的时候,就以一种诡异的巫术,让三名达到如意境的强者在一瞬间七孔流血暴毙!最主要的是,那三人离他相隔千里,连死都不知道谁下的手。”

    “幻魔宗的带头者,叫做雪蓦炎,这女的精通幻魔宗的幻术,传言一息间,能变幻十几种模样。这女的最可怕,她见过的人,都可以随意变幻,不但是模样,就连灵魂气息,精神念头,甚至身上香味,都能变得一模一样。我们要是遇到她,一旦分散了,她可以成为我们中的任何一个,能突下杀手,死都不知道是被她所杀。”

    “寂灭宗的天之骄子,叫楚离,此人脾气暴躁无比,手中常年带着众多寂灭玄雷。据说,他手中的寂灭玄雷,能将破碎境武者都给炸死。此人非常危险,他一旦暴怒了,手中寂灭玄雷连续爆开,以他为中心,方圆几里内,都可能被炸的生灵涂炭。”

    “夏侯家的夏侯渊,苏家的苏妍,林家的林东行,可能比起那些人弱一点。毕竟,三大家族成为白银级势力的时间太短暂,底蕴不足。不过,这三大家族和我们玄天盟一样,也比较团结,那夏侯渊、苏妍、林东行三人更是从小长大,他们是坚实的同盟,走在一块儿的话,当真不怕任何人。”

    “天器宗的参与者,叫冯一尤,这家伙一身都是宝,据说他的十根手指,都戴满了空间戒。他爹冯毅,是天器宗的宗主,对他这个儿子宝贝的要命,这冯一尤据说以灵器将牙齿都武装起来了,碰到他的人,怕是要被他的漫天灵器轰成渣滓。”

    “万兽山的叫郁门,此人从小就能以灵魂和灵兽交流,能御动百兽。他修炼的灵诀也非常特殊,能兽化,肉身强悍无比,还能从体内唤出兽灵作战,也是出了名的难缠人物。”

    宋婷玉向秦烈介绍,越讲俏脸越是苦涩,有种看不见希望的感觉。

    “九大白银级势力,被寄予厚望的种子强者,都是通幽境巅峰!”谢静璇补充了一句,“据说,他们中的任何一个,即便是较弱的夏侯渊、苏妍、林东行,也都具备越级挑战的实力!”

    “不是具备,是千真万确的具有这种实力!”宋婷玉苦笑,“我听人说了,这九人参与前,都是经过层层筛选的。他们九人,还都和门内如意境初、中期的武者战斗过,那些变态,似乎还都获得了胜利!这才确定了核心身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