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四百三十一章 转机

第四百三十一章 转机

    秦烈眼瞳中,再也看不到一丝黑烟缭绕,眼睛重新恢复精神。

    灵魂和生命能量,也停止了流逝,感知识海后,也没有发现丝毫巫毒的残余。

    巫毒的的确确是被火麒麟精血炼化。

    “这么说我也可以?我也可以没事?”宋婷玉心中燃起了希望,急切道:“你是怎么做的?”

    “我……”

    秦烈一张口,忽然顿住,眉头紧皱。

    “怎么?”宋婷玉敏锐觉察到不妙。

    “我先以雷霆闪电,轰击真魂,令真魂溃散掉。然后,再以火麒麟的精血,一点点炼化巫毒。”秦烈表情凝重,“我不知道这种方法能不能也用在你的身上。”

    宋婷玉脸色一白,旋即苦涩摇头,“我的真魂已经很虚弱,恐怕连一丝雷电轰击都承受不住,会直接魂飞魄散。我和你不同,我不修炼雷电灵诀,灵魂根本无法承受雷击。”

    “你坐下来,我试着以火麒麟之血来接近你,看看能否将巫毒逼离出来。”秦烈不死心,准备尝试别的方法。

    在宋婷玉准备好以后,他以心神念头御动火麒麟之血,三滴殷红鲜血,从他胸口飞逸出来后,倏然一变,凝成三团炽烈火焰。

    麒麟形态的三团火焰,一点点接近宋婷玉,慢慢靠拢。

    宋婷玉苍白的脸庞,被照耀的红彤彤的,又像是恢复了明艳。

    “怎么样?有没有动静?”秦烈轻喝。

    “没,巫毒已渗透在我真魂深处,没有一点反应。”宋婷玉叹道

    秦烈驱使着火麒麟之血,又往宋婷玉靠拢而来,几乎要燃烧到她的衣衫。

    “别继续靠近了,我怕巫毒没有被逼出来,我会被烈火先烧成灰烬。”宋婷玉满脸无奈。

    秦烈不得不唤精血返回。

    “没用的,我也认命了,死就死吧。”宋婷玉勉强一笑。

    秦烈沉吟着·许久后,突然道:“你能不能令真魂溃散掉?”

    “散掉真魂?”宋婷玉讶然。

    “嗯,真魂散开,本源·魂印,记忆念头分散,从通幽境跌倒万象境,那些渗透在真魂的巫毒,也可能因此散落在你脑海之中。”秦烈组织着语言,“这样的话,我尝试以我的真魂·吸引那些巫毒进来。将巫毒,从你脑海内吸入我的灵魂,由我进行炼化·你看这样是否可行?”

    “我不知道怎样才能碎魂。”宋婷玉蹙眉仔细思考,很久后,无奈摇了摇头。

    停了一下,她又说道:“你不是也碎魂了么?你要如何将巫毒吸引离开?”

    “我的碎魂,可以很快重新聚集,事实上,我是修炼一种灵诀,在以雷电淬炼灵魂。在修炼的初期,真魂会不断碎裂·然后重聚,需要不断重复这个过程,真魂适应雷电的轰击很艰难·要一步步来。”秦烈解释。

    “我不会碎魂。”宋婷玉听明白了,可还是没办法配合,情绪愈发低落。

    秦烈也知道·他碎魂的方法,根本不适合宋婷玉,不修练雷电灵诀的宋婷玉,压根承受不住雷霆轰灭。

    他重新沉默起来。

    许久许久后,他依旧没有好的办法,只能起身站起来,说道:“我已经不受巫毒影响·我会短时间找到夜忆皓,斩灭盘踞在他心脏上的‘八翼蜈蚣王,助你解脱!”

    “算了吧·别搭上自己了,那夜忆皓非常可怕,比他的追随者厉害太多了。他心脏上的巫虫,也很是邪恶诡异,你没办法抗衡他们的,还是,别管我了……”

    “非管不可!”

    “其实,能在生命最后一段时间见到你,能有你陪着,我已经很满足了。”

    “不够!远远不够!”

    又是两天过去。

    宋婷玉的状况变得越来越糟,她就连运转灵力,都渐渐变得吃力起来。

    秦烈憋着一口气,将她背了起来,不断朝着黑巫教聚集的方向冲掠。

    “叮咛!”

    腰间的一枚剑符,传来一声清脆悦耳的低鸣,这是说明附近有天剑山的人,以剑符感测到了他的方位。

    秦烈不理不问,不管对方是谁,继续朝着黑巫教的位置迈进。

    然而,那名手持剑符者,却非常好竟主动寻找过来。!

    三个时辰后,一名蓝衣女子,扎着简单的马尾辫,突然在他身前冒了出来。

    这女子脸上不施粉黛,衣着素净,模样只能算是清秀,看起来并不出众。

    她捏着一枚剑符,蹙着眉头,站在秦烈身前,小心打量着秦烈,突然道:“来自于赤澜大陆的秦烈?”

    “何薇?”秦烈停了下来。

    “我是何薇。”蓝衣女子轻点了一下头,凝神观察着他和宋婷玉,认真看着宋婷玉眼眸中的黑色游丝,轻叹道:“可是中了黑巫教的巫毒?”

    “嗯。”秦烈道。

    “哎······”何薇又是幽幽一叹,说道:“九日前,我见着了另外一个女子,也是中了巫毒。她和你一样来自于赤澜大陆,我见着她的时候,她就快要不行了。”

    “静璇,一定是静璇。”宋婷玉声音无力道。

    何薇神情一怔,“你是赤澜大陆,来自于玄天盟的宋婷玉吧?”

    “是我,你见着的那个女子后来怎样了?”

    “我没办法救她,她也认命了,她一个人离开了,说是会找个安静的地方等候魂寂。”何薇语气平静,淡淡说道:“算算日子,现在她······应该已经过世了。”

    秦烈和宋婷玉眼神都黯然下去。

    “这次黑巫教的领头者,乃是夜忆皓,对巫毒的认识非常深刻。他心脏上盘踞的‘八翼蜈蚣王,,也是黑巫教最著名的巫虫之一,极其可怕,和黑巫教的人交战,一个不慎被巫毒渗透了真魂,就只能任命等死,很少有人能挣脱出来。

    讲起这些事的时候,何薇也是一脸忌惮,对那巫毒同样极为惊惧。

    “要么得到巫虫的一滴鲜血,要么斩杀巫虫,不然中了巫毒者,只能慢慢等死了。”

    秦烈脸色阴沉,他正欲答话的时候,眼神一动,忽然看向何薇身后的林间。

    “何薇,讲完了没?”一个从中走出,满脸不耐之色,“别浪费时间了,我那师弟身上的巫毒很深,我要尽早找到夜忆皓那狗杂种!”

    此人二十七八的样子,体型健硕,身穿寂灭宗的衣衫,胸口绣着一枚寂灭玄雷图案。

    在他身旁,还有三个寂灭宗的武者,其中一人眼中冒着黑丝,显然也中了巫毒。

    看情况,那人的情况,比宋婷玉还要糟糕,脸庞上青筋绽现,神态狰狞。

    如果不能在五天内解毒,这个人,会比宋婷玉更快的死去。

    “楚离,你急什么?你知道夜忆皓在什么地方?知道黑巫教的方位?”何薇回头瞪了他一眼。

    楚离?

    秦烈神情一动,不由地认真打量那人,暗暗谨慎起来。

    寂灭宗的楚离,和洛尘、夜忆皓一样为九大实力的核心种子,在整个暴乱之地,寂灭宗都是出了名的强势,门人各个都是脾气暴躁。

    寂灭宗的寂灭老祖南正天,又是出了名的护犊子,整个寂灭宗炼制了大量的寂灭玄雷,分发给不同境界的门人,让他们可以横行无忌。

    在暴乱之地,一般很少人敢惹寂灭宗的门人,就是怕招惹来无穷无尽的麻烦。

    他们都怕寂灭老祖发起疯来,直接冲到自己的宗门,引爆寂灭玄雷搅个天翻地覆。

    “你们也要找黑巫教的夜忆皓?”秦烈来了兴致。

    “嗯,我找那个杂种找了很久了。”楚离张嘴狞笑,“只要让我找到他,我会把他那臭虫直接轰死,我要他粉身碎骨!”

    “那你一定需要一枚黑巫教的令牌。”

    秦烈一摸空间戒,掌心立即出现四块黑巫教的令牌,他随手就将一枚令牌扔给了楚离。

    “小子,干的不错嘛?你杀了四个黑巫教的杂碎了?”楚离眼睛一亮。

    “嗯。”秦烈点头,淡然道:“还会继续杀下去,直到杀光所有黑巫教的来人,直到斩杀掉那只释放巫毒的巫虫才会罢手。”

    “好!看来我们是同道中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