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四百三十六章 这是个误会!

第四百三十六章 这是个误会!

    巫虫提前飞走,两个幻魔宗的少女,则是被熊熊火焰焚烧,她们眉心的血洞也变成焦黑色,再也看不出有被巫虫钻入的痕迹。

    新来的幻魔宗门人,过来后,只看到了这么一幕,并不了解之前发生过什么。

    他们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五名幻魔宗的少女,身穿明黄色衣裙,各个都是明眸皓齿,肌肤胜雪,娇艳如花。

    清一色通幽境中后期的修为。

    此刻,五名少女明亮的双眼中,都充斥着愤怒的火焰,五个人几乎立即将秦烈和楚离围在了中央。

    “雪姐!这边!”其中一人娇喝。

    一道身影迅速掠动的声音,从远处灌木丛内传来,另有一名女子正快速赶来。

    “事情不是你们所想的那样。”楚离硬着头皮解释。

    “你当我们都是瞎子吗?”一个瓜子脸的少女,眼中几欲喷出火来,“我们有眼睛,我们能看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少嗦!”

    楚离脸一沉,心烦意燥,也不再解释了,“随便你们怎么想了。”

    秦烈皱着眉头,也是头疼不已,暗呼倒霉。

    巫虫飞走了,继续留本命精血燃烧,只是白白浪费炎能,于是他急忙收回。

    两团火麒麟形态的火焰,不分先后地从两名幻魔宗少女的焦黑尸身上飞逸出来,在半空中重新衍变为晶莹血滴,乖巧地飞向秦烈。

    “是他!”

    所有幻魔宗的少女,仇恨的目光,一下子集中到了秦烈身上。

    情况已经很显然,两个少女被火焰烧死,那火麒麟血滴又往秦烈飞去,不是他干的还能是谁?

    三滴本命精血,在秦烈掌心沉落,他摸出几块天炎晶供鲜血的火焰之魂补充能量。

    趁幻魔宗首领没有到来之际,他在思量着,要如何解释,怎样来避免和她们冲突。

    这趟幻魔宗的核心种子,恰恰就是雪蓦炎——血厉的亲生女儿。

    从血厉知道他还有一个女儿在世,知道雪蓦炎要参加试炼会起,就在叮嘱秦烈,一定要想办法帮助雪蓦炎,要尽量助她找到医治灵魂的圣药。

    血厉甚至将半部血典交到他手上。

    他也早已决定,真要在神葬场内碰到雪蓦炎会依照血厉的嘱托,尽自己的能力来帮助雪蓦炎。

    可他万万没有想到,他和雪蓦炎的会面会是现今这个样子。

    一时间,他也想不出好办法,来解释此事。

    秦烈头疼万分。

    “雪姐!”瓜子脸的少女呼道。

    一名同样身穿明黄色衣裙,身姿修长,肌肤雪白的少女,倏地在众人之前闪现。

    她站在那两具焦黑的尸体旁边。

    少女二十来岁的模样,画一般的长长柳眉下,一双眼睛犹如一泓清水,清澈透亮。

    “楚离。”少女抬头看向寂灭宗的楚离,眉头优美的蹙着,声音清脆动听“是你杀了她们吧?”

    她并未多看秦烈一眼。

    楚离冷哼一声,并没有解释,因为他明白解释也没用他知道幻魔宗的这些女子不会相信。

    “不是楚离!是这个人!”瓜子脸的少女,咬着贝齿,仇恨地瞪着秦烈。

    雪蓦炎这才看向秦烈。

    她眉头依然皱着,清澈的眼眸中,浮现一丝迷惑,“你是谁?”

    她不认识秦烈。

    在参加试炼会之前,她对其余八大势力的武者都仔细了解过不单单只是像楚离一样的核心种子,就连各方势力稍稍厉害一点的人物她都知道样子和大致的修为状况。

    譬如杜向阳、何薇,虽然不是天剑山的核心种子,但是因为自身的强大,也在她的研究当中。

    可以说,各方势力耀眼危险的人物,她都大致有数。

    秦烈,显然不在这个行列,因为他还不够格成为雪蓦炎的关注对象。

    加上他没有穿上天剑山独有的服饰,他明明和楚离一道儿,还不是寂灭宗的衣着打扮,看起来也不是寂灭宗的人。

    这么一来,秦烈的身份和来历,就让她迷惑不解了。

    “我叫秦烈,手持天剑山的剑符参加这次的试炼会,我来自于赤澜大陆。”秦烈主动介绍。

    雪蓦炎眼中迷惑不但没有稍减,反而更加浓烈,她摇了摇头,说道:“没有听过天剑山有这个人,也没有听过赤澜大陆。”在她心中,已将秦烈归为小角色这个类别,属于不值一提的小人物。

    “不论你信还是不信,我都要事先说明,你的两名同伴,死在黑巫教的巫虫口中,和我们没有关系。”秦烈还是决定解释,“真的,这只是个误会!”

    “雪姐!他在说谎!”瓜子脸的少女,指着秦烈,义愤填膺,厉声叫道:“根本没有什么巫虫!我们谁都没有看到,我们只看到,是这个人释放出火焰,将小蝶她们烧死的!”

    雪蓦炎轻轻点头,干脆利落道:“动手!”

    连她在内,一共六名幻魔宗的少女,身影一动,一个个拉扯出绚丽的幻象,每一个幻象,都和真人一样,甚至身上有着生命和灵魂气息。

    简直让人无法分辨真假。

    六名少女齐动,真身加上幻象,如一群美丽的精灵仙女,瞬间就要淹没秦烈和楚离。

    “不识好歹的女楚离冷哼一声。!

    他的手中,忽然多出一个个银亮的寂灭玄雷,强烈的雷霆波动,立即从寂灭玄雷内传荡出来。

    他懒得解释,想以寂灭玄雷直接轰杀出一条血路,要踩着这些幻魔宗少女的尸体,从这儿离开。

    “楚离交给我!”雪蓦炎轻呼。

    五名幻魔宗的少女,在楚离取出寂灭玄雷后,俏脸一白,纷纷避让开来。

    她们都知道寂灭玄雷的厉害。

    只有雪蓦炎,如飘渺的精灵,围绕着楚离飞速掠动,营造出越来越多的幻象出来。

    “楚兄·别下杀手!”秦烈突然尖叫起来。

    就准备释放寂灭玄雷,帮助秦烈解围的楚离,忽然愣住,他奇怪的看向秦烈·眼中全是疑惑。

    秦烈满脸苦笑,“楚兄,给我一个面子,不要和她们交战,你我先离开此地再说。”

    “理由!”楚离暴喝。

    “离开后,我再给你理由!”秦烈沉声回应。

    “我是能走掉,但你·能走得掉吗?”楚离冷哼。

    “能。”秦烈取出一枚他自己炼制的寂灭玄雷,突然投掷向一个方向,提前喝道:“爆!”

    那个位置的一个幻魔宗少女·眼神一变,急忙避让开来。

    一声剧烈的爆炸波动,从那个位置轰然传出,在强烈的雷电和爆裂波荡中,秦烈疾驰而去。

    “堵住他!”瓜子脸的少女尖叫。

    “我手中的寂灭玄雷很多!”秦烈哼了一声。

    他的左手,果然又冒出一枚枚拳头大小的寂灭玄雷,单看卖相的话,并不比楚离手中的弱。

    幻魔宗的少女纷纷变色。

    秦烈于是不断以寂灭玄雷,做出疯狂轰杀爆炸的架势·趁着幻魔宗少女投鼠忌器的时候,他果然冲出了包围圈。

    “楚兄!给个面子,不要和她们开战·出来后我会解释!”秦烈远远叫道。

    楚离哼了一声,就在漫天雪蓦炎身影扑杀而来之际,他身上的衣衫上·绽放出无数夺目星光。

    炫目星光中,楚离竟借助于这件灵甲,直接冲天而起,在半空一闪而逝。

    雪蓦炎一下子扑空。

    “追!”她下达命令。

    幻魔宗的少女,如一只只黄色蝴蝶,要追上两人。

    楚离以灵甲飞上天空,立即锁定了秦烈方位·他一个俯冲后,就来到秦烈身旁。

    “我带你走!”楚离远远喝道。

    “好。”秦烈回应。

    楚离迅速接近·一把抓住秦烈臂膀,在幻魔宗少女只能地面上疾驰的时候,两人以飞的方式渐行渐远。

    在幻魔宗少女的咒骂声,两人最终消失,躲过了她们的追杀。

    “嘭!”

    楚离松手后,秦烈从高空坠落,跌在一片荆棘丛中。

    楚离在发泄不满。

    以秦烈的强悍体魄,这种荆棘丛,除了让他破裂一件衣衫外,并没有任何伤害。

    “怎么回事?”楚离哼了一声,“没见过女人吗?一看到美女,就不知道东南西北了,就任由对方宰割不成?”

    秦烈苦笑,“那个……”

    他才想解释,忽然意识到血厉身份敏感,雪蓦炎可是血厉和沫灵夜的女儿,她和血煞宗有着密切的关系。

    而血煞宗,在暴乱之地,乃是禁忌。

    万一,雪蓦炎的身份,因为他的这番解释,不慎给暴露出来,岂不是会让雪蓦炎深陷险境?

    他不能说出实情!

    可楚离,还在等他的解释,如果他不能让楚离满意,接下来两人恐怕很难携手合作。

    他脑子转了转,叹了一口气,硬着头皮说谎:“幻魔宗的雪蓦炎,其实是我未婚妻,我们俩的婚事,是他爹和我爷爷定下的。但我们俩,以前一直没有见过面,我这趟千里迢迢从赤澜大陆过来,非要参加试炼会,就是要找她,要悄悄看看这个女人怎么样······”他开始满嘴鬼话的胡扯。

    “这么复杂?”楚离眼神怪异。

    “呃,我也没有料到,第一次见到她,就因为巫虫发生这么大的误会。在她认定我是凶手的情况下,我不能解释什么,我准备等她冷静了,弄清楚真相了,然后再找机会说明我和她的关系,还请楚兄谅解。”秦烈苦笑。

    “那宋婷玉又和你什么关系?”楚离摸着下巴问。

    “咳咳,男人嘛,在这方面克制力都比较弱,你应该明白的。”秦烈干笑。

    “明白,我明白。”出奇地,楚离这次竟主动拍了拍他的肩膀,脸上的怒意彻底消褪,还露出了笑容,“你小子,不但在格杀夜忆皓上,和我是同道中人。没想到在这方面,嘿,竟然也是和我一样!”

    “楚大哥,你也?”秦烈讶然。

    楚离骄傲地笑了起来,洋洋得意地说道:“小烈兄弟,别的咱不谈,但是在这方面,我肯定可以当你大哥了,哈哈哈!”

    “楚大哥厉害。”秦烈拱拱手。

    “一般,一般。”楚离很谦虚地摆摆手,“也就脚踏三五只船罢了,不值一提,哈哈,不值一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