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四百四十六章 偏执狂

第四百四十六章 偏执狂

    “果然不愧是黑巫教的家伙,当真是一肚子坏水,将所都算计其中。”

    杜向阳骂了一句,他从潜藏地走了出来,一步步的,往秦烈的位置挪动,神情轻松。

    他孤身一人,自己没有中巫毒,也没有同伴中巫毒。

    众人中,也只有他,可以完全无视夜忆皓的威胁。

    因为他没任何把柄握在夜忆皓手中。

    雪蓦炎和四名幻魔宗的少女,在潘芊芊飞离出来后,自知踪迹败露,知道没了继续潜藏的必要,一个接着一个走了过来。

    她们往夜忆皓那边而去。

    “你有两只巫虫在我手中。”雪蓦炎尽量让自己语气平静,“我这趟过来,目的非常简单,你给一滴母虫的鲜血给我,我还你两个活着的巫虫。”

    她不打算和夜忆皓兜圈子了,直接摆出自己的筹码,要逼夜忆皓服软。

    “我要芊芊安然无恙,不然,我会让的两只巫虫死亡。”她取出幻魔珠。

    内部有着变幻莫测诸多幻象的珠子,隐隐可以看见两只小小的巫虫被封印,她朝着夜忆皓扬起,“我知道巫虫炼制不已,每一只巫虫,都需要母虫的一部分鲜血,需要你灵魂的慢慢温养。一滴母虫鲜血,换取两只巫虫,对你而言非常划算,你认为呢?”

    夜忆皓阴沉的眼睛,深深看着幻魔珠,看着封印的两只巫虫。

    他沉吟了一下,皱了皱眉头,道:“楚离如果被先一步杀死,如果你的那个同伴还活着,我可以和你换取巫虫。等着吧,等他们的战斗有了结果再说,在此期间,你最好给我老实安分一点。”

    “你不怕我弄死你的两只巫虫?”雪蓦炎小脸一冷。

    “巫虫,对我而言非常重要·但我认为,相比较巫虫对我的重要性而言,你的那个同伴,应该对你更加重要吧?”夜忆皓咧嘴冷笑·“两只巫虫若是死了,我只要花点时间精力,还能重新以母虫孕育,最多消耗点鲜血和魂力。可你的那个同伴,一旦惨死,恐怕就没办法死而复生吧?”

    雪蓦炎忽地沉默。

    她清冷的眼眸,流露出浓烈的杀意和冰冷·半响后,她说道:“你让我同伴走,给我一滴鲜血·我立即丢下巫虫就此离开。”

    夜忆皓嘿嘿笑着摇头。

    雪蓦炎深吸一口气,她远远看了一眼潘芊芊,暗暗咬牙,忽然警告楚离,“芊芊要是被你所杀,我不会放过你的!”

    这句话一出,就意味着她妥协了。

    于是,夜忆皓大声狂笑起来。

    “去那边,将洛尘·还有那个楚离的同伴灭掉!”他吩咐苏妍。

    “好!”苏妍彻底放下心来。

    因为,在她眼中,夜忆皓已经掌控了局势。

    所以她顺从地朝着洛尘和秦烈而去。

    以血灵诀恢复伤势的秦烈·一见苏妍而来,忽地警觉起来。

    之前被赵轩、张晨栋缠住的两名夏侯家、林家武者,在这个时候·又御动着紫焰轮和七禽翎,准备再次对他动手。

    苏妍的眼睛,也遥遥瞄向他,仿佛也是准备先拿他开刀。

    这让他不得不暂停伤势的恢复,准备继续血战。

    “我帮你争取一刻钟。”突地,杜向阳的声音从他身后响起。

    杜向阳竟在他身前站定,懒洋洋地看向苏妍和另外两名夏侯家、林家武者·“先过我了这一关吧。”

    秦烈忽然愣住。

    一皱眉,他低声道:“你我恩怨已经一笔勾销。”

    “我非要你欠我一个人情不可!怎么·难道不行?”杜向阳回头,露出一个灿烂阳光的笑容,“我就要你秦烈欠我一次!”

    他在讲话时,苏妍飘然而至,“杜向阳,此事与你无关,你难道真要插手?”

    “此事的确和我无关。”杜向阳笑了笑,看着苏妍,看着夏侯家和林家武者,然后脸色突然一沉,喝道:“但秦烈手持我天剑山的剑符而来!洛尘,还有赵轩、张晨栋,都拿着我天剑山的剑符!还有几个天剑山的武者,也都惨死在巫毒的毒素下!”

    苏妍一脸错愕。

    她研究过杜向阳,知道杜向阳和洛尘不合,这趟试炼会之前,还败在洛尘的手中,以独行侠的身份参与了试炼会。

    她不明白,在关键时刻,杜向阳为何跳出来,说出这么一番话。

    她无法理解。

    “因为他们是天剑山的人,而我,也是天剑山的武者!”杜向阳难得正经起来,“他们容不下我,视我为眼中钉,肉中刺。但他们,依然都是天剑山的武者!你们要当着我的面击杀他们,就是不行!他们代表着天剑山的尊严,而我,不允许天剑山的尊严受辱!”

    话音一落,一团团汹涌火焰,忽然从杜向阳身上狂飙而出。

    炙烈的火焰,衍变为浴火的凤凰,鲜艳耀目,以优美绝伦的姿态,携带着漫天烈火,翩然落向苏妍三人。

    与此同时,杜向阳浑身火焰燃烧着,手中的那只剑也挥动起来。

    漫天火影,也顺势涌向苏妍,将他们全部罩住。!秦烈突地一呆。!

    气势已经萎靡下来的洛尘,正被夏侯渊和林东行联手反击,身上有着纵横交错的伤口,鲜血淋漓。

    可此时,他也神情错愕地看了一眼杜向阳。

    他清晰的记得,在天剑山选拔核心种子的时候,他使劲了手段,才力挫杜向阳,逼杜向阳拱手让出首领的位置。

    他以为,经过那一战,他和杜向阳只要在试炼会遇到,一定是不死不休之局。

    甚至于,在内心深处,他也想过要找机会将杜向阳干掉,免得杜向阳活着出来后,会在天剑山给他弄出麻烦事端来。

    他从未想过杜向阳会帮他抗敌。

    他做梦也想不到,这个被他认为天剑山最大对手的家伙,会在关键时刻,冲动的站出来·和对方死战。

    他忽然发现他从未了解过杜向阳。

    秦烈却有些懂了。

    这个叫杜向阳的家伙,从一开始见到他,就突然下手,以“与其你被别人所杀·让天剑山受辱,还不如由我亲手灭掉”为由,一见面就对他痛下杀手。

    然而,在杜向阳和他一战,肯定了他的实力后,态度却又突然大变。

    之后几次,杜向阳再见他的时候·不但没有主动挑衅,还往往会避其锋芒,不欲和他继续死磕。

    就连宋婷玉中了巫毒一事·也的的确确是杜向阳告知他,让他才能找到宋婷玉。

    不然宋婷玉怕是早已死亡。

    秦烈看出来了,这个杜向阳是一个真正的天剑山武者!他以天剑山的荣耀为荣,以天剑山的耻辱为辱!

    杜向阳最初要杀他,纯粹是认为他境界低微,会被其余八方势力任何武者轻易抹杀,认为他秦烈会丢天剑山的人,让天剑山蒙受耻辱,为了天剑山的荣耀·所以杜向阳毫不犹豫对他动手。

    这次,苏妍等人要杀他,夏侯渊和林东行也快要将洛尘耗死·他以让秦烈欠他一个理由为借口,又一次跳了出来。

    还是为了天剑山的荣耀!

    杜向阳,以自己是天剑山武者为荣·他不容许任何人侮辱天剑山,手持天剑山剑符的他,还有洛尘,代表的是天剑山。

    所以杜向阳毅然站了出来。

    因为他要维护天剑山的荣耀!

    秦烈忽然对杜向阳心生一丝敬意,这是个有些偏执,有些执着,有些不可理喻的家伙。

    这个家伙来自于天剑山。

    天剑山·在短短不到一千年时间,从一个名不经传的小势力·一举跃升到白银级势力,这个势力真正所依仗着的,不是别人,其实一直都是那些如杜向阳一样的偏执狂!

    一直都是杜向阳这样的人撑起了天剑山!

    “好!我承认,我秦烈欠了你杜向阳一个大人情!”秦烈突地暴喝,“来日,只要你杜向阳需要我偿还,我必然还你这个人情!”

    “哈哈哈!你记得就好!”杜向阳咧嘴大笑,神态欢悦。

    秦烈不再多言,深吸一口气,他重新盘坐下来。

    他没有再去关注岌岌可危的洛尘,没有去看一头冲进来的杜向阳,也没有去看被八个中了巫毒者围攻的楚离,没有去看雪蓦炎······

    他只是看向夜忆皓。

    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如今这个死局,只能从夜忆皓身上找突破口!

    要破这个局,只能针对夜忆皓,只能让“八翼蜈蚣王”失去对中了巫毒者的掌控!

    否则,在场所有能帮助他对付夜忆皓的新来者,都只能冷眼旁观,甚至还可能因为中毒者被楚离所杀,将矛头对向楚离。

    他已清晰的认识到这一点。

    眯着眼,他以心神呼应三滴本命精血,那三代殷红鲜血,在他之前的御动下,早已悄悄落到夜忆皓身旁的灰沙中。

    三滴火麒麟之血,离夜忆皓非常近!

    之前,夜忆皓没有让“八翼蜈蚣王”飞逸出来,没有和母虫建立联系,一直非常警惕,让他始终找不到偷袭的机会。

    如今,夜忆皓令“八翼蜈蚣王”蹲浮在他头顶,在以真魂和母虫连接起来掌控八个中了巫毒者,自然没办法好好庇护自身。

    也是如此,他将先前对付楚离的黑巫教武者,都召唤到了身边。

    就是为了防备别人对他突然动手。

    事实上,夜忆皓在和母虫建立联系时,就主动远离交战的各方。

    这时候,他不但离楚离极远,也离雪蓦炎有很大一段距离。

    而秦烈,和他还隔着楚离、雪蓦炎等人,自然离他更远。

    在他身旁,除了几名黑巫教武者,却是也没有旁人。

    他绝对想不到,离他最远的秦烈,早在交战的开始,在寂灭玄雷爆炸造成的漫天灰尘,还没有彻底散落之时,就已经在算计他。

    他身旁的确没人。

    却有三滴埋在灰沙中的火麒麟之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