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四百六十六章 木灵

第四百六十六章 木灵

    一具具木族族人干瘪如腐朽树木的尸体中央,只有一口,石井中墨绿色的井水正在沸腾,“汩汩”冒着水泡。

    水泡爆裂,一缕缕草绿色的雾霭淡烟缭绕出来,涌出生命气息和草木的清新味道。

    众人聚集在石井旁边。

    秦烈垂头去看,发现井口那些墨绿色的井水中,有着点点黑白斑点。

    和谢静璇眼瞳深处显现的斑点简直一模一样。

    这让秦烈心中忽然有种很奇怪的感觉——那些黑白斑点,是不是因为谢静璇喝井水引起的?

    那些黑白斑点意味着什么?

    他发现他对这趟神葬场之行,有着太多太多的疑惑,他,洛尘,包括何薇、杜向阳等人,显然对神葬场的认识不够。

    “啪啪啪!”

    木屋炸碎的声音,渐渐从远处传来,身在石井旁边的人,凝神去看四周。

    “很多树朝着这个村落挪动。”

    杜向阳站在一个木屋的屋顶,远眺着周边,脸上盛满了惊讶。

    众人相继飞到较高一点的木屋上,都眯着眼,往远处去看。

    黑压压的树木,一株连着一株,森林如在一点点挪移,慢慢充斥村落。

    其中,一株最为巨大的古树,超过百米高,枝叶茂密,如一座林间的小山般在地面上横移着。

    迅速而来!

    “那是木灵!”雪蓦炎深吸一口气,“夜忆皓应该就是通过木灵,来沟通这片森林的古树,木灵到了,也意味着夜忆皓就在里面!”

    “木灵?”秦烈眼中都是迷惑。

    “成千上万年的古树,受木族族人膜拜,被他们当成神明来祭祀,奉献自己的信仰,渐渐地·古木就有了智慧,有了模糊的意识,蜕变成木之灵体,称呼为木灵。”雪蓦炎组织着语言·慢悠悠解释,“你在炎火之地,所看到的火麒麟,乃火焰之灵。”

    “还是不太懂。”秦烈摇了摇头。

    “一时间也解释不清。”雪蓦炎也是无奈,“等过了夜忆皓这一关再说吧。”

    “哗哗哗!”

    一株株大树摇摆着,树叶纷飞,古树迅速往众人的位置接近。

    最高的那一株古树上·夜忆皓浮现出来,他身上插满了青翠欲滴的树枝,眉心闪现一个小树的印记·眼眸显出诡异的绿意。

    清新的草木气息,从四面涌来的古树上释放出来,弥漫在整个村落。

    “汩汩!汩汩!”

    秦烈众人身后的那一口石井,井水愈发沸腾,不断冒出水泡出来。

    “我们又见面了。”夜忆皓咧嘴怪笑起来。

    林东行,夏侯渊,还有苏妍等三大家族武者,相继从他所在的古树后方冒头,一个个精神抖擞·都恢复了力量。

    “你们被神树杀了多少人?”夜忆皓张狂的大笑。

    洛尘、雪蓦炎脸色铁青。

    “你以为和木灵结成契约,就能掌控这片森林,主宰神葬场?”雪蓦炎轻咬着牙齿·将幻魔珠摸了出来。

    “或许不能主宰神葬场,但至少,可以在这片森林中·尽情发挥我的力量!”夜忆皓自信满满。

    他一把扯掉胸襟处的衣衫,将趴伏在心脏上的“八翼蜈蚣王”显露出来,只见在他那透明的肌肤下面,那八翼蜈蚣王八只翅膀重新和身体连接起来,看起来就像是根本没有受过伤一样。

    “嗡嗡嗡!”

    巫虫处在夜忆皓皮肉之下,厉声怪啸,似乎在疯狂的咆哮·在对夜忆皓述说着什么。

    夜忆皓凝神倾听。

    同时,他眉心的古树印记·也在剧烈的扭动着,好像也在下达命

    夜忆皓的眼睛,倏地盯向秦烈,脸上满是惊讶之色,“令我巫虫翅膀折断的人,是你,手持封魔碑的,竟然也是你!”

    通过巫虫,通过木灵,夜忆皓似乎知道了一切。

    “这人到底是谁?”夏侯渊光头锃亮,“在炎火之地,也是他引起岩浆潭巨变,以封魔碑将火麒麟的躯体硬生生拉扯上来的!”

    “鬼知道他是谁!”林东行哼了

    “秦烈,一会儿如果看到夜忆皓不支,找到了可乘之机,记得重新释放封魔碑,将木灵封印起来!”楚离忽然传讯秦烈,“就像是封印火焰之灵,将火麒麟吸入封魔碑那样!”

    封印火焰之灵?封印木灵?封魔碑?

    秦烈从这只字片言中,渐渐意味出了关键,知道他手持的封魔碑存在的意义,就是封印神葬场内一个个怪异的灵体。

    火麒麟为火焰之灵,这一株能御动树木的古树,则是木灵。

    可还有别的灵体?

    像是看出了他心中疑惑,楚离又解释了一句:“如果我的消息没错,神葬场内,这样的灵体共有七个……”

    七个灵体?

    封魔碑内,有七道神光彩虹,这意味着什么?

    “你们能找到生命之泉所在的位置,也实属不易了,可惜如今的生命之泉,你们没办法饮用。”

    夜忆皓忽然望向雪蓦炎,啧啧道:“雪蓦炎,你进入神葬场所求的圣药,应该就是生命之泉吧?嘿,如果能饮用一部分纯净的生命之泉,你或许真能一直活下去。但现在……”

    夜忆皓摇了摇头,讥笑道:“你恐怕是白费心机了。”

    “雪姐,他,他说什么?”潘芊芊惊呼起来。

    另外一个幻魔宗的少女,也是悚然一惊,娇声道:“雪姐,你能不能活下去和生命之泉有什么关系?”

    只有名为黄姝丽的少女没有惊讶,像是知道详情。

    洛尘、楚离等人也是一脸莫名其妙。

    秦烈却听懂了。

    困扰雪蓦炎的乃是寿龄,她在娘胎中消耗了太多的寿龄,以至于一出生她的生命能量就即将枯竭了。

    生命之泉,能补充生命能量,只要她饮用一部分,就能延长寿命,能真正活下去。

    这也是她进入神葬场的原因。

    “我死之前,会帮小婉她们报仇,会先尽可能多的杀掉黑巫教的人,杀掉你。”雪蓦炎脸色平静。

    “在这里你没有机会。”夜忆皓傲然道。

    “我听不懂你们说什么,也没有兴趣继续听下去!”洛尘不耐了。

    一轮清冷明亮的弯月,由剑芒凝结而成,灿烂耀目,磨盘般大小,忽地从天滴溜溜落来。

    洛尘背脊一挺,如一柄出窍的利剑,身上流露出冲天的剑意。

    又是一缕银灿灿的剑光,如笔直的狼烟,从他头顶扶摇上天,剑气

    剑虹在天上衍变着,凝结出新的残月出来,一轮接着一轮。

    “七月斩!”

    七轮森寒弯月,如明晃晃车轮,释放出斩天裂地的凌厉建议,纷纷坠落向夜忆皓那边。

    上千道银色剑芒,如密集的细雨从天垂落,落在四面八方的古树

    “噼里啪啦!”

    一棵棵古树,在剑雨的虹芒冲击下,纷纷折断爆碎。

    “嘿,洛尘不愧是洛尘,的确厉害。”夜忆皓先赞后贬,“可惜这里是我的地盘!”

    “呼呼呼!”

    他所在的那一株古树,细长的树枝如绿幽幽翡翠,绽放出玉石的晶莹光泽。

    一缕缕肉眼可见的绿色能量,在每一根树枝内流动着,如人体内的灵力一样奇妙-。

    一股宏大不可匹敌的青幽能量,如苍穹光幕,将周边所有一切遮掩住。

    所有从天坠落的剑雨,落到青幽光幕上,只是炸出炫目的火光,却无法冲破那一层绿光壁障。

    “破壁!”楚离喝道。

    雪蓦炎、杜向阳、何薇众人纷纷出手,各自施展出灵器,要轰破那古树凝成的绿光壁障,要伤到夜忆皓本人。

    但有一人比他们所有人都要快!

    一道白光陡然掠过,一人诡异地浮现出来,一手拿着一根木雕,以木雕为矛,狠狠刺向绿光壁障。

    竟然又是谢静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