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五百一十五章 滚!

第五百一十五章 滚!

    寒冰块块粉碎,秦烈从中走出,一步步而来。!

    白茫茫的寒雾,浓烟般袅绕在他身旁,随着他的步伐挪动,那些寒气如云涛朝着周边扩散。

    极寒之意如冰棱,朝着每一个人血肉当中渗透,冷的人血液都要冰冻。

    夜忆皓一行人突然神色惊恐起来。

    本以为秦烈已经被冻死,本以为不用再面对这个噩梦,没料到他们的威胁话语尚未讲完,秦烈竟然再一次冒了出来。

    他们凝神感知,惊人地发现秦烈体内的寒意,和冰之禁地的森冷极度相似。

    众人面面相觑,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惊骇之色——秦烈不但兼修寒冰灵诀,而且造诣极其精湛,丝毫不逊色雷电灵诀,还能和冰之禁地隐隐形成呼应,这是怎么一个情况?

    黄姝丽众人呆住了。

    “秦烈?”宋婷玉轻呼。

    杜向阳等人也是目显异色,皆是奇怪的看向他,眼中都是问号。

    这一刻,秦烈的气势极其摄人,还在不断聚集着寒气,如极寒源头一般,将附近森寒气息迅速吸扯而来。

    以秦烈为中心,周边一片区域的空气都传来“喀喀”的怪响,猛一听,仿佛天地都被冰冻了。

    秦烈的双眸,呈现出一种银白的诡异颜色,如晶莹坚冰,不断向外冒着幽幽寒意。

    “无垢魂泉就在我手中,六道魂泉都在,你待如何?”

    脚踏着厚厚积雪,秦烈从宋婷玉众人不远处走来,一路来到夜忆皓众人身前。

    他所过的地方,那些厚厚的大雪,竟然也在迅速冰冻。

    一条条白茫茫的寒气,如银白色云团般覆盖在他头顶,还在悄悄旋转。

    “呼呼呼……”

    阵阵奇异的寒风厉啸,从极远处缓缓传来·仿佛有寒流在快速接近,要将这一块淹没一般。

    “我……”

    夜忆皓语塞,看着此刻的秦烈,他生出一种还在雷之禁地·又被秦烈给掌控局面的可怕感受。

    不单单是他,黄姝丽、冯一尤、郁门等人,也是面色森白,一个个暗暗咬牙。

    此刻秦烈带给他们的威胁,令他们都暗暗后悔起来,后悔主动寻来找晦气。

    “无垢魂泉在我手,你想要?那就过来抢啊!”秦烈再次往前踏出一步。

    这一步踏出·他和夜忆皓等人只有十米远。

    从他身上蔓延出去的寒雾,带着一股彻骨的寒意,慢慢侵蚀向黄姝丽等人。

    “喀嚓!咔嚓!”

    三大家那些武者身上的灵力光盾·传来可怕的声音,如玻璃被强行挤压,要粉碎那样。

    这是极寒之力逐渐蔓延,灵力护罩渐渐抵御不住寒气,即将要崩溃的征兆。

    “退!”

    苏妍俏脸阴寒如冰,却不得不硬着头皮下令,自己也率先后退。

    她身后那些苏家武者,听她这么一说,悄悄松了一口气·也急忙往后退。

    林家和夏侯家的武者,不由地齐齐看向夏侯渊和林东行,眼中满是焦急之色。

    他们身上的护身光盾·也在寒气的渗透下,处于要崩裂爆碎的边沿。

    他们也支撑不了太久。

    “退!”

    夏侯渊和林东行同时咬牙下令。

    一时间,三大家族武者·踩着厚厚积雪,不断往后撤离的声音,刺耳地传了出来。

    黑巫教、天器宗和万兽山这三方武者,脸色齐齐一变,都生出一种不妙的感觉。

    便在此时,秦烈再进一步,离夜忆皓只有五步远。

    他就快要和夜忆皓面对面碰上了。

    “想要无垢魂泉·就来我身上抢,你不试试么?”

    秦烈忽然收敛了脸色的寒意·就连眼神也一下子温和起来,语气也是难得的平静。

    然而,从他身上释放出来的寒气,却更加恐怖的蔓延开来。

    “喀喀喀!”

    连黑巫教、天器宗、万兽山的一些武者,身上的护身光盾也传来奇异的脆响,随时要爆裂一般。

    “不行就后退!”

    冯一尤心中极其不甘心,但还算是理智,也硬着头下令。!

    天器宗的人也在后退。

    众人突地看向夜忆皓。

    杜向阳、宋婷玉众人眼神熠熠,一下子精神抖擞起来,嘴角皆是洋溢着灿烂笑容。

    “秦大哥真是······真是好男人呀!”潘芊芊抿着嘴,明眸中神采飞扬。

    雪蓦炎嘴角也勾起一个美妙-的弧度,显然也心情愉悦。

    “肆虐冰之禁地的厉风,在从四处朝着这一块汇聚,目标······应该是秦烈!”黄姝丽脸色突地一变。

    众人听她这么一说,一个个愈发惊恐,尤其是夜忆皓等人。

    “离秦烈远一点!”郁门暴喝。

    所有万兽山的武者,包括郁门自己,都赶紧往后撤离,尽量和秦烈疏远距离。

    那些黑巫教的武者,不待黄姝丽和夜忆皓下令,也纷纷往后撤离。

    突然间,在秦烈身前,只有黄姝丽和夜忆皓两人还站着没动。

    但这两人的眼中,也是溢满了惊惧不安,也是颇为为难。

    “算了,我们走吧。”黄姝丽沉吟了一下,自认为再次交战,恐怕也占不到便宜,可能还要被秦烈又一次重创。

    —他们已经无法承受更多的伤亡。

    她终于打了退堂鼓。

    “我一定会杀了你!我夜忆皓在此立誓,我早晚会杀了你!”夜忆皓一字一顿道。

    讲话间,他死死瞪着秦烈,一步步后退。

    —他像是也认清了局势。

    “你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秦烈语气淡漠,“没那么简单!”

    话音方落,在周边传来刺耳的厉啸声,只见一道道寒流从八方汇聚,却在附近停止不动。

    秦烈双眸中迸射出阴寒冷光。

    “黄姝丽!交出你从雪蓦炎手中骗来的生命之泉,否则,你们谁也走不掉!”

    停滞不定的寒流,在他这番话落下后,如一条条白茫茫的冰龙,又一次扭动起来。

    夜忆皓众人眼神陡然一乱。

    从那些寒流的变动,他们看的出来,秦烈似乎能掌控这里的不断游荡的彻骨厉风。

    他们中有一部人,就是被那些寒风吞没,灵力光罩支撑不住,短时间就崩溃了。

    他们甚至那些寒流的恐怖,也知道沿途所见的赤夷、白夷尸体,都是因为寒流的席卷而亡。

    眼见秦烈在冰之禁地,又一次神奇无比的掌控局势,黑巫教的这些人都是悔的肠子都青了,暗恨自己眼睛无光,竟然非要过来寻死。

    心中最是苦涩的,就是黄姝丽,她看着那些再次变动的寒流,当真是一肚子苦水。

    “我数到三!”秦烈丢下这句话,竟没有任何停顿,就直接数了起来,“一!二!三!”

    “给你!我给你!都给你!”黄姝丽失声尖叫起来。

    她直接被秦烈弄的要崩溃了。

    一个暗绿色的瓷瓶,被她手忙脚乱地从空间戒内取出来,瞬间抛射向秦烈。

    她的脸上写满了颓败无奈。

    她从未像今天这般狼狈过。

    “生命之泉!是生命之泉!”潘芊芊惊喜若狂。

    雪蓦炎明眸也是绽出不可思议的神采,芳心剧烈动荡起来,脸上也焕发出惊人的光泽出来。

    她的眼神直勾勾落在秦烈身上。

    在她的注视下,秦烈抬手将绿瓶握着,没有丝毫停顿,随手就朝着她扔来,同时说道:“检查一下。”

    她慌忙接过绿瓶,拧开瓶塞,嗅了一口清新香气,“没错,是生命之泉。”雪蓦炎激动道。

    秦烈轻轻点头,满脸厌烦地挥手,道:“滚。”态度极其轻蔑。

    黄姝丽、夜忆皓被他气的差点将牙齿都要咬碎。

    但他们并不敢这时候动手,只能以毒蛇般的眼睛,一边狠狠瞪着秦烈,一边一步步后退。

    “我们走!”

    一行人无比悲凄地转身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