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五百四十五章 血网!

第五百四十五章 血网!

    姜铸哲千年前就曾将暴乱之地搅的天翻地覆,他,还有他麽下的一众吸食人血修炼的血煞宗门人,曾在暴乱之地刮起血腥飓风,一度让各方势力都头疼无奈。

    经历了一千多年的沉寂,姜铸哲,早已变成暴乱之地最恐怖的那一类人。

    只是通幽境中期的秦烈,想要对抗这个偏执的疯子,岂非痴人说梦

    “你想要对我出手?”姜铸哲哑然失笑,摇头说道:“你连我儿子都斗不过。”

    他冲着姜天兴微一皱眉。

    “你真以为你会是血煞宗的未来不成?”姜天兴脸色阴厉,冷笑道:“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若非你在海月岛附近,将封魔碑从我手中夺取,我们的计划,将没有丝毫破绽。你,和传授你血灵诀的血师伯一样,都是阻碍血煞宗发展的绊脚石!”

    “天罗血网!”

    一道道猩红血线,从姜天兴十指指尖射出,交织成一面有几亩地大的血网,朝着从冰湖冲掠下来的秦烈罩去。

    血网中,每一道血线内部,都有着姜天兴的凶戾灵魂气息。

    一种封禁灵魂,让人鲜血沸腾失控的诡异波动,从头顶的血网内释放出来。

    这是上半部血典没有记载过的奇妙-灵诀。

    “破!”

    泣血鬼爪犹如锋锐弯钩,闪烁着妖异的血芒,狠狠刺击在头顶的天罗血网上。

    两股同宗同源的狂暴血之灵力,在半空重重撞击在一块儿,秦烈和姜天兴的力量,顷刻间同时爆发出来。

    “啪啪啪啪!”

    泣血鬼爪的血芒,凌厉无匹,竟瞬间将天罗血网撕裂成粉碎。

    狰狞的鬼爪,遥遥朝着姜天兴头顶抓来,带着毁灭生灵,让万物归于死寂的可怕戾气。

    这是秦烈之力凝成的攻击。

    另一边·血之始祖的遗骨,也随着秦烈的动作,运转血灵诀,施展出泣血鬼爪出来。

    一个鲜血淋漓·千米长的巨大鬼爪,忽然在葬神之地上空凝现出来,那泣血鬼爪内传来的气息,几乎笼罩了整个葬神之地,传出令姜铸哲都惊异的恐怖血煞波动。

    “不愧是血之始祖,陨灭多年后,遗体依然存有如此可怕的力量。”姜铸哲啧啧称奇。

    “落!”

    随着秦烈的动作·一大一小,两个泣血鬼爪,分别抓向姜铸哲和姜天兴。

    “天赋不错·血灵诀也颇为精湛,可惜境界太低。”姜铸哲笑着摇头。

    他化身的那一具血妖,在他讲话的时候,学着先前姜天兴的动作,凝炼出天罗血网出来。

    那真是天罗地网般的遮天血网。

    由血妖形成的血网,如能封印天穹,将整个葬神之地都给罩住。

    灿灿血光,犹如浓稠的血河一条条漂浮在天际,诡异地流动着·传出刺鼻的血腥味,蕴含着难以言喻的奇妙。

    天罗血网倏地一收!

    血之始祖凝成的泣血鬼爪,还有秦烈释放的那一只·在顷刻间都被血网捆缚。

    两只鬼爪如鲸鱼和小鱼,分别落入渔网一样,一下子动弹不得了。

    “你境界太低·对血煞宗灵诀的认识也还不够,始祖的遗骨在你手中,怕是没办法发挥出最大威力。”姜铸哲轻描淡写的往后一扯,天罗血网拖拽着两只鬼爪,猛地被扯到血妖胸口方位。

    “偌大一个血煞宗,也只有我,才能将始祖真正的力量释放。”姜铸哲两手紧握。

    “蓬!蓬!”

    天罗血网内的两只泣血鬼爪·如番茄爆碎,溅射出无数血光出来。

    血之始祖一动不动·仿佛不受任何影响,安然无恙。

    反观秦烈,则是像被重拳袭击,闷哼一声后,嘴角沁出一丝血迹。

    “念在你也修炼血灵诀,还是师兄唯一的徒弟份上,只要你斩断和始祖的精神联系,我饶你不死。”姜铸哲神色淡然,认真地说道:“而且,只要你愿意,我可以传授你血灵诀的下部,让你明白血灵诀真正的精髓。”

    “真正的精髓?你是指吸食人血!么秦烈脸色一沉。!

    “可以这么说。”姜铸哲笑了笑,并没有否认,“事实上,就连血祖本人······也曾吸食人血修炼过!我手中的下半部血典,所记载的炼血术,也是血祖本人撰写,在你们眼中,所谓走入邪道的血灵诀,也是来自于血典!”

    此言一出,不论是秦烈,亦或者雪蓦炎,都是震惊异常。

    远处的洛尘众人,更是表情凝重,眼神各个都怪异起来。

    血祖,也曾吸食人血修炼,血典的下半部······记载的就是这种以人血修炼的捷径?

    “你们修炼的血灵诀,和我们修炼的血灵诀,只是两个不同的方向,这两种修炼方法各有弊端和优势。”姜铸哲耐心讲解,“以兽血,以天地灵气一点点淬炼鲜血,不会遭受心魔反复入侵,但修炼速度较慢。”

    “直接吸食人血修炼,可能会陷入疯狂,会逐渐迷失自己,但修炼速度会很快。”

    姜铸哲停顿了一下,微微一笑,又道:“以人血修炼的弊端,经过我千年来的摸索,已逐渐找到克制解决的办法。所以说,现在以人血修炼,几乎快没有缺陷了,以你的天赋和能力,只要肯跟随我修炼我的血灵诀,你的前途不可限量。”

    “怎样?好好考虑一下?”

    姜铸哲循循善诱,恶魔般抛出诱饵,诱使秦烈舍弃原来的血灵诀,转而修炼他掌握的那种——以吸食人血为捷径的血灵诀。

    “你让我看看下部血典,我要确定一下,下半部血典上究竟有没有记载那种方法。”秦烈眯着眼,脸色冷静,并没有受姜铸哲的蛊惑影响,“如果下部血典,真就是这么记载,我······或许可以考虑一下。”

    从始至终,都只是姜铸哲一人自圆其说,所谓下部血典的记载,他和血厉等人的恩怨,他要振兴血煞宗的理想芸芸,都是他一个人在说。

    对他的一些话,秦烈持怀疑的态度,他不相信姜铸哲说的都是事实。

    “你想看血典也可以,只要你肯……”姜铸哲望向洛尘等人,悠然道:“只要你肯将那些人,任何一人的鲜血喝掉,以炼血术修炼一番,我就给你看下部血典,如何?”

    “我要先看血典才能再做决定。”秦烈沉声道。

    姜铸哲一皱眉,终于不耐,眼神倏然变得阴厉冰寒,“不可理喻的小子,比我师兄还要嗦,不够干脆!”

    笼罩苍穹的天罗血网,本高高悬浮天空,此刻突然落下,朝着血之始祖捆缚而来。

    姜铸哲的真正目标,还是血之始祖的遗骨,和血祖身上的嗜血龙、上部血典。

    他和秦烈嗦这么久,是希望秦烈主动投诚,这样他可以省掉许多精力,不比耗费时间在斩断血祖和秦烈的精神联系上,还可以通过秦烈的反叛来打击血厉,告诉血厉,他所选择的道路才是正确的。

    可惜,秦烈比他所想的难缠,比他所想的意志坚定,竟不受他一连串蛊惑的影响。

    于是他再也不准备继续浪费时间下去。

    “血龙吟!”

    一头狂飙的血龙,从血妖眉心怒啸而出,在天罗血网捆缚血之始祖遗体之时,这头血龙轰击向秦烈。

    他要在一霎间,令秦烈和血之始祖的精神联系,直接掐断。

    所以他要在同时让血祖、秦烈受创。

    “咻咻咻!”

    就在此时,一道道炫目的神光锁链,又从封魔碑内延伸出来。

    那些炫目的光之锁链,目标直指姜铸哲,在他要对秦烈下手的那一霎,封魔碑就突起异变。

    先前,秦烈对姜铸哲父子下手时,封魔碑只是冷眼旁观,没有异常

    因为那是秦烈出击。

    但是,这趟秦烈被对方袭击了,它似乎就不允许了。

    它立即出手干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