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五百六十五章 心乱

第五百六十五章 心乱

    邢武远远看过来,摇头哑然失笑,点头道:“你们上来”

    他一点不羡慕秦烈。

    在邢武来看,秦烈虽然拥有这三个女人,可是品味······简直不敢恭维。

    宋婷玉三女为了不招惹麻烦,都主动将美貌收敛,乔装打扮后的模样显得极为一般,连秀丽都算不上。

    邢武见惯美女,这种普普通通没有丝毫美色可言的女人,在他眼中毫无吸引力。

    他只是觉得好笑罢了。

    宋婷玉三女可不管他怎么想,早就待够了的她们,一见邢武发话,立即急不可待向外走去。

    可怜的杜向阳和洛尘,只能眼巴巴看着,目送三女脱离苦海。

    “秦烈这见色忘义的家伙!”杜向阳大骂。

    洛尘也暗暗咬牙。

    显然,秦烈分明将他们舍弃了,没有将他们一并带离出去。

    邢武带着三女离开最下一层,径直往上面而去,脸上带着揶揄的笑容,随意地问道:“你们真的都是邢烈的女人?”

    “那是当然。”宋婷玉抿嘴轻笑,明眸闪亮。

    邢武忽然有些迷茫。

    如果不看宋婷玉的脸,只看她的眼睛,还有那令人心猿意马的身姿,邢武觉得这女人应该颇为不凡。

    先前,宋婷玉轻笑时,美眸中的神采,也让邢武有些迷失,生出正在和一个绝世美女对话的奇妙-感。

    他甩了甩头,将那种荒唐的感觉驱散,又问道:“你们怎么会同意?我是说……三女共侍一夫这种事?”

    谢静璇和雪蓦炎眼神同时冷了下来。

    不谈身份,单单论境界的话,邢武还不如她们,在这两女脸色一冷后,邢武不由一惊,轻道:“通幽境巅峰!”

    “邢烈有魅力,所以我们愿意·这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宋婷玉闲着无聊,笑着调侃了起来,“像你这样的······只是模样俊俏一点,没有什么真材实料的·我们还看不上呢?你们说是不是?”她还别头向谢静璇、雪蓦炎求证。

    两女狠狠瞪了她一眼,暗骂她无聊,没事找事。

    “这······”邢武一下子尴尬起来,讪讪笑着,发现不是这牙尖嘴利的女人对手。

    “在我来看呀,男人啊,不单单要有长相·还要有人格魅力,有能让女人安心信赖的实力。”宋婷玉摇了摇头,扫了邢武一样′轻笑道:“邢烈有的东西,你恐怕没有,小弟弟,你还差得远呢。”

    “我,我不小了啊。”邢武摸着鼻子。

    “小武,人带过来了吗?”邢瑶的声音,在三层长廊传来。

    “瑶姐,我们过来了。”邢武忙答话。

    “你看人家都喊你小武,你还不小啊?”宋婷玉咯咯轻笑。

    邢武苦笑。

    讲话间·宋婷玉三女便进入长廊,一眼看到尽头的邢瑶。

    邢瑶以审视的目光,从头到脚将三女打量了一番·旋即面色古怪地点了点头,小声嘀咕道:“还当他多厉害呢?三个女人的长相,加起来还不如人家一个好看呢·我说嘛,这样的无耻混蛋,能找到什么好老婆?”

    一看清楚宋婷玉三女的模样,她一下子释然了。

    “邢武,带他们去里面的厢房吧。”邢瑶立即缩回头,懒得继续多看下去,转身将房门关紧。

    也在同时·秦烈在尽头将房门打开,笑着走了出来·冲宋婷玉她们招手。

    “我就不送了。”一见秦烈出来,邢武笑了一下,便离开了长廊。

    宋婷玉三女,于是穿过长廊,径直来到秦烈所在的厢房。

    除宋婷玉依然美眸蕴着笑意以外,另外两女的眼中,都多多少少有些恼意,在秦烈关门的那一霎,同时对他翻了个白眼。

    秦烈仲手指了指和邢瑶相隔的一面墙,耸了耸肩膀,以眼神表示自己也是无奈之举。

    宋婷玉进来后,神情自若地走动着,很快弄清楚这边的布置,旋即伸手指向那间小小的修炼室,示意这里做过隔音方面的处理,可以进去放心讲话。

    “我先换一身干衣服。”雪蓦炎轻道。

    谢静璇一言不发,已经率先走向梳洗间,空间戒闪亮时,一件雪白长裙就冒了出来。

    她这是提前抢占梳洗间。

    雪蓦炎看了她一眼,微微皱眉,取出一身淡绿色纱裙,也钻了进去。

    “给我留个位置。”宋婷玉也急忙笑着挤进去。

    三女都进了梳洗间,都急着将身子清洗洁净,换一身干衣服。

    “我去修炼室静坐一会儿。”秦烈轻咳了一下,摸着鼻子钻入修炼室,不去管外面的三女。

    因为要等三女进来,他没有关闭修炼室的门,所以能清楚听到外面的声音。

    “哗哗哗……”

    清水冲洗身子的声音,不断从外面传来,声声传入他耳朵。

    秦眼也能想象,这时候的宋婷玉三女正在做什么,在海!待了许久,三女一直没有能找个独立私密的地方梳洗,先前她们又被海水浸泡了,自然急着要好好洗净身子。

    那水声不断响着,犹如一根头发在挠骚着秦烈的心弦,让他心猿意马,脑海中不时浮现出一幅幅香艳画面。

    他很快就有了正常的生理反应,体内渐渐燥热,有些坐立不安。

    “妈的,真是要命啊。”低骂了一句,他试着调整呼吸,让自己不去多想。

    然而,越是控制,他发现越是浮想联翩。

    听着水声,脑海中一幕幕画面,越发变幻的香艳诱惑,让他血脉膨胀,越来越难受。

    在秦烈水深火热的煎熬中,三女接连沐浴更衣,她们没有在室内遮掩容颜,三张美艳、清丽、素净的俏脸全部呈现出来。

    换了干净清雅的衣裙,展现真容的三女,以毛巾擦拭着湿漉漉的长发,接连进入这间小小的修炼室。

    宋婷玉最后将刻画了隔音图纹的木门关紧,一边梳理着瀑布般的秀发·一边笑盈盈说道:“一下子多了三个老婆出来,你这混蛋吃得消吗?”

    “你有完没完?”谢静璇和雪蓦炎同时瞪向她。

    “咯咯,好吧,我不说就是了。”宋婷玉笑着举手投降。

    “你见过邢胜男了?她有没有怀疑你的身份?还有·你准备怎么对待金阳岛,这几艘船,会往什么地方开赴?”雪蓦炎捋着湿发问道。

    “神尸都在下面跟着我们吧?”谢静璇确定关键的事情。

    “那邢瑶是谁?她刚刚看我们的眼神,充满了轻视厌恶,你怎么样她了?”宋婷玉也问,只是她关心的问题,明显和另外两人不一样。

    秦烈看向三女·视线在她们一张张或妖媚、或清纯、或秀丽素雅的脸上掠过,脑海中先前浮现的旖旎画面,这时候还没有彻底被压下去。

    “问你事情呢!”谢静璇轻叱。

    雪蓦炎也轻轻皱眉。

    秦烈不断咳嗽·逐渐平静下来,暗叹这三女魅力惊人,自己差点就失控了。

    “神尸会一直跟着我,这一点不用担心,那邢胜男不但没有怀疑我,还极其认同,只是我还没有弄清楚他们的目的地······”静下心来后,秦烈将情况解释了一番,“听那邢瑶的意思·最近各方势力的奸细,在朝着金阳岛渗透。那丫头,当我们就是敌方奸细·所以紧盯着我,最近可能会认真查探一番,不过不要紧·我们从神葬场回来的身份应该不会暴露。”

    “邢家竟然恰恰有刑天这个人?当真这么巧?”雪蓦炎讶然。

    “的确巧了,我信口胡诌的一个名字,还真是让邢胜男相信了我的身份。”秦烈也觉得不可思议。

    “对邢家,还有邢胜男这个人,你怎么看?”雪蓦炎神情肃然。

    沉吟了一下,秦烈说道:“邢胜男这个女人······挺不错,邢宇邈还有别的邢家人·暂时看不出什么。”

    “血煞宗一直试图拉拢邢家,如果你能找到突破口·让邢家信赖我们,那会非常好。对现在的血煞宗来言,邢家和金阳岛,会是很大的一股助力。”雪蓦炎充满期待的说道。

    “试试看吧。”秦烈点头。

    “最好先弄清楚这些船的目的地。”谢静璇提醒。

    秦烈沉吟了一下,说道:“你们先歇歇,邢瑶应该会调查我,要弄清楚我的身份。要是能过得了邢瑶这一关,让邢家人真的相信我,我想我们至少不会被赶下船,不会和他们发出激烈冲突。”

    “嗯,如果能无声无息,夹杂在金阳岛当中前往天戮大陆,那自然再好不过了。”雪蓦炎附和,“能不暴露,还是不暴露的好。要是消息走漏了出去,我们想一路顺利到达那地方,恐怕还真是不容易。”

    “过女人的关,对你来说,还不是轻而易举?”宋婷玉调笑道。

    “呃,你这是什么意思?”秦烈脸色古怪。

    “我先前还说过,你魅力大,对付女人起来一拿一个准。”宋婷玉咯咯笑着,抛了个媚眼过来,“人家不介意你有四个女人。”

    “婷玉姐!”谢静璇怒目相视。

    “宋小姐!”雪蓦炎也一脸头疼的样子。

    “高宇他们在下面没事吧?”秦烈随口问道。

    “下面那些人,没有一个是那三人对手,不用担心他们。”宋婷玉说道。

    “那就好。”秦烈彻底放下心来,“暂时,就在这船上待着,等我弄清楚状况再说。”

    “好。”

    ps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