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五百七十五章 这个人杀不得!

第五百七十五章 这个人杀不得!

    山寨请注明【山寨】字符,否则假更处理,封禁十天!

    【逆苍天微信公众号】:dxq830826,欢迎大家加入!

    【起点支持老逆教程】

    【签到是贴吧荣誉和实力的体现,希望大家每天点击一下右上角的签到】

    秦烈纵情声色的美好日子并没有能持续下去。

    当天下午,伴随着轰鸣声,三辆“流金火凤”在红彤彤的晚霞下,在那些大船上方慢慢浮现出来。

    霞光照耀下,三辆飞行灵器犹如浴血凤凰,涅磐重生一般耀眼。

    “岛主过来了!”

    船上所有金阳岛的武者,都欢呼起来,昂首看着天际摆手。

    秦烈所在的套房,有着临海的窗口,打开窗户他也看到了“流金火凤”的降临,马上知道邢宇邈和邢宇远兄弟到了。

    他隐隐猜到,这两兄弟急匆匆而来,很有可能是被邢胜男惊动了。

    也就是说,那两人过来是为了他……

    “总要面对这两人,早点见到也好。”秦烈依然老神在在。

    八具神尸一直潜藏海下,只要他传出讯息,八具神尸将会第一时间浮出海面,力抗金阳岛。

    邢宇邈也仅仅只是破碎境巅峰,八具神尸真要全部释放出力量,足以将金阳岛都给抹除掉。

    就算是邢宇邈想要突下杀手,他还有血祖遗体可用,只要以灵魂沉入血祖之身,他未必就真怕了邢家兄弟。

    因为有这些底气在,他才敢安心待着,不怕会发生任何意外。

    他就在套房内安然等候。

    “大岛主!二岛主!”

    甲板上许多金阳岛的武者,看到邢宇邈两兄弟虚空踏步而来,都是敬畏的叫好。

    “大哥,二哥。”邢胜男也走了出来,笑着招呼,“你们来的还真快。”

    “爹,二叔。”邢瑶也大声叫喊。

    邢宇邈神色沉稳,点了点头,径直朝着第三层邢胜男的房间而去,“小妹,进屋再聊。”

    “好。”邢胜男满脸欣然。

    “见过两位岛主。”郭延正和戚敬两位护法,也恭敬地行礼。

    “两位辛苦了。”邢宇邈点头致意。

    不多时,邢宇邈三兄妹,加上邢瑶四人,一起到了邢胜男那宽阔的房间。

    这才是真正的邢家核心人物。

    郭延正和戚敬,包括第三层别的旁系邢家族人,都不够资格参与其中。

    “小妹,听说你找到了七爷的亲孙儿?”在厅堂坐下来,邢宇邈直奔主题,严肃道:“你真的肯定他是七爷之孙?”

    “这次绝对错不了!”邢胜男神情振奋,将和秦烈相遇后,秦烈说出邢山的名字,说他以前生活在深山,不被允许讲出真名,等等一连串事情道明,又兴奋道:“大哥,二哥,邢家的族谱上,终于可以添加新名字了。”

    等邢胜男仔细讲清楚,邢宇邈眉头深锁沉吟了一会儿,说道:“族谱上添加名字,乃是邢家大事,不能急于操办。”顿了一下,他又道:“还是先见见邢烈再说。”

    “嗯,族谱加名字一事,确实不能简单应付,等返回金阳岛后,一定要好好来办。”邢胜男也是这么想的。

    “瑶儿,你去唤邢烈过来。”邢宇邈吩咐。

    邢瑶马上走了出去。

    一出门,她忽然看到郭延正就在门口,神色有些犹豫,邢瑶也没当回事,冷淡地冲郭延正点了点头,便错身离开。

    “三位岛主,属下有事要禀报。”郭延正想了许久,还是决定不能隐瞒,于是在门口轻声说道。

    “郭护法,我们在谈论要事,不管什么事,都等明天再说。”邢宇远笑着回绝。

    邢宇邈皱着眉头没讲话。

    “我要禀报一事,关于……邢烈。”郭延正咬牙道。

    “小弟的事情?”邢胜男愣住。

    邢宇邈神色一惊,这才开口邀请,“郭护法进来再说。”

    郭延正闪入屋内,趁着秦烈没有过来,急忙说道:“邢烈少爷……也是血煞宗的真传门人,修炼正统的血灵诀,我可以百分百肯定这一点。”他简单扼要地说明他和秦烈面见的经过。

    这番话讲完,郭延正又忙道:“邢烈少爷让我帮忙保守秘密,只是此事关乎血煞宗,属下又是金阳岛的,自然不敢隐瞒三位岛主,所以……”

    “你先回去吧。”邢宇邈挥手示意。

    郭延正点了点头,在秦烈没来前,急忙忙离开。

    屋内,邢宇邈两兄弟脸色沉了下去,眼神复杂无比。

    邢胜男倒是暗暗高兴,说道:“小弟能修习血灵诀,也是他的福气,看来七爷在逃离三大家追杀后,和血煞宗的门人走的很近。”她愈发肯定秦烈就是邢山的孙子。

    邢宇邈兄弟和她想的却全然不同。

    “竟然是来自于血煞宗……血煞宗的真传门人假冒邢家子弟一名,究竟有何目的?还没有死心?还想拉拢邢家?”邢宇邈暗暗思量。

    本来,他是准备见过秦烈后,找个合适的机会将秦烈悄悄弄死,让秦烈神秘失踪。

    这么一来,邢胜男也不会太过伤心,不会和上次一样心结难解。

    然而,一知道秦烈修炼血灵诀,乃是正统的血煞宗门人,邢宇邈立即头疼起来。

    邢家和血煞宗关系颇为复杂,他也知道以前邢家就是血煞宗的附庸势力,即便如今血煞宗销声匿迹了,他依然对血煞宗心存一丝敬畏。

    秦烈有着血煞宗的身份,在他来看,就是血煞宗默许的。

    他要是悄然将秦烈灭杀,势必会惊动血煞宗,甚至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有这一重顾忌在,邢宇邈便在对付秦烈一事上犹豫了起来,一时也拿捏不定主意。

    秦烈套房内,邢瑶表明来意,要他去邢胜男的房间,去见邢宇邈兄弟。

    因为一夜没休息好,邢瑶也顶着黑眼圈,见过秦烈后,脸色也有些不自在,不过她很快就冷静下来。

    “我昨天劝你趁早走,你偏偏不听,非要自寻死路。”在走廊内,邢瑶冷着脸,道:“不做死就不会死!”

    “你是说我偏偏作死?”秦烈飒然一笑,混不在意。

    “你会死的很惨。”邢瑶冷声说道。

    五年前,她就听她父亲说起过邢山早已死亡,所以从秦烈出现起,她就知道秦烈是假冒的。

    这些年,冒充邢家族人,试图打听金阳岛消息的奸细,最终落得个什么下场,她一清二楚。

    她知道秦烈活不过三天就会失踪。

    她也知道,事后她小姑还是会伤心一阵子,会想办法找寻秦烈的踪迹。

    “小弟过来了!”邢胜男起身笑着招呼。

    秦烈坦然自若踏了进来。

    “这是你大哥,这是二哥。”邢胜男忙着介绍。

    秦烈哈哈一笑,点头哈腰,自然而然地叫道:“大哥好,二哥好。”

    邢宇邈和邢宇远忽视一眼,神情复杂地轻轻点了点头,两人都看出了对方的无奈。

    “关于七爷,你再详细给我们说说,他最后葬在何处?”邢宇邈淡然问道。

    “就在血云山脉附近。”秦烈对天灭大陆的认知有限,怕胡乱说出来的地名出错,只好捡他知道的说。

    “血云山脉……”邢宇邈心中冷哼一声。

    在他来看,秦烈这是故意点名自己血煞宗门人的身份,恐怕也知道郭延正将他修炼血灵诀一事道明了。

    有了这个先入为主的看法,他越看秦烈,越是觉得奸诈,认为秦烈是代表血煞宗来见他,却偏偏选择邢家身份为突破口,当真是恶毒无比。

    “七爷还有什么后人?”邢宇远见大哥脸色一沉,知道他是一肚子恼火,只能插话代问。

    “有也都在三大家族的追杀中死了……”秦烈叹了一口气,一副黯然之色。

    “妈的。”邢宇远心中暗骂。

    一句死光了,将他所有要问的话堵死,他就算是想要刨根问底将秦烈拆穿,也没了切入口。

    邢宇远也是眉头紧皱,也不再多言什么,点了点头,说道:“真是可怜。”心里面暗暗合计着,一会儿避过小妹后,该如何对付此人。

    “先这样吧,我还有点急事和瑶儿说,邢烈入族谱一事,等回到金阳岛再弄。”邢宇邈道。

    “大哥,二哥,你们身上有不少养魂的丹药,弄几粒给小弟,他刚刚突破到通幽境后期,需要迅速稳固下来。”邢胜男不长眼色,没有看出问题所在,还在帮秦烈讨要丹丸。

    邢宇邈两兄弟一个头两个大,只能硬着头皮,取出几枚丹药递给秦烈,脸色阴沉的可怕。

    “多谢大哥二哥。”秦烈笑呵呵收了下来。

    “瑶儿,你跟我来。”邢宇邈沉着脸出去。

    邢瑶也忙跟着她。

    “哈哈,小妹,我还要处理点事情,先回上面了。”邢宇远打了个哈哈,也走了出去,回了流金火凤,准备和他大哥商量清楚再说。

    “他们……”秦烈稍稍有些尴尬。

    “他们事情多,不像我天天闲着,别管他们了。”邢胜男满脸笑容,点了点头,说道:“昨夜你做得不错,那个小丫头,我很喜欢呢。”

    秦烈只能讪讪干笑。

    另一边。

    邢宇邈来到邢瑶的修炼室,沉着脸,哼了一声,呵斥道:“你明知道七祖父早已过世,为什么没有提前拦阻此人去见你小姑?”

    “我知道的时候已经迟了。”邢瑶垂头受训。

    邢宇邈沉吟不语。

    “爹,你准备什么时候动手?和以前一样?”邢瑶试探问道。

    “动什么手?”邢宇邈哼了一声。

    “当然是杀了这个假冒的家伙啊。”邢瑶想当然的说道。

    “哎,有这么简单就好了。”邢宇邈叹了一口气,摇头说道:“这个人杀不得。”

    邢瑶愕然。

    ……

    ps:再求一声月票,明后两天,会将欠下的章节还清,这次说到做到!(未完待续本文由破晓更新组提供。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起点首发◢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惊云破晓】2014年破晓更新组新一轮纳新!